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失去

天空還是和平時一樣的湛藍,然而一切卻都已經發生了改變,再也回不去了……

「叛徒」

曾經的友人們站在前方,眼裡皆是失望和憤怒

「亞,你在說什麼?」

看著友人們站在正緩緩消失的傳送陣上,褚冥漾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突然滿身殺氣的過來這裡,也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滿臉戒備的拿著幻武兵器指著自己

時間回到稍早前

褚冥漾按照腦中記得的地址,找到了一個充滿水氣的山洞,站在洞口的褚冥漾從水氣中感覺到了些微的黑暗氣息

召喚出米納斯,褚冥漾警戒著往山洞內走去

越往內走去,水氣和黑暗氣息也越濃,走到最深處,褚冥漾發現了來到這裡要找的東西,水精之石

但讓褚冥漾沒想到的是,以水精之石為中心,直徑三公尺的鬼族包圍著水精之石。值得慶幸的是,水精之石並沒有被鬼族碰到,而是在一根三公尺高的石柱上

褚冥漾在心中嘆了口氣,拿起幻武兵器朝空中開了一槍,出現的是一大堆王水泡泡

在鬼族上方的泡泡破裂時,王水整個淋到了下方的鬼族,超過一半的鬼族在王水的侵蝕下化成了灰燼,剩下來的鬼族在褚冥漾的言靈操控下自相殘殺死了

在確認過沒有殘餘鬼族後,褚冥漾走到石柱旁抬起手,一顆泡泡飄到了褚冥漾手上,被泡泡包裹住的東西是放在石柱上的水精之石(剛剛有一顆泡泡沒有王水)

「謝了,米納斯」「『只要是您的願望,我都會幫您實現』」說完這句話,米納斯就回到幻武大豆裡了

褚冥漾把水精之石放進了隨身背著的背包內

「加上這顆,一共有五顆水精之石了,雅多他們拿到後一定會很開心的」

『伊多在一年前為了保護我而死亡,跟靈魂綁在一起的水鏡也被安地爾捏碎,雖然多虧了鳳凰族首領的返魂儀式讓伊多沒有真正的回到安息之地,但伊多和以前比起來還是虛弱很多,現在有了這些水精之石,伊多應該能恢復的更快了』褚冥漾開心的想著

拿出移動符,褚冥漾正準備傳送回學院,眼前卻出現了許多眼熟的傳送陣,隨後出現的是滿身怒氣跟殺氣的友人們和那句「叛徒」

時間回到現在

「亞,你們在說什麼?」「閉嘴,叛徒沒資格這樣叫我」

褚冥漾的心被愛人的話刺痛著

「亞……」

褚冥漾開口想解釋,話還未說出口就被冰炎身旁的人打斷了

「褚冥漾!你為什麼要傷害夏碎哥!你明明知道他的傷還沒有好,你為什麼要打傷他!?」「漾漾,你為什麼要打傷庚庚!喵喵真是看錯你了!」「史凱爾、雪野和鳳凰沒有你這個朋友」

『千冬歲…喵喵…萊恩…連你們也不相信我嗎?』

褚冥漾看向冰炎

「亞…我沒有……」「褚冥漾,妖師一族沒有你這個背叛者,今天起將褚冥漾逐出妖師一族」

「然……我沒有……」「我褚冥玥沒有你這個弟弟!褚家也沒有你這個人!」「姐……我真的沒有背叛你們……」「褚冥漾你還要繼續裝傻嗎!?我們這邊已經有公會傳來的影像球作證了!你還要繼續說謊嗎!」

穿著紅袍的千冬歲激動的說著

『原來,一個不知真假的影像球就能讓我們的友情破裂』褚冥漾難過的想著

突然有兩道身影從冰炎等人身後快速的跑向褚冥漾,速度快到褚冥漾都沒有發現

「『主人,小心!』」

米納斯提醒褚冥漾,在老頭公張開結界的同時,兩把幾乎一模一樣的劍砍在了結界上,兩把劍的主人是剛剛褚冥漾才在想著的人,三兄弟中的雅多和雷多

然而此刻的他們並不是平時的樣子,現在兩人的眼睛呈血紅色,褚冥漾只看過一次他們這個狀態。那次是在去年的大競技賽上,伊多因為被人暗算而受到傷害,他們的眼睛也像現在一樣呈現血紅色,後來雅多把傷害伊多的人給砍成了一半,內臟、腸子全都從體內掉了下來,血也直接噴在了地上

『上次兩人眼睛變血紅色是因為伊多受傷了,現在兩人的眼睛又變成了血紅色,難道伊多又受傷了!?』

像是要驗證褚冥漾的猜想,兩兄弟中的其中一人說出了褚冥漾不願聽到的話

「漾漾你為什麼要打傷伊多!?你明知道伊多因為水鏡而受的傷還沒恢復!他的傷還是為了救你而傷的!你怎麼可以忘恩負義!你怎麼可以!」他激動的說著

「雅多、雷多,我沒有打傷伊多……」褚冥漾看著眼前的雙胞胎,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希望他們相信他

『請你們相信我……』褚冥漾近乎哀求的想著

然而,水妖精兄弟並沒有說任何一句話,而是用打破結界來告訴褚冥漾他們的答案

在結界破碎的瞬間,褚冥漾右手小指突然發熱了起來

因為小指突然發熱,褚冥漾分心了一秒,就是這一秒的時間讓冰炎抓到了空隙,下一秒雅多和雷多往左右兩邊一閃,冰炎拿著烽云凋戈親手刺進了褚冥漾體內

很痛,但是比不上心臟被撕裂的疼痛

褚冥漾看著所愛之人,徹底的絕望了

『就因為我是妖師力量的繼承者,才會連你們的信任都無法獲得嗎?』褚冥漾握住烽云凋戈,往自己體內更深處刺去

冰炎張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褚冥漾對著冰炎笑了,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我以妖師先天力量繼承者,褚冥漾之名詛咒,詛咒今天受到傷害的人都能復原,詛咒席雷•阿斯利安左眼恢復光明,真相將浮出水面,而你們將會永遠找不到我』,我真的沒想到,原來我們看似堅固的友情會因為一個假的影像球而破裂」

淚水從眼眶中流出,褚冥漾拔出體內的幻武兵器,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似的任由血液流淌到地上

「米納斯,帶我離開這裡」「『是的,主人』」

米納斯看著冰炎等人

「『你們以後會後悔的』」語畢,水霧掩蓋住褚冥漾的身影,等水霧散開後褚冥漾的身影早已消失,留下的只有被遺忘的背包

眼睛褪去血色的雅多走上前拿起褚冥漾的背包,打開看到裡面的東西後愣在了原地

「嘖,讓他跑了」「喵喵還是不想相信漾漾真的背叛了大家,他剛剛似乎不像在說謊的樣子」「我也不想相信,但公會已經發出通緝令了」「雅多,你怎麼了?」

在冰炎、喵喵和千冬歲在說話的時候,雷多察覺到了自己兄弟的不對勁,眾人隨著雷多的話把視線移到了雅多身上

「雷多」雅多拿著水精之石轉身「我們好像……誤會漾漾了」「你們確實誤會他了」

不屬於在場任何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