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滿天星的愛戀

炎炎夏日,豔陽高照,每到這個季節便是E大期末成果展舉行的日子。展覽場地內掛滿了各式各樣的作品,除了全校師生都可以參觀外,也特別開放校外人士一同欣賞。

「文哲學長,你畫裡的女孩是誰啊?」一起輪班顧畫的學妹突出聲問。

「喔……是我的青梅竹馬。」

我轉身看向牆上的畫,夕陽的折射把滿地的滿天星染成粉紅色,女孩站在中央,成為了這之中最亮眼的一朵花。

看著看著,不禁讓我回憶起了從前……

佳佳出現在我們家的那年我八歲,才剛升上小學二年級。

聽媽媽說佳佳的父親假日獨自爬山卻意外失足掉下懸崖,等到發現時已經過了黃金救援時間,經過醫院的搶救雖然保住了性命,但卻從此下半身癱瘓。佳佳的母親因無法兼顧丈夫與孩子,便把佳佳託付給住在隔壁的我們幫忙照顧。

「文哲,你明天上學的時候順便送佳佳去幼兒園好嗎?」媽媽在廚房邊洗碗邊問。

「蛤?為什麼是我?」我坐在客廳拿著筆隨心所欲地在紙上畫畫,對於這個要求很是不滿。

「幼稚園就在你們國小旁邊啊,就當作是在幫媽媽的忙,可以嗎?」

「文哲哥哥不想跟我一起上學嗎?」佳佳打住在一旁學我塗鴉的手,張大眼睛看向我。

看著這小傢伙一副——我這麼可愛怎麼捨得丟下我——的表情,我不禁心軟答應了……沒想到接送她從此便成了我的每日任務。

佳佳是個開朗樂觀的女孩,即使有很長一段時間都無法與父母相處,也不見她大吵大鬧。就算寄人籬下也未曾表現出有任何不自在,活潑的她倒是成為我們家的開心果,而我也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她的存在。我們每天一起上下學、一起讀書、一起玩樂,我畫畫的時候她在一旁看漫畫;她哭著從學校裡走出來的時候我帶著球棒去找欺負她的屁孩教訓了一番……

漸漸地,我對她的感覺從麻煩的小鬼,變成理所當然的存在。雖然在國中的某次健康教育課後經歷了一段尷尬期,但隨著時間過去,我慢慢發現原來她早已佔據心中很大的位置。

我喜歡她、想擁有她。

然而我並沒有想把這份感情說出口,畢竟要是失敗了連朋友都當不成了吧,只能仰賴青梅竹馬的身分藉此待在她的身邊。

我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永遠持續下去——直到那天。

我高三時,佳佳也升上高一。這所學校的好處就是從幼稚園到高中都有,所以即使我們差了兩歲,也依舊都在同一所學校裡面。

「文哲哥,你今天放學沒什麼事吧?陪我去一個地方,我有話跟你說。」佳佳從我的腳踏車上下來後說道。

「要去哪?說什麼?」我滿臉疑惑。

「晚點你就知道了啦!要準時來接我喔。」

有話要說……該不會被她發現我的感情了吧?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好不容易熬到了放學時間,我騎著腳踏車聽從後座的她向左走向右走,不知轉了幾個彎來到了火車站後面的山坡上,下車徒步走了幾公尺後,一片花海出現在我們眼前。

「文哲哥你看!很漂亮對吧!」佳佳張開雙臂一臉發現寶藏似的看著我說。

「嗯,真的很漂亮。妳怎麼知道這個地方的?」

「喔……就某次我離家出走無意間發現的啦。」

「噗哈哈哈妳是說大家到處都找不到妳,結果後來發現妳在學校廁所睡著的那次嗎?」

「對啦哈哈你居然還記得!趕快忘掉啦很丟臉欸。」

「怎麼可能忘記,這很經典欸哈哈。」關於妳的事我可都記得一清二楚呢。

或白或藍的滿天星在夕陽的照射下似乎變成了粉紅色,此時此刻和她一起在這裡看的景色,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

「文哲哥,我要離開這裡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嗎?」我轉身準備要往山下走。

「不是,是我要搬家了。」

「蛤?怎麼那麼突然?要搬去哪裡?」這就是她要跟我說的話嗎。

「我爸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了,我們決定要搬去T市的大醫院附近住,方便爸爸就醫。」

「那妳要轉學是嗎?」

「嗯……我想待在他們身邊。小時候是我沒有能力照顧自己,所以才會住在你家造成你們的麻煩。現在我長大了,可以照顧自己也可以照顧爸媽了,我需要他們,他們也需要我……所以我想我必須離開了。」佳佳眼神堅定地看著我。

「妳從來就不是麻煩。」如果我說我也需要妳呢,妳會留下嗎?

