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幽暗的天空飄盪著隱隱的吵雜聲,繁華的都市車水馬龍、人聲鼎沸,將這入夜的台北喧譁的如白晝一般。纖細的赤足輕輕降落在高樓大廈頂端,穩穩踩在矮牆上,土耳其玉色的眼睛則靜靜凝視著繁榮的夜城市

從這片土地上傳來的是什麼?欣喜、快樂、怒火、悲傷?

女孩麥金色的長髮飄逸在空中,像極了豐收後的麥穗顏色;淡藍色的裙子飛揚著隱隱露出她白皙的腿,但她只是佇立著,沒任何動作。

「足夠嗎?這座城市的悲傷……」她輕輕啟口,銀鈴般的聲音飄渺在風裡,「我可以……在這裡待多久呢?」

江初礿猛然抬起頭,看著窗外灰濛濛的天空,雨無聲無息的落下,在窗戶上畫出斜絲。他彎腰抱起腳邊磨蹭的貓,窩到沙發上。

「討厭的……下雨天。」

他輕輕地說。他一向是不喜歡雨天的,討厭潮濕、討厭味道、更討厭只有在雨天才會浮出的記憶。他低垂著眼,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貓咪,貓兒瞇起眼睛,舒服的打著盹。幾分鐘後自家木質大門被撞開,衝進一名全身溼答答的女子。

「小礿,窗戶有沒有關?」她扔下包包,準備衝上樓。

「……有,我關了。」

「喔?」女子的動作頓了頓,還是衝到樓上去,「那我去換衣服。」

「嗯,不要跌倒了……」

「哇啊!」

江初礿的話還沒說完,樓梯就傳來女子的慘叫。他安靜了幾分鐘,默默嘆了口氣,懷中的貓哼了聲,似乎對自己主人的行為感到不屑。江初礿將視線移回貓上,搔著貓咪的下巴。

那是他姊姊─江初日。目前就讀大二,白天上班晚上上課,是個名副其實的忙人。他看向牆上的照片,照片裡的年輕夫婦笑著,懷中抱著嬰兒,身旁則牽著小女孩。背景則是自家門口。

沒錯,那是他們剛搬來時所拍的照片,經過那些事情之後又過了好久,他都快忘記父母的長相了,唯有雨天能讓他記起,臉,卻是模糊的。

「小礿。」江初日從樓上走下來,手裡的毛巾還擦著頭髮,「怎麼了?」

她彎下腰看著弟弟的臉,江初礿將臉別開,不直視著她的眼睛。

「又想起來了?」江初日淡淡地說,他則點點頭。

初日的目光變得溫和,她摸摸弟弟的頭髮卻不知該怎麼安慰他。五年了,自從那件事情發生以後已經過了五年,時間靜悄悄的流逝,讓她都快忘記那些悲傷了。

「別想了,再想下去對身體不好。」最後從她嘴裡吐出的是這些話,江初礿頷了頷首並站起身,膝上的貓靈巧的跳到地上跑開了。他走出客廳,往二樓的房間去。

關上門,江初礿吁了口氣,他是故意逃開的,因為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江初日。五年前的事給他的打擊太大,大到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總是笑笑的姊姊。

「難道姊姊……已經忘記了嗎?」

他喃喃自語著,而窗外依舊下著雨。江初礿突然感到一陣煩躁,他大步大步的往窗邊走,「刷」的一聲用力拉開窗簾,突然出現在陽台的東西倒讓他嚇了一大跳。

在陽台的角落蜷縮著一名女孩,她緊閉著雙眼,麥金色的髮濕淋淋地貼在臉上。江初礿眨了眨眼睛,打開落地窗就跳了出去。

「喂喂!」

他慌忙抱起女孩,卻愕然發現她毫無重量,身形淡薄的有如空氣。女孩睜開眼睛,用一種奇異的眼神望著他,土耳其玉色的眸子平靜如止水,看不出情緒起伏。江初礿站起身體並將女孩抱進屋內,而當他踏入屋子地板的那一剎那,女孩身上的水便像蒸發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連溼答答的頭髮都恢復成乾燥輕盈的模樣,完全看不出她前一秒還淋在雨裡。

