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其實我喜歡你

她以為時間會等人。

她也以為愛情會等人。

但他偏偏卻選擇   不再等她了……

她失魂落魄地走進捷運裡,好像那躺在她黑色手提包裡的紅色喜帖一樣,沒了活力。

望瞭望即冷清又少人的車廂一眼,她確定這是晚上十一點鐘的捷運。

她抬起腳,車廂裡隨即出現一陣陣的『叩、叩、叩』聲。   一旁坐著的人只要願意仰起頭,就會看見她穿梭在一節又一節的車廂裡,似乎在尋找某件重要的東西……

不知過了多久,她突然頓住了腳步,手裡握著扶手,慢慢地落座在一位陌生男子身旁的空位。

她沉默地坐著,從左到右看,再從右到左看。   她想,這時候出現在車廂裡,又跟她一樣穿著正裝的人,都是剛下班正往返家吧!

這也錯了嗎?

他說,『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她忍著喉上的哽咽問他,『那麼怎麼樣才算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他說,『比如我想結婚,可是你不想。   例如我想生小孩,可是你不想。』

眼淚一點一滴不爭氣地脫框而出,越過她的臉頰,掉落在她的手中……

『這就是你不要我的理由嗎?   』她手裡緊鉗著他遞給她的紅色炸彈,心裡悲痛地問。

他沉默了好半響,最後他望著她說,『我已經三十了,所以對不起。』

她用齒緊緊地咬著唇瓣,淡然地閉上了眼,無聲地哭泣著,就像他不留戀地轉身離開的那一瞬間一樣。

是啊……他們都三十歲了,他們的感情也不知不覺地在倉促的歲月裡走了五年。

只是她沒有想過,她和他之間的情誼會在五年後就盡了。

其實,他不知道,她和他皆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她和他一樣,也想結婚,也想生小孩。

只是他們都沒車沒房的,難道靠著銀行戶口裡的那幾個零就真的可以不計後果地裸婚了嗎?

她在心裡苦笑了一下。

對不起,她沒那麼勇敢。

突然,她感覺到有人碰了碰她的手臂,她下意識地睜開了眼,只見她身旁的那位陌生男子遞給了她一張紙巾。

她不免一愣。

她在車廂裡流淚、哭泣並不是想要得到誰的憐憫,但她還是接過了對方的好意,『謝謝。』

『在公司裡受委屈了?』男子問了一句。

她看著眼前的這位男子,手裡捏著他給她的紙巾,好笑地反問,『我的樣子像是剛從學校裡畢業的小丫頭嗎?』

『那……就是為情所困咯?』男子依舊只說了八個字,但她並沒有察覺到任何不妥。

她看了他一眼,也不明白自己為何有這樣的舉動——她打開了自己的手提包讓他瞧一瞧裡面的紅色信封,『男朋友給的,不是前任,是現任。』

男子盯著她的眼眸好一會兒,再一次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紙巾。

這一次,他索性將整包紙巾塞進她的手心裡,送了她這麼一句話——『明天是全新的一天。』

她還來不及反應,他便站起了身,說了最後一句,『我到站了,後會有期。』

*

他踏出了車廂,但並沒有立刻走向電動扶梯。

他等捷運開走了,他才緩緩地轉過身,望著捷運穿過了大直的地下道並消失在他的視線裡…

十二年了,她沒有認出他,但他卻一眼認出了她。

十二年,說起來,有點長……

他就是她小時候的玩伴、中學的鄰桌──老八。

老八這個稱號的緣由,並不是因為他是家中的第八個孩子,也不是因為他的名字裡有‘八’這個字,而是他老愛說八個字。

他還記得他們十五歲的某一天,她用雙掌頂著自己圓潤的下顎,上齒碰撞著下齒地說著,『老八,要是我們三十歲那一年,你和我都還未   結婚,不如我們就湊合湊合吧?』

如果換做平時的他,他會拿起一本書本,毫不憐惜地往她的腦袋K下去,然後罵她說,『不懂你的腦袋裝啥!』

可是他沒有。

他反常地說了兩個字,『好啊……』

她聞言,樂得趕緊收回那一雙撐著自己圓滾滾的臉蛋的手,然後拉著他的大手說,老八,我就知道你會答應!

在車廂裡……

他順著高跟鞋的走動聲,他看見了她。

他和她已經十二年不曾見面了,自從他們高中畢業後。

她雖然高傲地穿梭在一節又一節的車廂裡,但他遠遠地就瞧見她眼底下那一抹落寞的悲傷……

忽然,她在他面前停下了步劃,還坐在他身旁。

那一刻,他以為她和自己一樣,都認出了對方。

但她並沒有理會他,靜靜地抱著手提包坐著,彷彿他們是陌生人一般。

下一分鐘,他看見一顆淚珠子劃過她的臉頰,他不免心裡一蹬。

他傾身向前,微微地探窺,他見她閉上雙眼,身體不停顫抖著。

他知道,她在哭泣。

他看在眼裡,很心疼。   他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紙巾,並用食指碰了她的手臂一下。

她轉首望著他,他沒看漏眼底裡的猶豫。   但最後她還是接下自己的紙巾,還跟他道了一聲謝。

在這社會打拼了數年,他已經不再是那一個老愛說八個字的老八了,可是他還是用了八個字問她,不多也不少……

『在公司裡受委屈了?』

她盯著他的眸子,終於笑了說,『我的樣子像是剛從學校裡畢業的小丫頭嗎?』

『那就是為情所困咯?』他依舊只說了八個字,試圖喚醒她對自己的記憶。

但他的希望還是落空了,她依舊沒有認出他,反而打開了自己的手提包。

他將包包裡的一切都看盡了,包括那一張紅色的喜帖,只聞她說,『男朋友給的,不是前任,是現任。』

他的心一緊,十二年不見,她交了男朋友嗎?

他在心裡苦笑了一下,感嘆自己好傻……

他一直把她那一句『要是我們三十歲那一年,你和我都還未結婚,不如我們就湊合湊合?   』放在心上。   這些年,他為了她,拒絕了許多跟他示好的女人……

他再一次從褲兜里取出了紙巾並塞進她的手心裡,說給她聽,也是說給自己聽,『明天是全新的一天。』

他抬起頭,看了字幕提示板一眼,他已經坐過站了。   他想,他也是時候迷途知返了,『我到站了,後會有期。』

十五歲那一年,她依舊和小時候一樣懵懂無知。

十五歲那一年,他已經清楚地明白她對自己而言,是何許人也。

他轉回身,不再有所眷戀戀地抬起腳朝電動扶梯走去……

其實,『好啊……』後面還有六個字。

可是,卻被一直被他埋在心底好多年——『其實我喜歡你。   』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