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盼兮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清白,一夜之間就毀了

痛…痛!身上只有一個感覺,就是痛!

高級裝潢,空調冷氣,少了男人的擁抱異常的冷,讓床上的女人不自覺顫抖。

寧靜的房間內,氣派的大床上,躺臥著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雪白的肌膚有被狠狠愛過的痕跡。

嬌艷欲滴的紅唇,下意識的呻吟聲,緊蹙眉心,煽動眼睫毛如蝴蝶般展翅,全身遍佈著青紅紫吻痕,那盈盈不勘一握的小蠻腰上,留下男人激情的手印…

赤裸裸躺在床上,全身酸痛,下半身原本不該痛的地方,居然隱隱作痛,濕黏不舒服,「哦…好痛…」蹙眉痛苦呻吟掙扎,腦海中一遍空白,幾個模糊的印象閃過。

回神清醒過來,後知後覺的,想要尖叫,「…哦…啊……該死的。」怔住瞠目,自己摀住想尖叫的嘴唇。

放眼看著四周,並沒有任何人影,黑白分明眼珠轉了轉,腦海中思索著昨夜的情形,矇矓中依稀記得自己開心喝了很多酒,高舉酒杯與同事乾杯暢飲,然後到化妝間要出來時,被一個男人糾纏著,模糊的影像,她抓著棉被糾結的心喃喃自語,「是…吳副理?」細細的回想昨夜的一切。

 

矇矓模糊中,依稀記得昨夜……

吳文章仗著自己身體優勢,把嬌弱茫茫醉意的蘇巧兒,堵在牆與他之間,「蘇巧兒,妳今晚可真美。」撩撥挑逗垂涎神情,讓蘇巧兒為之惱怒,「走開」。

今晚她似乎喝多,臉頰緋紅水眸失焦濛濛,媚眼如波,嬌嫩絕美的出色,讓人心癢難奈,早已對她心儀不已,但是每次都讓他碰軟釘子,如今上天給他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錯失呢?黑眸閃爍異采,決定摘下這朵鮮花。

「走開…放手…」蘇巧兒蹙眉掙扎,面對吳文章的糾纏,想推開箝制的手臂,俊臉不斷迫近輕薄逗弄著痞子樣男人,氣腦蘇巧兒卻束手無策抵不過男人力量,貝齒緊咬唇瓣,努力搖頭想保持清醒,躲避推拒那灼熱男性氣息直撲她的腦門。

「巧兒,今晚的妳真的美的過火,妳摸摸看我的心為妳狂跳。」吳文章不懷好意賊笑,拉著她的手貼在胸腔上,更進一步的,傾身,想淺嚐紅灩灩櫻唇時,瞬間被一個強勁的力量給拉開,驚訝駭然。

吳文章怒火破壞他的好事的人,看向來人   瞠目一驚。

「你——冷經理!」吳文章仗著酒意,惱羞成怒,兩人一陣你來往的冷激熱諷,怒濤排壑。

喝了酒的吳文章冷眼惡狠狠看著冷經理,雖然不是自己直屬的上司,可是他在公司的勢力不可小覷,雖然不願,但是自知理虧,讓他看到自己想強吻蘇巧兒,所以只能摸摸鼻子走人。

但是在蘇巧兒記憶中…似乎,她們家那塊冰塊“冷經理”與吳副理發生強烈拉扯爭執『冷經理?』是那塊?該死的冰塊嘛?哦!『NO…』還是其他人?

他們在爭執吵嚷時,她似乎趁機逃走。

她蹙眉努力思索那腦海中殘存的記憶…

蘇巧兒害怕,被晚到的冷經理責罵,所以趁機走避,想要回去餐廳內找同事,但是……

怎麼後來她就全忘了。

 

「哦…疼!」

她搖晃著脹痛昏沉的腦袋,努力再次回想,還是完全想不起來,到底是他們之中的那一個,還是另有其人?

矇矓中,最後好像倒在一個高大男人懷中…

「是誰!?」她想不起來,那個男人的長像。

這時她想起身,卻是全身酸痛得咬牙切齒的,臭罵該死的男人,「喔!痛…」全身都很不舒服,頭重腳輕全身無力虛軟。

宿醉讓頭痛欲裂,再加上全身酸楚虛軟,像被拆散再重新組合般,她咬牙切齒,忿忿的臭罵該死的男人。

 

自己的清白,一夜之間就毀了,而且更悲慘的還不知是誰佔去便宜,這虧可吃大的,自己保守二十三年的真操,連初戀情人都沒給的,居然莫名其妙失身。

 

這…如果讓母親知道,她有幾條命都不夠死。

蘇巧兒衷心的希望昨晚那個人,永遠不要再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當她離開房間時,粗心的沒有發現留在茶几上的紙條……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