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Hug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

久到簡星禾覺得自己快要麻痺。

 

實驗室的門被一把推開,光線伺機入內,刺痛簡星禾的眼。接著就是林柏翰那叨絮的聲音傳來:「學長,您別把自己成天關在實驗室裡啊!您長得這麼好看,外面那些女生會哭的。」

「那些女生看到你也會哭。」看著林柏翰那張逗趣的臉,簡星禾湧起捉弄他的想法,「是嚇哭的。」

「學長,您真的很過分。」

「彼此彼此,你也別再介紹女生給我了。」

「我是擔心您嘛!學長年齡拉警報啊!」

……

一來一往對話之間,簡星禾放鬆不少,頓時一陣暈頭轉向。這把林柏翰嚇得不清,連忙上前扶住他,「學長!您沒事吧?別再像上次那樣嚇人了!」

待生理的不適稍稍退去,簡星禾瞄了眼牆角的掛鐘,才驚覺午餐時間早已遠走。

「哎唷,還好您的研究要開始實驗收尾⋯⋯」

數個月來,簡星禾專注在他的研究上,忘卻外界的紛擾,彷彿沉浸在另一個世界裡,就連今日專人送的早餐也沒碰,還孤零零待在角落裡。這也難怪簡星禾一放鬆,整個人就要暈倒。

簡星禾嘆了聲氣,脫下白袍,隨手放在一旁的矮櫃上,搖搖頭,「還好,死不了。」

 

是啊,死不了。

至少在見到她以前。

他不可以死。

 

青梅竹馬。

這從小就落在他們兩人身上的字眼,他很喜歡。對他來說,是屬於他跟她的之間專屬烙印。

女孩是那麼純真美好,是他在黑暗泥沼裡的光,但他卻永遠失去了她。

 

「嘶……」藥水與刺痛伴隨,簡星禾疼得瞇起眼。

徐芷柔為傷口貼上OK繃,動作似乎熟練不已,「簡星禾……你可不可以,別再打架了?」

簡星禾聽見女孩聲音顫抖,抬首才見她滿臉是淚,無奈攤手,「這要問他們,不是我。」

可簡星禾沒想到這小小的動作又牽扯傷口,疼得他齜牙咧嘴。

「看你這樣我真的很心疼。」徐芷柔的目光掃過他身上的每一道傷口,雖然已被她處理過,但方才動到的幾處又滲出血,看上去怵目驚心,忍不住伸手去碰,「能不能為自己著想?你還有大好前程……」

彷彿被踩中內心痛處,簡星禾神色一沉,揮開徐芷柔的手,「妳憑什麼說我?」

女孩一愣,隨後一張臉氣得漲紅,「我……是我擔心你啊!」

「呵,擔心?」簡星禾冷笑,「妳是擔心妳家公司的聲譽吧?」

 

簡星禾與徐芷柔兩家因為經商而相識,兩人之間的情愫也因此悄然滋長,彷彿在彼此生命中自然生根發芽。但自從簡家破產後,兩家關係就不如從前密切,就連父親喪禮,徐家沒有一人到場。

這些,簡星禾全都看在眼裡。既使徐芷柔對他的態度依舊,但他仍過不去心裡的那道坎。

 

「跟我這樣的人在一起,妳很痛苦對吧?」簡星禾閉上眼,別開臉,不想面對徐芷柔。

世間的苦對於徐芷柔來說太過沉重,她不解,「我從來沒有這樣覺得……星禾,你為什麼要這樣想?」

「妳走吧,世界很大……妳值得更好的。」簡星禾輕推徐芷柔的肩,示意要她遠離自己。

徐芷柔的臉色「刷」地轉為慘白,一顆心冷如冰窖,整個人不停發抖。而簡星禾察覺她的情況,但一雙拳在口袋裡死死捏著,按捺抱住她的衝動,不讓自己有絲毫的心軟。

「你就不要後悔,簡星禾……你就不要後悔!」徐芷柔哭吼,聲嘶力竭,一雙拳在簡星禾胸膛胡亂攻擊,發出「咚、咚」的聲響。

簡星禾默默承受徐芷柔的發洩,直到她的淚流乾,像一個空殼般離去。

 

男孩望著女孩身影,彷彿光在深淵消失。他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芷柔……不要恨我。這樣,對妳我都好……」

 

望著簡星禾將自己餐盤中的番茄一一吃光,林柏翰驚呼:「學長,您真的不挑食耶!」

但簡星禾似乎覺得沒什麼,聳肩回應,「一個習慣而已。」

「難怪您人氣這麼高。」是吧是吧,明明就很讚還謙虛。林柏翰記得,簡星禾上次還將他不吃的青椒、茄子、胡蘿蔔全都夾走。要不是他是異性戀,他真的會愛上自家學長。

簡星禾一笑,眼底藏著無法解讀的情緒,「那你就別挑食了。」

林柏翰還想說些什麼,卻被員工餐廳電視的節目打斷。畫面上的光亮與色彩吸引他的目光,注意力全然轉移到了電視上。

“⋯⋯發生於20XX年X月X日的這場郵輪沉沒事故,因為人為操作失誤與機械故障、救援延誤等因素,是近代以來最嚴重的輪船災難。”

「嘿,我記得這個案件。當年很轟動,對吧?」林柏翰一改之前吊兒郎當的模樣,難得正經地說著話。

卻沒想,待他回頭時,面前早已空無一人。「學長?」人呢?

