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夫夫的喵喵Play(慎入!)

        時間是在李堯與唐儼結束一個月度蜜月假期回來的時候。

        兩人一打開家門就看見屋內堆滿了禮物,有些有包裝、有些沒有,全都是親朋好友,還有粉絲們送他們的新婚禮物,在兩人去渡蜜月期間全由李皓幫他們管理。

        李堯隨即忘記搭乘飛機的疲勞撲向禮物堆,興奮又期待地一個一個拆包裝。

        唐儼則是進入他的工作暗房,打算將這一個月拍的相片洗出來。

        基本上,唐儼只要一投入進去,不花上兩小時不會出暗房,他知道外頭的禮物夠李堯混個半天時間,便心無旁礙專心的洗相片。

        半個小時過去,唐儼看著剛出爐的照片露出滿意笑容。照片裡的主角當然都是李堯,不管唐儼怎麽照、怎麽看都不嫌膩。

        在唐儼準備進行第二輪時,身後猛然撲上一股力量,一道軟綿溫熱的氣息在他耳邊「喵~」了一聲。

        唐儼記得家裡可沒養貓,不,好像從今年開始是有住進了那麽一隻可愛的小貓咪。

        「肚子餓了?」唐儼望了眼時間,快接近下午四點。

        「喵~喵~」餓了。

     

        貼在他背上的李堯繼續學貓叫。

        唐儼笑著回頭,很快就發現李堯帶著貓耳朵,雙手套著貓抓手套,手套的布料與裁縫都很精緻,看起來像隻血統高貴的黑色小貓。

        「這是誰送的禮物?」

        「喵~嗚……」不知道。李堯玩上癮了,學小貓向他撒嬌,用臉磨蹭著他的身體。

        唐儼忍不住露出笑容,摸了摸他的頭,突然認真地打量起他裝扮,問著:「怎麽好像好少一個東西?」

        李堯眨眼,攤爪,表示:不知道~~

        「是嗎?」唐儼質疑的揚眉,「應該還要有條尾巴才對。」

        說著便走出暗門。

        李堯馬上跟隨在後,因為那條尾巴正被他丟在沙發上,而李堯不戴尾巴的原因當然是那尾巴不是正常尾巴。

        唐儼搶先在李堯出手前拿起尾巴,在他面前晃啊晃,「我就說嘛。」  

        李堯看他笑得邪惡,想拔腿開溜,但腰桿立刻被一條手臂勾住,唐儼將他捆在懷中哄著,「裝上尾巴給我看看?」

        「喵喵!」不要!

     

    李堯不安份地扭動身體。

        「不要?可是我想看,既然要扮貓就要扮得像樣點,你看是要你自己裝上去還是我幫你裝?」唐儼的話不容置喙。

        李堯看著那條尾巴就臉紅。整條尾巴大約一公尺長,一端是黑色毛布料,另一端是類似矽膠材質的東西,一節一節地,有1/4條尾巴長。

        「再不回答就是我幫你。」唐儼瞇起眸子,透著危險氣息。

        「喵喵喵喵喵、唔!」李堯一時轉換不過來,重新炸毛地說:「知道了,我自己換啦!」

        李堯從唐儼手中搶過尾巴,見唐儼一副興致富饒雙手環胸等待他做出行動,迅速帶著尾巴跑進臥房還鎖上門。

        「我只給你五分鐘時間。」唐儼在門外喊著。

        李堯朝著那扇門皺了皺鼻,用力坐上床鋪開始仔細研究一下這條尾巴,知道矽膠串珠部分是要插進後面的洞裡,內心有些緊張,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這種道具,說不怕是騙人的。

