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章 回到陽間

      很驚險。

      差一點就回不來了。

      在最後的關頭,胡令宇要「躺」進自己的身體前,那名鬼差還是追了上來,他拿著一個木製枷鎖,蒼白的臉龐上腫了一大塊,就這樣滑稽的衝過來想要拘回胡令宇,不過最後還是胡令宇速度更快些,率先一步進了自己的身體。

      看著周遭那群滿是驚恐的護士,胡令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畢竟就在不久前,他可是被宣告急救無效的重傷患。

      不過現在已經不是了。

      大難不死,他回到了陽間!

      那名鬼差可能還在四周,但胡令宇看不見,畢竟他只是個普通人,並沒有陰陽眼。

      「嘶……」忽然間,胡令宇感覺渾身上下都傳來一陣劇痛。

      那種痛,是鑽心一般的疼痛!

      「對了,我是被車撞死的,應該受了不輕的傷,骨頭不知道斷了幾根,說不定還傷了內臟……」胡令宇面目猙獰,咬著牙,忍受劇烈疼痛。

      「醫生!醫生!」這時一旁的護士們才終於回過神來,雖然不知道胡令宇怎麼會突然「活」過來,但救死扶傷是醫者的本能,他們忽略了發生在胡令宇身上的怪誕離奇,再次將他推進了手術室。

。。。

      胡令宇再次睜開眼睛時,是在一間病房裡,由於窗簾遮擋的緣故,房內顯得有些昏暗,也判斷不出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

      「呃,活下來了……」看著自己手上掛著的點滴,胡令宇意識到,這次算是真正的活下來了。

      「你醒了啊?」病房的門被打開,那被叫作錦瑜的年輕小護士探頭進來,驚喜叫道。

      胡令宇連忙準備爬起身,不過在移動的當下,他忽然發現自己身體的疼痛竟然不明顯了!

      怎麼回事?

      現在的醫術真的這麼發達?

      胡令宇可是記得很清楚,自己的傷到底有多重,如果簡簡單單就可以恢復的話,那也太詭異了。

      小護士抱著一個文件板走進來,看到胡令宇一臉訝異的樣子,不禁失笑道:「是不是覺得很驚訝?你的傷竟然好得這麼快!」

      胡令宇支支吾吾,他想說些什麼,但又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不能向護士說他是從鬼差手底下逃回來的吧?

      所以,身體的異狀跟死而復生有關?

      還是,其實自己已經沉睡了好幾個月?

      「放心,距離你發生車禍那天,只經過了四天而已。」似乎是看出了胡令宇的想法,小護士連忙說道:「你的傷在手術過後以一種極其快速的速度恢復,這個過程讓我們所有人都非常驚訝。」

      「四天?只過了四天?」胡令宇自己也懵了,四天的時間,身上的傷就不可思議的復原了,這確定不是在拍超人電影?

      「對了,這個契約書你看一下。」小護士把胡令宇從錯愕中搖醒,把手中的文件板遞過去,說道:「由於你的身體復原速度異於常人,我們醫院已經上報給臺灣醫學會,你的主治醫生薛醫生希望可以將你的復原過程做成一份報告,但一些程序上的問題,需要你在這邊簽立契約書。」

      胡令宇怔了怔,突然驚呼道:「你們這是要將我解剖?」

      「解剖?」小護士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電影看多了吧?這種事才不會發生在現實世界,頂多就抽點血,你定時回診給我們作分析報告就好了,偷偷告訴你,你的案例連WMA都有所關注,如果到時候,你的身體報告能讓人類醫學有所進展的話,酬勞不會少的。」

      「WMA?」

      「噢,就是世界醫學協會……不過這不是重點,你先看看契約書,沒問題的話簽了吧!」

      胡令宇接過契約書,還是有些發愣。

      「這種契約書,其實要經過你父母過目的,但我們連繫不上他們,你方便叫他們來醫院一趟嗎?」小護士小心翼翼的道。

      胡令宇抬起頭,道:「我沒有父母。」

      小護士摀了一下額頭,連忙道歉,「抱歉,我不知道這件事……那,你的監護人呢?」

      「監護人是我爺爺,但他人不在臺灣。」胡令宇過目了一下契約書,詢問道:「我已經成年了,這我可以作主簽了沒問題吧?」

      「可以是可以,但你要不要請你爺爺回來看一下?」小護士建議道。

      「不用了。」胡令宇接過小護士遞過來的筆,邊簽名邊說道:「我其實也連繫不上他,除非他自己回來。」

      小護士閉緊嘴巴,她發現自己今天一直問不該問的。

      簽完了名,小護士又幫胡令宇換了一次點滴,然後像是落荒而逃一樣的跑出病房了。

      胡令宇躺在病床上,呼了口氣,直直盯著天花板。

      說實話,他的情況相當特殊,如果不是親身經歷,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從鬼門關前走了一遭……不,認真說起來的話,他還沒到鬼門關前,人就回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擁有異於常人的恢復能力,如果不搞清楚這一點,他睡覺都不踏實。

      所以,他悍然將契約書簽下。

      當然,配合檢查後那所謂的報酬也挺讓人動心的,他必須很坦然地承認,他就是個俗人,會追逐金錢那種身外之物。

      就在胡令宇躺在病床上即將睡去時,病房的門又被打開了。

      一名穿著白大褂的男子戴著口罩走進來,胡令宇沒有多想,以為是醫生來檢查病況,然而,當那名男子脫下口罩的那一瞬間,胡令宇差點從病床上跳起來。

      「呵呵,還記得我嗎?」男子露出潔白的牙齒,不過其臉色有些蒼白,給人一種陰沉沉的感覺。

      這個人,胡令宇稱不上認識,但好歹也算有交流過……嗯,沒記錯的話,四天前還用拳頭揍了他一拳。

      沒錯,來人正是那名被胡令宇一拳撂倒的鬼差!

      看著那既熟悉又陌生的臉孔,胡令宇沉默了片刻,心想要不要再給他一拳?

      鬼差似乎沒意識到胡令宇此時又衍生出了很危險的想法,他冷冷一笑,道:「你以為取巧復活就可以完全沒事嗎?會不會太天真了!本差今日就要……」

      鬼差話還沒說完,胡令宇忽然一個翻身,按下了床頭的緊急鈴。

      「你好,請問有什麼事?」緊急鈴那端傳來了聲音。

      「我的病房進來了一個精神有些異常的人,麻煩過來幫我處理一下。」胡令宇回答道。

      鬼差:「……」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