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三個心願》

海岸邊,海風徐徐的吹著,湛藍的空中積了些許的烏雲,空氣中飄散著海和雨的味道,訴說著即將來臨的一場大雨。

一名年約二十的男子,一張娃娃臉,一頭黑色短髮,嘴角微微上揚,露出淺淺的酒窩,溫和的笑裡帶些陽光,他手裡拿著一台單眼相機,專注的拍著前方那名女子,時間的流逝於他而言都彷彿都無所謂。

男子前方的那名女子,年約二十,黑髮如墨,及腰的秀髮隨著海風輕輕飛揚,她雙手交叉於身後,大眼入迷地望著大海,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入鏡了。

男子拍下最後一張照片,放下相機,淺笑望著前方的女子,有些失神。

女子一怔,回過神,轉身,緩步走向男子,紅唇輕啟,「于昊,你又偷拍我了,對不對?」她不滿的嘟起小嘴,明亮的大眼透露出些微不甘。

夏于昊瞇眼笑了笑,「沒辦法,因為語蓁很美呀。」他笑,寵溺的摸了摸林語蓁的頭髮,接著微微低頭,從側背包裡拿出一張照片,「吶,上次妳要我還妳的相片在這裡,我可沒有強奪喔。」他開口,笑得一臉無辜,彷彿所有的事都與他無關似的。

照片裡的林語蓁看來還有些青澀,低頭坐在一只木桌前,前方還有一塊大蛋糕,而她正閉眼,雙手緊握著,身旁還有夏于昊以及另外一名男子。

「于昊,快要下雨了,我們快回宿舍吧。」林語蓁雙頰微紅,清秀的臉龐帶著些許羞澀,她默默伸手接過相片,那張照片是她高一生日的時候拍的,那天她答應夏于昊要當他女朋友,所以她才會想要回來那張照片。

夏于昊是傳播系的,攝影拍照技術高超,但卻常常在林語蓁不注意時拍下她的照片,她還記得國中時,夏于昊還把一張她的照片拿去參賽,居然拿了冠軍呢。

「好。」夏于昊仍是淺淺的笑著,輕輕牽起林語蓁的手,往他前方那台白色轎車走去。

「于昊,你有沒有聽過飛兒樂團的三個心願?」林語蓁腦中想起一事,煞有其事的再度抬頭,漾著笑,問。

「嗯,聽過。」仍是淺淺的笑著,夏于昊清秀的臉上充滿著溫暖。

海風漸強,透露著寒冬的氣息,夜晚的腳步走進,天氣轉冷。

「我很喜歡呢,天涯海角呀,感覺好浪漫。」林語蓁甜甜的笑著,彎成弦月的眸子裡滿溢著對愛情的憧憬,即便她的身旁早有個夏于昊,即便這樣的憧憬有些不切實際。

「那,第二個心願,我會帶妳去天崖海角,好嗎?」夏于昊認真的凝視著林語蓁的眼眸,眼神裡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

