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每當我望進你的眼(1)

      「幫我轉FM100.1!」

      梁塵埋在一堆行李中,從汽車後座對著父親喊。車內離別的氣息太濃厚,沈悶氣氛讓她喘不過氣。

      梁爸爸立刻轉到梁塵說的頻道,汽車音響傳來一個男聲,聲調沉穩富有磁性,是標準的電台音質。

      裡頭那個人正說著這週剛上映的電影,梁塵靠在椅背上癟著嘴聽。車窗外的風景全變成了線條,映暈在秋日的暖陽裡,照進車內,在她的臉上留下光與影的足跡。

      楊聲消失已經整整四年了,這段時間那個時段的主持人都已經換了五個,就是不見楊聲回來的消息。

      楊聲在樂眾電台裡面是一個發光體,在廣播界更是一個傳說,在這個廣播電台不比電視和網路更直接刺激閱聽者的年代裡,他的出現為廣播平台帶來一線曙光。

      楊聲一開始是樂眾的假日業餘主持,沒多久就接下樂眾電台的平日夜間時段,他的聲音是略微低沉又帶著溫柔的那種,聽起來很舒服又不會太女氣,非常有特色。如果要認真形容他的聲音,就像是在悄然無聲的暮色裡面漸漸漾出一道微光,連晚風都為它沉寂。這是梁塵在高三的時候給她男神的形容詞。

      曾經有他的粉絲到廣播電台樓下守株待兔想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到底長什麼樣。常言道人無十全十美,聲音這麼完美的男人說不定長得很普通甚至奇貌不揚!沒想到這個楊聲是個神祕的人,一年的時間以來粉絲們只有拍到過一張男神戴著鴨舌帽若隱若現的照片。但是這張照片也足夠讓粉絲們品頭論足一番了,他身高腳長,穿著件帽T和刷白的牛仔褲,遠遠看過去相當俊雅又不失年輕氣息。這張照片在楊聲的粉絲界傳了開來,很多粉絲在電台網頁上向他告白表達愛慕,但是楊聲從來沒有回應過也沒有對粉絲們有任何互動。

      那個時候梁塵高三,她總在書桌前默默聽著楊聲的廣播,一邊寫參考書和無限的練習卷,他的聲音伴她度過無數寂寥的夜,她總在幻想這個聲音的主人會是什麼樣子的。

      但是四年前他消失了。

      沒來由的,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漸漸的這個名字被大家遺忘……

      下了高速公路,那廣播節目還沒結束,梁爸爸對梁塵說:「每個月記得回家一次,想回家隨時可以回來,不想搭車就叫爸爸來載妳。」

      「嗯。」

      到了學校,梁爸爸把車開進宿舍區,幫著梁塵把行李卸下,又一箱箱抬進宿舍。梁塵領了鑰匙,找到自己的房間。其實她的東西不多,兩趟就能搬完。

      梁爸爸看了看房間,說這房間夠大,而且特別大,還叫梁塵要好好和室友相處、互相照顧,叮嚀她記得要常打電話回家。

      「知道了。」梁塵看著爸爸已經轉過去的背影,知道他捨不得她離家這麼遠,心裡正感傷。

      「又沒有很遠,坐火車四個小時就能到呢!」她在爸爸身後輕聲說。

      梁爸爸沒回頭看她,揮了揮手就下樓。梁塵拉開窗簾,看見爸爸的車漸漸駛離宿舍區,房間裡剩下她一個人,這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學校、還有陌生的室友其實都讓她有點焦慮。

      窗戶原先就沒關,風起的時候米黃色的窗簾在空中飄搖,她回頭看屋子裡是即將迎接冬天的一櫃子羊毛被和厚外套,都是爸爸多塞的。明明冬天不會這麼早到來,下個月她就會回家……

      另一個室友可能已經住在這裡很久了,東西很多,烤箱、烤吐司機應有盡有。她看到她的冰箱上還有用過的假睫毛,衣架上還掛著刷破的牛仔褲,感覺上是個相當亮麗的女孩子。

      她整理完自己所有的行李室友都還沒回來。

      隨便吃著帶來的零食,她沒有探險的精神並不想步出宿舍覓食,打開電腦,弄了半天才接上網路,大方窗外的斜陽照滿整個房間,屋子裡盛滿餘暉,她打開剛剛聽過的網路廣播平台,悠悠女聲傳來,越聽越催眠,覺得無聊便戳戳手機,點開那個最近很紅的唱歌APP,心想反正室友不在,便戴上耳機登錄,選了幾首歌唱了起來,時間就已悄悄接近深夜。

      唱的歌曲不外乎就是在排行榜上的那幾首,隨口唱完,就點下發佈。她在這裡面沒有認識的朋友,聽歌的人不多,她也從來沒希望自己的歌被誰聽見,只是無聊想唱歌罷了。

      她關掉APP視窗,拿衣服出去洗澡,回來吹完頭髮,室友就回來了。

      「HI!妳來啦!我是妳的室友,我叫李方婷。」

      「妳好!我是梁塵。」梁塵剛吹完頭髮,和她打了聲招呼。那個室友又匆匆忙忙地拿了東西跑出去洗澡。

      她躺在床上,點開手機,發現有人對她唱過的歌點讚,點開來看看之後又退回首頁,隨手點開最新歌曲的地方,隨便看看別人唱了什麼,就發現有一個人唱的那首歌點擊率極高,這麼短的時間裡就有破百的點擊,歌名竟然是〈小夫妻〉!

      她想這一定是某個神人級的人物在炫技,也好奇點進去,結果第一個字她就愣住了。

      這人沒有唱歌,他在說話。

      『如果你覺得你愛的那個人對你不夠好,那並不代表他們沒有竭盡所能愛你,有可能是你的目光只放在你只想在乎的地方。』淡淡的背景音樂,配上他輕輕柔柔的嗓音,像呢喃,在這樣秋日的夜裡,聽起來很舒服,沒有字幕也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他,一直記得妳愛喝的飲料是什麼,只要看到就會順手買回來。在外面點菜的時候會記得幫你點上一道你愛吃卻捨不得點的菜。在你胃炎初癒的時候看到你吃洋芋片會罵你,要你不要亂吃東西。在你迷集點贈品的時候,每天午餐都吃便利商店,為的是幫你多拿到幾張點數。愛,融在了朝夕相處的日子裡,融在柴米油鹽裡。幸福可能沒有鮮花跑車,卻在鍋鏟裡、三餐裡,把日子活出了人味……』

      接著他輕輕唱著歌,慢慢地唱,沒有背景音樂,只有他在低音時帶著一點磁性的嗓音。

      『你今天玉米濃湯有一點鹹,沒送鑽戒以後補妳項鍊。

         我的通通是你的沒有期限,存夠錢我們逛地球一圈。

         OH~小夫妻,我的福氣,這輩子可以讓我愛上了你,

         這一路有時晴有時雨都沒有關係,我當爺爺,妳當奶奶,還是老夫老妻——』

      他沒有唱完整首,到這裡錄音就停了,梁塵還沉浸在剛剛的歌聲裡,很驚訝怎麼會有人的聲音可以低沉又不失清亮其中還帶有一點磁性,雖然唱歌的時候好像有一點點沙啞,卻特別有一股滄桑的味道。

      她點開來把他說話的聲音再重聽一次,有點像那個人哪!可是又不太一樣……

      她滑到底下的評論,看看別人在談些什麼,就看見下面七嘴八舌有褒有貶,畢竟這裡是唱歌平台,做這種事情的確滿奇怪的。感覺像是在練習什麼?還是想引起別人注意?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