江初礿將人輕輕放下,轉身關好落地窗,而女孩早已坐起身子安靜地看著他。

「……」

縱然心裡有許多問號,江初礿依舊緊抿著雙唇走過女孩,他感覺的到女孩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只是那種感覺十分奇特,她的視線裡並沒有包含任何情感,就只是很單純地望著他,如此而已。

「……你看的到我?」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女孩,江初礿愣了愣,回頭看著她,女孩站起身體,雙腳似乎微微浮著,沒有踩在地板上的感覺。到這裡才發現,她腳上沒穿任何東西,赤裸裸的蓮足漂浮著,像踏在一片虛無。

「……什麼意思?」江初礿問道,話說出口他便察覺自己的聲音沙啞乾涸。

「跟我來。」女孩轉身「飛」出門外,江初礿慌忙跟了上去,來到一樓客廳。

「小礿?」江初日看著自家弟弟走下樓,通常他一進房間就幾乎不會再出來,除非是有人喊他才會下樓,怎麼今天才上去沒多久就下來了?「怎麼了嗎?」

「……」

江初礿看看姊姊再看看女孩,女孩飄到電視機前站著,一臉好整以暇。只要有人擋在電視機前江初日就一定會大吼大叫著要人走開別擋她看電視,對電視機的執著跟自己對書的執著根本差不多。

「沒事。」

看來姊姊真的看不到她。江初礿暗忖。他轉身走上樓,女孩則跟在他後邊一起進了房間江初礿在床上坐下,看著東張西望的女孩,思索著要先問什麼。

「妳的頭髮顏色很漂亮。」

結果最後說出口的是這個啊……江初礿苦笑了下,明明就有很多問題想問,但第一句衝出口的卻是先讚美人家的頭髮。

「……是嗎?」女孩勾起淡淡的微笑,漂浮在他面前。

「妳是鬼嗎?」江初礿問道,總算問了個比較正常的問題了……吧。

女孩搖搖頭,「神仙?」她再度搖頭。

不然是什麼?江初礿實在很想這樣問她,但這麼問反而會給人唐突的感覺。至少他是這麼覺得的。

「用你們的話來說,是天使。」

「啊?」

江初礿呆住了,天使?一般天使不是都穿著白色衣服、背後有大翅膀、頭上有光圈的嗎?怎麼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天使跟那些形象完全不一樣?

「那些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天使形象,真正的天使其實不是長那個樣子。」女孩輕輕地說,「隨著身分不同,天使也會有不同的外表,不是每個都長的一樣。」

「……呃……是喔……」

沒想到她會說這麼多……江初礿搔搔頭,再次盯著眼前的女孩,「我是江初礿。」他自我介紹道。

女孩眨眨眼睛,土耳其玉色的雙眼顯得晶亮清澈,「我是茉奈,是掌管悲傷的天使。」

悲傷……淡淡的兩個字刺痛了江初礿的心,既然她掌管悲傷,那是否能將自己心中的悲傷除去?茉奈搖搖頭。

「我們無法除去人類心中的情感,只能藉由引導將它抹消掉。」

抹消?那快樂的情感呢?幸福的情感呢?也會一併消除嗎?茉奈又搖搖頭,「不,我們會把那些正面能量儲存起來,不會抹消。」

這樣啊……江初礿垂下眼,既然無法直接抹消那就沒有用了。

「你的心中充滿濃濃的悲傷,雖然外人看不出來,但我看得很清楚。」

江初礿驀然抬起頭,迎面撞上茉奈平靜的眼睛,「……是嗎?」

千言萬語衝到嘴邊,最終還是只能吐出這句話嗎?江初礿無奈的笑了笑,看著眼前偏頭的女孩。茉奈眨了眨眼睛,勾起淺淺的笑容。

「你感覺不到,可是他們都在。」

「咦?」

沒來由的一句話讓江初礿愣在原地,那是什麼意思?茉奈沒有多做解釋,一迴身就不見了。

「茉奈……」江初礿揉揉眼睛,懷疑自己是否看到幻象,門外傳出敲門聲,是江初日。

「小礿?你還好嗎?」江初日打開門,首先看見弟弟坐在床上,不解地望著她。

「怎麼了?」

「沒有,我聽到你房間有說話聲,想說是不是有人在……看來是我聽錯了。」

江初日哈哈笑了幾聲,說句不打擾了就關上門。江初礿呼了一口氣,向後仰躺在床上,茉奈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誰在這裡?太多太多的疑問從初礿腦中冒出。末了,他坐起身子,與其想那麼多還不如去整理一下書房,打定好主意,江初礿從床上站起來,開門離開房間。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似乎有什麼還徘徊著不肯離去,最終還是跟在江初礿身後,緩緩下了樓梯。

