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2)

直到看不見他的背影了,我才朝著他的背影用力的哼了一聲。

反正,不管他承不承認,總歸是他先認出我來,所以他終究還是對我的長相留下了印象。

這場雨下的比想像中的還要久,久的我站得腳酸腿麻,不得不找一個牆角席地坐下。

我至此覺得,祖治淵剛剛那句話說的對,就算是個大正妹,淋了雨又席地而坐,也只不過是狼狽的正妹而已。

九月初,天氣還熱的很,就算這幾天颱風過境,溫度稍微降下了一點,但是依然悶熱,尤其淋了雨之後,衣服都黏在身上,無端的令人煩躁起來。

我拿出手機,打開IG,滑了一會兒,剛開學,高中的同學朋友們都各奔東西去了,所以這幾天IG特別熱鬧,大家都在曬新學校跟新宿舍的照片。

我正想發個及時動態,表達一下我現在的可憐,一瓶礦泉水忽然出現在我面前。

我仰起頭,那道逆著光的背影,我雖然看不清楚,但還是憑直覺得喊了一聲:「祖治淵?」

「嗯?」他晃了晃手上的礦泉水,「喝嗎?」

「好啊。」我接下了水瓶,開玩笑的說:「我喜歡喝可樂,下次買可樂給我好嗎?」

祖治淵翻了個白眼,沒接話,我自顧自的笑起來。

他在我身旁席地而坐,他跟我不一樣,他沒有淋雨,長的也好看,這時候坐下,只透出一股不羈的自在感。

光線從他的側邊照過來,我能看見他臉上的細小絨毛,還有纖長的眼睫毛。

「你的眼睫毛真長啊。」我感嘆,「一定很多女生羨慕你,大家還要特地去買刺激眼睫毛長長的睫毛液。」

「睫毛倒插的時候很痛。」祖治淵似乎一點都不喜歡這件事情,「我小時候曾經拿剪刀把睫毛都剪掉。」

我啊了一聲,「你這樣不是適得其反嗎?人家都說睫毛太短的話,拿剪刀把前端剪掉,就會越長越長了。」

祖治淵這時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隨即有些懊惱。「沒想到……」

「不過你這樣很好看啦,不要剪掉。」

我隨口說,廊外的雨越來越小了,我跳起來,「太好了,雨要停了。」

「妳心情很好?」祖治淵略帶好奇的問。

「能回家了,我當然覺得不錯。」我看了他一眼,「畢竟剛剛才有人嫌我身上臭。」

祖治淵忽然笑了,「我可沒說。」

他本來就是個好看的男生,只是聲音帶著一點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這麼一笑,像是雨後的陽光一樣,令人覺得耀眼。

「反正不管你是什麼意思,你把話說的讓我理解成那個意思,那是你的問題。」我朝他做了個怪表情,又笑著說:「不過我是個寬宏大量的人,所以外套我還是會洗乾淨的。」

「我看妳一點也沒有不高興的樣子。」

我想了幾秒,「正妹也是人,淋了雨又流汗,確實應該臭臭的,這個我也沒辦法。」

「妳倒是豁達。」

「不然我能怎麼辦?一頭撞死嗎?」我哈哈大笑,「正妹是不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去死的,頂多就是我下次記得帶傘就是了。」

「哦……這麼說起來,我是有帶傘,妳要跟我一起去搭校車嗎?」祖治淵說完從包包裡拿出一把折疊傘,「不過我先說,這傘不大。」

我一陣無言,你有傘不早說,我們還在這裡聊什麼天啊?

祖治淵看見我的表情之後,終於繃不住的笑出來。

他很奇怪的朝我伸出手,「我是祖治淵,交個朋友吧?」

我氣不過,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手,「原來你沒把我當朋友?」

「同班同學而已,難道妳會跟所有同學都當朋友?」

「這倒是不會……」他說的也沒錯,但我還是有種被人耍著玩的感覺,所以我又忍不住說:「當朋友可以,但是你不能愛上我,我有男朋友的。」

祖治淵斜了我一眼,「膚淺,難道男女之間就不能有純友誼?」

我想了想,「抱歉,我還真沒有這種經驗。」

祖治淵一陣無言,「看樣子我是第一個了。」

「原來你真的不喜歡我啊?」我頗意外,「那你幹嘛把外套披我肩膀上?」

「妳一個有男朋友的人,這麼關心別人喜不喜歡妳,這樣對嗎?」祖治淵開了傘,朝我招招手,我連忙鑽進傘下。「而且我剛剛就說了,那只是紳士禮儀。」

「我當然想知道別人喜不喜歡我啊,這跟我有沒有男朋友有什麼關係?。」這傘真的不大,我幾乎都縮在祖治淵懷裡了。「反正我是不信什麼紳士禮儀啦,你就騙你自己好了。」

「妳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愛往自己臉上貼金的?」

「從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