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李澤言生日系列〈告白〉

      00.

     

      ✨他的喜歡總是小心翼翼卻又明目張膽。

     

      01.

     

      噠噠……

     

      絕世大可愛。

      我時常這麼稱呼他,雖然他總是不同意這個暱稱。

      但世界上大概很難再找到像他這麼可愛的人了。

      當然了,可愛不只是外表上的可愛,還有靈魂裡的可愛,再及他本身就是個令人喜愛的人。

      他這個人啊,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對誰都很冷漠,講話還很毒舌,彷彿恨不得把身邊的人都懟跑,如果不是因為事業需要,我可能也忍不了那麼久的。

      不過啊,他是很溫柔的一個人。

      雖然他的表達方式總叫人想一掌拍在他的腦瓜子上,但量我也沒有這個膽量。

      有些事只能在夢裡想想嘛。

      我很幸運。當然,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想的,最開始時我覺得我倒霉透了,公司搖搖欲墜之時,還碰到了個如此難說話的投資方。

      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但我大抵是不會成功了吧。

      自信滿滿地在他面前大放厥詞,最後當然被毫不留情地打回原狀。

      真令人灰心。

      人都喜歡給自己好幾次機會,不願意輕言承認挫折,更希望有持續下去的動力,你沒有讓我一次出局,是不是也偷偷給了我機會?

      雖然我好像沒有滿足你寄託在我身上的期待,每一次的匯報和策劃都讓你傷透了腦筋,但這些挫敗的經驗一定都成了我進步的腳印,對吧?

      「笨蛋。」你一定會無奈地嘆口氣,然後這麼說。

      笨蛋。

      起初我對這個稱呼是極度抗拒的,憑什麼你可以這麼說我呀,就算你真的很聰明也不許這麼叫我。

      但時間一久我也習慣了,後來你說,你的每一句笨蛋都不是在罵我,是確認。

      我逐漸習慣了這個綽號,甚至把它視作愛稱,看來我真的是個笨蛋。

     

      噠噠……

     

      是不是常常有人說你不近人情呢?

      一開始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但隨著相處時間增多以後,我發現你其實只是不善表達,又拉不下臉而已。

      開頭時我就說過了吧?他是一個很可愛的人。

      在他冰冷的外表下是一顆柔軟溫暖的心,嘴邊總是掛這狠毒的話語,把我打擊得一無是處,但還是一步一步提攜我向上。

      伴我左右感受我的成長、為我設立專屬目標,讓我在能力之內達成,再接受他拐彎抹角的獎勵。

      把我所有幼稚的想法都一一駁回,又悄悄地納入待辦列表,當我早已遺忘之時再給我一個驚喜。

      一個明明頂著高冷人設的人卻會在路邊蹲下拍貓咪。

      冰冷的公司總裁卻燒的一手好菜,時常閉門不開的餐廳只為我營業。

      在氣急敗壞的時候說出平時根本就不會說的話——真是可愛的要死。

     

      噠噠——

     

