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炮不能亂約

     

      對於裴聿睿來說,人生有三件惡事:

     

      第一,名字中性,常被人誤認為是男性,每每對方發現這名字是女生後總是一臉不可言喻。

     

      第二,回老家碰到那個跟她一起長大、嘴巴特別賤的青梅竹馬,性別女。

     

      第三,就是在她鼓起半生勇氣,終於去約炮,卻約到了……

     

      ……自己的惡魔上司。

     

      人坐在熟悉的副駕駛座上的裴聿睿覺得,人間之惡不過如此。

     

      「睿睿呀。」

     

      那聲歡快的「睿睿」徹底讓副駕駛座的裴聿睿雞皮疙瘩全跑起來,那張平日沒什麼表情的臉有些驚恐,這讓駕駛座上掌控一切的女人愉快地揚起唇角。

     

      女人的這一笑,讓裴聿睿更加悚然。

     

      裴聿睿手放在車門門把上,思考自己現在打開車門跳車的可能。

     

      「妳要是現在開門,我就讓妳手上的案子開天窗。」

     

      裴聿睿立刻將手乖乖地放到大腿上。

     

      ……這發言讓裴聿睿深信,在這駕駛座上正開往溫泉飯店的女人,是她的惡魔上司沒有錯。

     

      能這麼擊敗的也沒第二個了。

     

      放棄跳車念頭的裴聿睿不禁想,這事情到底該從何說起?好像還是得從自從那萬惡的根源開始。

     

      在沉悶無聊且只講利益的公司內,裴聿睿事一點也不打算走「內銷」,再者,她的情況有點兒……特殊。

     

      「隔壁部門那個帥帥的小女生,肯定是『那個』吧?」

     

      在茶水間內,一名年資頗深的主任抓著另一個部門的主任,以及路過的裴聿睿一同咬耳朵,壓低聲音又不掩興奮地繼續說:「就是,現在很多的『那個』吧!」

     

      身為新世代女性的裴聿睿決定原諒口出過時言論的兩位主任,微抬眉梢,聽著另一名主任說道:「肯定是!上次我聽組員說人家好像有女朋友!」

     

      兩個大嬸在那你一言我一語,倒無惡意,只是八卦。又聽到主事的那位說道:「那個小女生這麼帥,一看就知道肯定是!」

     

      裴聿睿差點說一句,「難道大嬸妳連『同志』兩個字都不會唸了是不是?」然而在公司內緊閉嘴巴的裴聿睿只是給予一個淡淡的唇角弧度。

     

      真不好意思喔,我也是妳們口中的「那個」,裴聿睿想。

     

      ……不過好喔,現在駕駛座上也多了一個囉。

     

      當車駛進飯店停車場時,裴聿睿的心咯噔了下,臉色有點……微妙。縱然因為工作需要她面上常無表情,不代表她面部肌肉有問題啊!

     

      約炮約到惡魔上司,現在真的要進飯店,這是什麼玩笑!

     

      別人見她上司美艷得不可一世,人人求之不得,不代表那人人之中有她啊!

     

      裴聿睿覺得人生的絕望不過如此。

     

      這時裴聿睿真希望惡魔上司的開車技術爛到家,不至於像這般立刻倒車入庫,一次停穩。

     

      「下車。」

     

      惡魔上司自然地解開安全帶,欲下車,卻發現一旁的撲克臉秘書沒動作,那好看的眉微抬,迷人的丹鳳眼縱然不刻意也彷彿是在勾人。

     

      「妳是要我幫妳解安全帶,還是脫妳衣服?」

     

      「……」

     

      小秘書立刻解開安全帶,開門下車。那雙丹鳳眼瞇了瞇,也跟著下了車,便見到撲克臉祕書手正捂著半邊臉。

     

      唇角一勾,惡魔上司手搭在胸前,走向自己秘書一邊道:「妳主動約人出來的勇氣去哪了?」

     

      手放下,裴聿睿一臉厭世。

     

      她要是知道聊了三個月的網友是自己上司,就算跟天上借膽,她也不敢開口約!不!連聊天她也怕!

     

      此時被一手勾住走向飯店大廳的裴聿睿在想,自己該先釐清哪一點?

     

      是該思考那個代稱J的女人為什麼是惡魔上司,還是該先想為什麼上司要玩交友軟體?

     

      還是該回到三個月前的夜晚,用枕頭把自己悶死?

     

      裴聿睿自詡自己一向理性清晰的腦袋在這時一點用處也沒有,思緒如亂麻,全打結在一塊。

     

      她瞥了一眼身旁上司,仍是一臉高冷、眼神不可一世,公司內部還有人戲稱她倆是大冰山跟小冰塊,有她倆同在的辦公室壓根不需要冷氣。

     

      過去聽到這番言論,裴聿睿一向一笑置之,然而現在她親身體會此感受,默默檢討自己平日真的太嚴苛,應該要圓滑一點。

     

      才不會風水輪流轉,轉到了她與上司去開房,幹。

     

      大抵是她倆都穿著窄裙正裝,氣場十足,飯店人員非常客氣地詢問此行是否為商務出差?正當接待人員要循著SOP要往下繼續說明飯店給商務人士的設施時,惡魔上司一句就讓裴聿睿想回家。

     

      「沒有,她要睡我。」

     

      ……?

     

      那句歌詞「最怕空氣突然安靜」肯定是在描述這種狀況。

     

      裴聿睿直接奪過櫃檯上的房卡獨自往電梯大步走去,深深覺得自己走出飯店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名換姓。

     

      惡魔上司悠悠地跟了過來,還沒找到跳槽公司的裴聿睿沒膽直接關門夾上司。

     

      然而,上司似乎看出她的心思,在電梯門關上後淡淡道:「妳可以改用雙腿夾我。」

     

      夾三小啦幹。

     

      裴聿睿不知道該從何吐槽起,憋著一口氣,道:「為什麼是我睡妳?」按這套路是她被上吧!上司是受這種小說沒看過啦!

     

      然而,上司不過是平聲應道:「妳自己說妳是攻的。」

     

      「在我想像中我自己是上面那個啊!」

     

      「想像中」是一個特別悅耳的詞。上司眼神瞟過去,眼裡有波瀾。

     

      「想像中是……」

     

      拉長的尾音有很多種意思,而聽在裴聿睿耳裡是嘲諷。

     

      自覺理虧的小秘書氣呼呼地走出電梯,在找到房間刷卡進門時,回頭惡狠狠地說道:「我不能是第一次嗎!誰說要有性經驗才能約!莫名其妙!」

     

      於是那人稱大冰山的惡魔上司沒忍住地噗哧一笑,關上門,背抵著門,紅唇微勾。

     

      「那妳的第一次就是我的了。」

     

      ……我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裴聿睿驚覺自己似乎……說了非常不得了的話,但她不知道為何,她只覺得上司的笑容……

     

      燦爛得非常可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