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原創小說大賞|把握最靠近夢想的機會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各類稿件大募集

【青梅竹馬】梧桐雨

「有一些人的存在,也僅僅就是存在著,就足以溫暖你整個宇宙的寂寥荒唐。」

認識他很久很久之後,遇見了這麼多形形色色的人,還是會下意識在別人身上找尋他的影子。

與他的相遇,源於某日媽媽夾雜在嘮叨中的一點叮嚀。

「隔壁張奶奶的孫子要轉來這裡的學校,妳得好好照顧人家,人生地不熟的……」眼看女兒就快遲到了,媽媽不忘在家門前囑咐她小心點。

「知道啦!」話語剛落,綁著兩根小辮子的女孩就叼著一片吐司急匆匆的出門去了。  

後來,她在同學口中得知他的名字,叫宋慕雨。

她覺得這個名字很襯他,因為兩人雖然同一路上、下學,偶爾還能在巷口遇見,可他卻不曾主動和她打招呼,總是她先熱情的招手喊:「慕雨!」他才輕輕頷首,否則大多數時候,兩人就會像俗套八點檔裡的演員一樣,擦身而過。

久而久之,她開始意識到對方可能不喜歡自己。

懷抱著這樣忐忑不安的心情,她陷入了「我有做錯什麼嗎?為什麼他會討厭我?」的死循環裡。  

直到那一次音樂課下課,正值午餐時間,她忙著搬餐桶,臨走前將課本和鉛筆盒忘在科任教室裡。

當她匆忙奔回位於頂樓的音樂教室時,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大家都走光了,只有一個坐在鋼琴前的身影,他的指尖在琴鍵上跳躍,優美的音符緩慢流淌,她不知道那首歌叫什麼名字,只記得是首很好聽的曲子。  

忽然,她覺得「慕雨」這個名字不那麼適合他了。她覺得他像太陽,不是盛夏裡的酷熱難耐,而是春天裡的和煦的陽光,是微風動葉和百花盛開都欣羨著的溫暖。

眼角餘光似乎瞥到一個躲在門後的小身影,但他卻裝作若無其事,想觀察她什麼時候會不耐煩的離開。

結果,不但沒等到人離開,隨著每週兩節課後的「觀察」,兩人的距離越來越近。

從一開始門後的一雙眼睛,到現在身旁多出來的一張椅子。  

平時總喜歡嘰嘰喳喳說個沒完的她,在他練琴時卻總會莫名的安靜下來。

有次,他意外瞥見她專注的側臉,那瞬間,他覺得好像在她眼裡看見了光。  

再後來,他默默的寫了一首曲子,想送她。  

她父母工作忙,因此隔壁的張奶奶總會邀請她一起吃晚餐。

他其實很少主動去找她,只會在晚餐時間,拿著一本書坐在客廳,時不時朝門口望去,等待門鈴響起。在廚房裡的奶奶便會叫他幫忙開門。  

她有著和外表截然不同的食量,就像一隻小倉鼠拼命往嘴裡塞食物。

奶奶總會被她的模樣逗的笑呵呵,說以前都是自己一個老人住,無聊的很。

後來孫子搬來了,家裡總算多了些煙火氣,可惜這孫子不愛說話,大多數時候飯廳總是安安靜靜的,只有祖孫倆相看兩無言。

後來,隔壁家熱情的小姑娘來了,連小雨有時都會插上幾句話。

吃飽飯後,宋慕雨和她會一起牽著奶奶的手,在滿天星斗下散步。

四周蛙鳴和知了聲不斷,吹拂而過的夏夜微風帶著不知名的淡淡花香,耳邊不時傳來她和奶奶的歡聲笑語,霎時,他好希望時間就這麼停留在這一刻。  

「慕雨,你喜歡雨天嗎?就跟你的名字一樣。」

夏季湛藍的天空下,穿著白色制服和黑色百褶裙的女孩,佇立在一片金黃的向日葵花海前。

微風夾帶著青草和泥土的氣息,輕輕吹動著花朵,也好似拂過他的心頭。

「嗯,我喜歡雨,也喜歡聽雨的聲音。」

「但我覺得,你比較適合晴天,有種很溫暖的感覺。」陽光落在她微紅的臉龐,透著一層明亮卻柔和的光影。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聽見有人這麼形容他。

受過無來由的謾罵、父母無止盡的爭吵、被推來推去的撫養權......他曾覺得,自己的存在就像是風雨來臨前黑壓壓的烏雲,給身旁的人帶來無止盡的雨水。

而滂沱大雨往往可以蓋過那些碗盤和玻璃碎裂的聲音。

直到她出現了。

初見時,她在自家花園唱歌,缺乏音樂細胞的她,唱起歌來五音不全。

他很佩服她的勇氣,能讓鄰居欣賞自己驚天動地的歌聲。

第二次見面,是在巷口的雜貨店,她熱情的和老闆娘攀談。看見他來了,她便揚起手來和他打招呼。

「原來是桐桐的朋友啊!那這些東西算你便宜一點。」

某天放學,天空突然降起傾盆大雨。

他沒有帶傘,因為今天出門時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你沒帶傘嗎?」女孩突然從身後冒出來,揮了揮手上顯然不夠遮住兩個人的小巧粉色雨傘,示意一起撐。

他稍微壓低身軀,身旁的女孩奮力將傘往他的方向擠,結果自己的肩膀和背包都濕的一蹋糊塗。

兩個人一起撐傘的結果,就是好像什麼都有遮到,又好像什麼都沒遮到。

但他卻突然覺得,雨天,好像也沒那麼糟了。

她不變的熱情和毅力早已一點一滴隨著流逝的歲月,照進他曾以為沒有盡頭的雨季,成為他心底悄悄萌芽的,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得知他喜歡雨天後,她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電視,看今日的氣象預報。