      「又在瞎做些什麼?」李澤言低啞的嗓音掠過耳側,溫熱氣息噴灑在耳廓,揚起一陣酥麻。「可愛的要死?」

      「哇嗚!你怎麼走路不帶聲音的!」我趕忙探身掩住螢幕上的內容,頰上火燒似的滾燙。

      「某個笨蛋專注在自己的世界裡,反倒怪別人沒出聲了?」李澤言擱在我腰側的手緩緩收緊,灰紫眼眸瞇成一條縫,一個使力便將我鎖在懷裡。

      他手一伸闔上筆電,在我還暗自竊喜時,他另一手拿過被我放在旁邊的毛巾,大掌蓋上我的頭頂,把我還在滴水的頭髮擦乾。

      「什麼事情重要到讓妳連頭髮都不用吹,嗯?」他懲罰似的掐起我兩頰的肉往外側扯,眉頭皺的老緊。

      「你砸言!嘿痛!沆開偶!」我搭上他的手背,試圖掰開他的手指。

      李澤言嘆了一口氣,鬆開捏著我的手,「笨蛋。」

      看吧,我就說他會這樣。

      「還知道痛?」他撈過一旁的吹風機,聲音在機器運轉雜音下仍舊清晰。

      「就不怕著涼了頭疼?」暖風拂起帶潮髮絲,李澤言的手指一次一次穿入髮流,梳理我過於凌亂的髮。

      我嘻嘻一笑,仰起頭,雙手放上他的兩頰,「想你給我吹頭髮。」

      李澤言顯然習慣了我的無賴,唇角刻上淺淺的弧度,手上動作明顯加重了些,「不必這樣也可以給妳吹頭髮。」

      他說,聲音在口腔流轉,悶悶沉沉的,有些可愛。

      摁下吹風機的開關,他熟門熟路地拿起梳子,替我把頭髮梳順。

      一切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條,接著他站起身,而我眼明手快地將手纏上他的頸,腿也順勢夾上他精瘦的腰肢,像隻無尾熊似的,一切都自然無比。

      他喉間溢出一聲低笑,離開時不忘順手帶上被他蓋上的筆電,走入臥房把我倆都放下後就走入浴室。

     

      「有些人總喜歡藉著自己獨得偏愛便明目張膽的胡作非為,例如我。」我在鍵盤上如此敲著。

     

      02.

     

      李澤言在書房購置了一張長椅,躺起來舒服得不得了,於是它順理成章地被劃為我的地盤,而某人僅僅是揉了揉我的髮頂,未有其它意見。

      我喜歡在那張長椅上辦公,舒適地躺在上面,待一整天都不成問題。

      旁邊的小圓桌總放著一些小零食,想當然爾,是我自己準備的。

      原以為它們會像之前偷偷藏起的零食一樣被李澤言盡數沒收,但李澤言似乎遲遲沒有要對它們出手的跡象。

      於是乎,從一開始小心翼翼地挾帶私貨,自他看過幾次沒被阻止以後,我開始「養成」定時補貨的習慣,歡快地從賣場掃下饞了很久的小零食,可以在這個健康得過頭了的家裡進駐一片零食天地簡直幸福的可以。

      成堆的零食張揚地擺在那兒,不過我發現,那裡的零食偶爾會被替換過,少了一些繽紛色彩包裝的油炸食品,多了一些保鮮袋裝著的低糖餅乾,偶爾,還會放上一個焦糖香氣四溢的布丁,散發剛好的溫度,像是抓準了最佳食用時機預先放在那兒的。

      捏著從客廳偷渡過來的大柴,平板屏幕播放著男女主角久別重逢的感人戲碼,我臉上涕淚縱橫,嘴裡還吧唧吧唧嚼著奶香味十足的小餅乾。

      喀嚓——

      書房的門被李澤言推開,他手裡捧著一疊文件,黑色絲質睡衣隨著他的動作摩挲出聲。

      「李、李澤言……」我抬手抹了抹淚水,望著他癟了癟嘴,手上的動作未曾停歇,把螢幕面向他,手勢誇張的筆劃著,「他們好可憐喔嗚嗚嗚嗚嗚嗚……,居然因為這場意外被欺瞞了這麼久嗚嗚嗚嗚嗚……,十七年哎!過了十七年才再度相認!嗚、嗚嗚……」

      李澤言有些好笑又無奈地看著我,對於我如此誇張的反應早習以為常,他從容地坐定位,將一切就緒。

      「不過是資本家賺人熱淚的小技倆。」親身碰上時倒也沒見妳如此激動。

      我收起眼淚,「他才沒有賺到……」但翹的老高的嘴角和含淚的眼眶早已出賣了我。

      「只給你賺,所以你趕快去拍一部。」倔強得不肯服輸。

      如果刪節號可以具象化,那李澤言頂上肯定滿是刪節號。

      「笨蛋。」他輕嘆,用衛生紙擦乾我的眼淚。

      後來我找了些比較輕鬆的小短片,一張嘴滔滔不絕,恨不得把一輩子的話都講完,而李澤言只是靜靜地聽我說話,偶爾回覆我,給我一些存在感。

      餘下的時間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度過的,在無數次睜眼又睡去的過程中,我好似聽見李澤言的嘆息,他又偷偷說我是笨蛋了吧。

      意識模糊之際,我似乎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被放上了一處柔軟之地,額頭觸上一片溫軟濕潤,是能睡個好覺的期許吧。

      隔日醒來便發現自己躺在熟悉的大床上,窩在李澤言暖和的懷中。

     

      「我發現了一個小秘密,只要在這裡睡著,最後都會回到床上,屢試不爽。」這些都是專屬於我的溫柔魔法。

     

      03.

