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快搶線上課程募資價。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1-1 眼中的你(1)

他怎麼又遲到了,這可是開學第一天的晨練啊……

「六點半了,現在開始點名。」

S大下學期的開學日,將長直髮在腦後以髮圈跟髮夾整齊束成馬尾,在上身淺藍、下身深藍的隊服外面罩了件白色羽絨衣的射箭校隊助理教練巫玟盈,站在校隊辦公室門口,手拿點名板開始唱名。

她先從男生最年長的碩一隊員點起。

「鍾致中。」

「有。」綽號中中的鍾致中,身材高大,戴副眼鏡,雖是運動員,卻有股書卷味。

大四本來有男女各一名隊員,上學期先後因為要考研究所跟高普考退了隊,接下來直接輪到大三隊員。

「莊鳴佐。」

「有……」綽號阿左、青白瘦弱的莊鳴佐幽幽舉起手。

「方敏儒。」她點了大三唯一的女隊員。

「有。」將捲髮綁起、畫上淡妝的方敏儒,看來仍睡眼惺忪。

接下來是大二隊員。大二只有男女各一名隊員,女隊員孫羽翎選上奧運代表隊,人正在國訓中心集訓,因此只剩下男生一名。

「夏斯廷。」

「有。」長相跟名字一樣斯文的夏斯廷微一點頭。

大一隊員只有女生一名。

「許誼。」

「有。」綁個丸子頭,戴著膠框眼鏡的許誼,看來倒是精神奕奕。

大學部隊員人數本來就不多,這樣就把在場的人都點完了。

「助教,妳還有一個人沒點到。」最資深的鍾致中盡責地提醒她。「我們的隊長,蘇祐凡同學。」

「阿左,」她終於忍不住嘆氣,刻意為他爭取時間了還是趕不上,非得讓她開學第一天就祭出隊規不可嗎?「你室友呢?」

「我叫過小右……他說他會起來……」阿左講話總是斷斷續續的。「但最後他還是起不來……」

「算了,那就由中中帶隊,直接開始吧。」她斷念,拿起手上碼表。「老規矩,三十分鐘內跑環校一圈,計時開始。」

她按下碼表,五名隊員便由鍾致中領頭,排成縱隊跑向一旁的校園小徑。

目送隊員們身影消失後,巫玟盈踏進校隊辦公室,在紀錄本月出缺勤紀錄的大白板上,在「蘇祐凡」那格下方打了個叉。

隊長都當半年了,還是沒定性嗎?

巫玟盈心中頗感挫折。

她是三年前回母校S大當助理教練的,正好跟今年大三這屆同年入隊,對於自己作為助教的第一屆學生,她是有種特別感情的。

他們見證了她從手忙腳亂的菜鳥小助教,到現在能獨當一面執行大學部與中學部所有射箭隊選手的訓練計畫,而她也見證了他們的成長與改變——

敏儒從清純的青少女,變成熱衷打扮的女大生,也漸漸將生活重心由校隊訓練移到課業與校外實習上。

阿左從大一時,只敢跟從國中開始就同校的小右說話,到現在能勇敢在隊友前開口,雖然還是中氣不足,但已是驚人進步。

至於小右,也就是蘇祐凡同學……

唉,一言難盡。

簡單說,「蘇祐凡」這三個字,對她而言,一直都是「本性不壞,卻很棘手」的同義詞。

入隊前兩年,他做盡了讓她搖頭的事——髮色越染越搶眼、耳洞越穿越多個、大一時,一學期換一個女友、大二上湊熱鬧似的加入追隊花學妹孫羽翎的行列、大二下又短暫交了個外校女友,把心思全放在這些事上。

S大射箭隊領軍的任霆總教練作風自由,隊風也走自由路線,以上行為都不違反隊規,她想管也管不著,只能暗自頭痛。但每次帶隊出賽時,跟其他隊規矩乖巧的選手一比,她都不免會被資歷比她深的教練們念上幾句。

如果他認真練習,以上隊規管不著的行為也就罷了,可他偏偏連唯一明文規定的隊規都不好好遵守——原本大學部射箭校隊只有「必須出席規定的練習時間」這一條理所當然的規定,大一時的小右,練習時間卻時常為了陪女友而遲到早退,偶而甚至直接翹練習,她好聲好氣地「提醒」了他多次也不見改善,她這個不知所措的菜鳥助教只好找任總教練求救。任總教練聽了她的煩惱後便決定,為了不影響隊上練習氣氛,遲到早退及缺席必須有明確罰則。小右升上大二時,每遲到或早退一分鐘就打掃隊辦十分鐘或罰十元、翹一次晨跑或練習罰掃一個月隊辦的「小右條款」便正式上路。

