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 (01)

      鐘聲敲響之後,教室裡的人開始蜂湧而出,校園頓時嘈雜了起來,每個人的笑聲和聊天的聲音和在一起,變成一種奇怪卻又不突兀的感覺。

      駱巧蘋則手抱著一堆書,背上書包,左肩上還有一個補習班的袋子,袋子鼓鼓的,也不曉得裡面是塞了多少東西,讓原本個子就嬌小的她,此時看起來彷彿會被壓垮一般。

      「借過、借過、借過!」駱巧蘋在人群中高喊著,左手抱緊書,右手撥開了擋住眼睛的瀏海,擠過高高的人牆,以極快的腳程下樓,也不管追在後面的沈齊有多麼累。

      「蘋果!妳慢點啊!」沈齊長腳一伸,快速縮短和駱巧蘋的距離,一下子就追上了腿不長的駱巧蘋,硬是拉住了駱巧蘋的書包帶子。

      「不要拉我!」駱巧蘋氣急地轉頭,微捲的咖啡色短髮瞬間飛起來,滿臉通紅、橫眉豎目的,可惜沈齊對這個表情已經免疫,早就沒有殺傷力了。

      「妳那麼趕幹嘛?」沈齊委屈地問,把他娃娃臉的無辜感發揮到極限。

      「補習!補習你聽得懂嗎?而且我要趕快去補考!」駱巧蘋生氣地說,還一邊跺腳,顯示出她有多急,卻被沈齊這個白目給拉住。

      「我載妳去啊,妳不是沒有騎腳踏車?而且妳忘了我跟妳一樣要補習嗎?」沈齊無奈地垂下眉毛,癟著嘴。

      「那就快啊!快快快。」駱巧蘋不斷地催促,讓沈齊是以非常快的速度跑往車棚,風一吹過,駱巧蘋只能看見沈齊的背影。

      駱巧蘋焦慮地皺著眉,深色的雙眸裡寫滿急躁,還好沈齊牽車很快,沒一會就回到駱巧蘋身旁,拍拍後座就要駱巧蘋上車。

      駱巧蘋以十分帥氣的姿勢跨上後座,裙襬微微撩起,旁人還來不及看見什麼,沈齊已經踩著腳踏車離去,遠遠的還聽得見駱巧蘋催促的聲音。

      本來女生給男生載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偏偏在沈齊和駱巧蘋之間,就是碰撞不出個浪漫因子,不搞笑就已經很厲害了。

      一到補習班,駱巧蘋踩著重重的步伐砰砰砰地上樓,嚇壞一堆在補習班樓下吃東西的學生們,他們小心翼翼地問著:「你惹駱巧蘋生氣喔?」

      「才沒有。」沈齊聳肩。

      但他只得到眾人懷疑的眼神。

      駱巧蘋之所以這麼趕,是因為昨天她請假沒來補習,而恰好昨天有個重要的練習考,對這次的期中考是十分有幫助的考試,所以她才匆匆忙忙地趕來希望能補考。畢竟期中考已經迫在眉睫,讓駱巧蘋讀書的時間是越來越緊湊。

      在教室裡,因為還不到上課時間,所以只有駱巧蘋一個人領了補考的考卷坐在她的位子上和題目奮鬥著,即使有人想進教室,也會被阻擋下來,並慎重警告他們最好是等她寫完考卷再進去,不然她考砸了大家就有苦頭吃了。

      駱巧蘋是個一生氣就可能毀滅世界的那種人,以嚇死人的音調恐嚇著,並忽然大罵,誰也摸不著她接下來可能會做的舉動,所以還是不要輕易惹駱巧蘋才好。

      而大家會這麼小心,是因為有前例存在,並且這事件帶來的威脅讓所有人都害怕得銘記在心,就怕去踩到駱巧蘋的地雷了。

      「欸,她的成績是從以前就很好了嗎?」在樓下休息的學生們,個個圍著沈齊好奇地問著,不過音量不敢太大,怕去吵到樓上的皇太后。

      「嗯,從國小就是。」沈齊點點頭,咬著紅茶的吸管。

      「會不會太恐怖?」他們驚恐互看,不敢相信駱巧蘋從以前就是個資優生。

      畢竟,駱巧蘋從進入高中開始,總是蟬聯每一次考試的校排第一。

      從來沒有人打敗過她。

      「她不是天才,她也是很努力才有這樣的成果。」沈齊淡淡地說,壓扁鋁箔包。

      沈齊和駱巧蘋是幼稚園同學,從以前認識到現在,他們認為彼此是朋友,但世人總為他們戴上青梅竹馬這四個字,並擅作主張的認為他們也該一直在一起。久了,他們也不想計較了,只是默默地彼此陪伴。

      也因為這樣,沈齊從以前就知道駱巧蘋有多麼努力,才能換來如今的成就和旁人的羨慕,更明瞭駱巧蘋受過多少挫折一路走到現在。

      所以,對於旁人總是說駱巧蘋一定是很聰明,才能隨隨便便都能第一時,感到非常氣憤。他們並沒有看見她的努力,憑什麼說是隨隨便便?沈齊總是為她抱不平。

      當駱巧蘋一臉虛脫樣走下來時,旁人不禁繃緊了神經,僵硬的嘴角硬是扯出一絲笑容,「駱老大,要不要喝什麼?小的幫妳跑腿。」

      「要跑腿費嗎?」駱巧蘋慵懶地抬眸望了一眼,嚇得眾人是全縮在一起。

      「不用,當然不用啊!駱老大妳這不是在說笑嗎?飲料我都可以直接請老大喝了!」

      「那,我要喝綠茶。」駱巧蘋嘆氣,疲憊的模樣正告訴著眾人「老娘很累,趕快去買」!

