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赴約

這裡是哪裡?

當我醒來時,我在一個陌生但又有幾分似曾相識的房間,窗簾被拉上了,但有淺金色的陽光從縫隙中透了進來,我緩慢地坐起身,總覺得身體有些僵硬,思緒也有些遲緩,直到門外傳來一陣匆忙的腳步聲,我才注意到自己正坐在床上,似乎是剛起床。

房間門被敲響了,一個陌生的女人走了進來,她拉開窗簾,跟我說了幾句話,但我聽不太懂,在我試圖去拼湊那些字詞的涵義時,我覺得有幾分吃力,那種剛起床時滯澀感又一次籠罩了我的思緒。

那女人走進浴室裡拿出擠好牙膏的牙刷交給我,我接過後下意識地將它塞進嘴裡刷牙,她又待了一會兒,似乎是要確定我沒有問題後,她才又走出房門。

隨著她的離開,我站起身走向浴室繼續將我的牙刷完,浴室裡有一對漱口杯,我挑了個喜歡的顏色來裝水漱口,又隨手抽了一樣顏色的毛巾來洗臉。

我走出浴室在這陌生的房間裡繞了一圈,只見桌上有一張護貝過的紙,裡面的紙張似乎已經很舊了,但可以看出是甜美的粉色。

我記得上面還撒了香水。

我下意識地將那張紙拿到鼻子旁聞了聞,沒有味道,應該是我記錯了,我又仔細的看了看那張紙,才發現這似乎是一封信。

「給麗華:

再過幾天,我們就要畢業了。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已經六年了,還記得國中時,我們總是一起去上學,但是到了高中分了班,又參加不同的社團,我們就再也沒有那麼悠閒相處的時光了,直到大學考試之前,我們一起被分入的衝刺班,我才能再次跟妳聊天和打鬧,現在我們的成績都出來了,很快地大家將會各奔東西,在畢業的那天,放學時可以等等我嗎?在腳踏車棚旁的鳳凰樹下,我想跟妳說一些話,也想跟妳一起走回家。

志文上」

「麗華?」

這是我的名字,原本有些混沌不清的記憶漸漸變得清晰起來,我是麗華那志文呢?我的腦海裡浮現了一張熟悉的臉,他現在在哪?我有去赴約嗎?

門被敲了兩下,那個女人又走了進來,還帶了一盒牛奶和一份三明治,她注意到我坐在書桌前,於是她將早餐放在桌上,又對著我說了幾句話,我隱約只聽懂了,吃飯、回來幾個關鍵詞,她輕輕的將我手上的信抽了出去,把食物移到我的面前,似乎是想要我先吃飯。

我默默地咀嚼食物,那女人只是在一邊沉默的看著我,突然間她的手機響了,她接起電話,我只聽懂了醫院、休息幾個詞,她說完電話時我也吃完飯了,她幫我將垃圾和牛奶盒拿出房間,我跟著她走了出去,她似乎也並不訝異,只是幫我扶著門,以免我被關上的門撞到。

女人將垃圾丟到廚房的垃圾桶,又將客廳抽屜的錢包放到外出包裡,最後再拿上衣架的外套,再出門之前,她又蹲在我身前很認真地重複了好幾次相同的句子,在她重複到第三遍時,我終於聽懂了她的意思。

「乖乖在家,我中午就回來了。」

我點了點頭,她似乎也放心一些了,穿好了外出的鞋,她將門鎖了就離開了家,我豎起耳朵,直到她的腳步聲徹底遠離,我才去打開她方才拿出錢包的抽屜,裡面還放了兩個有些破舊的錢包,其中一個上面繡著漂亮的花紋,我將它打開,發現裡面有幾張千元大鈔和一張老照片,照片上是我和志文穿著新校服在精誠高中門口的合照。

我拿著錢包跟那張信紙出了門,我得要去赴約才行。

剛出了門我才發現我不認識路,但我想碰碰運氣,於是我往大條的路上走,陌生的街景和行色匆匆路人讓我有些緊張,我忍不住抓緊錢包,指腹不斷刮過上面浮出的刺繡。

我走了很久,久到已經忘了來時的路了,甚至差點忘記我要去的地方,幸好我手上拿著信紙,我知道我要去赴約。太陽已經到了頭頂上了,路樹的影子已經短的縮成一團了,我得快點才行,再過幾個小時就要放學了。

在我走到又餓又渴的時候,我走到了一個火車站的附近,那是一個熟悉的車站,以前放假時想出門逛逛就會多繞一圈去這個車站附近的商場逛街,學校就在附近!

但是火車站附近的路在我眼裡看起來是那麼的陌生,我試著想調動過去的記憶,卻發現只有一片亂麻,我無法從中抓住我需要的那一根線頭,我又摸了摸口袋裡的錢包,深吸了一口氣,只能這樣了。

我走向停在車站前的計程車,拉開後座坐了進去,司機轉過頭來說了句話,我聽不懂也不在乎,我從錢包裡掏出了那張照片,用力地指了指那間做為背景的精誠高中,司機又說了幾句話,我只是胡亂的點頭,感覺手心不停的冒汗,很快的司機發動了汽車,我看著路邊的街景,想著見到以後要跟他說些什麼話。

但我想不到要說些什麼,記憶裡空蕩蕩的,好像缺了很多東西,我有些焦慮,於是很用力地去思考,但是沒有人能從真空裡掏出東西來,我甚至沒注意到我反覆地去捏著護貝的塑膠,直到司機停下車,對我說了句話我才回過神來。

