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沒有於任何社群平台發布徵才訊息,請慎防詐騙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楔子。

      「媽咪──」

      晴光正好的下午,方家的庭院設了茶席,徐念和楊庭安愜意地坐在白色雕花的椅子上,正閒話家常。

      伯爵茶色澤透亮清澈,徐念細細品了一口,才剛從桌上的盤子裡揀起一塊茶點,就聽見一把撕心裂肺的喊叫從大門處傳來,打碎從枝葉間溢出的陽光,清晰無比地衝擊到她的耳膜。

      她手的動作一頓。仔細一聽……還挺像自家閨女的聲音?

      這才剛想完,就聞面對著大門的楊庭安輕輕「啊」了一聲。

      徐念轉過身,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只見小姑娘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從大門處咚咚咚地跑來。

      「媽咪!」

      徐念趕緊放下手中的茶點,把撲到自己身上的女兒抱住,連忙哄道:「我們思筑這是怎麼啦?誰惹我家寶寶不開心了?」

      方思筑吸了吸鼻子,抬手揉掉眼睛旁的水光,哽咽道:「祁、祁聿……」

      楊庭安眉心一跳,正想把自家兒子喊來,就聽到徐念道:「思筑乖,妳聿哥哥比妳大了一歲,不能直接喊人家名字,不禮貌的。」

      「可是、可是他欺負我……」方思筑見自家母親不僅不維護自己,還反過來糾正她,即將止住的淚水又再次從眼眶中滾落,「而且不只這次,他之前也常常欺負我,我為什麼還要叫他哥哥……」

      「沒事兒,直接喊他名字沒關係的,我們思筑開心就好!」楊庭安見狀,連忙安慰道,「祁聿又怎麼欺負妳了?跟阿姨說,我回去好好教訓他。」

      祁聿牽著狗追上來,才剛踏進方家大門,就聽見自家母親這番話,那腳步懸在半空中,一時間不知道該進還是該退。

      他還來不及思考,抬眼後目光就和楊庭安撞個正著,他摸了摸鼻子,衝她一笑。

      那笑意盛大,兩邊嘴角翹起來的弧度恰到好處,不過……沒什麼靈魂就是了。

      楊庭安:「……」

      接著祁聿便看見小姑娘趴在她母親的懷裡,哭哭啼啼地控訴著:「我剛剛問祁聿說,我和柴柴誰比較可愛,結果、結果他竟然說,當然是柴柴啊!」

      徐念眨了眨眼,和楊庭安互看一眼,就聽見她繼續說:「而且他不只說柴柴,還補了句伊麗莎白最可愛……」

      幾步之遙的祁聿,低頭看了看被自己牽著的那隻柴犬,又看了看那個哭得亂七八糟的小姑娘,心想當然是伊麗莎白最可愛,沒毛病吧?

      方思筑沒注意到他的到來,依舊抽咽著道:「標準回答不是應該是,狗和人沒有可比性,所以兩個都可愛嗎嗚嗚嗚嗚嗚嗚……」

      「而且我還覺得我們家的愛德華比伊麗莎白可愛,那這樣算下來,我不就排第三名了嗎嗚嗚嗚嗚……」

      方思筑五官柔和精緻,有一雙黑亮的鹿眼,乾淨明澈,看著特別天真溫和,睫毛又長又翹,羽扇似地鋪開一片。小姑娘的皮膚白皙又細膩,臉頰上還微微泛著自然的紅暈,大人們只要看到她,總是會忍不住捏捏她的嬰兒肥,笑著說這孩子真的太可愛了。  

      從小被誇可愛長大的她,一時之間實在無法接受這件事。

      她覺得自己的尊嚴被祁聿踩在腳下踐踏了。

      「媽咪,妳說祁聿壞不壞?」方思筑扁著嘴看向自家母親,眼神悲憤。

      徐念:「……」

      見她不說話,方思筑蹭了蹭她,音節拖得長,似是有點兒埋怨了:「媽──咪──」

      徐念趕緊將她摟進懷裡哄著,楊庭安最見不得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哭,見狀後,便朝不遠處的兒子喊道:「祁聿,你過來!」

      祁聿牽著伊麗莎白,乖乖地走到母親面前。

      方思筑看到他的到來,臉色瞬間垮掉,又瞥見躲在他腳邊的伊麗莎白,正睜著圓圓的眼睛,無辜地看著她。

      方思筑眼底的悲憤更濃烈了,雖然伊麗莎白真的很可愛,但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連一隻狗都比不過?

      想著想著,她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又要受到打擊了,睜著一雙無助的大眼看向楊阿姨。

      楊庭安對上她濕漉漉的目光,一顆心都要化了,連忙板著臉對祁聿道:「你怎麼連小姑娘都不會哄啊,這放在以後要怎麼辦?」

      祁聿看了伊麗莎白一眼,又瞅了瞅埋在徐念懷裡的方思筑,小姑娘正一臉不善地回應他的目光,眼睫上還凝著一顆水亮的淚珠,在陽光暈染之下像顆玻璃球,閃閃發亮。

      他想,他就是實話實說,怎麼也有錯了?

      最讓他痛心疾首的是,自家母親居然還站在她那邊,幫著她一起教訓自己……

      祁聿表示自己真的太他媽委屈了。

/

祁聿,一個從小就沒有求生慾的男人。

感謝寶寶們的寵愛嗚嗚嗚,之前看到預收100已經很驚訝了,沒有想到真的可以達到200,真的超愛你們……TTTT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