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番外☆她藏在心底的喜歡

她藏在心底的喜歡   v.s.最美的告白

/

「陸歡!」

整場晚宴上,向澤熙一直心神不寧,終究還是忍不住,趁空檔,堵住落單的陸歡。

那男人對陸歡做的每一個溫柔小動作都點燃他的妒火,包括看她的眼神,都讓他煩躁不堪,向澤熙礙於自己的身份,只能遠遠看著兩人之間的曖昧互動。

「向澤熙你有什麼事?快借過、我尿急。」陸歡不高興推開他。

向澤熙忽然靠她很近,讓她不知所措。

「妳就這樣在別的男人面前搔首弄姿,在我面前就什麼都不裝?」向澤熙冷笑,精實的手臂穿過她手側與腰際之間,穩穩抵住牆,將她禁錮在自己面前。

陸歡從錯愕中恢復理智,仔細端詳眼前的向澤熙,心想或許他喝醉……但,沒呀,臉色正常,就只是比平常多了殺氣。

她不在乎向澤熙幾乎是半摟著自己,兩人距離這麼近也不是第一次。

小時候她跟著他溜去玩,總愛攀高處,或坐矮牆,但是她的勇氣總只夠自己爬上去,卻下不來,每回都吵著向澤熙抱她。

向澤熙總是二話不說,大手一抱就把她拎下,手掌扶住她的腰時,總不免碰到臀部,向澤熙總一臉嫌棄,說她太瘦,抱起來無感。

陸歡也不在意,只當他是鄰居哥哥、別人的男朋友、自己的老損友……

不過……

如今她和他都變了,長大以後,兩人之間似乎也有什麼跟著變化。

比如說……現在向澤熙溫熱鼻息在空氣中沾到自己臉頰,讓她有點……害羞。

「你能不能說話就好好說話,別忘了你現在是向總,多少人靠你吃飯的大老闆,這樣跟我搞曖昧動作,合適嗎?」

「那妳跟不認識的男人搞曖昧,這樣就合適?」他語氣古怪道。

陸歡忍不住笑出聲,「哪裡不認識?他是我男朋友。」

他是我男朋友……

這句話像利刃穿透向澤熙的心,鮮血淋漓,他痛地說不出話,只能目光流露不甘瞪著陸歡,胸口逐漸起伏。

但可笑的是,

他找不到任何理由反駁,甚至沒有立場反對。

「你為什麼這麼不高興?你交過那麼多女朋友,一個都沒帶給我認識,我都沒不高興,現在我把我男朋友帶來給你鑑定,你不覺得我很重視你嗎?還這樣質問我,向澤熙,你到底什麼意思?」

「鑑定?妳說把那個男人帶到我公司的晚會,為了給我鑑定?」

「是阿,算給你面子,讓你鑑賞一下。」陸歡抬起漂亮的臉蛋,眼神驕傲,「但是不准你說他不好。」

向澤熙胸口湧起一股憤怒,向來井井有條的思緒幾乎要失控,滿腦子充滿從小到大與陸歡的甜蜜回憶。

陸歡啊陸歡,她從不知道,以前即使連跟她吵架鬥嘴,向澤熙都覺得幸福,她又怎會知道向澤熙一直相信,未來她身邊只會有他自己一人?

從沒說過喜歡她,又怎麼可能在心中留一個位置給他?

「妳要我鑑定?好,那妳告訴我他多喜歡妳,妳就這麼確定跟他在一起會幸福?」

「我當然確定,他喜歡我,我喜歡他,所以兩人才交往,這麼簡單的事還用問?」陸歡纖長手指抵住他的胸,「再說,喜歡要怎麼衡量?喜歡就是一種感覺!」

向澤熙忍著心痛,按耐理智問,「那男人,他把妳的喜好記得一清二楚嗎?他會無論風雨,當妳打電話來說害怕,就放下手邊的事從外縣市搭車到妳宿舍外嗎?他陪妳到海邊放過自己做的風箏嗎?他知道妳最喜歡的生日蛋糕,是我們家巷子那間的草莓蛋糕嗎?他替妳洗過衣服?他知道妳經痛的時候要怎麼照顧妳?他……」

