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鑽石王牌之信任之盾-001

青春!正是屬於熱血的年紀,對青少年來說,更是屬於他們的珍貴回憶。

棒球場上,不管觀眾席還是棒場上都異常的火熱,隨著比賽的進行,雙方粉絲都為了自己鍾愛的球隊吼得聲嘶力竭,而比賽的火熱氣氛,也隨著賽事節節升高,其加油的聲勢,彷彿棒球場外的路人,都能感受到棒球場內的火熱氣氛。

「松方!加油啊!」

「江戶川!一定要守下來阿!」

雙方的觀眾熱烈的加油聲與目光都緊盯著投手丘上,那名汗水淋漓的少年,雙方都心知肚明這名少年,足以左右這場勝負的關鍵。

投手丘上的少年正在擦拭著臉頰旁額頭流下的汗水,以免流進眼睛造成的失誤,溼透的球衣以及而背後的1號,象徵著球隊的王牌,挺立著身影卻絲毫不被外界的喧嘩而動搖。

「江戶川少棒與松方少棒的比賽,比賽來到最關鍵的地方,十局下半,目前比數是4比4,三壘有人,兩人出局,是江戶川少棒的大危機,而目前準備上場打擊的,正是松方少棒的第四棒,金丸信二…」

隨著廣播,一名金色短髮的少年緩緩走出打者準備區,神情則是一臉憤恨,而廣播則是繼續講解著。

「而江戶川少棒,投手丘上則是他們最信任的王牌,陳翔方,在之前的危機局面就緊急上場救援,現在是否能夠維持著前面的良好表現,將比賽繼續延長下去呢!」

「咳…」名為陳翔方的少年,因為乾渴而輕咳了一聲,再次用口中所剩不多的唾液,潤濕著自己早已乾枯的嘴唇,全身的脫力以及右手的痠麻感,告知著已經抵達極限,但是為了求得勝利,陳翔方只能忽視身體給予的警告。

【可惡!我才是主人!給我乖一點!】感受著右手的疲勞與要吞噬自己右臂的痠麻感,陳翔方皺著眉頭反覆甩動著自己的右手,試圖將痠麻感暫時甩掉,而這番舉動讓持續關注陳翔方狀態的人,江戶川監督以及松方的監督同時收到訊息。

【翔方學長…可惡!前一場比賽讓他消耗過大,接連的強敵讓他根本來不及恢復疲勞,這場比賽又讓他緊急上場,外加松方的一連串針對性戰術…】看到陳翔方甩動著投球手,二年級的捕手高見,從捕手面罩下露出了擔心的眼光,內心自責地思考著各種戰術。

身為為陳翔方接球的捕手,自然很清楚投手的各種小動作,這些小動作可以表現出投手的狀況,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都能表示投手的狀態如何。

【翔方…你要堅持下去啊!這時候就只能靠你了,你可是我們的王牌呀…】江戶川監督看到陳翔方甩手的動作,他再清楚不過陳翔方現在的狀態。

「喀吱!」雙手緊握著護欄,其力道足以讓護欄發出移動的聲響,江戶川監督額頭上流出了緊張的汗水。

而另一方面的松方選手休息區,松方監督觀察到陳翔方的異樣,正準備下達一連串的指令。

【對手已經十分疲累了!給他致命一擊吧!】松方監督看到陳翔方的異常舉動,觀察至入微的他,立刻打出了攻擊的暗號,之前的各種針對性戰術,就是為了這一刻。

場上金丸正接收著監督打出的暗號,收到暗號的金丸,摸了摸帽沿,表示自己有收到暗號,隨後轉頭死死盯著眼前的投手丘身影。

【若是可以……我更希望在平等的情況下與你對決,但是為了球隊的勝利,我必須在這邊打倒你!】

看著眼前大汗淋漓的陳翔方,金丸是敬佩又忌妒,經歷過前一場的投手大戰,不但投滿了9局,現在又在投手丘上撐了6局,在監督的一連串針對性戰術,竟然能夠率領江戶川堅持至今,連自家球隊的王牌兼好友,已經累到被調去左外野休息了,而他,依舊站立在投手丘上。