他在向林語蓁告白時曾經答應過,會給她三個願望,就像生日一樣;第一個心願,她說,她要他永遠記得她,那麼,第二個心願,他會帶她到天崖海角。

第三個心願,夏于昊在等,等待林語蓁許下那個願望。

「好,這可是你說的哦。」林語蓁燦爛的笑了起來,那樣單純的心思裡,並不了解夏于昊對她的承諾有多深。

夏于昊微笑,輕輕頷首。

一路走到轎車前,夏于昊拿起鑰匙打開車門,正欲入座。

「我的相片!等等、等等,別飛走呀!」驀然颳起一陣大風,林語蓁手上那張夏于昊給她的相片飛往後方,她急著大叫,衝到路中央拾起那張被吹走的相片。

忽地,一輛轎車由路的一端衝了出來,還未來得及煞車,那駕駛一見了林語蓁才慌忙踩煞車,伴隨著刺眼的強光和喇叭聲。

林語蓁轉頭,愣住,下意識的抬首遮住雙眼,擋住強光。

夏于昊連忙轉頭,不敢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語蓁--!!」

一個煞車聲,一個撕心裂肺的嘶吼聲,壟斷了一切看似美好的永恆。

☆                ☆                ☆

白色,醫院裡處處佈滿了不見底的白,還有撲鼻難聞的藥水味。

病房內,林語蓁闔著雙眼,安靜的躺在床上,她戴著呼吸器,身上幾處都貼著白膠布,彷彿一尊破碎的娃娃。

醫生說林語蓁目前暫無大礙,只是腦部有受到撞擊,其他情形得等她醒來後再做檢查。

夏于昊緊緊的握著林語蓁的手,眼裡滿是急切的關心,彷彿這世上唯唯剩下他們兩人。

一名男子緩緩打開房門,一頭挑金的短髮、深邃的黑瞳,年約二十,看來有些放蕩不羈。

手上戴著一只金錶,那顯示出他身份不凡。

「于昊,回去休息一下吧,你已經兩天沒闔眼了。」彷彿對他們十分熟捻似的,男子拍了拍夏于昊的肩膀,褐色的夾克和夏于昊白色襯衫呈現一種奇怪的對比。

「不行,如果語蓁醒了沒見到我怎麼辦?」夏于昊沒有回頭,他知道來人是誰,卻仍舊凝望著林語蓁,眼神帶了幾分脈脈。

「我顧著她不就行了,況且,語蓁也不可能馬上醒來,你們傳播系明天還有考試,企管系明天又沒課,你先回去吧。」男子再次開口,眼裡帶些不忍,他不是不清楚夏于昊對林語蓁的深情,可是,再這麼下去,怕是會搞壞夏于昊的身子吧。

夏于昊緩緩起身,目光眷戀在林語蓁身上,有些捨不得移開,「好吧,錫晏,那就拜託你了。」轉身,他拍了拍男子–白錫晏的肩膀,苦笑。

沒辦法,他主要科目不能被當,要是被當了肯定被他爸爸轟出家門,更別跟林語蓁談什麼天長地久了。

白錫晏和夏于昊、林語蓁是青梅竹馬,白錫晏是家中企業的接班人,因此主修企業管理。

「都是兄弟了,說什麼拜託。」白錫晏吊兒郎當的笑了起來,輕捶夏于昊的胸口,「況且……語蓁也是我的朋友啊。」他將目光轉向林語蓁,嘆氣,眼神中帶著幾分不明的情愫。

白錫晏也同樣愛著林語蓁,但他也明白,林語蓁所愛的,是夏于昊。

「好,那我先回去了,語蓁如果有什麼狀況,記得第一個打電話給我……」夏于昊安心的笑了笑,「再見。」拖著疲憊的身軀,他緩緩走離病房。

「知道了。」白錫晏在他身後大喊。

☆                ☆                ☆

五個小時匆匆過去。

林語蓁緩緩睜開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羽翮般的睫毛微微搧了搧,最後才迷茫的全然睜開雙眼,直勾勾的望向白花花的天花板。

這裡……是哪裡?林語蓁心想。

「唔……」微微蹙眉,林語蓁試圖挪動身體,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全身痠痛。

聽到林語蓁的呻吟聲,白錫晏由睡夢中清醒了過來,茫了半晌,才發現林語蓁已然睜開的雙眼,「語蓁……語蓁?語蓁,妳醒了、妳醒了!」欣然起身,他忙衝出病房,「醫生、醫生,語蓁醒了,XXX病房的林語蓁醒了!」他邊跑邊匆忙撥電話給夏于昊,還在走廊上發瘋似的大喊著。

林語蓁微微側頭看見白錫晏離去的身影,一時半刻回不過神來,緩緩抬起手摘去呼吸器,有些困難的坐起身,她觀看四周,這才明白自己身在醫院。

夏于昊接到通知,以光速拼來病房,一眼就見了茫然坐在床上的林語蓁。

「語蓁?你真的醒了!還好嗎?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何必為了張相片而拼命呢,語蓁……」夏于昊坐回床邊,一連問了好幾個問題,一臉擔心。

林語蓁茫然的目光緩緩移向夏于昊,蹙眉,張了張口,像是在遲疑著什麼。

「你……是誰?」

☆                ☆                ☆

夏于昊待她很好。

只是……她不記得他是誰了。

即使,她對他有種強烈的熟悉感。

不過,他似乎跟她很熟的樣子,因為,每次見到她,夏于昊總是以關心的眼神和語氣來跟她說話。

他總是跟好友陳雅頤一起出現……所以,他們倆應該是男女朋友吧?