「是嗎哈哈,我還記得我剛去你們家的時候你三不五時就想把我甩掉不是嗎?」

「……那是以前不懂事,覺得妳人小鬼大。」

「文哲哥,你大學的第一志願是E大吧?」

「嗯,沒意外的話應該可以順利推甄上。」

「那好,我也要以E大為目標,我們在E大再相見吧!」

「……好,一言為定。」

這個世界突然變得好安靜,彷彿只有我被留在這裡。看著她強忍堅強並紅了的眼眶,我忍住伸手想抱緊她的衝動,只把她的這副模樣用力地記在心裡,就好像下一秒就會煙消雲散一樣。

幾個禮拜後,佳佳一家人離開了。

我沒有送行,不是因為害怕離別,而是我偏偏在那天該死的發著高燒!等我迷迷糊糊的醒來後,在房間發現了她來過且留下的痕跡。

是一張書籤,上頭還拓印著粉紅色的滿天星。

聽說粉紅色的滿天星代表著青春時期那一份青澀愛情。

而我沒有選擇把對她的感情說出口,因為我相信這不是我們的終點。

佳佳離開後的日子,我們每天都會在網上聊天,雖然次數隨著時間過去而慢慢的減少,但我從沒有一天忘記過她。

「文哲哥,我爸過世了。」

那天收到佳佳傳來的訊息後,我便失去了她的消息,無論我打了多少通電話、傳了多少封訊息,她都沒有回應,直到某天我再次撥著她的電話號碼,接起來的卻是:「您的號碼是空號。」

從此佳佳便消失在我的生命裡。

兩年後,如今我已是E大的學生,為了為期兩周的期末成果展而來到展覽場內。因為已經放暑假的關係,系上每個人都要輪流來學校幫忙顧著作品。

「青梅竹馬?那她一定很幸福。」稍早問我話的學妹說道。

「怎麼說?」

「竟然能出現在學長的畫裡就代表你很珍惜她吧?」

「或許吧,我也很久沒跟她聯絡了。」現在的她一定在某處過著幸福的生活吧。

「學長!有人站在你的畫前面,要去介紹一下嗎?」

聞言,我收起思緒,轉身走向站在畫前的女子。

「您好,您對這幅畫有興趣嗎?我是這幅畫的作者李文哲,需要幫你介紹嗎?」

「文哲哥,好久不見。」

聽到這再熟悉不過的聲音,我猛然看向眼前這位戴著編織草帽,穿著白色洋裝,手邊還拖著行李箱的女子。

「佳佳?妳怎麼在這?」

「當然是來看成果展的阿,而且我考上了E大!要當你的學妹啦!」

「妳……為什麼消失了這麼久都不跟我聯絡?」我對她的出現驚訝不已,不自覺脫口而出這個讓我每個夜晚都想破頭的疑問。

「抱歉……我爸離開之後,有好長一段時間我過得不是很好,好不容易花了點時間才走出來,還換了電話號碼。」佳佳的聲音突然沉了下來。

編織草帽下的長髮,不但染了褐色還燙了捲,褪去稚氣的臉龐多了分氣質。看著這陌生又熟悉的她,我不禁以為這是一場夢。

「那妳怎麼拖著行李?」

「其實來這裡之前我先去你家找了阿姨,她說你現在住的租屋處還缺室友對吧?所以我就退了宿舍打算搬去跟你一起住啦哈哈哈。」

「蛤?你要住我這?」這是什麼戲劇性的發展。

「對啊,怎麼?你不歡迎我嗎?」又是這副——我這麼可愛怎麼捨得丟下我——的表情。

「……沒,只是在想妳一點都沒變,不管是霸道還是裝可憐,每次都讓人出其不意。」

「學長,老師找你喔!」學妹突然從旁邊出現。

「佳佳妳先自己逛一下,待會我帶妳先回去放行李。」

「好,你先去忙吧!」

「她是你女朋友嗎?」學妹走來我的身邊悄悄的問。

「不是......應該說還不是。」

處理完交待的事情後,我的輪班時間恰好也結束了。看著重新出現在我生命裡的她,我不禁心跳加速。

我右手接過行李,左手牽起她的手,撇見她臉上泛起一抹紅暈。她的左手腕上還戴著滿天星樣式的手鍊,是當初我們還未斷了聯繫時我寄給她的生日禮物。

這一次,我不會再讓自己後悔了。

我們的故事還未完待續......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