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段子一 Truth or Dare

那年初夏,正結束人生第一場大考,班上同學不再緊繃,隨之而來的是難能可貴的糜爛生活,我和趙怡人幾個朋友從書店買了好幾本小說輪流看,管他上課還下課,就是看個不停,一面看,一面想像我們的高中生活該有多麼美好。

班上的男孩子們也不管校規怎麼樣,幾個比較皮的學生帶了撲克牌來學校,上課也不好好上課,就是幾個人圍在一起打大老二,過不了多久,太多老師向班導告狀了,於是班導就把他們的牌全沒收了,那幾個男生也不服軟,硬是拿廢紙自己做牌來玩。

然後不久又被沒收了。

可那群傢伙還是一副創意無限的樣子,什麼狼人殺、阿瓦隆,無一不玩,還有人不怕死,買了一套桌遊帶來學校。

然後又被沒收了。

就這樣玩遊戲、沒收、玩遊戲、沒收循環了許久,原以為他們接著只剩下剪刀石頭布能玩了,直到有一天課上到一半,突然有個男生站起來,把老師半片黑板擦掉,留下老師在台上目瞪口呆,「你哪根筋不對啊?」

話聲剛落便引起班上男生哄堂大笑,後來在他們含糊不清的解釋下才知道他們正在玩真心話大冒險。

這下老師也管不著了,只能要求他們不要玩得太誇張。

接著好段時間就有男生做出些蠢事,比如跑去跟學藝說一直到畢業前的教室日誌都給他寫了、體育課跑操場硬是倒退跑步、跟嚴肅的國文老師講笑話,講到老師笑為止。

「我原本以為會考以前的我們已經夠蠢了,直到我看見他們。」趙怡人嘆。

「也還好吧!至少他們還沒在朝會學務主任報告的時候大吼大叫啊!」我說。

才剛說完,就看見幾個男生急急忙忙衝進教室,不久又聽到生輔組長渾厚的聲音,吼:「904那幾個傢伙!通通給我放學留下來愛校服務!」

......看來這下一語成讖了。

原先班上只有幾個男生在玩這無聊的遊戲,起初祁望他們還嫌棄這遊戲太幼稚,沒想到過不了多久祁望、江冠學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而且祁望還玩得不怎麼好,幾乎每堂課都會上台擦黑板,邊擦還有男生喊:「老師!你想知道祁望的秘密嗎?」

我們一眾女生只得嘆:「哇!好慘。」

如果我是祁望,估計在第三次上台擦黑板的時候就決定退出遊戲了吧?

這天我依然在讀小說,正讀到男主角要朝女主角告白時,忽然聽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

「常笑。」

我抬頭,看見祁望正站在我的面前,表情僵硬,明顯就是硬擠笑容,問:「妳在看什麼東西啊?」

我見他這個樣子就渾身不舒服,忍不住皺眉,「你應該不會喜歡我看的書,呃,祁望,你還好嗎?」

「很、很好,妳別管我。」他侷促地說,很明顯就不是沒事的樣子。

「嗯,我不管你。」我說,然後低頭假裝繼續讀書,眼角餘光還是在暗暗觀察他要幹嘛。

只見他抬手,突然就撫上我的頭,我放下書,愣愣地問:「你幹嘛?」

「妳、妳頭髮亂了,替妳整理。」他臉紅得關公似的,連耳根子都紅了。

我見他這樣,也不自覺地跟著臉頰發熱,還沒開口,就聽見他低聲說:「常笑,我一直覺得妳很可愛。」

原來已經被小說裡召喚的小鹿頓時就像得了狂牛症,四處亂撞也不懂節制停下。

我抬頭看他,一不小心就脫口而出,「祁望,你這是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只見祁望停下動作,一臉尷尬地答:「……大冒險。」

「……」

後來高中又看見班上同學在玩真心話大冒險,我總會想起自己這輩子最靠近愛情的瞬間大概就是祁望玩大冒險輸了的時候。

那瞬間大概也是我心底那頭蠢鹿第一次橫衝直撞,最後直接跳下懸崖了。

∣Another   Side

祁望不小心又被點要執行任務——其實他挺懷疑是不是有人在暗中搞鬼,怎麼老是他被處罰?

幾個男生也覺得老是祁望被整很沒勁,乾脆就給他一個最大的任務,往後點到他就pass吧。

於是他們商議了許久,決定讓祁望一次執行真心話跟大冒險。

至於任務對象太不解風情,這又是後話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