        每顆串珠的大小大概兩公分,其實跟唐儼的東西相比差多了,李堯認為應該不會很困難,直接脫掉褲子跟底褲躺下來,將前端對準小穴就刺了進去。

        「呃!」

        但那股刺熱的不適感說明李堯還是想得太簡單,在沒有液體濕潤下,矽膠表面帶著阻力,才擠半顆到皺摺裡就讓他感到難受。

        李堯趕緊抽出,等待那股異物感消失後,想了想,決定使用潤滑液,均勻地擠了一些到串珠上頭,這次很輕易就刺進小穴裡,一下就插進一半長度。

        串珠不像男人的性器那樣能滾燙的填滿他,但因為長度有點長,每刺進一點腹部就酸酸的,李堯害怕得不敢再深入,就怕捅破肚子,才放開手想看看成果,東西就滑了出來,如排泄的感覺讓他全身爬滿疙瘩。

        他是知道這是情趣用具,不過這種感覺太過奇妙。他鬼使神差地重新將串珠刺進小穴又抽出,緩慢地插到深入又一顆一顆將珠子吐出,癢癢麻麻的快感立刻侵占他的身體,還有一股描述不來暢快感覺,讓他有些陷入沉迷。

        前面的性器很快勃起,隨著他用串珠玩弄自己的小穴,流出透明的汁液。

        因為感覺太過舒服,李堯越刺越深,甚至改趴跪在床上,噘高臀部,想像著是在跟唐儼交媾一邊擺動臀部,一邊用力抽插自己的小穴。

        串珠頂到了他了敏感點,他舒服地叫了出來,「啊!」

        唐儼這時也用鑰匙開們進來,「時間到了。」

        唐儼一進臥房就看見李堯翹高著臀部趴在床上,臀間濕答答的小嘴正含著東西。

        李堯嚇得放開手,體內串珠因為小穴太過濕溽,噗啾一下就滑了出來,粉紅色肉蕊因空虛而收縮著,泛著美麗光澤。

        「你剛剛在做什麽?小貓咪。」唐儼玩味笑著。

        「沒、沒做什麽……你不是要我裝上尾巴。」   李堯知道唐儼的目光正停在那個害羞部位,趕緊坐起身體。

        「是嗎?」

        李堯見唐儼走來,緊張地想下床,但唐儼動作更快,抓住他的手將人帶回床上趴著。

        李堯感覺到自己的臀部被扳開來,小穴接觸到空氣不免緊縮了一下。

        唐儼一看穴口濕溽溽地又有點腫脹,像飢渴的小嘴不停開合,就知道他方才在做什麽。

        「說好時間到了,讓我來幫你裝尾巴吧。」唐儼毫無預警拿起尾巴,插進他的小穴。

        「啊!」李堯感受到串珠深入到他的腹腔,扭著臀部反抗,但唐儼刺得更深,「呃嗚……」

          他難受地抓著枕頭,喊叫著唐儼的名字,唐儼突然俯下身將臉埋進他的臀部,探舌去舔弄那被撐大的小洞。

        「不行!別這樣舔……   啊!   」李堯睜大眼睛,但穴裡穴外都被唐儼弄得酥癢難耐,他原本是要伸手推開唐儼的頭,結果變成抓住他的頭髮。

        唐儼一邊舔他的小穴,一邊將尾巴安插進去,只留下黑色的毛尾巴。

        「裝好了,你站起來讓我看看。」

        李堯被弄得全身軟綿,泛紅著眼眶瞪著唐儼,因為屁屁卡著一條東西,只要一動體內就會癢癢的,他別手別腳的移動,無辜地站在唐儼面前。

        現在有貓耳朵、貓尾巴、抓子跟唐儼送他的寵物項鍊,唐儼目光落在那襯衫下擺突起的部位,幽沉下眸子。