但是,她也不記得白錫晏是誰了。

她總覺得自己忘了一個人,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那個人,會是白錫晏嗎?

「語蓁?還好嗎?在想什麼?」白錫晏放蕩不羈的身影又再度映入林語蓁的眼裡,「于昊今天有事不能來,所以我來陪妳囉。」吊兒郎當的笑開,他由身後拿出一袋紅豔豔的蘋果,「喏,妳最愛吃的蘋果,我削給妳吃。」將那袋蘋果放置在床旁的小桌子上,他對林語蓁笑了笑,開始削起了蘋果。

那樣一個看來放蕩不羈的不良少年,細心的削起蘋果似乎特別奇怪

嗯?白錫晏怎麼知道她喜歡蘋果?難道說……白錫晏,真的是她忘記的人嗎?

「錫晏……嗯,我可以這麼叫你嗎?」林語蓁側頭,怔怔的望向白錫晏,有些猶豫的開口,秀眉微蹙,仍然不死心的搜尋著有關於他的記憶。

「可以,當然可以,妳之前就是這麼叫我的。」白錫晏止住動作,微笑著看向林語蓁,那張原該霸氣的臉龐卻此時卻不相搭的充滿了溫暖。

「我不記得許多事了,包括于昊,還有你……」林語蓁懊惱的按住太陽穴,眉間皺摺加深,「我們兩個……之前是男女朋友嗎?」語落,她再次看向白錫晏,一臉不解。

白錫晏驀然怔住。

男女朋友……那曾是他多麼渴望得到的夢想……

他也同樣喜歡林語蓁啊,只是,林語蓁卻始終不曾以愛情的眼神正眼瞧過他一眼。

始終。

「是……我們在妳出車禍前,是男女朋友。」一股強大的佔有慾霸佔了白錫晏的理智,他咬了咬唇,再次笑著開口,那樣的笑竟帶了幾分邪魅。

這樣,只要這樣,林語蓁就會歸屬於他了,對吧?

「這樣啊……所以于昊是和小頤一對囉?」林語蓁低頭沉吟半晌,歸納出這麼一個結論。

只是,她卻覺得奇怪。

為什麼得知了她所遺忘的記憶,卻是一點真實感也沒有呢?

「嗯,沒錯,于昊跟雅頤在一起,妳、于昊、我,是青梅竹馬。」白錫晏笑著回答,沒有猶豫,神情竟是那般的泰然自若。

從小,身為企業的接班人,他早就養成了一套偽裝的好功夫。

而因為這個身份,所有的人不是對他必恭必敬充滿崇拜,要不就是心懷鬼胎,千方百計的要害他。

除了夏于昊和林語蓁。

定下了決心,他決心就這麼告訴她。

即使……他會對不起夏于昊一輩子。

☆                ☆                ☆

醫生在做完檢查後告訴夏于昊,林語蓁事因為車禍時撞擊到記憶區塊,才會失去部分記憶。

也許一天,也許一年,也許永遠。

只是夏于昊卻沒想到,林語蓁和白錫晏在一起了。

其實……對他來說,沒有關係、沒有關係的。

因為他一直都很清楚,白錫晏也同樣喜歡林語蓁。

只要林語蓁能幸福,那他夏于昊,願意默默祝福。

即使……那會有些痛。

「語蓁--我帶零食來看妳啦!」一名有著褐色短髮的女子燦笑著推門而入,手裡還拿著一大袋剛剛在7-11買的餅乾。

夏于昊尾隨在後。

他只是想看看林語蓁。

只是……這樣而已。

「我說--陳雅頤,妳帶零食是來給自己吃的吧?」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林語蓁早已熟悉好友的性子,又怎麼不知道陳雅頤好吃零食呢?

「啊哈哈,被發現啦。沒關係,我帶妳男朋友來看妳嘛。」陳雅頤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轉身指向身後的夏于昊,笑得曖昧。

她並不知道林語蓁失憶之事。

林語蓁歪頭,疑惑的望向夏于昊,奇怪,白錫晏沒來呀,「男朋友?夏于昊不是我男朋友呀!」她開口,一臉困惑。

夏于昊苦笑,淡淡的,沒讓人發現。

「他是妳男朋友,妳忘啦?還是車禍把妳的頭腦撞壞了?」陳雅頤大疑,抬手輕輕敲了林語蓁的頭一下,不明白林語蓁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反應。

奇怪,她怎麼可能不知道夏于昊是她男朋友,難不成她失憶了?