「向澤熙!你說這些做什麼?」陸歡低聲打斷他,眼角、鼻子微微泛紅。

「我是在提醒妳,免得妳一時耍笨,被別的男人騙了!」

「我笨?你就聰明?你交過幾十個女朋友,所以知道怎樣的男人最可靠,可以一生一世專情到底?」陸歡像聽到可笑的話。

「我從來沒有跟誰交往過!妳說的那些女生,她們全都不存在。」

「你說什麼?」陸歡困惑。

向澤熙知道,以前他要是總圍繞陸歡打轉,會帶給她困擾麻煩,所以他告訴大家自己不是單身,而陸歡不過是鄰家妹妹,放學一起回家、周末一起逛街,成為最合理的常態。

但,這些要怎麼讓陸歡知道?

「所以你騙我那麼久!這樣很好玩嗎?」陸歡這回真生氣了,猛力想推開他,卻被向澤熙抓住手。

「你又有什麼資格管我交男朋友?我跟你有什麼關係!」

「我們之間……難道對妳來說一點關係也沒有?妳就這麼想跟那個男人在一起?」向澤熙質問,不讓她抽回手。

「我們以前是很熟沒錯,但是現在我們都長大了,還能像以前一樣嗎?你把我當想找就找的朋友,你說我們之間到底什麼關係?如果是好朋友,那麼好朋友應該是彼此祝福,不是嗎?」

「不,我們之間不只是好朋友。全世界有誰比我更了解妳?我懂妳,我知道那個男人不適合妳,他根本不可能……」

「我們已經訂婚了!」陸歡低喊。

向澤熙驚愕盯著陸歡,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訂婚?

陸歡抬起左手,鑽戒在燈光下耀眼奪目,「我跟他已經訂婚了,他喜歡我,而你呢?向澤熙,你說我們之間不只是好朋友,那對你來說,我陸歡到底是什麼人?我已經不是以前的小鹿,我是個需要愛情的女人,我有追求幸福的權利……」