        「我剛剛發現還有這樣的禮物,你穿上看看。」自口袋拿出一條丁字褲,只有一片布料遮部重點部位,腰跟屁屁部分是線。

        李堯想也知道這穿起來會有多丟人,尤其他現在還是勃起狀態,唐儼這麽做根本想鬧他。

        「才不要!」李堯悶悶地拉著衣服下擺,身後地尾巴因他動作垂下。

        唐儼抓住他的手,讓他跌靠他身上,低沉著嗓音說著,「穿一下,等會老公會滿足你,把你弄得很舒服。」

        李堯臉紅成一片,聽見唐儼又在自己耳邊吐著這句:「你看,這裡已經等不及想插進去小洞裡幹你了。」拉著他的手去碰他腿間的熱硬。

    「大變態……」

    「變態你也愛不是嗎?」

        李堯反駁不了,最後乖乖地在唐儼面前穿上那條丁字褲。

        那畫面就像李堯想得非常淫蕩,小小的布料根本包不住他的勃起被撐起,從兩側能看到陰莖的挺翹程度,臀部被線條勾勒得渾圓。

        「叫一聲看看。」

        李堯馬上軟糯糯地「喵」一聲。

        唐儼猛然親吻住李堯,無法控制手勁將他綑在自己懷中,火燙的舌侵入他濕熱的口腔,舔過每一處,最後勾纏上裡頭的軟舌,吸吮著、啃咬著、纏繞著,手掌也隨即自李堯的衣擺探入,直接揉捏上他胸前的乳粒,指尖繞圈著揉搓。另一手很快也加入,將他的衣服撩高,以指緣粗魯撥弄另一顆乳頭,再一起捏著前端拉扯,又放開,把李堯挑逗得不斷顫抖。

        「輕點……」李堯央求著,覺得全身像被點燃火的熱,情不自禁環住唐儼的頸子,跨坐上他的大腿,用自己的性器去磨蹭他的身體。

        「發情的小貓。」唐儼用鼻子磨著李堯的鼻尖輕笑,雙手眨眼間就把他的衣服脫掉,火燙的吻順勢親吮而下,從他的頸子來到肩頭、胸膛,最後吞噬掉其中一顆小紅點。

        李堯因為享受扭動著身體,發出小動物的嚶吟。

        唐儼來回吸吮玩弄著他的乳頭,雙手用力抓捏著他的臀辦,不停拉扯著下面的小嘴,然後又撫摸上他的尾巴。

        「啊啊!」李堯如被電擊弓起身子,因為唐儼開始用他的尾巴抽插他自己的小穴。

        排泄的感覺太過強烈,李堯忍不住發出呻吟,搖晃著頭,要唐儼不要這麽過分,「嗚……會射出來……別弄那裡……」

        唐儼看他明明很舒服,沉沉笑著,突然改變方式,轉動著串珠翻攪他濕答答的肉壁。

        「啊啊──!」李堯叫得更大聲,感受到自己的後庭正被強硬地擴展,體內好酸好麻……

        但唐儼知道他的能耐到哪,一手隔著布料揉捏起他前方半疲軟的性器,嘴唇繼續愛撫著他的乳頭。

        前後夾擊下,快感很快就被誘導出來,李堯咬著唇,一副快哭的模樣,但迷離的目光卻染滿了情慾。

      「這樣弄應該爽得不得了吧?」唐儼嗓音低啞得讓李堯身體發麻得厲害。

        「唔嗯……」他只能喘氣的回應,重拾堅挺的性器在唐儼手指一道勾扯下彈跳出布料,唐儼握住它,狹迫又緊窒的套弄。

        濕黏黏的響聲與李堯越來越失控地呻吟散佈臥房,唐儼看見他全身肌膚覆蓋著一層桃紅色澤,秀色可餐,猛然將他壓倒在床上,幫他的尾巴喬了個舒服角度後,繼續套弄著他的性器,笑問著:「怎不喵喵叫了?」

