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御喬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陳韻茹

陳韻茹坐在辦公室盯著電腦的月報表,某項單品銷售的數量,不禁讓她搖搖頭嘆了口氣。

「這品項⋯」

「我真的該找個人來救救我了。」

她苦惱地看著電腦喃喃的說著。

叩!叩!叩!

「請進!」

她抬頭看。

「爸!」

「還在忙嗎?」

「快好了,要出門了嗎?」

「大概在五分鐘吧。」

「好。」

他們正要去參加餐會,陳韻茹的父親叫陳文俊,是商界知名企業的董事。這不是第一次陳韻茹跟著陳文俊去參加,陳文俊希望陳韻茹可以多認識一些人,所以⋯只要是餐會基本上都會帶著陳韻茹去。也是因為從小耳濡目染,她的交際手腕很好。

陳韻茹跟陳文俊出門,都總會勾著他的手,父女倆感情很好,陳文俊也很疼愛陳韻茹,陳文俊看到熟識的人,便招手過去打招呼。

「江教授!」

「陳董事!」

兩人是相識已久的朋友,但卻是陳韻茹第一次遇到江教授。

江教授看到了陳韻茹便問。

「這位想必就是陳董的愛女吧。」

「是的。」

「小茹,這位是江教授。」

陳文俊看著陳韻茹跟她介紹。

「江教授,您好~我叫陳韻茹。」

「好。」

陳文俊看了看江德樑身邊⋯

「德樑,你怎沒帶姿玫一起來認識認識?」

只要講到江姿玫,江德樑總是覺得很有面子。

「她喔~在趕圖,沒空!」

「姿玫最近應該接了不少案子吧!」

「對,看她一直待在房間。」

江德樑笑的很得意。

「看得出來姿玫是你的驕傲,那⋯姿庭?」

但只要一講到江姿庭,江德樑的臉就會立刻垮了下來,他的語氣帶著憤怒與不滿。

「別提了,不孝女!不知多少年沒回來了,賣咖啡有什麼出息。」

陳文俊在聊天時,陳韻茹都會面帶微笑,安靜的聽著,突然陳韻茹聽到她有興趣的字⋯賣咖啡。

「好,別提。」

說完,兩人便開始聊起近況。

餐會結束在回家的路上,陳韻茹便好奇的問陳文俊。

「爸,江教授有兩個女兒?」

「對,姿玫是作設計的,她是小女兒。姿庭聽說離家好久,好像是為了賣咖啡,跟德樑吵翻而離家的,我記得她小時候成績很好,怎麼會想要賣咖啡呢?」

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江教授不支持她賣咖啡?」

陳文俊點點頭。

「小茹啊,妳認為以江教授的身份地位,他會容許自己的女兒在外面擺攤嗎?」

「不會。但⋯不一定要擺攤吧!也可以開咖啡廳,不是嗎?」

陳韻茹說出她內心的疑惑,陳文俊便笑了。

「做父母的都希望自己的小孩比任何人都優秀,江教授是教書的,妳覺得他會希望自己的小孩往哪發展呢?」

「江教授不願透露也不願多談姿庭這孩子,我猜⋯那應該是姿庭的夢想,只是她的家庭並不允許她這麼做,我記得姿庭這孩子很乖很聽話,成績也很優秀,德樑對她的期望也很高,我記得她有考到不錯的大學,後面的路德樑都幫她安排好了,她會離家⋯說實在的,我很意外。」

她聽完後說出她的想法。

「爸,你認為江教授的安排是姿庭想要的嗎?」

「小茹,我只能說妳比姿庭幸福,也比她幸運。」

她點點頭明白這其中的無奈。

「爸,你的意思我懂。不是每個人都能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而你也不反對。」

陳文俊回想以前的種種,有些感嘆。

「沒錯,德樑的個性比較一板一眼,也比較專制。但我記得德樑其實很疼姿庭,這孩子很有大人緣,嘴巴很甜,她國小時我見過她幾次,長得還挺可愛的。」

陳韻茹好奇心驅使,她接著問。

「爸,那她離家多久了?」

陳文俊嘆了口氣,搖搖頭。

「我也不是很清楚,至少五年跑不掉。」

陳韻茹一臉認真的表情說著。

「老實說,我很佩服她的勇氣。」

她一講完,陳文俊連忙說著。

「小茹,妳可別為了餐廳,跟老爸賭氣而離家出走啊!老爸就妳這寶貝女兒呀~」

「爸,要離家我早就離了。」

陳韻茹意有所指地說,兩人互看了一眼,心裡想著同件事。

「也是。」

陳韻茹點點頭沒有做回應,彼此心照不宣。

但她反而對江姿庭感興趣了,回到家後,陳韻茹打了電話給陳文俊的秘書。

「大小姐!」

「吳秘書,我想要你幫我查一個人,但別讓我爸知道。」

「好,請問大小姐要查誰呢?」

「江教授的女兒,江姿庭!」

「好。」

兩天後,吳秘書將查到的資料帶過去陳韻茹開的義式餐廳。

叩!叩!叩!

「請進!」

「大小姐,您要查的人,我已經查到了。」

吳秘書交給陳韻茹一個用A4大小牛皮紙裝的文件袋。

「謝謝!」

「不會,那我回陳董那了。」

「好。」

她打開文件念著,忽然讓她眼睛為之一亮。

「江姿庭,長得還挺清秀的。小我一歲,乙級調飲證照、City   &   Guilds英國國際咖啡師證照、SCAA國際烘豆師認證,這有趣⋯也許⋯」

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腦中計劃著。

「妳離家的勇氣真的是讓我佩服,在沒有家裡的支援下,妳怎麼有辦法生存?」

她若有所思地看著資料,嘴裡喃喃說著。

「好,明天就去見見這個人。」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