時序進入五月,滯留鋒面在台灣上空徘徊,梅雨季來了。

「叮咚!」應聲打開門的宋慕雨看著眼前穿著粉色恐龍雨衣又打傘的女孩,一臉無語。

「你快穿雨衣出來!然後閉上眼睛跟我走!」

等他著裝完畢,她便拉著他的手慢慢走到一排開滿梧桐花的樹下。

「你看,是花雨!漂亮嗎?」

葉片上殘存的雨水混合著淡淡的花香,伴隨著白色花瓣緩緩落下。

看著眼前的場景,他先是愣了幾秒,接著伸出手讓梧桐花落在自己掌心。

「謝謝妳,我很喜歡。」他對她說。

「以後的每一年,我們都一起看。」她對他說。

那是她第一次看見他笑。

後來,這彷彿變成一種習慣。

原本嫌雨天到處濕濕黏黏很不方便的她,開始期待每一年的梅雨季,她會和他一起淋無數場花雨,直到那年梧桐花季結束。

2020年5月,被風雨打落的不只枝頭綻放的梧桐花,還有她藏在青春裡不可言說的悸動。

那天,是她最後一次與他一起站在梧桐樹下。

獨留她一人與無法遺忘的承諾,以及處處充滿他身影的回憶。

他離開後的每一年生日,她總會去烘焙坊買他最喜歡的巧克力蛋糕,來到那棵承載滿滿彼此回憶的梧桐樹下,獨自幫他慶生。

「今天是你的第21個生日,生日快樂。」

她閉上眼睛,想克制落淚的衝動,卻忍不住嗚咽。

吹下蠟燭的瞬間,她許了個一成不變的願望。

希望他回來。

但為什麼她誠心的許了這麼多年的生日願望,上天依舊不願意把他還給自己。

「轟隆—轟隆—」一聲又一聲震耳欲聾的雷響徹雲霄。

下一秒,滂沱大雨傾瀉而下,無情的撲打在她身上。

冰冷刺骨的感覺像尖銳的針頭刺痛她的皮膚,早已分不清臉上的水珠是眼淚還是天空降下的雨水。

她放棄掙扎,任由大雨模糊自己的視線。

曾天真的以為雨水能夠沖刷掉對他的思念,刪除記憶裡他出現的身影。

然而,他卻從未因此消失,只是被埋藏心中,埋藏在人際往來的喧囂背後。

雨季沖刷不掉對他的思念,只會讓他不斷的出現在眼前。

視野朦朧間,梧桐花被雨水無情打落的片刻,她發現似乎有人撐著一把傘徑直朝自己的方向走來。

路燈一盞盞沿街亮起,周遭不時傳來學生的嘻鬧聲和行人匆促的腳步聲,他黑色外套的衣角在風中翻飛。

她愣愣的站在原地,他溫暖厚實的手輕撫過她的眉眼,溫柔的將她濕透的髮輕攏在耳後。

垂下的眼眸漸漸蔓延成一片氤氳。

她緊緊握住他的手,指尖劃過他的掌心。

下一秒,哽咽的說:

「我很想你。」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那個!!!!!雨中撐傘我想到最近的善宰><感覺這篇好像也有點奇幻XD

有成為奇幻長篇的潛力~~/////
2024-05-27 19: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歐歐!!!!最近也被善宰俘虜中xd
我打算等全部完結後再滿滿品嚐(?
奇幻長篇的部分可能要等一下了,因為不是我的舒適區QAQ
但還是很感謝iris喜歡這個故事,
我會在ig陸續釋出小雨和桐桐的甜蜜番外~可以期待一下><
2024-05-29 15:58回覆

坐在客廳假裝看書其實是想第一眼看到桐桐吧這種莫名傲嬌好像以家人之名裡面的凌霄!!
小小的雨傘、緊緊相依的兩人、尷尬又曖昧上升的氛圍...太有畫面感了。身高差什麼的最香了
2024-05-24 23:3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兩個人一起撐傘&用外套擋雨是歷久不衰的偶像劇場景之一耶
(身為充滿少女心的作者當然不能錯過????
雖然還是搞不懂外套到底可以擋多少雨XDDD

身為以家人之名的大粉
講到傲嬌始祖好像不能錯過小凌霄欸
桐桐越來越接近的椅子還有他默許她的靠近真的太甜啦啦啦啦
2024-05-25 12:25回覆
開放式的結局/希望木頭cp最後真的在一起了❤
超級喜歡小太陽融化冰山的情節XD
中間看到慕雨喜歡雨天的原因真的是...很難過,好在桐桐就像太陽一樣照亮他世界所有的黑暗。
是說一直把慕雨念成木魚是怎麼回事XD肯定是因為他前面冷漠的跟冰山一樣
看完這篇都想找個時間去看桐花了,可惜花季好像已經過了
2024-05-24 14: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木頭CP也太可愛了吧///
(一直把慕雨念成木魚哈哈哈哈哈
謝謝你對桐桐跟慕雨的喜歡,BTW大推桐花季
有種跑到仙境的感覺,親自到現場真的比照片看起來更壯觀
每年至少要淋一場浪漫的花雨啊啊
2024-05-25 12:19回覆

很美的文筆
很漫長的想念
 
2024-04-18 17: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穀米!!!!
很開心在這裡看到你♥️
我也很喜歡你的「印記」和「梅子綠與美人魚」(⁠つ⁠≧⁠▽⁠≦⁠)⁠つ
2024-05-25 09:0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