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1.Today is not my day

      她,陳如意,正處於一個很尷尬的場景。

      為什麼呢?等了二十幾分鐘的電梯終於開門了,本應該是歡天喜地普天同慶的事啊,但誰知電梯門打開的瞬間,映入她眼簾的人卻讓她尷尬得不知道該不該進去。

      他,是陳如意曾經美好的初戀,宋子曦。

     

      且先讓我們將時間倒回到一個小時前的一通電話。

      就在一個小時前,陳如意在出版社正忙得焦頭爛額時,桌上的手機「鈴鈴」地響了,上頭顯示的是她死黨羅媺欣的名字,在這時間點羅媺欣打來做啥?

      陳如意暫且擱下校對到一半的稿子,迅速地按下通話鍵:「有事快說有屁快放,我很忙的!」

      羅媺欣在電話那頭哭喊道:「沒良心的,快來醫院救我!」

      「啊?」醫院?這女人又怎麼了?

      「若你還想在往後的人生,見到美麗的我,就馬上給我滾來宋氏綜合醫院!」

      羅媺欣說完即掛斷電話,留下電話這頭的陳如意一頭霧水,滿臉問號,約莫呆了三秒鐘才回過神,立馬將手機和稿子胡亂地塞進包包裡,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就往外衝,離開前聽見她的上司曹老頭在身後怒吼著。

      在攔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後,陳如意方想起,她似乎忘記和曹老頭請假外出了……,果不其然,手機響了,是曹老頭的來電。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怯懦地接起電話,「喂?」

      「陳如意你最好跟我交代一下,你放下手邊校對到一半的稿子,是要去做什麼大事?」曹老頭的怒火聽起來不小啊……。

      陳如意腦子瞬間浮現一百種曹老頭折磨她的方法,急忙道:「曹老……哦不,曹主編,我正要打電話和您報備呢,我剛剛接到家裡的電話,說我那大腹便便的表姊要臨盆了,偏偏她家裡沒人,她只好請我過去醫院一趟,您看,這不人命關天嗎?一條小生命就要誕生在這個世上耶,我只好匆匆忙忙地跑出去,也就忘了事先和您請個假……,您大人有大量,就看在我侄子的面子上,原諒我吧,求您了!」

      陳如意自認為她這個謊,編得相當好相當妙啊,就看曹老頭買不買帳了。

      「哦?你那還未出世的侄子面子還真大啊!」

      陳如意乾笑兩聲,「嘿嘿,要不我請我表姊讓您做她兒子的乾爹?」

      曹老頭哼一聲表示不屑,狠狠地說:「不了,你只需把剩下的稿子在今天校對完。」說完便掛斷電話。

      ……

      她今天是招誰惹誰了,一直被掛電話,更重要的是,看來今晚又得加班了……,唉,她現在的心正在泣血啊嗚嗚嗚!

     

      在趕到宋氏綜合醫院後,陳如意站在一樓的大廳等電梯,同時看著羅媺欣傳來的訊息說她在十一樓,陳如意抬頭看著眼前的三部電梯,分別正從十二樓、十樓、九樓緩緩地一層一層下降中,又看著排在她前面人潮,嗯……今天是什麼黃道吉日宜看診嗎?怎麼這麼多人啊?

      唉,看來她得搭下一班了,陳如意默默在心裡感嘆「Today   is   not   my   day」。

      二十多分鐘後,她前面的人潮神奇地全部清空,只剩她一個人在等電梯。

      這時「叮」地一聲,正中間那部電梯到了,謝天謝地!

      電梯門緩緩打開,映入眼簾的正是那個現在讓她萬分尷尬的男人,宋子曦。

      她呆呆地看著他,他死死地盯著她。

      最後,陳如意尷尬地問道:「呃……一樓到了,你不出來嗎?」

      宋子曦聽到她的提問,嘴角微揚,笑著說:「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要上樓處理,你不進來嗎?」

      就在他說完的同時,電梯門正漸漸地闔上。

      陳如意急急忙忙擠進那逐漸闔上的門縫中,要是再錯過這班,她不知道又得等到何時才能搭到電梯。

      她搭電梯時都是習慣站在靠近樓層按鈕的位置,在電梯門完全闔上後,她按下十一樓的按鈕,卻發現除了她剛按的十一樓以外,其餘樓層的燈全都是暗的,她怯怯地問身邊的宋子曦:「你沒按樓層呢……,要幫你按嗎?」

      宋子曦依舊在盯著她看,而且是居高臨下的那種,誰讓他身高目測有185公分呢!國中那時她還曾問過他,是不是只長個子不長腦子,卻沒想到被他反過來說了句「總比有人沒腦子好」。