      「遵命!」

      當買飲料的那個同學出去後,駱巧蘋走到沈齊旁邊坐下,頭就這樣靠在沈齊肩上,閉上眼。若是一般人看見這樣的場景,一定會覺得十分曖昧而開始調侃,但在這個補習班裡有一個最大的禁忌,就是絕對不可以把他們兩個湊成一對,不然就等著讓駱巧蘋過肩摔。駱巧蘋可是柔道黑帶,但人們常常被她嬌小的外表給蒙騙了。

      「好累喔。」駱巧蘋低聲,語氣流露出滿滿的疲累。

      「那要不要先回家?我可以幫妳請假的。」沈齊嗅到駱巧蘋的髮香,但沒特別去看她,只是回答著。

      「我昨天才請假耶,今天再請假我爸他們會擔心啦。」駱巧蘋雖然閉著眼,但蹙眉的模樣意外的有一種可愛的感覺。

      「不然,妳等等坐在我後面趴著休息,我掩護你?」

      「好主意,你變成聰明了欸阿齊!」駱巧蘋瞬間睜開眼,笑得一臉無害,拉著他的左手臂。

      「我本來就很聰明好嗎?」

      上課時,早已做過無數次複習的駱巧蘋,快快地就把重點都瀏覽過一遍,然後趴在桌上,讓身材高大且肩膀寬闊的沈齊擋住她。

      這個完美地掩飾讓駱巧蘋換得一次好好的休息。

      當然,這也是靠旁人極力掩護,但不外乎是因為看見駱巧蘋熟睡的臉龐,知道她在學校一整天,已經讀書讀到累了。

      高踞校排第一的位置所要付出的努力,絕非常人所能想像的。尤其是駱巧蘋這樣一個對凡事要求盡善盡美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大家都多少心疼她。

      晚上,路燈一盞盞點起,照亮了黑暗的街道,家家戶戶都有著溫暖的光芒。沈齊載著靠在他背上的駱巧蘋回家,而駱巧蘋從出了補習班後就一語不發到現在,他也沒打算開口,只是安靜地讓晚風吹拂在臉上。

      「阿齊,你覺得怎麼做才能讓所有人認同我們?」駱巧蘋打破寂靜,問著沈齊,沈齊自然知道駱巧蘋口中的「我們」指的是誰。

      「就照妳的意思去做就好。」沈齊低沉著嗓音,騎著車轉過街角。

      「真的只要這樣就好了嗎?」

      「嗯。」

      載著駱巧蘋到家後,他目送著駱巧蘋進屋,又凝視著駱巧蘋的房間,直到她的房間燈點亮,駱巧蘋打開窗戶,從樓上對他揮揮手,用嘴型說著晚安,他才微笑,騎遠。

      駱巧蘋看著沈齊離開自己的視線範圍後,關上窗戶,拉上窗簾,把冷氣打開,整個人呈大字型躺到床上,渾身無力。

      「巧蘋,我可以進去嗎?」一股渾厚有磁性的聲音在門外響起,讓駱巧蘋又得迅速彈起身,弓著背,「請進。」

      打開門,門後探出一張年輕的臉,笑得溫柔親切,是林靖瑋,她的第二個爸爸,但她習慣稱呼「瑋爸」。

      「瑋爸,怎麼了?」駱巧蘋疑惑地問。

      「樓下有切水果,要不要下樓吃?」林靖瑋很有禮貌地沒有走進房間,只是在門口說著。

      「喔,好,等我一下。」駱巧蘋微笑,但嘴角僵硬,卻仍沒讓林靖瑋發現任何異常。

      「那我們都在樓下等妳喔。」林靖瑋笑著,然後掩上門。

      雖然喊林靖瑋為「瑋爸」,但他也才三十出頭左右,也就是說林靖瑋並非駱巧蘋的親爸爸。不過這件事情光從姓氏上就能很清楚地了解到。

      至於為什麼林靖瑋會在家裡,又為什麼是駱巧蘋的第二個爸爸,就是她親爸爸的問題了。

      駱巧蘋脫掉制服外套,拿髮圈把她的短髮綁成一小撮,然後才下了樓。

      「巧蘋,這裡有鳳梨,過來吃吧。」駱以群笑著朝她說著,而他是駱巧蘋的親生父親。

      「嗯。」

      坐在沙發上,駱以群和林靖瑋高興地聊著天,談論政治節目,駱巧蘋只是安靜地吃著鳳梨,看著他們。

      一般人會覺得很奇怪,她為什麼有兩個爸爸。但她早就習慣了,也早就接受這個事實。

      她有兩個爸爸曾讓她吃盡苦頭,飽受眾人鄙視。

      只因為她的爸爸們是同性戀。

      可是她都熬過來了,並努力的要世人知道,同性戀也是人,是世俗的道德讓人們對同性戀產生錯誤的偏見。

      她多深切地期望,她的爸爸們能夠一起快樂地生活下去。

      直到老。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