自己的表現也沒好到哪去,雖然有擊出安打,但是球隊慘遭壓制,比數現在是4比4,雖然從他手上拿下1分,但是那1分還是前一名投手留下的殘壘。

隨著主審宣布比賽開始,金丸收斂心神,專注著對付陳翔方。

【翔方學長…第一球就用外角的滑球,讓他追打吧!】高見分析著現在的局勢,看了一眼三壘的跑者,現在的局勢根本不用害怕強迫取分,便打出了暗號。

「呼─」陳翔方長呼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表示贊成,調整好呼吸後,先是用眼神把三壘的跑者牽制在原地,隨後啟動起投手動作。

「咻!」

小白球帶著弧度,快速地飛向外角,而金丸站在打擊區內絲毫未動,任由小白球飛過自己的眼前。

【沒揮棒!又是在消耗球數嗎?】高見眼角瞄了一眼絲毫未動的金丸,內心十分緊張,隨後將手中的小白球傳了回去。

【沒揮棒?是在等待預定的球路嗎?不管如何…我已經無法再陪他們消耗下去了…痠麻感已經蔓延到手指上了…】接到小白球的陳翔方微微苦笑,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不樂觀了,控球最關鍵的纖細感覺,已經快要被痠麻感給吞噬了。

看著沒揮棒的金丸,陳翔方看向松方選手休息區,心知自身的狀況,心一橫,下定決心。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一搏吧!用剩餘的力量,用著球威將氣勢給拉回來!】打定主意,陳翔方決定不再投引誘球,先不論對方是否會追打,若是陷入球數落後與控球不穩,雙方面的劣勢,那可就完了。

對決再次展開,陳翔方對著高見的暗號不停搖著頭,直到高見配到了內角直球後,這才點了點頭同意暗號。

【翔方學長!】察覺出陳翔方的意圖,高見從捕手面罩下看向陳翔方,從陳翔方凝重的表情收到了覺悟,高見下意識為著陳翔方的狀況擔憂,隨後立即打了一下自己,自己可是捕手,而捕手最基本的職責,就是要接穩投手所投出的每一顆球,即使他沒辦法發揮出陳翔方的所有實力。

【來吧!翔方學長,我會接穩你所投出的每一顆球的,請全力的投出來吧!】高見握緊拳頭,捶了捶自己的捕手手套,隨即擺出了全力接球的捕手蹲姿,告知著投手自己已經準備好了。

「呵!」看到高見也做出了覺悟,陳翔方不禁輕笑了一聲,自從去年臭腹黑準備升學之後,這名學弟為了接穩自己的球,所歷經的辛苦絕對不少,而現在!正是證明他們投捕的時候!

【你也想創造出你的作品嗎?】陳翔方想起當初影響自己的那一段話,在內心問著捕手高見。

棒球場上瞬息萬變,而其中的變化就只有場上比賽的球員最能感受到,氣息轉變的陳翔方,讓打擊區的金丸也感受到了陳翔方傳來的強烈戰意。

【來吧!我是絕對不會輸你的!】金丸感受到陳翔方帶給他的戰意,不服輸的念頭湧上心頭,原本緊握著金屬球棒又加了幾分力,只要是好打的球,不管如何自己都一定要揮擊出去。

陳翔方緩緩啟動投球動作,抬起左腳,隨後帶動膝蓋以及股關節,將身體旋轉,右手隨著旋轉擺臂置身後,隨後右腳積蓄力量將力量傳導至各個需要的地方,隨即右腳爆發而出,左腳立刻踏出成為軸心腳,讓全身的力量可以全數傳導至右手上。

「咻!」看到小白球帶著咆嘯的姿態飛了過來,金丸打著不能輸給陳翔方的心態,全力揮出。

「鏘!」

兩者相交,強大的金屬撞擊聲,聲音傳遍全場,掩蓋了所有場上的聲音。

「啪!」

「界外!」

三壘邊界線的壘審,看到小白球撞擊到三壘界外區的紅土,立刻宣布著自己的判決。

「第二顆球,是顆威力強大的直球,陳翔方這時候還可以投出如此強大的直球嗎?看來王牌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廣播的嘴毫不停歇的播報著場上所發生的一切,試圖讓所有觀眾也陷入如此熱烈的氣氛當中,而剛剛揮擊出界外球的金丸,則是氣憤著,他沒想到陳翔方還留有不少力量。

【這渾蛋!這時候了還有如此力量嗎?】金丸張大雙眼怒瞪著投手丘上的陳翔方,惱怒罵著自己,剛剛的打擊,自己竟然被壓制住了,若不是運氣好說不定就出局了。

【這時候還能投出威力十足又精準的內角直球,真不愧是陳翔方啊…】在自己設定下的干擾與消耗戰術下,還能帶領江戶川纏鬥到這種地步,即使是敵人,松方少棒的監督也不由讚嘆著陳翔方的實力與天賦。

