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終章——燃盡。

課業的繁忙讓時間流逝得更快,不知不覺白袍就加身了,也漸漸熟悉了醫院的生態,但是我怎樣也無法習慣超時的工作。

某日值夜班的夜晚,我因太累而打算小睡一會,和護理人員知會一聲後我就到休息室休息,但也許是太累,反而睡得不安穩。似乎才睡一下,手機就響了,我心煩氣躁地接起電話:「喂?」

「醫生你快來!」電話那端傳來護理師焦急的聲音。

若是剛來醫院實習的我,接到這種電話肯定會直接從床上跳起,但是一年後的我已經沒有這種活力,就連要緩緩爬起都覺得全身痠軟無力,但還是得爬起。

「怎麼了?」從床上爬起後我將電話夾在頸邊,好空出手穿上白袍。

「有、有壁虎!」護理師的聲音聽起來是急到快哭了,但是那話卻讓穿袍穿到一半的我愣住,以為聽錯了。

「壁虎?」

「對啊,好可怕!你快來!」

我當下只有想摔電話的衝動,竟然為了這種原因剝奪我難得的睡眠時間!但是我不能不管,免得落人口實,再無奈也只得穿好白袍,前往處理。

兩個抱在一起的值班護理人員看到我像看到救世主一樣,兩眼發光地直盯著我,直指著某病房的門口,確實門緣那裡有一隻靜止不動的壁虎。

我無奈地上前驅趕走壁虎,但是後面一名護理人員在小聲叫著:「醫生!打死牠啦,不然誰知牠會在哪裡亂竄,好恐怖!」

我眼看壁虎已經快速離去,不見蹤影,便轉身對他們說:「壁虎不會傷人,而且牠會幫忙吃害蟲,對人有好處,以後見到牠要跟牠說謝謝,不是打死牠。」

「可是牠真的長得很噁心……」另一名護理人員面露厭惡。

我無奈搖搖頭,不想再多說甚麼,只想再回去多補點眠,但天不隨人願,醫護站的警鈴突然響起,是某間病房病人病危的警訊,我們連忙奔進病房急救,這一夜又不得休息了。

台灣醫師的榜樣——馬偕博士——一生的座右銘是:「寧為燒盡,不願銹壞。」可能因此我所見的醫師大多都在努力燃盡自己,包括我自己。醫師給人健康的形象,因為他照顧人民的健康,但是其實醫師自己是最不健康的,睡眠時間不足、工作時數長,還常常為了工作,三餐不規律,或根本減為一、兩餐,真得是燃燒自己,照亮別人。若問為何不好好照顧自己的健康,我想是因為工作一忙就忘了,或根本不得已,畢竟醫師們總想著盡快替病患減輕病痛,讓他們盡快重展笑容。

可是,有時,懷抱著如此志向的醫師們也會很疲憊挫折。

我最討厭值班的隔天要上班,晚上沒得休息已是精神折磨了,隔天還要繼續開會、上課、處裡院內大小事。

「麻煩你去512病房處理一下病患家屬的情緒。」好不容易陪完醫師巡房、替病患換完藥,正想喘口氣,護理人員馬上來通知我接下來的工作。

我輕嘆一口氣,立刻邁步前往512病房。

「您好,我是林醫師派來的實習醫師。」

「實習醫師?啊林醫師呢?我有話要問他,怎麼是派你們這種實習醫師!」

我面帶微笑解釋:「林醫師暫時無法過來,請問有甚麼問題?」

病患的家屬並不領情,拍桌罵道:「你個實習醫師是能解決甚麼問題?我要林醫師!是不是看不起我們家沒有背景就敷衍我們啊!」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但還是繼續努力維持笑容說道:「沒這回事,我們都一視同仁,我們醫療團隊也是很盡心盡力在幫助您與您的孩子的。還有麻煩您小聲一點,請不要吵到其他病患休息。」

家屬的聲量終於減小,但不改怒氣:「我已經兩天沒見到林醫師了,他到底有沒有在關心我們啊?想問問題都問不到!」

「查房時間已經過了,請問您剛有在房內嗎?」

家屬頓一下,氣燄小了點回答:「我剛去買早餐。」但又突然像膨風的青蛙,繼續罵:「你、你們幹嘛那麼早來查房啊!害我都見不到醫生!」

我真的很想給家屬一個白眼,但是現在的病患及其家屬都不能惹,稍有一點讓他們不滿,自家醫院的投訴事小,就怕去提告或跟甚麼報章媒體爆料,這樣不只造成醫院的麻煩,自己也等於是惹火焚身,尤其我們這種小醫師,醫院為了減少自己的損失,可能乾脆把我們丟出去當活祭品,我們根本求救無門。

所以我也只得繼續賣笑:「造成您的困擾,我們很抱歉,但是查房時間是固定的,無法更改。明日醫師也會查房,請您在這段時間稍作等待,一定能見到林醫師的。」

家屬哼了一聲,擺手道:「好吧,我知道了。」

我對家屬欠了欠身,再次道歉後就退出病房。退出病房後我大大鬆了一口氣,這家屬算是好應付的了,上次有個大吵大鬧、還揮拳威嚇的,那才麻煩。

和家屬解釋花了不少口水,導致有些口渴,但是一看手錶,到跟診時間了,去倒水的話恐怕會耽誤,那又得多挨些罵,所以我決定直接前往診間。

「你還好嗎?臉色有些蒼白耶。」和我一同跟診的護理師姊姊皺眉地盯著我。

我摸摸自己的臉頰,聳肩道:「不知道,最近有時有頭昏的感覺就是了。」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啊,才學生而已,未來人生還很長啊,別現在就搞壞了。」

我乾笑幾聲:「我也想啊,只是工作這麼多,根本沒時間休息。下班後還要寫病歷,每次一寫下去就像掉落無底深淵一樣,等從深淵爬起時離天亮也不遠了。」

姊姊與我心有戚戚焉,我們倆同時大嘆一口氣,此時剛好醫師進入診間,我們倆與醫師打完招呼後,懷著無奈的心情繼續努力工作。

某日清晨,鬧鐘將我喚醒,太陽也才剛昇不久,我頭有些昏沉,身體依舊疲憊,也許是感冒了?我抬手摸摸自己的額頭,沒有發燒。過勞?那就沒辦法了,醫生都沒有勞工法的保護了,何況是我們醫學生?而且就是因為是實習醫師才更沒有保障,我們既不是學生打工的身分,又不是醫院聘請的員工,根本沒有任何法律保護我們。

我撐起沉重的身子,想到浴室洗把臉,清醒一下,準備再上工,但才跨出幾步,我的身體就不再受我使喚。我雙腳癱軟,跌倒在地,意識漸漸飄遠。完全失去意識前,我的腦海飄過一句以前和家人抱怨的玩笑話:「我們當醫師的啊,就是一命換多命。」

回書本頁

猜你有興趣的書

幽默/諷喻
豬言珠語 觀倌
一只紅豬的遊記。 對於人類的種種讓那豬腦袋最不能消化的地方 ...
幽默/諷喻
《流離琉璃》 戰帆
安努塔被父母當成有問題的少年被逼住在精神病院,在裡面他認識了 ...
幽默/諷喻
《英文字母社區》 玄縞
在這個怪人社區裡頭,居住著一群偏執、想法怪裡怪氣的傢伙,他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