     

      李澤言說我太魯莽了,不論是心智還是言行。

      「這樣是當不好一家公司的老闆的。」他說著有些嚴肅的話,眸子卻盛滿盈盈笑意。

      雖然不想承認,但就算李澤言不說,我也知道的。

      畢竟我除了吃布丁以外的長處就只有給李澤言添麻煩了,不論私事、公務。

      對於事物沒有透澈的瞭解,導致應答間容易犯下小錯誤。

      不夠周全的事前準備、時常妄下定論。

      說話過於直接造成了他人的不適、對李澤言說話總是口無遮攔……

      今日經過書店時,破天荒地走了進去,在心理勵志的分類裡,找到一本《說話的藝術》。

      沒猶豫多久便拿去結帳,看了以後指不定會有很大的幫助!

     

      李澤言進屋便發現客廳桌上多了一本從未看過的書,還有一旁抱著大柴早已睡著的女孩,電視還播放著最近爆紅的綜藝節目。

      「《說話的藝術》?」他拿起書,不置可否地搖搖頭,將之放上書架,「幼稚。」

      「不過都是商人賺錢的點子。」李澤言輕語,腦海中浮現自己曾對女孩說過的話。

      「……現成的老師這裡不就有一個嗎?」李澤言拿過一旁摺疊整齊的毯子,攤開覆上女孩的身子。

      在女孩身邊落座,他拾起一旁尚未閱畢的書籍,靜靜讀著。

      指尖劃過紙面,一頁翻過一頁。

      客廳的落地鐘發出滴滴答答的細微響聲,昭示時間正一分一秒地流逝,女孩勻長的呼吸聲亦如指針規律。

     

      我醒來的時候,身邊坐著正在閱讀的李澤言,是我之前推薦的那本。

      「唔——」我伸了個懶腰,順勢環上他的腰,頭靠在腰間。「你回來啦。」

      「某人終於肯起來了?」李澤言往下睨了一眼,寬厚大手撥亂我的頭髮。

      「哎李澤言!」我往他身側縮,「會變亂的。」

      「我今天去逛書店了哦,還買了一本書。」我坐起身,「咦?怎麼不見了?」

      「李澤言你有沒有看到啊?米黃色書封黑色書腰的一本書,我明明放這了。」我轉頭看了李澤言,他仍專注在文件裡。

      「某個笨蛋夢遊了吧。」他淡淡點評。

      「怎麼可能,我還有發票的呢。」我嘟囔,一屁股坐回本來的位置,把自己塞進他懷裡,瞇眼看了紙面上密密麻麻的文字和圖表。

      安靜不過三分鐘,我又開始嘰嘰喳喳。

      「跟你說噢,今天買的那本書我覺得也蠻適合你的。」

      「你也要學學怎麼不把天聊死,說些讓別人快樂的話,不然你會沒有朋友的。」全然忘了說自己確實要改進的人是誰。

      「……不需要。」他抬手給我了個腦瓜崩,「今天的布丁沒了。」

     

      一直到我在書架最高層發現了那本《說話的藝術》我才知道為什麼李澤言扣押了我的布丁。

     

      「李澤言是小氣鬼。」我在筆記本上記了一筆,「不過,是最大方的小氣鬼。」

     

      04.

