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五計、打草驚蛇(05)

      電話才剛接通,連個「喂」字都還沒能說出口,何仲晏就連珠砲似地扔來一大串話:「小靜!妳現在在哪,你們班中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我問了一堆人都不敢對我明講,韓海琳也支支吾吾的不肯說,只叫我快點打給妳,妳──欸!韓海琳,把我手機還來!」

      何仲晏的聲音陡然變得遙遠,取而代之的是個清脆又急切的嗓音,「倪靜,妳還好嗎?」

      猜測韓海琳是直接劫走何仲晏的手機,還不曉得用了什麼方法讓後者暫時搶不回去,只能用咬牙切齒的口吻要求她開擴音,我悶笑了聲,這兩人貌似越來越熟稔了,相處起來竟有種歡喜冤家的感覺。

      「妳這麼快就聽說了嗎?我沒事,會交給學校處理的。」還以為何仲晏的消息會比韓海琳靈通,沒想到因為誰都不願意掃到颱風尾,導致何仲晏一問起,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

      未經證實的內容傳播得如此之快,想來稍早魏品沂也不完全期待能探知真相,所謂八卦,半真半假才足以讓人相信。

      「怎麼有人這麼壞!真該把他的眼睛戳瞎!」韓海琳義憤填膺地罵道,可惜音質偏甜,實在缺乏氣勢。因何仲晏在旁邊頻頻催促,她又追問了句:「妳還在學校對不對?我們過去找妳!」

      由於此時正好有校內廣播,透過電話能聽得一清二楚,我也不好謊稱自己已經離開學校了,「我跟徐胤宇在一起,位置靠近東側門,還沒搭車。」

      聞言,電話另一頭莫名有陣詭異的沉默,一會兒後,韓海琳才斷斷續續道:「那、那我們馬上過去,等我們一下喔!」

      應了聲「好」,收線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居然老實交代了正跟徐胤宇在一起,難怪何仲晏會直接靜音,而韓海琳一口一個「我們」也說得極為自然。

      雖然是比較親近了沒錯,甚至不介意韓海琳將兩人劃在同一個圈內,然而兩相比較起來,何仲晏的關注點依然在我身上,韓海琳的地位遠不及倪靜。

      而徐胤宇顯然也跟我抱持著類似的想法,「勉勉強強是進步到朋友階段了,不過想讓他們將對方視為戀愛對象,妳不認為還少了點什麼?」

      我順勢問:「什麼?」

      大概是我反問得太快、太理所當然了,徐胤宇看著我的眼神便多了絲涼意,一副想戳我腦門、責備我不認真思考只打算抄作業的模樣,害我有些訕訕。

      「我沒有想靠你找答案的意思……是忽然有個念頭啦,但覺得太異想天開了,而且沒有控制好的話可能會有反效果。」轉開目光,手不曉得該往哪擺,我索性去摸身側那棵樹,指尖滑過粗糙的樹皮,內心卻癢癢的。

      「不說說看嗎?也許我們看法一致。」徐胤宇也跟著伸手觸上樹身,手指停在與我距離幾釐米處,只差一點點就會碰在一起。

      「那你不准笑。」視線不自覺落在彼此相隔僅有咫尺的手上,我嚥了嚥喉嚨,努力壯起膽子,「之前我一直擔心跟你走得太近,會讓何仲晏盯我盯得更緊,佔有欲嘛你明白的……可是現在有韓海琳在分散他的注意力,我想,讓何仲晏另外找對象最直接的方法,呃,不就是倪靜要先甩掉他,自己談戀愛嗎?」

      而眼下在我面前的徐胤宇,便是最合適的人。

      都提示到這程度了,徐胤宇這聰明的傢伙不可能聽不懂吧?真要直白地說明,我恐怕得再重新醞釀。

      忍不住感到難為情,又煩惱會被徐胤宇看穿心緒,懷疑我有私心,我率先收手,卻被他迅雷不及掩耳地攫住手腕,掌心溫熱,熨得肌膚微微發燙,那股熱度似乎也逐漸傳到了我的雙邊面頰。

      偏偏他還往我靠近了一步。

      「是啊。」他起了個頭,我恍惚片刻,才會意過來他是在回答我方才的提問,便自然而然地抬眸與他相視。「正好,我也是這麼想的。雖然不是刻意為之,可是從開學到今天我也鋪了不少路,理由應該很充分了吧?」

      倪靜不可能平白無故地放掉何仲晏,選擇徐胤宇,得有個可以說服前者的理由,一見鍾情之流事到如今太晚了,也容易被當成胡扯──那就只能是日常相處一點一滴累積出了感情,力度卻稍嫌不夠。

      幸好,前有食堂燙傷那天徐胤宇及時送我到保健室,後有他幫忙逮到了偷拍的班長,都恰到好處地塑造出了「英雄」的形象,讓倪靜的青睞更加順理成章。

      原作中,是何仲晏擅自劃清界線,讓倪靜猶如遭到背叛,延伸出後續的霸凌情節;那麼在這裡,為了推進劇情,我必須做出決定,讓倪靜不再將何仲晏擺在第一位,並走往另一個人身邊。

      「啊……」思忖之際,如她所言迅速趕到的韓海琳見徐胤宇拉著我的手,反射性驚呼了聲,尷尬的表情中隱約摻進幾許難受;至於何仲晏則站在五步開外,瞅著這頭的神情中也多了絲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