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01.那個死不要臉的

      「嵐,左後。」夥伴言簡意賅的提醒,被喚作嵐的男子一個急轉身,手上的符紙將張著血盆大口的妖靈劈了個對半。

      沒有過於刺激的血脈噴張,有的只是臨死前、無聲的哀鳴。

      然後寧靜的化為灰燼。

      果斷的將被污染的符紙丟棄,靳嵐取出新的符紙,射殺身周那些蜂擁而上的妖靈。

      靳嵐與他的搭檔、程荻允在資源回收場這個極度不適合的場景上演恐怖片裡的人鬼大戰,配上一旁大招牌閃爍不停的微弱白光,還真頗有一番陰森。

      若是有人心血來潮在凌晨一點出來倒回收,恐怕會嚇到口吐白沫,眼睛翻白,然後被靳嵐搭檔殺……洗腦。

      「啊。」靳嵐發出無意義的語助詞,一張符紙劃破了空氣,射穿了妖靈,連帶波及到寫著「大型回收場」的可憐招牌,四周陷入一片黑暗。

      程荻允彈了個響指,四周飄起青藍色的光球,他語帶哀怨卻又不失挖苦意味,「哎呀,又要賠錢了。」

      連點燈都活像拍恐怖片。

      「閉嘴。」靳嵐沒好氣的撇嘴,又一次剖開了妖魔的身軀,回頭一個怒瞪,正好見到友人的摺扇拍在最後一隻妖靈的頭上,崩灰。

      「生氣了,小心變老喔小高一。」程荻允擺出了老成的表情,但嘴角卻勾著玩世不恭的幅度。

      「你這個……」靳嵐咬牙切齒,但礙於現在還在任務中,他按捺著性子沒有動粗,依然專心的對付著眼前難纏的敵人。

      直到將這裡的妖靈完全淨空後,兩人才席地而坐。

      在青色光球的映照下,靳嵐本就不怎麼愉悅的表情更被襯托出一種不可言喻的陰鬱。

      彷彿沒有看見對方的臭臉,程荻允拿出了特殊布料擦拭著摺扇,悠哉的開啟話題,「小嵐啊,你不考慮換個持久性高的武器嗎?符紙雖然方便,但是對靈力的限制大、耗量大、又不環保。」

      「明知故問,你如果找得到不會被我靈力灌爆的武器,那我就答應進入靈能學院。」靳嵐勾起冷笑,擺明不相信對方能夠滿足這個條件。

      「喔?真有意思,居然向我下了挑戰書嗎?」程荻允露出了狐狸一般的笑容,身後那靳嵐假想的狐狸尾巴似乎又出來搖了搖。

      「只是想要做個了結而已,在下禮拜前如果你找不到這樣的靈武,那你就不准再跟我提起插班入校的事情。」靳嵐冷著一張臉,偽裝成黑眸的眸散著點點銀光,實在是被問到煩了,他正想做個了斷。

      「好啊,當然沒問題。」程荻允接下了挑戰書,而他的表情,好似有萬全的把握。

      靳嵐出生於靈能世家,由於強大的天賦,以及遠遠超過正常值的靈力,他被視為靳家重點栽培的對象。

      他在國小階段,的確曾就讀靈能學院的國小部,但不知為何,他從國小部畢業後,就極力反對繼續直升。

      靳嵐的父親對這件事情頭痛無比,然而在靳嵐給出了承諾,他會獨自進修,憑自己的力量成為合格的靈能師後,靳嵐的父親勉為其難的同意讓他就讀一般初中,而他也履行了承諾,在初中二年級打破了靳家的紀錄,成為靳家有史以來最年輕取得靈能師協會認可的人。

      正因為如此,靳嵐的父親也就放任他單飛,讓他搬出家裡到外縣市讀書。

      然後靳嵐遇見了程荻允。

      那是在一次的驅逐任務裡,發生的事。

      那天的靳嵐三更半夜肚子餓了,出門想去小七買些什麼來吃,但身為靈能師的他,嗅到了妖靈的味道。

      他看了看手機,沒有協會發來的緊急通知,這代表這附近還有另一個靈能師能夠解決問題。

      但妖靈的味道趨於濃厚,靳嵐感覺不太放心,隱隱約約,有種不安的躁動,蹙了蹙眉,看了眼手上的御飯糰,靳嵐果斷的將御飯糰叼在嘴上,疾奔而去。

      他開始慶幸自己有隨身攜帶符紙的習慣。

      味道的源頭是中央公園,還未抵達現場,靳嵐就聞到了濃厚的妖靈味,以及血味,靳嵐的眼神趨於銳利,腳程不自覺的加快。

      「靠!」程荻允覺得今天極有可能是他的死期,眼前的妖靈雖然不算太強,但是他早上才受了傷,狀態不算好,甚至可以說是糟糕。

      舊傷口還未完全癒合,因動作過於激烈,傷口伴隨著疼痛撕裂,而且開始滲血,妖靈聞到血腥,變得更加殘暴。

      難不成真的要死在這裡等其他靈能師收屍了嗎……

      狼型的妖靈眼泛紅光,張開了滿佈利牙的大口,眼見就要朝自己的脖子咬下去,程荻允閉上了眼睛,現在的他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

      一道破風聲貌似從耳畔疾嘯而過,預料中的疼痛沒有發生,程荻允瞬間脫力跌坐在地,睜開眼睛,看見狼型的妖靈被擊退至一旁,出手的正是靳嵐。

      靳嵐眼帶寒光,又一次射出了五張符咒全部命中妖靈的要害,狼型妖靈受了兩次重創,眼瞳的紅芒褪去,一陣涼風襲來,妖靈如塵土般逸散在空氣中。

      「你還好吧?」看起來十分年輕的同行這麼問著自己,只見對方在他的身旁蹲著,抽出了寫著治癒符文的符咒,嘴裡喃喃唸了什麼,腰間的傷口逐漸止血,對方冷靜的情緒慢慢撫平了自己剛剛生死交關的情緒緊繃。

      如果他的手上不要拿著飯糰,程荻允會覺得更靠譜些。

      「謝謝,差點就沒命了,我叫程荻允,日域靈高二年級。」程荻允露出了苦笑。

      「舉手之勞,我叫靳嵐,育皇高中一年級。」靳嵐稍微檢視了一下眼前的靈能師,在確認對方沒有大礙後,站起身來。

      「等等,你不是靈高的人?」程荻允勉強起身,眼裡閃過訝異之色。

      這年頭的靈能師居然有不讀靈能學院的?

      「不想讀。」男孩的臉色淡漠,連答案也簡單的讓人吐血,只見靳嵐摸著肚子,他斜睨了程荻允一眼,問了一個讓程荻允更加吐血的問題,「我餓了,你餓了嗎?」

      程荻允呆掉,敢情他是為了吃宵夜才出門的嗎?

      「……有一點。」程荻允沒說謊,他的確餓了。

      兩人自從那一天後成為了朋友與搭檔,而程荻允從沒放棄讓靳嵐轉進日域靈能學院的想法。

      「只不過當時真的很訝異你居然是傳說中靳家的獨子,好死不死被我遇到。」陷入回憶的程荻允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早知道把你放在那裡被咬死我再替你收屍。」靳嵐翻了白眼,各種無奈。

      救人救到了甩不掉的老狐狸,他不想認也得認。

      「小嵐嵐好壞喔……」程荻允什麼沒有,不要臉最多。

      「你可以更噁心一點。」靳嵐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他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撿到了這個死不要臉的老狐狸?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