     

      我把手放進李澤言暖呼的大衣口袋,整個人挨著他,就差沒把自己黏上去,否則離人形掛件就只差了那麼一步。

      「好冷——」往李澤言身後躲了躲,惹來他一聲低笑,手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些。

      「知道冷還不多穿點。」他轉身替我攏了攏圍巾,呼出了熱氣都成了白霧。

      「跟你出來沒——」

      「哎李澤言!」我循著空氣中淡淡的地瓜香氣,「冬天到了!」

      李澤言臉上是明顯的疑問,顯然不明白我怎麼突然蹦出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是烤地瓜的味道!」我空著的一隻手捧起自己的臉頰,步伐則邁向香味的源頭。

      還不忘把李澤言也帶著。

      「某人昨天還嚷嚷著要減肥。」李某人的聲音悠悠地傳入耳中。

      「都怪你煮的東西太好吃了,害我又胖了幾公斤,」他作勢掐掐腰部,語氣學得惟妙惟肖,連表情也有幾分神韻,簡直複製了昨天的我。「我必須要減肥了!不然冬裝會越穿越腫的。」

      我的腳步頓了一下,反駁的話語迅速成形,往前的腳步更加堅定。「烤地瓜的存在是為了迎接冬天的到來,不吃烤地瓜怎麼能叫過冬!」

      「老闆!我要兩顆烤地瓜!」

      「我不——」

      「你要。」

      我們一人捧著一顆地瓜站在路邊,要用我的話來形容李澤言的話,那他的臉上大概是寫著我是誰、我在哪、在做啥。

      隔著報紙把地瓜剝開,裡面黃澄澄的地瓜心蒸騰起霧白熱氣,香甜氣味更加濃郁,一瞬間感到溫暖了不少,朝上吹了兩口涼氣後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

      「嘶——好燙!」理所當然地被燙到了。「不過好甜好軟好好粗!」

      「這個冬天有了個美好的開端!」

      我滿足地望向李澤言,甜甜糯糯的蜜意直達心頭,「你也快吃啊,別光顧著剝皮。」

      李澤言笑得有些無奈,「靠食物辨別季節的人,恐怕也只有妳了,笨蛋。」

      他把手上剝的差不多的地瓜和我的交換,「慢著點吃,沒有人跟妳搶。」

      李澤言的笑可能比地瓜甜上更多。

      最後兩個地瓜都進了我的肚子,「小孩子才會興奮地在路邊吃地瓜。」他是這麼說的。

     

      「地瓜跟李某人的甜度相比簡直微不足道,他大概是吃糖長大的。」認真思考過後我如此記下,「但他不願明說的溺愛似乎更引人入勝些。」

     

      05.

     

      叩叩……

      「布丁——布丁——李布丁?」我敲著飼料盆,一面尋找整個早上都不見蹤影的布丁。

      「李澤言,你有看到布丁嗎?」李某人坐在客廳裡處理公務,對他的貓毫不關心。

      「時間到了自然會出現。」他頭也不抬,繼續跟文件相親相愛。

      「布丁命苦哎——飯點到了不見貓影,還慘遭主人忽視哦。」我扯開喉嚨哀嘆,搖頭晃腦地離開。

      「……笨蛋。」李澤言好氣又無奈地低嘆。

     

      尋找布丁的行動持續進行,這麼貪吃的一隻貓怎麼會錯過吃飯時間呢?

