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合作

Eva那虔誠的教徒養母總是說,擁有信仰是一件多美好的事,神會指引你正確的方向而不使人迷失。

神啊,總是與你同在,若你有信仰。養母溫暖的笑靨以及曾經說過的話深深刺痛了Eva,她低啞著想喚出養母的名,可她發不出任何聲響,Eva的眼淚流得更凶了,即使她知道這是夢。

Eva驚醒的第一眼看見了飯店房間的天花板,床邊的燈透著鵝黃小光。她忽地翻身從枕頭底下順出短刀,抵上了不知何時進入這房間的男子。

「Eva。」男人用這種該死的性感聲線去呼喚她的名,「該醒醒了。」

「透先生。」Eva平穩叫出安室透的名,右手的短刀沒有絲毫要放下的跡象,Eva出任務前可沒有告訴這位公安,自己會在哪一間飯店下蹋。

「風間跟我說了,被逮捕的毒販老巢在千葉縣。」安室維持著無法讓人琢磨的笑意,對於自己頸側被一把利刃抵著,沒有絲毫緊張感。「這間飯店左右兩側雙向樓梯,突發狀況能馬上離開,房間數目多,混淆視聽也相當容易,加上附近大樓密集,鄰近車站,飯店周遭也可以叫車,交通選擇也相對的更多,這是我的推測。」

女人緩緩放下刀,安室透看起來是透過自己的推理才推敲出這個地點,自己都差點忘了,這個人還是個偵探。

「連睡覺也沒有可趁之機。」安室透搖搖頭,顯得相當可惜的神情,身子又退了回去,「Eva,哪一個男人要是敢夜襲妳,妳肯定會扭斷他的手。」他今日終於領教了英國女人也分多種。

「的確,我是該扭斷你的手。」Eva明顯的翻個白眼,她警告著「你最好不要有下次。」

下床的Eva打開衣櫃拿出一件新襯衫,連標籤也來不及拆,她買得相當倉促,事實上這個任務也是來得措手不及。不得不說,這傢伙打擾自己的大好時光,還真的得要在他身上撈點什麼才行,打定主意的Eva轉身對安室挑個眉,「要是你願意請我一頓早餐,我對於你擅闖淑女閨房這件事可以既往不咎。」不待安室透回應,她便走進浴室,隨後響起的陣陣水流聲,裊裊蒸氣掩蓋了光裸的女體,勾勒出若隱若現的曲線。

安室透笑得可開心了,「什麼叫擅闖淑女閨房?Eva,我可是有門卡的,這可是光明正大。」他不知何時變出一張門禁卡把玩著,眼神也變了。

Eva.Watson絕對是所有合作者中,最不會乖乖配合的一位。去年一位不願具名的線人提供警方大量情報,協助偵破數十起販毒集團,甚至是走私海外的案子。這位線人就是Eva.Watson,雙重國籍,父母不詳,被Watson夫婦收養,今年三月,她成了公安的合作者。

第一次會面,Eva來到警察廳總部,公安帶她來到事先安排好的隔間,提早到達的Eva被人告知,那位要與她會面的公安有件案子走不開,請她稍等一下,Eva也很有耐心,向那位帶她進來的女性公安討了一本雜誌開始翻閱起來,約三十分鐘後,推門而入的男子映入Eva的視野中,她同時闔上雜誌。

「北澤   洸小姐?」他的聲音挺好聽的。

「Eva。」她其實有點不適應自己的日本名字,北澤是她母親的姓氏,她卻從來沒有對自己的生身父母有任何印象,「我喜歡別人這麼叫我。」Eva是Watson夫婦後來取的新名字。

「Eva。」男子如此微笑,「我是降谷零,是以後與妳配合的公安。」

她簡短的道,「您好。」這位公安很年輕,看似不超過三十,黝黑的膚色似是與生俱來,那雙不過於粗壯卻又顯得完美有力的雙臂線條讓她很感興趣。

他拉開椅子坐下,手中還有一疊資料,「總之,來聊聊吧。」

Eva的眸子是迷人的藍灰色,看起來霧濛濛的,像一汪深潭,偶爾盛起淡淡的憂鬱。自己曾迷途過,如今不想再錯,這是Eva願意成為線人、甚至是合作者的緣故。

安室透的目光落在已經洗完澡,坐在床邊吹頭髮的女子,不說話的她靜默淡然,彷彿沒人可以打擾她的思緒。

安室喜歡她的短髮,好整理又吹乾得快,而且Eva的臉型很適合短髮,隨性的微捲似乎是天生的,她本人只是含糊地說是遺傳媽媽,Eva沒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母,卻留一張父母的相片,背景在海邊,年代似是有些久遠,她很珍惜那張相片。

