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喜歡張美麗

   少女巧婷懷有許多祕密。

   倒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雖然有許多歪念頭,有時候滿不知羞恥,也缺乏公德心,不過,她並不是什麼壞人。

   秘密之一是,盧巧婷國小四年級時曾經經歷過一段被欺負,不明不白的就被排擠嘲弄的日子。會發生這樣的事,到底是因為自己老是說些白木的真心話或是幫另一個被欺負的男生挺身而出,盧巧婷一直搞不清楚。

   直到某天小朋友巧婷在早上七點睡醒睜開雙眼前暗自對自己下了決定,從此再也不要被欺負了。

   然後她就真的再也沒被欺負過了。

   後來她發現自己有某種特殊的能力。

   盧巧婷發現自己知道怎麼取悅別人,不是什麼很厲害的技能但實用,莫名的,她就是知道該在什麼時候做出什麼反應。

   隨口說些言不及義的玩笑話,看著眼前的女孩笑的花枝亂顫,她也跟著笑,然後大家都笑了,於是她不再被排擠。

   她想自己是有些不一樣的。

   在那些一天到晚就是打架漫畫藍球的男生以及腦裡裝滿各種扭捏心事,衣著打扮或是偶像明星的女生之間,盧巧婷總不知道自己比較偏向哪邊(或是根本哪邊都不屬於),她也不知道可以和誰說出自己心裡真正的想法,更害怕說了之後又會被繼續嘲笑,只好繼續陪著粗劣廉價的笑,說著機智但其實毫無意義的聰明話。

   大家好像開始慢慢覺得,盧巧婷這個人很好相處,很好笑,這樣很好。

   獨處的時候她會不由得板起臉駝著背,覺得好累,不過,盧巧婷明白自己畢竟沒有勇敢堅強到可以脫離群眾,獨來獨往。

   她只能暗自幻想著,其實大家回家後,一個人時,也是像這樣,懷這自己的怪異煩惱,暗自疑惑著自己今天到底都說了些什麼話而那些話又有什麼意義。

   她覺得自己好不誠懇,可是有什麼辦法,這也不是故意的啊。她不想成為萬人迷或者班上的中心,只是不想要再被排擠了,少女巧婷只好繼續這樣懷著自己的煩惱與祕密入睡。

   所以對於國中班上那個,老是默默被嘲弄,不哭也不反抗的女生,她不能不說是有些羨慕的。

   起碼,她不用擺出虛偽的笑臉說些迎合別人的話呀。

   秘密之二則有關那個老是被欺負要不就跟本被忽略的女生。

   女孩是盧巧婷的國中同班同學,瘦瘦弱弱矮矮,小巧白皙的臉,下巴尖到有些薄命相的地步,長而直的黑髮蓋住泰半,看上去有些陰沉,加上一副厚重的眼鏡,渾身散發一種弱者的氣息,就只差沒在臉上寫著「快來欺負我」了。

   所以大家也就從善如流的欺負著女孩。

   少女巧婷並沒有加入那行列,但國小不好的回憶卻也讓她再提不起勇氣挺身而出。

   每當女孩被欺負時,她總感到一股隱隱的良心不安,並且因此無法克制的目擊著一次又一次的惡作劇,無法移視。

  

   更糟的是,她發現自己好像喜歡上那個女生了,並且失心瘋的暗戀了那女孩整整四年。

   一開始只是巧婷被自己嚇到,也不知道該跟誰講,更提不起勇氣表白,所以只好把這當成秘密放在心裡,後來和女孩成了朋友,也萬分驚險的考上同一間高中並且幸運的在高二分組同班之後,她更是不敢說了。

   女孩的個性特別,沉默並且害羞,但因為太過沉默了以致於很少有人發現她的害羞。

   她害怕要是把事情說出口,像是含羞草般害羞並對微環境敏感,好不容易在自己面前慢慢舒展開來的女孩會又縮回去,到時候,連朋友都當不成了啊。

   何況,她還是女孩極少數的朋友之一,她覺得自己不能毀了女孩的信任。誰會想要自己的好朋友接近自己的原因竟然是因為變態的暗戀啊?何況,還是同性戀。

   對於自己的事,女孩一直沒問過,而她也就一直沒有提起,直到很久很久之後。

   好吧,接下來的秘密,大部分都有關那女孩,所以,實在是太難以啟齒了。

   秘密之三,國中時代的巧婷會偷偷騎著單車尾隨女孩回家。

   其實也只不過是兩人剛好住的近並且某天巧婷回家的路上不小心看見女孩一個人孤零零的走回家然後就鬼使神差的跟著女孩走罷了。

   她有點想要靠近,卻又害怕陌生粗魯的自己會嚇到女孩,在班上也找不到機會跟她說話,於是只好每天騎車偷偷尾隨在粗神經的女孩後面回家。

   國二的某一陣子,班上流行的惡作劇是將寫有奇怪字眼的紙條貼在人背上。女孩當然不能免俗的搭上這股熱潮,更蠢的是,遲鈍的女孩一整天都沒發現這件事,甚至還背著那張紙條慢吞吞的走回家。

   反而是跟著女孩回家的巧婷發現了。

   那天下午風大,呼呼拂起那張紙條沒貼牢的一角,遠遠的那片潔白上似乎有些黑線條。糟糕,紙條下的潔白制服沾到筆跡了。

   該怎麼辦?女孩要是發現了一定會難過又困擾吧。

   那天晚上,輾轉難眠的少女巧婷猛的從床上驚坐起,平靜如水的情感翻起滔天巨浪來,當然不是要謝天,只是她恍惚中想起已經升上高中的姊姊衣櫃裡應該會有不穿的國中制服上衣吧,幹,機會來了啊。