      一定有問題。

      「李澤言——」我又轉回客廳,「布丁是不是有先跟你說他要去哪?不然你怎麼這麼放心。」

      「……某人的腦迴路比布丁還不如。」李澤言取下鼻樑上架著的半框眼鏡,輕揉幾下,也不知道是緩解一下被壓迫的感覺還是對我的問題感到頭疼。

      「可是布丁平時明明都會跟著你轉的。」我坐在他隔壁,「再不然吃飯時間他也一定會出來的!」

      咕——

      「像某個笨蛋的肚子響聲一樣準時嗎?」他似笑非笑地瞅著我,終於捨得把文件放下。

      「我去做飯。」他揉揉我的髮頂,笑得有些好看。

      「我想吃布丁!」身為一個專業的跟班,我理所當然地緊跟在李澤言身後。

      李澤言把從冰箱裡拿出來的食材放在流理臺準備處理,我在一邊擔任最佳觀察員,順便說說話好讓他不那麼無聊。

      咪嗚——

      李澤言處理食材的手頓了一下,目光投向我。

      「是布丁?」我有些不確定。

      咪嗚——

      「……好像真的是布丁。」我循著聲音來到廚房收納櫃前,拉開門板,裡面有個和櫃子差不多高卻相對窄了許多的紙箱。

      沒見到貓的蹤影,我滿懷疑惑地把紙箱拖出來,確確實實的感受到裡頭的重量。

      裡面一雙灰藍色眼珠睜得大大的,咪嗚一聲跳出紙箱,歡快地奔向不遠處的李澤言,在他腳邊轉來轉去的。

      如果這不叫過河拆橋,那什麼才叫過河拆橋?

      「……李澤言。」我怨念滿滿地看著相處融洽的兩隻貓,「布丁太偏心了,我找了他這麼久!但他居然直接奔向你!」

      李澤言對此沒表達什麼,但是我明顯從他的眼神裡讀出了驕傲兩個字。

      最後他用一個布丁和一隻布丁還有一隻大李李撫平了我受傷的心,他成功了。

     

      「看上去高傲不近人的大貓貓只在特別的人面前展現溫馴的模樣。」那隻貓貓永遠只屬於我一個。

     

      06.

     

      廚房一向被視作軍事重地,一般而言是不能靠近的,當然,這條規定只對我產生效用。

      「我怕哪天收到廚房被炸掉的消息。」李澤言宣布完這條規定,皺著眉頭如此說道。

      在我第十五次把廚房弄得滿是濃煙,烤出一個焦黑的蛋糕後,他有些生氣。

      可能是氣我如此糟蹋他的廚房,又或是氣我那麼不愛惜自己。

      儘管如此,廚房之於我的吸引力還是很大,也許我喜歡進廚房並不是喜歡料理本身,而是喜歡可以把食材變成美味佳餚的李廚仙。

      「李澤言——」把自己的頭枕上他的膝,我把手機屏幕轉向他,「想吃這個!」

      李澤言似乎早已習慣我打斷他的工作,從文件中施捨給我的手機一個眼神,隨後又回到原處。

      「李澤言小氣鬼。」我噘嘴朝他做了個鬼臉,悻悻然繼續滑食譜網站,饞那些吃不到的菜餚。

      意識再度恢復清明時已是四點的時候,李澤言輕輕搖醒我,處理完的文件整齊堆疊。

      「要吃飯了嗎?」我想我除了睡覺以外就只會吃了。

      「……」李澤言被我的話堵了一下,「去買食材。」

      聽見關鍵字我立刻跳了起來,如意算盤打的美美的,「馬上好!」

      「……不許買零食。」李澤言看著興沖沖的我,一句話打碎我的計畫。

      「我才沒有要買零食!」

     

      「李澤言……」看著眼前品類眾多的太空包,我揪住李澤言的衣角,嘗試傳達強烈的渴望。

      「不行。」他毫不留情的拒絕。

      「是新的口味……」

      「不行。」

      「有限量贈品……」

      「不行。」

      「家裡的庫存快沒了……」

      「妳是不是覺得我沒有在看妳都買了些什麼?」李澤言有些頭疼的扶額。

      「走了。」直接將我拎離零食區。

     

      李澤言挑選完食材讓我先到車上等他,結帳後他提著不透明塑料袋走來,聰明如我,早就替他把車門給打開了。

      回到家後李澤言先把方才採購的食材拿進廚房,又提了一袋東西出去。

      他捲起休閒服的袖子,圍上我之前好不容易才放進購物車的卡通圖案圍裙,動作俐落地開始處理食材。

      看著李澤言做菜是一件十分療癒的事,他一個人有條不紊的把所有料都備齊,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我像條小尾巴似地跟著李澤言身後走來走去,沒有他的允許我是不能夠出手幫忙的,畢竟我也只是越幫越忙。