對了……林語蓁是車禍對吧?

難道他真的跟小說裡的女主角一樣,失憶了?!

「夏于昊不是妳男朋友嗎?我男朋友……不是白錫晏嗎?」林語蓁的頭腦一片混亂,這是錫晏告訴她的呀!可是為什麼小頤又這樣說?她不解。

「才不是!白錫晏那個機車男跟你說了什麼,妳不要道聽塗說!」陳雅頤氣急,情緒激動的大力晃了晃林語蓁的臂膀,不敢置信。

X的!白錫晏到底跟她說了什麼鬼話,林語蓁竟然會這麼荒唐的認為……?

「雅頤,沒關係,不要勉強語蓁……」夏于昊見陳雅頤情緒激動了起來,連忙出面制止,不希望她的情緒太過激動而影響到林語蓁。

「不要再說了……我、我不知道,不要再說……不要再說了!」林語蓁痛苦的抱住頭顱,腦中有好多好多模糊的影像閃過,可是他什麼也看不清,什麼也看不清……她的頭好痛、好痛……

林語蓁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著,頭痛越來越劇烈,頭昏腦脹的,搞得夏于昊和陳雅頤緊張不已。

一個尖叫,林語蓁暈了過去。

「語蓁!語蓁!」「語蓁?妳怎麼了?語蓁!」兩人同時驚叫出聲,不敢置信那個剛剛還好端端的坐在那裡說笑的少女竟然說暈就暈了過去。

醫生和護士紛紛衝進病房,查看林語蓁的狀況如何。

從此,再也沒有人敢提起,那些林語蓁所丟失的記憶。

☆                ☆                ☆

林語蓁每天醒來,床頭總會放著一張照片。

而她也理所當然的認為那是白錫晏放的。

有她在看海的照片,有花園,有畢業旅行,還有很多很多。

而每次看到,林語蓁的腦袋總會浮現出一些模模糊糊的畫面。

只是到最後,還是無疾而終。

她會不會就這麼失憶一輩子呢?林語蓁有些害怕。

但從那日之後,她就不曾再見過夏于昊了。

就連他出院、生日,他都沒有再出現。

沒有去想太多,即使心裡有些擔心,但林語蓁也無暇去管。

夏于昊在她失憶前,真的跟她有什麼關係嗎?

應該……只是朋友吧。

只是朋友。

年復一年,由大二升至大四,已然接近畢業。

林語蓁是英文系的,成績還算不錯,還沒有被當的一科。

只是……那些記憶,她始終找不回來。

那些照片變成每天放在她的信箱裡,從未間斷。

「語蓁,嫁給我吧。」白錫晏約她到一處滿是波斯菊的花園,一襲白色西裝,半跪著,手裡還拿著一枚鑽戒。

林語蓁披著那頭被她剪短的黑色短髮,身上穿著那件白錫晏前幾日送她的白色小禮服,怔怔的望著白錫晏。

她的內心,竟然沒有任何起伏。

她不是應該感動、開心嗎?

「嗯。」失神半晌,林語蓁緩緩漾開一抹笑,點頭答應。

白錫晏看到她笑,嘴角也不覺彎了起來。

語蓁,終於屬於他一個人了嗎?

可是為什麼,他會有點感到不切實際呢?

面對失去記憶的林語蓁和消失無蹤的夏于昊,白錫晏清楚知道,那是良心不安。

可是,既然事已至此,如今已是騎虎難下……

那他就不得不這麼做!

☆                   ☆                   ☆

身上穿著純白的新娘禮服,林語蓁坐在新娘休息室,任化妝師替她妝扮,心中沒有太大的悲喜起伏。

陳雅頤還沒來,林語蓁很悶。

她沒有當新娘該有的喜悅,一點點都沒有。

真的好奇怪。

她不是該愛著白錫晏嗎?

為什麼她會不開心呢?

