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還差一公分

    「多少?」男孩的聲音稚嫩,踮著腳伸長脖子,看著大人手上的捲尺。

    「一百二十公分喔。」

    男孩哀嚎一聲,轉過頭瞪向旁邊的女孩,她束著兩支低馬尾,表情波瀾不驚,歲數看來和男孩沒有差距,卻顯現出超然的成熟。

    「明年再加油吧。」呂意媛輕輕拍了下程桓的頭,本意想鼓勵鼓勵,卻直接觸怒了他幼小的自尊心。

    「啊!」他大叫「才一公分而已!明年我一定會超過妳!」

    呂意媛小小年紀就經常閱讀,知道男生的青春期來得比女生晚,照理說明年程桓不會抽高。但看了下他氣得漲紅的臉,就覺得解釋有點麻煩。

    「好。」於是她點點頭。

    兩人今年八歲,這個身高較量已經持續三年了。

    她根本不在乎。

    這場單方面的較量沒有隨著年紀增長而消停,十五個年頭,程桓的聲音由稚氣、變聲的沙啞,最後轉為低沈。

    每一個六月,他都會從四樓下來,敲響位於三樓的呂家大門。

    從未停歇,也從沒有贏。

    每一年,他都硬生生比呂意媛矮了一公分。

    呂意媛無法理解他究竟在堅持什麼,也根本不在乎這比賽。

    甚至覺得程桓這麼拼命的樣子有點可憐,還會刻意避開攝取牛奶、少跳跳繩甚至稍微熬點夜,想偷偷放水。

    無奈基因決定了一切,今年六月,高中即將畢業之際,呂意媛一百六十八公分,程桓一百六十七公分。

    她淡淡地看著程桓的第十五次氣急敗壞。

    現在他正把臉埋進枕頭裡哀嚎。

    抱著枕頭的手臂筋絡分明,線條結實。

    呂意媛看了一會,想起他為了長高積極運動,參加了許多體育校隊,這精實的體態大概是額外的收穫。

    「才一公分而已,也沒必要這樣吧?」這次程桓崩潰的比較久,呂意媛有點不耐地說,她有點倦了,想把這幼稚鬼趕出房間。

    「妳懂什麼?」程桓從枕頭後探出半張臉,深褐色的眼睛充滿不甘。

    呂意媛確實不懂,也懶得去理解。

    一公分而已,有什麼好計較?

    「欸,妳跟程桓是什麼關係?」面對鄰座朋友的提問,呂意媛看了下在講台上嬉鬧的程桓,沒有多做思考。

    「鄰居。」她的語氣寡淡,像在談論一個不太熟的人。

    「是喔?妳不覺得他很帥嗎?還青梅竹馬的,是我就衝了。」鄰座同學話剛說完,另一個女生立刻接話。

    「帥有什麼用?真的有點矮,意媛這麼高耶。」

    「可是他個性很好啊,朋友又多,成績也超好,不是考上頂大嗎?意媛,妳真的不考慮一下?我看他對妳一定有意思。」

    「真的假的?那妳要不要快點啊?他的大學不是在外縣市嗎?這樣你們會變遠距離欸!」

    呂意媛聳聳肩,沒有回應,垂下眼睫看著桌上的課外書,用行動結束這個話題。

    程桓矮不矮、帥不帥、對她有沒有意思、要去哪念大學,根本就不重要。

    與她無關。

    「喂。」

    畢業前一天,呂意媛剛走回教室,就被程桓叫住。

    已經放學了,教室裡空蕩蕩的,染著橙黃色的光,木頭桌椅都成了溫和又濃烈的色調。

    呂意媛側頭看他,陽光下他確實有那麼一點好看。

    他擰著眉毛,嘴唇抿成一條剛硬的直線,喉結向下滑動了一下,整個人看上去有些緊繃。

    「我——」

    「要不要再比一次?」呂意媛打斷他,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他面前。

    「啊?」程桓有些錯愕,還是點點頭。

    十五年來,呂意媛第一次主動提起挑戰。

    她又往前跨一步。

    茉莉的香氣包圍了程桓,他的喉頭一緊。

    視線對上。

    一公分的差距微小的就像不存在一樣。

    不過兩秒,程桓便撇開目光。

    「還是差一公分啦。」

    「一公分,有跟沒有一樣。」呂意媛皺起眉。

    「差多了!這樣我就比妳矮,我就不能——」

    「不能怎樣?」

    呂意媛倏地將身子往前傾,白淨的臉龐在程桓眼中忽然拉近。

    鼻尖和鼻尖,還差一公分。

    程桓下意識想後退,後腦卻被呂意媛的手壓了回來。

    「不是說差多了?退什麼?」

    程桓怔怔地看著呂意媛,臉漲得通紅,說不出話。

    兩人僵持了一陣子,天花板上的電扇嗡嗡作響,蟬鳴從窗外傳來。

    程桓聽見自己劇烈的心跳。

    他喜歡呂意媛很久了,從他懂事的時候開始。

    明目張膽、毫無掩飾。

    不過是執拗地想等到比呂意媛高的那一刻,才要親口告訴她。

    誰料到遲遲等不到那天呢?

    他即將遠行,而呂意媛不會跟他走。從出生以來,他們將迎來第一次的離別。

    哪怕固執如他,都忍不住情緒,在這個時刻破壞了原則。

    他想告白,就現在,管他什麼還差一公分。

    可被眼前過近的距離嚇得僵住了身子,他愣愣地凝視著呂意媛的雙眼,讀不出她地心思。

   

    呂意媛這邊的思緒倒簡單。

    她從來就不在乎身高比賽,而程桓矮不矮、帥不帥、成績好不好、將來要去到多遠的地方,以及喜不喜歡她,一點都不重要。

    反正無論如何,這十五年來,她都喜歡程桓。

    無關他的身高、長相、才能和心意。

    純粹地、執著地,不管不顧地喜歡著。

    夕陽之下,她俯身,填上了這一公分的差距。

回作家的PO

回應(1)


媛媛有點帥氣
阿桓有沒有覺得告白被搶先了
2024-05-04 22: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