【下一球!外角直球…】知道陳翔方剩餘沒多少體力,高見也不再打出引誘球的暗號,而是讓陳翔方用盡全力的釋放出自己的球威。

下一顆球,因為前一顆的內角直球,讓金丸印象深刻,所以當小白球飛向外角的時候,下意識地認為會是顆引誘球,但是當他看到小白球的球威時,立刻了解陳翔方的意圖,急忙出棒追打反而成了反效果,揮棒落空。

「鏘!」

「啪!」

「兩好球!」看到小白球撞擊到本壘後方的護網,主審立刻判決。

隨著主審的判決聲響起,江戶川重新奪得球數上的優勢,看到如此的局勢,雙方的球迷的加油聲更加的劇烈。

看到金丸追打外角球,反倒壓制,江戶川的選手休息室的氣氛熱烈了起來。

「加油啊!」

「翔方學長,三振他!」

而場上的隊友們也紛紛吶喊打氣著。

「上吧!翔方。」

「讓他打吧!即使被打出去,我們也會守下來的!」

「翔方學長,加油!」

「呼─」藉由者周圍的隊友的加油聲,陳翔方重新調整節奏,伸手下撿投手丘上的止滑粉,反覆緊抓了幾下後,將止滑粉丟於腳邊,吹了一口氣,將手上多餘的止滑粉吹散。

「呼…呼…呼…」

喘著粗氣的陳翔方,體力已經見底,但是為了讓松方少棒的攻勢停步於此,也為了讓後續的投手輕鬆,陳翔方決定祭出殺招。

【下一球,伸卡球。】

打定主意,陳翔方對著高見的配球搖著頭,並且打出了伸卡球的暗號,看到高見點了點頭後,陳翔方隨即展開了投球動作。

「咻!」

小白球快速的飛了過來,而軌跡正是直球,感覺到自己被看輕的金丸,帶著被人小看的憤恨準備揮棒,但是在揮棒途中卻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收棒,而小白球也正如他所料的折射,並且撞擊到本壘的紅土。

「啪!」

「壞球!」主審看到小白球撞擊到地面所產生的煙霧,立刻給出判決。

「嘖…」看到剛剛那顆球竟然沒有讓金丸騙打,陳翔方心裡不禁感到一絲難纏,憤恨的用腳踢著投手丘上的紅土。

【呼!好險!幸好查覺到了…】金丸看著正在投手丘上生悶氣的陳翔方,心底不禁湧出一絲的慶幸,若不是剛剛突如其來的警覺,自己可就要被三振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打定主意的陳翔方,再次對著高見比出了新的暗號。

【來吧!翔方學長,我會接住的…】感覺到陳翔方的用意,高見全神貫注的準備接好這一球。

確認好高見做好準備,陳翔方先是對三壘投了顆牽制球,也表示著自己始終沒有忘記三壘還有跑者的事實。

【來吧!讓事實證明是我技高一籌,還是你們謀高一分吧!】

陳翔方毫不畏懼松方的挑戰,再次催動著自身所剩無幾的體力,這一次將會是勝敗之論,全神貫注的陳翔方緩緩地展開投球動作。

看著小白球再次飛向外角,已經看過前一顆球的金丸有所準備,抓準時機用力一揮,但是小白球卻在途中開始變化,從直線徑直往下墜去。

【什麼!】面對如此變化的金丸,來不及反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白球從自己的球棒下飛了過去。

意外!陡然發生!場上的變化止於緊張地大喊。

「暴投!」

「金丸!快跑!」

「快盜本壘啊!笨蛋!」

看到高見沒有將小白球接穩,甚至讓小白球滾落至本壘後方,陳翔方立即下投手丘,準備前去本壘補位,而這時松方少棒三壘的跑者已經跑至半途,比陳翔方快上一個身位的距離,兩者接為了勝利竭盡所能的努力著。

「學長!」

高見撿到小白球後,立即傳了出去,而松方的跑者也已經開始滑壘,兩者在本壘進行最後的攻防戰。

最終!在本壘的攻防戰,因跑者滑壘所揚起的塵土中,讓棒球場上的所有人都入心懸一線的狀態,煙塵散去後,結果隨著裁判的聲響落定。

判決落下,時間頓時凍結住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