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落魄的人魚王子(1)

第一章,落魄的人魚王子

***

        「為您插播一則新聞,因為鋒面接近,今日下午即將變天,中部以北及東北部地區將轉為有短暫陣雨或雷雨天氣,北部山區及東部地區可能會有豪大雨,東部海岸則有可能突發性大浪,民眾非必要請勿前往海邊活動。」

        空氣因為即將到來大雨變得特別黏膩,陽光被厚厚的雲層遮住,不時還能聽到遠處海浪翻騰的聲音。

        海潮聲和枯燥乏味的數學公式相互交織像是和尚念經般,超渡著教室內的芸芸眾生。

        而台下早已有人蠢蠢欲動。

        「喂!陳子歡妳去哪?我還沒說下課!」台上禿著頭身材像是身懷六甲的老胡,一聲喝斥,全身上下的肉都在抖動。

        面對台上氣得面紅耳赤的老師,台下的學生早已習以為常處變不驚,他們更多的是抱著看戲的心情將目光全都關注在教室後門的陳子歡。

        老胡口中的陳子歡可就沒有其他同學這麼淡定了。

        多虧老胡剛剛一喊,她戲劇性的「咚」一聲撞上門框,眼淚本能的湧上,她揉著額頭上腫起的包,即使額頭痛著卻沒有打消她要翹課的任何念頭。

        「老胡抱歉啦,我家裡有事!先走啦!」

        「妳能有什麼事!給我站住!」粉筆撞上某個無辜的窗框碎落在地上,絲毫沒有嚇阻的功效。

        「喂!那個劉振宇你又要去哪!」這兩個熊孩子,造反逆天啦,老胡氣得臉上的肉都在抖動!

        「老胡你忘了嗎,今天是大船入港的日子呀!」在老胡快要腦中風時,坐在陳子歡座位旁的于玲提醒他。

        大船入港……

        「哎呀!」他輕拍著自己發亮的額頭,馬上明白過來,他肯定是最近太操勞了,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老胡重新拿起粉筆在黑板上振筆疾書,繼續講解剛剛沒說完的題目,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發生過。

        離放學還有一堂課的時間,一道如疾風的影子飛快的從校門口掠過,坐在警衛室的老江才剛從午睡中醒來,兩眼迷離,還沒來得及攔住一道影子,後面又緊接著跟上一道影子,嚇得他連破口大罵的機會都沒有。

        攤在桌上的報紙被風扇吹亂,他彎下腰撿起掉落的報紙,餘光瞥向上頭的日期,再想起剛剛跑過去的兩個身子。

        「啊,是今天呢!」他摸摸鼻子坐回椅子上,這次翹課就當沒看見吧。

        陳子歡拔起腿目標明確地狂前奔,即便自己體力在女生當中不算差,但從學校起,她已經跑了一長段路,紊亂的心跳搭配上悶熱的空氣,她覺得自己是一條缺氧的魚。

        她慢下腳步,抹掉額上的汗水,偶爾擦過頭上的腫包,痛得讓她哀哀叫,但聽著旁邊越發清晰的海浪聲,她知道自己快到了!

        「加油,陳子歡!」她自己給自己打氣。

        「叮鈴鈴─」

        才剛整頓好體力的陳子歡,身後響起一道腳踏車的鈴聲,不到幾秒的功夫,腳踏車很快地超越了她。

        突然,對方來一個超級大迴轉和煞車,忙著趕路的陳子歡險些撞上,還往她身上贈送幾把地上的塵土。

        陳子歡停下腳步,怒瞪眼前的人,她大吼著。

        「劉振宇你有病呀!」

        眼前的少年,一雙大長腿落地撐在腳踏車旁,他和陳子歡穿著一樣的制服,只是扣子有些騷裡騷氣的全敞,幸虧他裡頭還有搭著一件黑色短袖,不至於太傷眼。

        少年自顧自地沉浸在自己營造的韓劇氛圍中,黑髮微濕的貼在額前,耳朵上的銀色耳釘被快消失的陽光照得亮晶晶,狹長的雙眼和似笑非笑的嘴角。

        完美,簡直太完美!

        陳子歡無語地看著面前笑得油膩的人,這人怎麼有辦法讓自己看起來這麼面目可憎。

        甚至讓她很想揍人。

        劉振宇迎著陳子歡炙熱的目光痞痞的笑:「看屁?沒看過帥哥?」

        陳子歡才沒空裡眼前這個自戀的白痴,「滾,我趕時間。」

        「上來吧。」

        「啊?」

        「我載妳啊!」劉振宇拍拍後座的軟墊,他一路追著陳子歡的背影,他明明是騎著車,卻總是跟不上雙腳走路的她。陳子歡輕輕鬆鬆就用雙腳戰勝他的二輪,叫他面子往哪裡擺。

        「那就謝啦。」陳子歡也沒在跟他客氣,一屁股就坐了上去。畢竟再跑下去,到目的地之前她應該會先猝死在路上。

        雖然劉振宇這人平時是油膩了點,但人還是挺好的。

        「抓好囉。」

        確認後座的人坐穩了,劉振宇一個蹬步,腳踏車緩緩往前。

        海風吹來伴隨著鹹鹹的味道和後座少女的清香,原本悶熱的天氣,此時竟也沒有那麼讓人煩躁了,讓他剛剛的疲累全部一掃而空。

        後座的陳子歡看著平時湛藍美麗的大海現在卻因為天氣變得烏漆麻黑,海浪變得兇猛無理,像是一頭隨時能把人吃掉的猛獸,她蹙著眉內心惴惴不安。

        劉振宇飛快的踏著踏板,沒注意到前方的窟窿,腳踏車上下顛了好大一下,還好他還有「劉車神」之稱,很快就穩住車身,卻沒穩住自己的心跳。

        後方的少女因為剛剛的顛簸下意識的拽住他腰側的布料,軟軟的臉頰貼上他的背脊,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

        陳子歡明知道前方的人看不見自己的表情還是沒忍住翻了個大白眼,「劉振宇你會不會騎車呀!」

        「拜、拜託,我劉車神欸!」劉振宇坑坑巴巴的回答,一點車神的威風都沒有。

        「我看是劉車神經病吧。」陳子歡氣到笑,「認真看路啦!」

        「尊重唷,妳的生命現在可是握在我手上!」劉振宇微微撇過頭,想看後座人的表情。

        「看前面啦!」陳子歡語裡帶著笑意一掌拍在他的背上,阻止了他回頭的動作。

        兩人的笑語聲碎在風中,劉振宇往前騎了大約十分鐘才停下。

        沒等劉振宇,陳子歡蹦得跳下來車,直往岸邊防波堤跑。

      「陳子歡妳慢點呀!」

        等他立好車,一轉頭,少女的身影已經飛奔到遠方的防波堤上。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