書房裡,江初礿一本一本的抽出書籍,仔細擦去上面覆蓋的薄薄塵埃。這些都是他父母親所留下的遺物,自從那件事發生以後他便拒絕進入書房,直到兩年前為了搜尋作業上的相關資料,他才迫不得已的打開書房門,進而發現這些豐厚的藏書。

江初礿細長的手指拂過書皮,宛如對待著一件珍寶。從小他就是這樣,寧願花很多時間去尋找書籤也不願折書扉頁,直到母親在家裡各個角落擺了書籤才罷休。

江初礿輕輕勾起微笑,他還記得這本書。小時候的自己老是吵著父母念這本書給他聽,久而久之他比其他孩子還更快學會認字,作文造詣也不差。忽然間,他略為用力地放下手中的書籍。

怎麼又想起來了……江初礿按著頭,掃除腦海裡不應該甦醒的記憶。

這些……都是不該想起來的……

「小礿?」疑惑的聲音從門外響起,不等他回應,江初日逕自打開房門,看著坐在地上的弟弟,「怎麼了?」

「……沒有……沒事。」

江初礿淡淡地說,江初日雖然神經大條,但在小細節上的細膩度並不亞於自己。尤其是在面對一些有的沒的事情。

「是嗎?」雖然她這麼說,但聲音裡含著濃濃的不信,「有事叫我,姊在外面。」

「好」

關上門,江初礿呼了口氣。今天的自己確實怪怪的,是因為茉奈出現的關係嗎?或許是因為她消失前所說的那些話吧。

江初礿抱起書,心疼的看著被自己折彎的書角,「對不起……」

他垂下的眼睛在下一秒突然瞪大,因為他看見一雙透明的手正疊在自己的手上,順著白皙的手臂望去,他撞進一雙墨黑色的眼瞳裡。

那是一名女人。

女人愣了愣,身形迅速消失在空氣裡,快的讓他連尖叫都來不及發出。

「……什麼?」

夜晚,江初礿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他滿腦想的全是白天看到的那名女人。她的面容很熟悉,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但就是想不起來。