員工餐廳交錯著談話聲與餐具碰撞的聲響,卻掩蓋不了林柏翰心臟劇烈的跳動。

「哎,這事故都過十年了,但簡星禾還是走不出來耶。」

「這聽說就是簡學長一直單身的原因啊⋯⋯」

一旁幾人聚在一塊,對著電視內容小聲談論,其中還提及了關鍵名諱。林柏翰豎起耳朵,深怕獨漏任何一字。

「這我有聽說!就是他當年有個青梅竹馬啊,兩人不知道什麼原因吵架分開,結果女生搭上這班郵輪,就再也沒回來了。」

「我記得他們本來都錄取我們實驗室工作了吧?結果⋯⋯」

後面的內容,林柏翰沒有聽完。因為他記得,簡星禾進入實驗室後就一直埋頭進行的項目是⋯⋯

他再顧不得其他,一路狂奔,視線變得模糊不清,景物也在眼前飛速掠過,周圍的光影交織成一片模糊的流光,只有眼前的目標愈發清晰。

林柏翰按下簡星河實驗室的門把,將門一腳踹開,映入眼簾的是滿地散亂的文件與實驗器材,看似經歷了一場風暴。接著他抬眼,心頭一凜⋯⋯果然,他要找的人就在裡頭。

「學長⋯⋯」

林柏翰語帶哭腔,望著渾身被斑斕光影包覆,微笑坐在時光機裡的簡星禾。

一切已經就緒。

「哭什麼,柏翰?」簡星禾神態從容,「你應該要祝福我才對啊!」

「但是,您的研究還沒實驗過,我擔心⋯⋯」林柏翰說出心裡的擔憂,下意識向前的腳步也不慎踩到一地的文件。

「這都是我欠她的。」簡星禾的目光遙望遠處,「你知道嗎?這些年來,我一直欠她一句⋯⋯」

光影越發強烈,簡星禾低頭望著自己逐漸透明的指尖,他收回視線,向泣不成聲的林柏翰道:「我不在了之後,這些就麻煩你了。」

簡星禾的身影模糊,聲音漸弱,林柏翰哭著衝向時光機的操作面板,想阻止一切進行,「簡星禾,你這北爛人⋯⋯給我下來,我不要!誰要幫你!你自己的東西自己處理啦!」

說到最後,林柏翰已經是用吼的,但他清楚無法阻止這一切,整個人跪趴在地痛哭。

似乎是傳送即將完成,四周掀起風暴,時間與空間在激烈碰撞中扭曲,形成混亂刺眼的光。

「這些日子,謝謝⋯⋯」

簡星禾再次睜眼時,周邊的吵雜與船艙混亂的環境,令他確信自己成功了。

剩下的,就只是找到徐芷柔——

「簡⋯⋯星禾?」不會吧?

身後傳來的嗓音,還是令自己那麼熟悉,簡星禾差點流淚,一連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有辦法回過頭。

「芷柔⋯⋯」卻見到躺在地上,神色痛苦的女孩。

「你怎麼⋯⋯在這?」徐芷柔說著說著,不顧身體不適,伸手比劃了兩人的身高,「⋯⋯你是不是長高很多啊?」

這讓簡星禾注意到,女孩身上有不少外傷,雙腿似乎有些變型。

「應該是斷了⋯⋯我沒辦法跑。反正船內廣播也叫我們在原地等。」

簡星禾這十年來想過無數次,如果能再見到徐芷柔會跟她說什麼?

道歉?道謝?說愛她?

⋯⋯但他從沒想過,災難的現場會是如此。

一旁哭聲從未停歇、因為傷痛不停哀嚎,人們甚至就在前一秒斷氣的遺體旁搶食物而大打出手。

最後一刻不在她身邊,他都要恨死自己了⋯⋯

簡星禾流下淚,伸手將徐芷柔攬進懷中,「芷柔,我來晚了。」

徐芷柔也緊緊抱住簡星禾,似乎能聽見隱隱的哭聲,「嗯,謝謝。」

就算沉沒。

就算死亡。

這一次,我不會再放手。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2)


其實妳發的那天我就看完了(短文不用登入)
但我就懶得打驗證碼(ㄍ
為了投票我會努力ㄉ!其他的我們私下說(⁎⁍̴̛ᴗ⁍̴̛⁎)
2024-05-07 01: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嗚嗚嗚...不覺得是HE耶
但明明兩人有好的結局
雖說都是自己的選擇
只是這樣的結束太糾結了
o(TヘTo)
 
2024-04-23 01: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嗯、對、差不多……是BE沒錯₍₍ (̨̡ ‾᷄ᗣ‾᷅ )̧̢ ₎₎
理由的話是因為我想要弄哭大家(欸)
不是啦,就是覺得青梅竹馬這個題材做成BE或是這種主題很好哭齁www
非常謝謝穀米,我好愛你><

另外對我、或是對這兩人來說,星子(星芷)CP這樣的結局是HE了( ˚ཫ˚ )
簡星禾很死腦筋(笨),徐芷柔的死讓他放在心裡十年都沒辦法放下或是走出來就知道(雖然可以說是他間接造成的),他會做出這種選擇好像不太ey(?

所以來閱讀的各位,如果你們有感受到一絲難過的話就哭吧(欸)
2024-04-24 14:2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