      隨著鍋鏟翻動和油水遇熱的滋滋聲,香味逐漸飄出,我也忍不住嚥下不斷泌出的唾液。

      「管好妳的嘴,口水流出來了。」李澤言屈指抬起我的下頜,眼裡流露滿滿揶揄。

      「……」我倔強地仰起頭,不忘把口水吸回來。

      他有些無奈地笑,手往我嘴裡塞了已經吹涼的肉,「嚐嚐。」

      「嗯——好好吃!」我滿足嚼嚼,繼續跟著李澤言忙東忙西,只是——還時不時順個肉吃。

      當李澤言再次看向盤子時頓了頓,隨即將視線轉移到我身上,而我被當場抓包,剛拾起的肉塊還未入口,我便僵在了原地。

      李澤言似乎很擅長嘆氣,我想大概是從認識我以後才養成的。

      他手一撈把我拎出了廚房,「在客廳待著,好了叫妳。」

      我躺上沙發,眼尖地發現李澤言從超市帶回來的袋子裡露出我饞了很久的零食包裝!

      我喜孜孜地把零食拿出來收進櫃子,在沙發上晃著腳等待李澤言的開飯指令。

     

      餐桌上盡是我最近和他叨唸了好久的菜色,一頓吃飽喝足後我懶懶地窩在李澤言懷裡看近期人氣直升的綜藝節目,李澤言也難得的有閒情逸致和我一起看。

      他對這類事物向來是毫無興趣的,但卻常會跟著我看一些綜藝、實境、偶像劇。

      他不太會因為裡面的節目走向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可他會因為我朗聲大笑揚起唇角,會在我哭的一塌糊塗時給我遞上衛生紙、輕拍我的背。

      也許最美好的不是劇情本身,而是隨著劇情發生的所有小甜蜜。

     

      「『幸福』不過就是你所愛之人願意記下你所有的小任性,包容你所有缺點,迎合你所有的情緒。」嚼著李澤言買的小零食,我歡快地敲著鍵盤。

     

      07.

     

      「李澤言李澤言!」我捧著熱呼呼剛買來的桌遊,歡快地撒腿奔向書房,推開門充滿精神地喊:「我們來玩你畫我猜!」

      李澤言顯然是沒有興趣的,視線依然埋在報告堆中,這倒也是情有可原的,我永遠記得他畫的那隻駱駝有多麼慘不忍睹。

      在我軟磨硬泡下,李澤言終於捨得放下他的文件,答應和我玩遊戲。

      鑑於李澤言大抵也懶於理解規則,我們兩個也不過就是玩個有趣罷了,我抽出一張謎底卡,並把空白小畫冊遞給他。

      「恭迎李老師!」雙手奉上畫筆,李澤言面上波瀾不驚地翻看起題目,思考不過一下便下筆。

      「一次一題哦。」我出聲提醒。

      「嗯。」李老師持續揮毫,不出多久時間便將成品展示給我。

      「一個詞語,四個字。」他的紙面上畫了一張紙,上面寫了欠條,下面的數字我無比熟悉,五億。

      「……欠錢還錢?」

      「一紙千金?」

      「億載金城?」

      「給點提示?」我求救地看著李澤言,後者絲毫沒有要理我的意思。

      我持續猜了幾個都沒有猜到,李澤言悠悠地開口公布答案:「難度很大。」

      「……」我懷疑他在質疑我,但我沒有證據。「下一題!」

      李澤言挑眉,嘴角微勾,心情看起來不錯。

      下一幅畫是一對男女相擁。

      「四字成語。」李老師依舊無情地等著看我自生自滅。

      「天作之合?」「天生一對?」「幸福美滿?」「濃情蜜意?」

      「妳的想像力可以再豐富一點。」

      「郎才女貌?」「如膠似漆?」

      「小鳥依人。」李澤言似乎覺得我的反應很有趣,在我猜了好幾輪後才公布答案。

      「我抗議!」我鼓起兩頰,拿著他的畫冊比劃,「這幅圖的範圍太模糊了!」

      「是我太高估某人了。」他抽回畫冊,屈指往我額頭敲了敲。

      「好了,下一題。」他把畫好的圖轉向我,那圖上的人像我異常的熟悉。

      「李澤言你這是畫我嗎?你的畫技進步了好多耶!是不是有偷偷練過?這個要猜什麼?」我連珠炮似地說個不停。

      「一個職業。」

      「這簡單!」我志氣滿滿,「製作人!」

      「錯了。」李澤言一句話把我打回原形,唇角笑意更甚。

      「……」我想我臉上的疑惑是顯而易見的。

      「公司老闆?」

      「妳是不是對自己有些誤解?」李澤言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你老婆?」我有些遲疑。