條款出現後,隊辦打掃人力沒有變多,但隊上的公基金不斷增加——不用說,大多都是蘇祐凡同學貢獻的。她想著不能只祭出鞭子而沒有鼓勵出席的糖果,憶起小右似乎抱怨過學校附近沒有好喝的奶茶,便每天早上開始煮奶茶給晨練的隊員們,希望能增加他早起晨練的動力。

不知道究竟是嚴刑峻法逐漸起了作用、還是奶茶作戰真的奏效了,小右不敢再翹練習,遲到早退的行為也開始收斂,從每天被罰,逐漸進步成每週被罰個幾次,到他大二結束時,甚至創下一個月都沒被罰的紀錄。

於是,在另外兩個同屆隊員都無意接隊長的狀況下,「改過向善」的小右,就在大三這年成為S大射箭隊的隊長。

成為隊長後,小右整個大三上學期都沒被罰,她還欣慰地想,這孩子當上隊長後終於長出責任感了……沒想到,下學期一開學就破功。

光想到過去為了將他「導回正途」所做的所有努力可能又要重來一遍,巫玟盈就覺得心好累。

她走到茶水區的冰箱,拿出她藏在選手們的運動飲料和牛奶後方,用報紙層層包好的保鮮盒,從裡面取出一塊她趁四下無人時在隊辦自製的巴斯克乳酪蛋糕裝盤,再到冰箱旁的長桌裝了一大杯已成為隊員們晨跑完必喝的助教牌鍋煮奶茶,趁學生們還沒回來,進行對她總是很有效的甜食療法。

巫玟盈,振作,妳今天有很多事要做呢。

嗑掉一塊濃郁起司味中帶點焦香味的巴斯克乳酪蛋糕、灌了整杯暖心暖身的熱奶茶,心情終於恢復平靜的巫玟盈抬頭看向白板上方的大時鐘。

六點四十。

再過十五分鐘,晨跑的學生們會陸續回來,她先把本週中學部跟大學部的訓練計畫印出來、然後利用剩下的空檔做點自己的事吧。

走到校隊辦公室一角她專屬的辦公桌,巫玟盈打開桌上貼有S大財產貼紙的公務筆電,從E-mail中找出任總教練寄來的訓練計畫檔案,迅速過目後,按下列印鍵。

雖然她的職稱是助理教練,她主要的工作內容,卻更像是執行教練,也就是負責執行總教練擬定的訓練計畫的人;而且,她必須同時負責執行S大大學部、與包含國、高中兩部的S大附中三批年齡與需求都不同的選手的訓練。除了助教工作外,她還在S大擔任射箭課與體適能課的兼任講師,每天生活忙碌而充實。

她到一旁的印表機拿回列印出來的訓練計畫,將計畫分別收到國中部、高中部、大學部的檔案夾中後,關上公務筆電,從包包中拿出自己的私人筆電。

一開機,便跳出新郵件通知。

寄件人是宋承浩,她交往五年的男友,也是她的初戀。

她立刻點開郵件。

「玟盈:我今天回系上演講的投影片,不曉得妳幫我編輯得怎麼樣了?我需要在中午演講前再過目一次,麻煩妳看到E-mail,盡快將檔案寄回給我。愛妳,中午見。」郵件內容就這麼寥寥數語。

大她三歲的宋承浩與她一樣是S大運動與休閒學系系友。在外創業有成的宋承浩這學期被邀請回系上開課,選課人數卻還沒達到開課門檻,今天男友主講的這場全系強制參加的傑出系友講座若表現精彩,應該會有更多學生想來選課。

巫玟盈昨晚收到男友請她幫忙製作投影片的請求,她熬了點夜將投影片大致完成,就差最後再從頭到尾校對一遍就能放心寄出了。

還剩十分鐘,她估計自己能在這段空檔完成寄出的。

她點擊在桌面上的投影片檔案,畫面卻停在應用程式的起始畫面那裡久久不動。

「拜託,小銀,不要現在鬧脾氣啊!」

她心急喚著五年前買的自用銀色筆電小名,瘋狂按著滑鼠,畫面上的游標卻紋絲不動,長按最後手段的電源鍵打算重開機也毫無反應,筆電的風扇一個勁地越轉越大聲。

怎麼辦?投影片她忘了備份,只存在這台私人筆電裡,電腦當機,今天學長的演講就要開天窗了!

就在她驚慌失措時,隊辦大門被推開——

「助教,我幫妳把早餐拿進來了,這樣可不可以抵一點罰款?」

巫玟盈聞聲抬頭,見染著銀色短髮的高挑年輕男子逆光站在門口,雙耳上的純銀耳飾和淡色髮絲在晨光映照下特別炫目。

遲到了整整二十分鐘還那麼高調……

態度和打扮同樣高調的蘇祐凡同學,提著全隊的外送早餐,在她傻眼的注視下笑著走進門。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