        李堯知道唐儼就愛對他使壞,在弱點被人夾持下,李堯只能服從,「喵嗚~」大壞蛋。

        「說過會滿足你,來吧,你最愛的肉棒,好好的舔,舔濕點,老公馬上就插進去幹你。」唐儼引導李堯去釋放他被束縛的凶器。

        兩人接著互相幫對方口交,李堯趴在唐儼的上方,將臉埋進他的腿間,雙腿開敞跨過唐儼的頭,讓唐儼也埋在他那裡。

        唐儼的性器已來硬脹到一個令人嘖舌程度,李堯如舔棒棒糖抓住他的根部,讓粉色的舌頭在他暗紅猙獰的肌膚上游走,含住碩大的龜頭吸舔著他味道。

        服侍唐儼的同時,他的性器也在唐儼口中被愛撫。唐儼將包裹嫩莖的那一層皮含咬下,讓它在他熱緊的口腔裡滑動。

        唐儼每用力吸吮一口,李堯的腰桿就軟一分,「啊……」更把性器往唐儼嘴裡送去,黑色尾巴上上下下的擺動不停。

        李堯很快就禁不起刺激洩在唐儼嘴裡,岔開地雙腿內側細微的抖動。

        唐儼讓全身虛軟的他趴臥在床上,看著他插著尾巴的小穴非常的濕潤,想狠狠貫穿他的慾望來到失控邊緣。

        「寶貝,我想要人獸交。」唐儼嘶啞地靠在他耳邊說著。

        李堯一開始有些懵然,但在小穴碰觸到一股滾燙後,立刻嚇得猛搖頭,「不行!兩個一起來會裂開。」

        李堯立刻縮緊臀部閃躲,腦中跳出那畫面,竟然控制不住地抖了一下。

        會被爆菊啊!他怕怕……

        「不會。」唐儼反駁一句便霸道地抓住他的尾巴,另一手用力扳開吸含串珠的小穴,將自己的碩大龜頭擠進那個小縫隙裡。

        穴口像針刺,李堯抽叫了一聲,「啊!」再來是又痠又脹,被撐到緊繃極限的可怕感覺,李堯不停扭動臀部,一邊難受呻吟,一邊哭罵著:   「大壞蛋……你是壞主人!喵咪不要愛你了、啊!」

        「乖點,老公愛你就好。」在李堯鬧脾氣時,唐儼的前端已經順利進去,沒知會一聲,扣住他的腰桿就將用力將整根棒子撞進去。

        「啊啊──!」李堯被桶得全身發麻,睜大眼睛,那裡簡直像要撕裂的灼燒。

        唐儼大口地抽了一口氣,差一點沒被李堯的洞絞到洩出來。

        「寶貝,你好緊。」

        「喵嗚……」快要死了……李堯虛弱的應聲。

        「我要動了。」

        「不行、那會壞掉……你快出去!」李堯搖晃著頭,屁屁噘高高的卻一動也不敢動。

        「不會壞,你看……」唐儼濕潤乾澀的唇,抓住他的手去碰兩人結合的地方,開始緩慢狹迫地磨擦他的肉壁,「一下吞著兩根棒子,好厲害喔。」

        李堯被自己的那裡嚇到,沒想到真的能吞下兩根東西,唐儼的每個移動都為他帶來鮮明清楚的熱與麻,其實挺刺激的,唐儼才動沒幾下,他前面的性器又勃起了,流出不少乳白殘液。

        唐儼看他沒抽回手,改抓著他的腰桿,突然猛烈地抽送起來。他叫得失控又破碎,「嗚啊啊!」唐儼碩大的肉莖在他緊窒卻濕潤地甬道不停進出。

          因為每一寸肉壁幾乎被撐得平滑,一邊被他的柔軟肉壁包著,一邊磨擦著裡頭的珠子,唐儼雙重享受的爽!

   

      「寶貝你的小嘴真是太棒了。」

        李堯根本無法正常思考,在被填滿又擴張到極限的狀態下用力摩擦,他整個感官都被快感包圍,腦袋也一片空白。

      「小貓咪喜歡這樣被幹嗎?」  

        李堯搖著頭,屁屁卻也搖著,這時唐儼抓起李堯稍早丟在床上的潤滑液,倒出更多在他小穴上,然後緊緊地掐捏住他的臀瓣,更兇猛更暴力得用棒子桶他的小嘴。

        「啊啊啊……頂到了……」李堯快要瘋了,那種感覺要命的爽,被唐儼這樣深層的撞擊,李堯感覺自己整個下半身都要酥化了。

        他承受兩個棒子的小嘴被磨擦得嫣紅,不停自肉棒與串珠之間的縫隙汨出混合潤滑液跟體內液體的。唐儼抓住那條尾巴配合著自己的動作抽插,肉棒出,它就頂進,肉棒進去,它又抽出。