「啊啊……睡不著……」

他輕輕地說,掀開被子就爬了起來。月光透過米白的窗簾灑進房間,落了一地銀色碎片,江初礿靜靜凝視著月光下的塵埃,茉奈的話語又再度迴盪在腦中。

驀然間,江初礿抬起了頭,側耳細聽著,微弱的歌聲飄懸在房間裡,溫柔的嗓音反覆唱著同一首歌曲。

他認了出來,那是歌手張懸的「我的寶貝」。

『我的寶貝寶貝    給你一點甜甜

讓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眉眼

讓你喜歡這世界

哇啦啦啦啦啦    我的寶貝

倦的時候有個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    我的寶貝

要你知道你最美』

溫和的歌聲輕易安撫江初礿焦躁的心,他閉上眼睛,聽著歌曲一遍一遍的重唱。理應害怕的他此時此刻卻放鬆了身體,江初礿沒想那麼多,憑著本能地跟著和音,意外地倒還挺和諧。

當歌聲餘音落下的那一剎那,江初礿也睡著了,在他面前茉奈輕輕降落,扶著身體讓他躺下並蓋好被子。她看著江初礿清秀的臉,接著將視線轉往一旁。

「你們……還要跟著他嗎?」

空氣中緩緩浮現兩個人影,他們一同頷首,望著床上酣睡的孩子。

「這就是……父母嗎?」

茉奈輕輕地說,眨眼間她便消失無蹤,連模糊的兩個影子也消失了。剩下江初礿規律的呼吸聲和囈語聲。

翌日,依舊是個雨天,江初礿拉開窗簾看著灰濛濛的天空,意外的他並沒有感到煩躁,只是默默地打開房門然後離開。

「小礿,姊去上班了喔,乖乖待在家。」

「好。」

江初日提著包包衝出門,她似乎整晚沒睡,拼命趕著報告。等她回來後泡杯薑茶給她吧。江初礿如是想。

他窩進書房,飼養的寵物貓也跟了進去,蜷在角落書梳理著毛。江初礿繼續著昨天未完的整理工作,不經意又瞥到那本書。

「……」他沉默了幾秒,輕輕拾起書本,撫著尚有摺痕的淺黃色書皮。

他感覺到自己身後似乎站著人,回過頭卻什麼都沒有,「……是錯覺嗎?」他喃喃自語著。

突然間,窩在角落的貓停止了梳理動作,牠站了起來,對著沒有人的空氣磨蹭。江初礿眨了眨眼睛,倒沒有尖叫,只是一直盯著空氣,幾分鐘後那裡出現個人影,是茉奈。

「……」

江初礿直勾勾地盯著她看,而後者土耳其玉色的眼睛也緊緊凝視著他。過了半晌,茉奈輕輕啟口,卻不是說話而是唱歌。

『我的寶貝寶貝    給你一點甜甜

讓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眉眼

讓你喜歡這世界

哇啦啦啦啦啦    我的寶貝

倦的時候有個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    我的寶貝

要你知道你最美』

江初礿呆了呆,看著茉奈反覆唱著同一首歌,房間裡除了茉奈銀鈴般的嗓音外還加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接著又多了男人渾厚低沉的歌聲。三部曲反覆迴盪,直接了當的勾起江初礿的回憶。

那是他還小的記憶。

印象中,自己是很安靜的,靜靜地坐著靜靜地跟著。看著父母的身影在房子裡進進出出,對自己笑、跟自己玩。他會伸出手回應父親粗糙的掌心;他會伸出手碰觸母親纖細的手指。

他們會對自己唱歌,唱著一首首兒歌、老歌,也會帶著姊姊一起唱一起哼。還不會說話的時候總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配合著旋律盡全力的唱。他還記得父母高興的笑顏,還記得父母沒染上鮮血的臉龐。

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崩壞的。

五年前,他們全家出遊,不幸遇上酒駕逆向行駛。時速八十公里的強烈衝撞力讓江初礿近畿昏厥。當他睜開眼睛時,看到的卻是用身體護住自己和姊姊的雙親。他還記得母親頭上不停冒著血,那件她最喜歡的粉白色上衣被染得通紅,而父親斜斜倒在扭曲的駕駛座,一動也不動。他還記得是姊姊把自己拉出車外,雙雙跌在粗糙的柏油路上,他看見許多人靠近他們家的車子,破壞著車體要把父母救出來。

然後呢?

被封閉的記憶在這一瞬間釋放,刺耳的鳴笛聲、人群的吵雜聲、姊姊的哭聲都讓他驚慌失措。江初礿抱著頭,書本掉在地上,他發出了尖叫。

蓋上白布的父母遺體映入他眼裡,被風吹動的一角露出母親頭上不再淌血的傷口和父親緊閉雙眼的臉龐。

「不要啊啊啊啊啊────」

江初礿發出悲鳴,痛苦地倒在地上,淚水從他眼眶滾落,滴滴串串停都停不住。他想起了當年發生的那起死亡車禍,想起了早已模糊的父母容顏,還有發生車禍前一刻從音響裡流露出的,母親最喜歡的音樂。

『我的寶貝寶貝    給你一點甜甜

讓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眉眼

讓你喜歡這世界

哇啦啦啦啦啦    我的寶貝

倦的時候有個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    我的寶貝

要你知道你最美』

他的身體倒在地上顫抖,輕柔的歌聲飄進他耳裡,還有一隻手撫著他的臉頰。江初礿睜開眼睛,淚水模糊了他的視線,茉奈跪在他面前,一遍又一遍的唱著歌。

撫慰人心的歌聲平復了江初礿顛顫的身軀,他閉上眼睛,顫抖的嘴唇跟著唱出歪歪斜斜的旋律,斷斷續續卻連接著彼此。

溫暖的氛圍包住他們兩,那麼熟悉那麼令人想哭。緩緩成形的男人和女人環住初礿及茉奈,低低地唱著歌。江初礿的聲音不再發抖,淚也停了下來。他睜開眼睛,看著面前熟悉的兩個人。