我看向外面,那是一個全新的校門,全新的跟照片完全不同的校門,只有上面的精誠高級中學的名稱一樣,司機又說了句話,我沒聽清,不過我想我需要付錢了,我不知道需要多少,不過多付點總沒錯。

我將錢包裡所有的千元鈔拿了出來,結果司機只拿了一張,又找了五百給我,我下了車,司機的表情似乎有點擔心,他讓我去旁邊的樹陰下坐著,又重複說了好幾次一樣的話,於是這回我就聽懂了。

「需要幫忙嗎?」

我搖了搖頭,對他笑了笑,司機似乎是嘆了口氣,從計程車裡拿出一罐礦泉水放在我旁邊,這才開車走了。

我目送計程車離開,將礦泉水擰開喝了些水,感覺自己的體力恢復了不少,於是我再次將視線望向這座嶄新的校門上,鐵捲門是關著的,只有旁邊的小門開著,小門旁有間警衛室,裡面似乎有人。

我總要進去看看,說不定我可以等到他。

我站起身走向小門,我剛想拿出照片給警衛看,就看到警衛自然地跟我打招呼,我就這樣被請到警衛室,警衛還拿了幾瓶飲料給我喝,坐在警衛室的小沙發上,看著眼前花花綠綠的飲料,我覺得充滿困惑,警衛在安置好我後就去外面打電話了。

就在我不知如何是好時,學校的鐘聲響起了,我頓時將注意力放在牆上掛的時鐘上,已經四點了,再過一小時學生就要放學了,我站起身走出警衛室,看到警衛還在打電話,他向我點了點頭。

我緩慢的在校園裡行走,明明是下課時間,學校裡卻一個人都沒有,我走到了腳踏車棚旁,車棚裡空蕩蕩的,那棵鳳凰木依舊矗立在那,不過它沒有開花,樹旁邊放著一張椅子,我緩慢地坐下了,一陣寒風吹來,我下意識抓緊了穿在身上的厚外套。

「志文。」

我想應該不會有人從夏天等到冬天吧,我失約了。

上課鐘響了,但除了鐘聲,校園裡沒有其他聲音了,警衛走了過來,耐心地重複著同一句話。

「放寒假。」

原來是這樣學生才都不在。

我跟著警衛回到警衛室,因為那裡比較溫暖,大約又過了半小時,有人來接我了,似乎是早上的那個女人,她很激動的感謝警衛,還送了禮盒,我有些害怕,因為我擅自離開了家,想必她會很生氣,但她只是嘆了口氣,並給了我一個擁抱。

我坐上了車,但她並沒有帶我回去,而是帶我去了醫院,醫院不是甚麼好地方,該不會是我亂跑的關係,所以要帶我來看醫生拿藥,就在我胡思亂想時,她帶我直接搭電梯去了病房。

那是一間單人間,床上躺了一個精神挺好的老頭子,只是腳上打著石膏,床邊坐著一個長相有些眼熟的男人,他們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只見那女人走過去拍了拍男人的肩,他們說了兩句話,他連忙站起身來把椅子讓給我,我順從的坐下,就見到床上的老頭子直勾勾的盯著我手上的信。

「抱歉,我失約了。」他說話的速度很慢,咬字很清晰,有足夠的時間讓我明白他那句話。

我仔細地端詳他的臉,跟記憶中完全不一樣,多了很多皺紋,頭髮也都發白了,我下意識地抓住了他放在床單上的手,我們的手交疊在一起,那是兩雙有些乾瘦的手,是歷經了很多歲月的手。

「沒有。」你沒有失約,我也沒有。

那一封泛黃的信就這麼靜靜地放在旁邊,我想不起那一天,但我可以想像到在畢業的那一天,豔紅如火的鳳凰木下,我答應了他告白,然後我們就一起回家了。

在病房外,女人和男人,應該說是女兒和兒子,他們靜靜地站在門外,把空間留給他們的父母。

「媽已經完全不記得我們了,明明去年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樣子。」

兒子嘆了口氣。

「畢竟又過去一年了,對媽來說,卻是不知又遺忘了多少年。」

「警衛先生跟我說,媽已經跑去學校好幾次了,每一次爸都是偷偷跟在後面,然後趕過去赴她的約。」

「我剛剛問了爸,這回他骨折就是為了趕去學校的路上摔了一跤。」

他們沉默了許久,兒子又深吸了一口氣。

「我再過幾個月可以把工作調到這附近,最近可能先麻煩妳顧一下。」

「我知道了。」

女兒看了看手錶,已經接近晚餐時間了。

「我等等先帶媽回去了。」

在她準備要打開門之前,兒子叫住了她:「如果有一天,媽她連爸都忘了該怎麼辦?」

女兒聽到自己漸漸加速的心跳聲:「不會的,只要有那封信在,就不會有事的。」

她推開門走進病房,看著父母交握的手,以及那張泛黃的信紙。

這是一個彼此都心知肚明的善意謊言,所以不會有人去戳破的。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沒有人能從真空裡掏出東西來
遲曦用「護貝」、「真空」來描述對於回憶的追溯回想,真的很傳神~
2024-02-18 13: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稍微想像了一下主角該有的狀況,我想那應該是一種斑駁又無力的感覺,所以才想要這麼寫
2024-02-18 16:51回覆
精彩短文・值得閱讀
意想不到的結局,
遲曦的文筆細膩,喜歡這種類型的短文!
2024-02-18 13:0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其實有修過一次結局,原先是沒有兒女的對話的,但我家人說高潮不夠,所以我又加了一點旁人視角
2024-02-18 16:5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