   「等等,所以你,一直跟蹤我回家?!」

   聽到這裡,懷裡的女孩抬起頭瞪著她,打斷她說到一半的故事,內雙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閃耀著驚愕的光芒,好可愛。

   「難怪你給我制服的那天,直接就把我載到我家巷口了。什麼啊你好可怕喔,大變態!」

   ...所以就說了很難以啟齒嘛。

   「少囉嗦!我是怕你一個人回家會危險耶。」已經不少女但仍很愛逞口舌之快並且愛面子的巧婷這麼說,一把勒住女孩細長的頸項,在上面咬了一口,順便遮住自己動不動就泛紅的臉頰。

   「跟你說怕癢...欸,你幹嘛啦?呃,不...不可以舔啦...」誰都忘了去問怎麼發生的接下來的故事又是什麼,秘密分享時間莫名其妙的走了調,女孩微瞇著那雙平常總藏在厚重鏡片下的美麗眼睛,泛紅的臉頰以及動了情的模樣無疑是種勾引。

   於是,巧婷最後還是繼續保留著她的秘密。或許有天,女孩會問起,或許有天她會自己說出來,不過,這都不是最重要的了。

   重要的是,此刻女孩就在自己的懷中,眼底全是自己。

   女孩有個和她的模樣很搭配的名字,就叫美麗,和女孩不懂迂迴的個性一樣,直接明瞭,但她的美麗常常只有巧婷知道,而盧巧婷也巴不得一直只有自己知道。

   她喜歡女孩的一切,喜歡替女孩在考卷上寫下那三個令人心跳加速的名字,但也喜歡女孩在自己耐心的洗腦下,漸漸開始有自信起來的樣子。

   她喜歡女孩細而長的四肢,也喜歡女孩的僵硬與不協調,但更喜歡女孩在自己懷裡軟化下來的模樣。

   她喜歡靜靜聽女孩說著那些從雜誌上看來的冷僻知識,有關拉普蘭凍原上的麋鹿或是新發現的印加古文物,細緩的聲線,專心而睿智的內雙還有不自覺帶笑的熱切嘴角,但更喜歡女孩看著自己時,略微低垂的眼眸,發紅的臉頰,咬著下唇帶著彆扭說出害羞的情話。

   她喜歡遠遠看著女孩冷淡的外表,帶股怪胎的氣質,總是有些神秘且聰明的。但她更喜歡女孩在自己面前老是少根筋,動不動就臉紅結巴,出糗發窘的模樣。

   她喜歡假裝睡的很沉,然後一個不小心仰躺到女孩桌上,枕著女孩柔軟的掌心,偷偷竊取更多女孩對自己的溫柔與縱容,猜測女孩會不會也對自己有點意思。但她更喜歡大搖大擺的抱住女孩,聞著女孩沐浴後的香氣,強迫女孩講睡前故事給自己聽還要附上晚安親親。

   不管別人是怎麼看待女孩的,巧婷還是覺得,美麗不管從什麼角度什麼距離都好可愛,讓人喜歡到快要受不了裝不下。

   「張美麗,我喜歡你。」

   「我,我也是。」

[同場加映]

   「盧巧婷,你把我當成朋友嗎?」

   那是國三某個放學後的下午,兩人圍著女孩的桌子,分心走神的她偷看女孩看到一半,女孩突然從習題上移開視線低低的開口問到。

   「算,算吧。」偷窺到一半被嚇到的巧婷結巴了,她不敢看女孩,也不敢就這麼對女孩表白自己的心意,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可惡,其實她根本不想只和女孩當朋友啊!!

   「那麼,你是因為我會跟你一起寫功課才和我當朋友的嗎?」

   「...算吧。」什麼朋友之類的話,聽起來好奇怪,盧巧婷有些難以啟齒地含糊回答,她不敢跟女孩說,其實,每天可以和女孩這樣獨處,雖然只是一起做很無聊的功課,可這是她每天最期待,最重要的事啊,如果不能一起做功課,她就沒有機會和女孩相處,就失去來上學的意義了。

  

   「喔。」而女孩只是低低的應了聲,又拿起自動筆列起算式。

   她看著女孩低垂的側臉,總覺得有股說不出的怪異,女孩平常根本不會沒事問這種問題,可惡,她好想要,好想要把心底的祕密說出來啊。

   很多很多年以後,努力考上和張美麗一樣的大學但其實腦袋還是不好的巧婷才發現,原來當時兩人根本各自想到不一樣的地方去了,結果莫名造成女孩默默的誤會,於是一直和巧婷保持距離,繞了好大一圈,娘的,早知道就趁亂告白也不用之後苦苦暗戀示好這麼久了啊!

   還我白花花的四年青春啊!

   「可惡,就是你,看你怎麼補償我?!」她惱羞的一口咬上那美麗的臉頰,沒頭沒尾的蹦出一句話,並且一把撲了過去,把正在專心看書的美麗壓在床上。

   「咿咿?!」美麗發出一聲美好的低呼,瞪大的雙眼,簡直誘人犯罪。

   她和女孩都只是普通且微不足道的小人物,過著普通的生活,懷著普通的煩惱,說著普通的情話,可是,她知道,只要女孩還會這樣全心全意地看著自己,她們的故事就會一直美麗下去。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