「……爸……媽……」

男人和女人露出慈祥的笑,摸著孩子柔軟的髮絲,『初礿,五年來辛苦你了。』

「不,真正辛苦的是姊姊……」

『對不起……你一定很難受吧?』女人輕輕的開口,愛憐地摸著兒子的臉頰。

江初礿垂下頭,握著女人的手緊了緊,男人拍拍他的肩膀,剛毅的臉上流露著溫柔。

「你們……會離開嗎?」

江初礿輕聲問道,而男人及女人頷了頷首,不捨地望著孩子。

「五年來,你們都跟在我身邊對吧?」

他們點點頭,而江初礿再度掉下淚,「對不起……我一直沒有注意到……」

『那不是你的錯,初礿。』男人開口,定定的望著兒子,『五年來我們一直看著你跟初日在成長,我們都知道你封閉了這段記憶,卻都沒辦法幫你。』

『如果不是天使,我們到現在都還沒辦法親口跟你說話,甚至是碰觸你。』女人接口道,眼裡含著滿滿的感激。她望向茉奈,接著露出吃驚的表情。

從頭到尾都沒開口的茉奈臉上淌著淚,土耳其玉色的眼睛水氣晶瑩。女人露出淺笑,摸了摸茉奈的金髮。

『這孩子以後就麻煩妳了,天使。』

茉奈閉上眼睛,輕輕點頭,男人及女人笑了笑,身形緩緩消失。

「爸……媽……」

『別擔心,現在我們兩個終於可以放下心了,初礿。』女人笑著,慈祥的臉漸漸消失,『好好照顧初日,那孩子承受的痛苦不會比你少。』

語音落下的同時他們倆也消失了,江初礿抹去臉上的淚,看著茉奈。

「謝謝妳。」

這是他唯一能說出口的話。

茉奈搖了搖頭,接著站起身。

「你的悲傷,我就帶走了。」

她帶著鼻音說,下一秒就消失了。江初礿眨眨眼睛,腳邊傳來一陣摩擦。貓咪蹭著他的腿,幸運草色的眼睛看著他。江初礿撿起掉落的書,一張照片從書本夾頁裡掉了出來。

那是一張全家福照。

捏著照片,江初礿無聲地哭了起來。這次卻不是悲傷的眼淚,而是解脫的哭泣。

「我回來了……咦?」

當江初日踏進家門時,率先看見的便是自己的親弟弟站在廚房料理晚餐。

「小礿?」

「啊,姊姊妳回來。」

江初礿回過頭,露出溫暖的笑。江初日呆了呆,好半天才擠出幾個單音節。

「啊……嗯……我回來了……」

她放下包包,看著江初礿的身影在廚房穿梭,背影那麼熟悉,讓她忍不住想起了一個人。一個不在很久的人。

「在等一下喔,這道菜炒完就可以吃飯了。」江初礿說。

「嗯。」江初日脫下外套,瞄見放在茶几上的裱框照片。

那是好幾年前他們一起去照的全家福照。

江初日露出微笑,悄悄抹去眼角滲出的淚,「我來幫你吧,小礿。」

「好。」

窗外,茉奈靜靜飄在空中,聽著房子裡傳來的鍋碗聲和說話聲。那些縈繞的悲傷都已經不見了啊……

「那麼該去找下一個了吧?」她自言自語著,輕輕一蹬,身體飛翔在幽黑的夜空中,金色的髮絲飄揚,隱隱帶著星光。

「下一個悲傷的人又在哪裡呢?」

餘落的,是天使銀鈴般的聲音

-----------------------------

各位好     我是風淚痕又名風風~

經過百般思考+深思熟慮(?)以後     在下終於決定將這部長篇系列放上來了

基本上它沒有庫存     所以更新速度會比烏龜還慢=     =

不過我會努力不讓它窗掉的!!!!

也請各位看哪裡不順眼(?)能告知在下~~~

那我們下篇文見囉囉囉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