      宋子曦看了好一會兒,才移開他的目光,陳如意看他沒有想回答的意思,也就識相地不理他了,只希望在抵達十一樓前他便出去,或者有其他人進來,解救他們這尷尬的氣氛。

-----

      陳如意和宋子曦,是國、高中時的同班同學,他是學校的風雲人物,是學霸,是校草,是籃球校隊的先發後衛,也是陳如意她一直放在心上的人。

      在她那青春的六年裡,她都一直在暗戀他,說起來喜歡上他的契機十分簡單,只是因為他送了她一盒衛生紙,正確來說,是他託人送的。

      在國一開學那天,全班整隊正要帶往禮堂參加開學典禮,而陳如意卻突然肚子痛得要死,只好告訴老師她要去上廁所,之後會趕去禮堂和班級會合的。

      當陳如意在廁所裡解放得很開心時,她赫然想起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她忘記帶衛生紙進廁所了……。

      她左看看右瞧瞧,很好,學校果然沒那麼好心在廁所放置免費滾筒衛生紙,她當下欲哭無淚啊,老天你為什麼要這樣欺負一個國一小女生,偏偏要在全年級的人都去禮堂時,才讓她遇到如此的窘境!

      但即便整棟樓的人都去禮堂了,陳如意仍是不放棄求生的意志,所以只好大聲地向外面呼喊道:「哈囉,有人在外面嗎?……有人嗎?」

      在她喊到口乾舌燥泫然欲泣正要放棄時,終於有人回她了。

      「怎麼了?」

      聽這聲音,是個男孩,不,一定是男神,他肯定是被那沒良心的老天派下凡要來解救困在廁所的可憐少女,看來老天還是有點良心的。

      陳如意宛如在大海中抓到浮木的溺水者,趕緊回道:「你你你,這位同學,你在外面嗎?你能不能施捨我一點衛生紙,我……我忘記帶衛生紙了,拜託你!」

      「嗯……可以啊,但我不能進女廁,你等一下,我找人拿進去給你。」然後陳如意便聽著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

      其實她很想跟這位男同學說,沒關係的,你就進來吧,反正整棟樓現在都沒人,你不說她不說,誰會知道你堂堂一個男兒進女廁送衛生紙呢!

      過了好一會兒,陳如意等到心好急、腳好痠,久到她覺得他再也不會回來給她送衛生紙時,一個細細的女孩聲音傳了進來,「請問……有人缺衛生紙嗎?」

      陳如意大喊:「有有有,就是我!我在最後一間,麻煩你幫我丟進來!謝謝你啊!」

      外邊的女孩先是笑了一聲,才丟進來一盒衛生紙,好巧不巧正丟在她的頭上,而且這還是一盒紙盒裝的衛生紙。

      算了,看在對方好心送衛生紙的份上,她就原諒那女孩吧。

      陳如意說:「感謝俠女仗義相救!」

      接著她又聽到了女孩的笑聲,但不同於一開始細細的聲音,這笑聲,豪邁得很。

      在她終於擦好屁股,出了廁所準備洗手時,看見洗手台旁有個女孩正在看自己。

      陳如意邊洗手邊猜想,她應該就是那位送衛生紙的俠女吧,便對著她笑了笑,抱拳問:「請問你是剛剛送衛生紙的俠女嗎?」

      女孩也笑著學陳如意抱拳,豪爽地說:「是的,便是在下,我叫羅媺欣,一年三班的,你呢?」

      陳如意彷彿遇見知己,感動地回道:「好巧啊!我也是三班的,我叫陳如意,很高興認識你,也謝謝你幫我送面紙!」

      「啊,你就是剛剛整隊時肚子痛的那個女生啊!真的好巧啊,沒想到我們同班,看來這是緣分呢!」接著,羅媺欣拉過陳如意溼答答的手,親切地說:「那既然這麼有緣,那我們當朋友吧!」

      「好啊!」陳如意心想,看來老天並沒有放棄她啊,雖然是讓她遇到了一點困境,但也讓她在開學第一天就交到一個朋友,感謝老天的厚愛啊。

      陳如意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那便是剛剛那位男神,不知他是何方神聖,若是沒有他請羅媺欣過來給她送衛生紙,她可能還在廁所蹲著呢。於是她又問了羅媺欣,是誰請她送衛生紙過來的?

      羅媺欣說:「哦,那男生也是我們班的,叫什麼呢……,一個很文藝青年的名字……嗯……,啊!他叫宋子曦!」

      宋子曦?果然很文藝,而這個文藝少年的名字,也從那刻起,便深深地刻印在陳如意的心頭上,成為她久久揮之不去的三個字。

      後來,羅媺欣帶著陳如意去禮堂和大家集合,陳如意讓羅媺欣偷偷地指給自己看誰是宋子曦,她順著羅媺欣的食指望過去,是個高大的背影。

      正好宋子曦不知為何轉過了頭,面無表情地向後方看了一眼,那是陳如意第一次看見他的樣貌,那張臉稜角分明,冷冷冰冰的,很酷。而和旁人不知說著什麼話的宋子曦,突然就笑了起來,陳如意一看到他的笑容,便再也忘不掉了,因為他笑起來時會露出兩顆虎牙,和不笑時冰冷的他很不同,顯得很孩子氣、很爽朗,就如同陽光透過禮堂窗戶照射進來一樣,在綠色的橡膠地板上閃閃發亮著。

      從那時起,她便喜歡上他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