陸歡身後的樹叢忽地窸窣一聲,一絲緊張瞬間閃過她的臉龐,她偷偷伸出另一隻手往那樹叢輕揮。

向澤熙的心思陷在陸歡剛才的話,沒注意到她的異樣。

「祝福我吧,向澤熙。」

「不可能!」他低吼,雙手扣住她的肩。

「你為什麼這麼自私小氣?難道要讓我們之間連朋友也做不成?」陸歡怒道。

「對,我自私,我小氣,因為我……」

「你怎樣?」

「因為我……」向澤熙神情痛苦,低頭沉默,忽然抬頭,丟出陸歡這輩子聽過最不可思議的話……

「因為我喜歡妳!」

「我喜歡妳,陸歡!我比他更喜歡妳!」

「從我不小心把籃球丟進妳家車庫那天開始,我就喜歡妳!」

兩人周圍的空氣彷彿瞬間凍結,或許是羞赧也或許是尷尬,陸歡的表情像被按下定格鑑,許久不動。

向澤熙像是用盡全身力氣喊出隱藏多年的告白,將臉埋進她的肩,脹紅著臉。

「你剛剛……說什麼?」陸歡怔然問道。

「我喜歡妳,小鹿。」向澤熙凝視她,「妳只能是我一個人的,我愛妳,全世界最愛妳的人是我,絕不可能是那男人……」

「向澤熙,其實我……」

「哈哈!」

旁邊忽然傳來拍掌聲與一陣笑。

「我就說他很喜歡妳,現在妳相信了吧?」一男一女從樹叢後走出,兩人都有著混血臉孔,俊男美女,女人金髮美艷,西裝男人就是方才摟著陸歡的人。

兩人走到陸歡身旁,笑臉盈盈看著陸歡。

向澤熙下意識將陸歡攬緊,那個男人禮貌地後退一步。

「姊,我就說這個人很喜歡Joy,同樣是男人我不會看錯,現在妳們總該相信。」西裝男人說。

「姊?」向澤熙擰眉,把要求解釋的目光丟向陸歡。

陸歡尷尬地抓抓長髮,「那個……這位是我在紐約的同學Tina,這位是她的……弟弟。」

「弟弟?」向澤熙臉色一沉。

「我來解釋、我來解釋,」混血女人操著不流利的中文,擠到兩人中間,「向總您先別生氣,一切都是我的主意,Joy這女人很丟我們女生的臉,明明就很喜歡……」

「啊啊!閉嘴!」陸歡嚇得尖叫摀住她的口。

混血女人扯開陸歡的手,「明明就很喜歡你,又不敢表白,她說你不可能喜歡她,我們跟她介紹男生她都不要,想回國看你,又不敢親口問你,沒辦法囉!我只好幫她想這個辦法。」

「真是抱歉,我對她們說過您百分之百喜歡Joy,但是我姊不信,一定要幫Joy證明,放心,我對她沒興趣。」男人說。

「妳剛剛說,妳很喜歡他……?」向澤熙微瞇起眼,偏頭看向陸歡。

「哈哈……」陸歡笑得心虛,「有嗎?我這樣說過嗎?」

「你還說,妳跟他已經訂婚?」向澤熙執起陸歡的手。

「喂喂,這是我的、這是我的!」混血女人眼明手快,抓回陸歡的手,笑著扯下戒指,「現在任務完成,可以還給我了。」

「好痛……」陸歡嘟起嘴瞪她一眼。

「妳也知道會痛?」向澤熙口氣冷到不行,卻伸手握住陸歡的手,輕揉剛摘下戒指的手。

「陸歡,剩下的妳就自己加油吧。」混血女人朝陸歡眨眨眼,拉起西裝男人的手,識趣地離開。

陸歡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忽然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件危險的事……對了,以前那些耍向澤熙的人,後來都怎麼了?

陸歡趕緊陪笑,「是她們逼我這麼做的,我跟Tina說這辦法不好,她就偏要我用這方法,我也很無奈,但我好想知道你的反應,只好……」

話還未說完,紅唇驀地被一口溫熱堵住。

屬於向澤熙的熟悉味道瞬間包圍著陸歡,她感受的出來這份擁抱和以往的不同,不再只是從小到大青梅竹馬打打鬧鬧的擁抱。

向澤熙停下吻,「我剛剛好像聽到,妳也喜歡我?」

「沒、你聽錯了、沒這回事。」泛紅羞赧染上陸歡的臉頰,堅持不承認,轉念一想,把球丟回。

「應該是你喜歡我吧?向澤熙,剛才親口告白的人是你哦,還怕我跟別人在一起,把幾百年以前為我做的事都拿出來炫耀,夠不夠幼稚?」

「嗯,為了妳,我願意幼稚。」向澤熙這些話不像以前開玩笑,流露無盡的寵溺與溫柔。

這樣的向澤熙,她怎麼從沒發現?

「你剛才還說,全世界最愛我的人就是你?」陸歡試探地問,美麗瞳眸因期待而發光。

「陸歡,妳沒聽錯,我喜歡妳,以後不管妳想聽幾次,我都說給妳聽。

我喜歡妳,我愛妳。」

向澤熙又笑了,那笑容也點亮了陸歡心底那座蒼芎。

當愛情發聲,一人的喜歡與另一人的喜歡產生共鳴,便交織出最美的告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好甜好喜歡~
不虧是薇
我真的有被甜到(•‾⌣‾•)

最近過得好嗎,悄悄自己也是不太上來了,
寫作~~~就是寫開心的這樣,某天看到華文大賞的季節又要來臨了,想說上來看看大家 (順便汲取大家的熱情)哈哈哈哈~

薇今年有什麼計劃呢~
2024-05-09 11: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悄悄~~   好久不見
還在等妳的新故事呢!!
我今年暑假...嗯,當啦啦隊d(`・∀・)b~期待大賞~~~
2024-05-22 04:01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