        「會壞掉、會壞掉!」李堯哭著,因為感覺太強烈,感覺小穴快被唐儼玩弄得快要氾濫成災,就算肉棒之後抽出那裡一樣會淫蕩地自己跑出快樂感覺。

        唐儼也難壓抑那股要命的快感,粗啞地道:「我也快被你的熱融化了……」

        他一手往前探去握住李堯的性器,外頭那層包皮已被裡頭腫脹嫩莖撐得退下,前端龜頭濕得像是在排泄把床單都弄濕了。

        「小貓咪你的這裡流出好多水。」

        「嗚嗚嗚……快要高潮了……快點讓我高潮。」李堯已經受不了自己開始扭動屁股,讓體內的硬物能更強烈的去頂撞他敏感的那一點。

        唐儼加快兩邊的動作,整間臥室都是體液與愛液被玩弄的聲響。

        「嗚啊啊──!」李堯猛力一陣痙攣,射出了不少精液,小穴也一陣收縮,背對唐儼的腰桿凹折出一道漂亮的弧度。

        唐儼眉頭深皺,緊咬住牙,才沒讓自己失控繳械,先讓李堯先享受,等他痛快射出所有,再抓住他那對渾圓屁屁發狠的幹,幹到他又哭又叫,一次暢快地狠狠射出。

        熱灼撞擊深處的瞬間,李堯又痙攣了一次,全身熱酥酥得很爽,感覺好像快要升天了。

        兩人都大口大口的喘息,因為小穴收縮得太強烈,讓唐儼不捨得離開就這樣插在李堯體內感受著他脈搏的跳動。

        等待李堯漸漸放鬆身體,唐儼才慢慢抽出自己的肉棒,接著抽出沾滿淫水的尾巴。

        一下子少了兩根棒子,小穴露出一個洞,唐儼看著那被撐大又被搗得軟糊糊的肉蕊,伸入兩根手指進去。

        「唔……」高潮的感覺還沒消失,李堯因唐儼的翻攪顫抖身體。

        「好濕,裡面都濕糊糊。」唐儼的手沾滿了李堯淫水,還有他剛剛射進的精液。

        「爽不爽?寶貝。」唐儼按摩著他的前列腺。

        「嗚嗚嗚……」李堯哭著點頭,那裡真的一直麻個不停,他好像又勃起了。

        不只他勃起,唐儼剛射完的肉棒也一樣還硬梆梆的,看他還沒崩潰,還能承受,又把肉棒插進去那小嘴裡,嘆息了一聲,「還是獨享的感覺比較好。」

        少了假尾巴,李堯終於能完全感受唐儼的存在,小穴包覆住唐儼的肉莖一陣又一陣的收縮吸吮。

      「真是淫蕩的小貓。」唐儼將全身軟綿的李堯從後方抱起,讓他坐在自己的腿上,單手扣上他的下顎,別過他的臉。

     

        兩人自然地探舌親吻彼此,舌尖勾纏地火熱纏綿,身體一上一下交疊著,甜蜜地感覺充斥腦門。

        「喵嗚……喵嗚……」李堯投入地發出呻吟,短短的舌頭像奶貓主動舔著唐儼的唇與舌。

          唐儼任由他撒嬌,雙手抱起他的雙腿懸在半空,帶領著他去吞吐埋在他體內的肉柱,一邊抽插、一邊不停有白色的精液流出來,沾濕唐儼的體毛。

        李堯全身熱又舒服,唐儼插入的動作變得越來越粗爆,他原本軟軟叫著的嗓音,變得更甜膩又勾人,呼吸也逐漸變粗大,最後叫起:「唐儼……唐儼……」人因即將猛烈吞噬而來的快感,陷入失神狀態,懸空的雙腿無法自抑地失控晃動,嗓音摻入哭腔。

            連續高潮太多次,李堯差點暈過去,卻將自己全部交給身後的唐儼。

          這場性愛持續多久,李堯不太清楚,記憶被切成很多片段,等最後回歸平靜清晰時,人是疲憊又睏地窩在唐儼的懷中。

          可是腦門卻自己一閃而過這句:該死……他其他禮物不拆了。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