「林語蓁--」門口傳來陳雅頤急切的吼叫聲,戴著許多的疲累,像是趕了許久的路,還有些喘。

林語蓁望向一身便服,一頭長髮飄逸,氣喘如牛,手裡還拿著一只紙袋的陳雅頤,有些不解。

「小頤?怎麼啦?快點換衣服吧,妳今天是--」伴娘呢。語未落,陳雅頤馬上將紙袋裡的照片由桌上一把傾洩而出。

林語蓁驀然呆住。

那是……每天都會出現在她家信箱的照片!

「沒有時間了!夏于昊那個白痴,本來把這些給丟了,我可是辛辛苦苦搶救回來的……」陳雅頤看著林語蓁,有些惱,「這些照片全是他幫妳拍的呀!妳忘了嗎?還有那首你最愛的三個心願,妳全忘了嗎!?」她拍桌大叫,狠狠盯著林語蓁,再也按捺不住。

三個心願……夏于昊……兩個名詞不斷在林語蓁的腦海裡迴盪著。

「于昊,你有沒有聽過飛兒樂團的三個心願?」

「嗯,聽過。」

「我很喜歡呢,天崖海角呀,感覺好浪漫。」

「那,第二個心願,我會帶妳去天涯海角,好嗎?」

「好,這可是你說的哦。」

……

是夏于昊……

居然是夏于昊!

所有遺失的記憶好像在瞬間返回她的腦袋,怔忡著,那個模糊的身影,此時卻清晰不已。

是夏于昊,不是白錫晏……她所遺忘的那個很重要的人,是夏于昊,不是白錫晏!

「小頤……于昊,于昊他現在在哪裡,他在哪裡!?」林語蓁回神起身,激動的對陳雅頤大吼。

此刻,她只想知道夏于昊的去處。

「在機場……他、他要去英國了,我開車載妳去!」陳雅頤開口,有幾分喜,有幾分悲,好不容易林語蓁恢復了記憶,一定要來得及趕上夏于昊!

林語蓁堅定的點了點頭,她沒有時間仇恨誰或思考什麼,確定了自己的心意,她只想要趕快見到夏于昊。

即便是逃婚,她……也在所不惜!

陳雅頤一把拉起林語蓁的手,奔離了婚禮現場。

禮堂的門口,白錫晏穿著一襲白色燕尾服,默默目送著林語蓁離開,背影有幾分落寞。

「少爺,您真要這麼做?」與白錫晏共同佇立在門口的老管家看向白錫晏,佈滿皺紋的眼角顯示出他的人生歷練,而他的目光,卻是帶著幾分不捨。

「與其把語蓁綁在身邊,讓她不快樂……」白錫晏的目光停留在林語蓁和陳雅頤消失的那一方,緩緩開口,「我寧可放她走,我想通了,只要她能幸福,我……也會幸福的。」嘴角緩緩扯出一個淺淺的弧度,他笑,帶著幾分領悟的知足。

老管家不在言語,他知道,那個一向將想要的事物占為己有,一向讓所有人頭疼,非常不懂事的白錫晏已經長大了,懂事了。

所以,對於林語蓁的離開,一定也可以讓他成長吧。

原本要參加婚禮的賓客們紛紛離開了現場,一個個都十分不耐煩,都對白錫晏投以怨忿的目光。

臨時取消的婚禮,終是引來了天怒人怨。

白錫晏等著,他不惜代價,要彌補林語蓁的幸福。

☆                ☆                ☆

汽車開到了機場前的道路,開始大塞車。

可惡,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塞車!林語蓁急切的想著。

「語蓁,怎麼辦,前面塞車了……」陳雅頤轉頭看向林語蓁,咬脣,現在是怎樣,大家都跟她們一樣在這種時候來個你追我跑嗎?!

"前往倫敦的班機705即將起飛,請民眾加緊前往二號出口剪票……"

廣播的聲音由不遠處的飛機場傳來,一字一句的印入林語蓁和陳雅頤的心,讓她們越來越著急。

不等陳雅頤想辦法,心一橫,林語蓁一把摘下頭上的頭紗,脫去礙事的高跟鞋,打開車門,提起裙襬,往機場狂奔而去。

陳雅頤看著林語蓁匆忙離去的身影,嘴角牽起一抹笑。

接下來,就讓命運去決定吧。

《全文終》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