相片中的女人,留著與Eva相仿的短捲髮。

「這裡分叉了。」觀察了Eva許久的安室透忽地湊近,順手捏起她一束些微濕潤的髮絲,他的距離近到Eva的眸子微微映出男子的身影,她還聞到對方唇邊的淡淡咖啡味。

「有一陣子沒護髮了。」Eva低低地嘟囔一聲,似乎夾帶了點懊惱與小失落,她很愛護自己的頭髮,可能是長年養成的一種習慣。

安室的鼻尖嗅聞到好聞的洗髮乳香氣,手指撫著柔軟的髮,順著髮間又輕輕滑過她的臉測,拇指有意無意的擦過肌膚。

他笑了,「走吧,請妳一頓我的拿手料理。」

*

再端上自己的拿手料理,同時也是波洛咖啡館的招牌三明治,安室透終於相信Eva的確餓了,一盤三明治被她僅僅用數分鐘嗑完   ,但她可沒到了狼吞虎嚥的地步。

「我都不知道你的手藝這麼好。」Eva終於浮現了滿足,她為了此次任務已經好幾天沒有吃一頓像樣的餐點,「或許你不會介意多給我一杯冰咖啡。」

「你上一餐吃了什麼?」安室透挑眉,他們這些忙碌公事的人,有一餐沒一餐的都是家常便飯。

「提神飲料,如果那也算正餐的話。」她懶得去回想自己的吃了什麼,又掩嘴小聲地打哈欠,顯然昨夜睡得不夠充足,「噢,還有一條巧克力。」

「說實話,我不能給妳冰咖啡,那會造成胃痛的。」安室透思索幾秒,誠心誠意地給出一個建議,「還是來一點助消化的花草茶吧。」

「好。」反正是安室透請客,喝什麼她都沒有意見,Eva笑咪咪地接受了。

安室透是這個人的化名,作為一位必須隱藏真實身分的人,他是私家偵探、也是這間波洛咖啡廳的服務生。

「對了,我還沒問你呢。」Eva眨眼,她今天戴了有顏色的隱形眼鏡,「你怎麼有飯店房間的門卡?」

「妳想知道?」此時的安室背對她忙碌著。

「當然。」Eva坐在吧檯前的座位,等待飲料的同時時她習慣性地觀察四周,這個時間點是剛開店不久,雖然是假日但遇上休息日,大部分的人都會晚起,客人幾乎要到中午才會開始陸續光顧,「你這是用了手段吧。」她刻意壓低了嗓音,用著肯定句。

安室透悶悶地笑了聲,引來了不遠處女高中生心花怒放的聲音,她們早就觀察這位帥氣的服務生很久了。

「妳的茶久等了。」安室透微微彎腰,將剛沖泡好的熱茶放在她面前,他輕聲開口,「我跟櫃檯的人說,我想給交往一周年的女朋友一個驚喜,請她務必借我備份門卡。」音量很低,只有他倆能聽見。

「這藉口也能騙過飯店的人,真是便宜你小子了。」Eva忍不住低噥,倒也沒有不悅的情緒,看在今日他請客的份上,自己就不計較了。

叮咚!本是黑屏的螢幕忽地亮了,自動跳出一則提示,讓Eva想起自己得彙報此次任務結果,順便整理出報告一併送往上級,思及此,她微微陷入自己的思緒中。

山田浩,四十六歲,此次千葉縣警方所偵破的販毒案主嫌,連同底下的一幫小弟也被當場逮捕,現場也搜出足以定罪的大量毒品。Eva深信山田浩有主要交易的上游管道,只是嫌犯本人接受偵訊時不願透露,口風相當緊。

「山田浩與妻子小島川子數年前離婚,二人共育有一子......」她心不在焉地滑著手機的網路新聞,視線落在字裡行間,Eva走神的更加明顯了。

她事後在現場尋了一張紙片,一段手抄的凌亂號碼,雖然被稍稍糊了字跡,但隱約可以辨識,證實山田當時在警方到達前就急於想毀滅什麼,時間過於緊迫才無法全然地毀屍滅跡,紙片燒焦的痕跡是新的,她查了這支號碼是登記在山田浩的前妻名下,山田浩一直以來有持續跟前妻連繫麼?

Eva輕咬下唇,通聯紀錄停留在山田浩被捕的前三天,先前是固定兩個月一次,但這個月,山田浩卻主動打給小島川子兩次,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山田浩這麼急於與小島川子聯絡。或是,某種原因威脅到了山田浩,甚至是他前妻,冒著可能會被發現的風險,山田浩也必須向前妻示警......

離婚也是為了掩人耳目的手法麼?Eva低頭思索著,又喝了一口茶,溫潤茶香稍稍紓解胃的不適,看來她得去拜訪小島川子一趟。

「妳在想什麼?」似是察覺到Eva情緒轉變是在看了手機之後,安室透落在螢幕上的目光不自覺停滯。

「沒什麼,只是他前妻跟孩子是無辜了。」Eva淡淡地回應,山田浩的兒子才四歲,她望著窗外,小島川子是家庭主婦,無固定收入,離婚後山田浩沒有給予贍養費這點也叫人生疑,肯定有金錢往來,這兩人不可能直接見面,說不准有秘密戶頭……

Eva一口氣喝光了杯子剩餘的茶,她對安室透說,「這頓謝謝你了,下回我請客。」她提起包包,準備離開。

「Eva,妳要是想到了什麼就去找風間,他會給妳支援的。」安室透知道Eva為何對這種販毒的人深惡痛絕,只因為她也曾深陷其中。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