      李澤言明顯被我哽住了,「不是不行,但不是答案。」

      「打工人。」他說。

      「你是不是對我有些誤解?」我重複他說過的話,「不對,你是不是對打工人有什麼誤解?」

      「妳上班打打報告、上台講講話,偶爾接洽廠商,大部分時間聊天、吃點心,公司裡的實習生,難道不是打工人嗎?」他指尖點了點紙面,挑眉看我,嘴邊噙著淺淺的笑,模樣美好的很。

      就是講話怪氣人的。

      「……下一題、下一題!」我索性扳過他的手,讓他繼續下道題目。

      不過一會兒他就畫完,「猜一個形容詞。」

      上頭畫了一疊紙,有著密密麻麻的文字,最上面的標題寫著:妳的策劃案。

      我的腦海忍不住飄過一連串李澤言批改策劃案時一臉嫌棄的表情,而我的嘴卻比我的腦還快做出反應:「垃圾?」

      「呸呸呸!」我輕掌自己的嘴,「垃圾才不是形容詞,怎麼可以這樣說自己!」

      李澤言似是被逗樂,眉眼彎起的弧度更甚以往,瞳仁裡都藏滿了星星。「妳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剛剛那是口誤!」我反駁,「快把它忘掉!」

      「創意?」「新穎?」「細心?」「詳盡?」「完美?」我想了幾個與自己的想法相符的形容詞。

      「看來某個笨蛋對自己有挺大的誤解。」他用筆端戳戳我的額頭。

      「你這樣常常對我的腦袋動手動腳我會變笨的!」我護住額頭,瞠大雙眼看他溢滿笑意的瞳仁。

      「本來就是個笨蛋。」他哼笑,就像往常那樣,總取笑我當消遣。

      「……繼續!我一定會猜對!」

      但很顯然地,我的決心跟現實似乎搭不上線,不管猜了多少次都無法猜對。

      「認真?」「用心?」「盡——」

      「離譜。」他一臉淡漠阻止我繼續說下去。

      「離譜?」我不可置信地看向李澤言,臉上寫滿震驚與難過,「那可是我嘔心瀝血的成果!」

      「李澤言你這樣會失去我的!」我雙手捂住心口,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餘光還不忘偷偷觀察李澤言的表情。

      李澤言面無表情地看著我自導自演,抬手拾起瓷盤上一塊餅乾塞進我嘴裡,吐出一句平時我看劇會對壞心女配說的話:「停止做妖吧。」

      怪可愛的。

      我三兩下解決掉餅乾,奶油味的,是李澤言常烤的那種。

      「繼續吧!」全然把他說我的策劃案離譜拋諸腦後。

      「最後一題。」他提筆作畫,這一題他明顯花了更多時間琢磨。

      「對男子的美稱。」他說,我覺得我從他眼裡讀出了「快誇我」三個字。

      「這個……是你吧?」我有些不確定的在畫跟他的臉之間來回比對。

      「這題我肯定能對!」我信誓旦旦地拍拍胸脯,「帥哥!」

      「還不算太笨。」李澤言獎勵似地遞了一小盤餅乾給我,這次是巧克力味的。

      「但是李澤言,」我咔嚓咔嚓咬著餅乾,「你什麼時候這麼自戀了?」

      「我是配合某人的智商。」他抿了口早已涼掉的咖啡,眼裡的溫度卻如爐火般暖人。

      「那——」我狡黠地眨眨眼,「要不要再實現個某人的小小心願?」

      叮——

      烤箱的響聲適時響起,熟悉的香味更甚,李某人眼裡顯而易見的寵溺也將滿溢而出。

      「飯後甜點。」

      「Yes,Sir!」

     

      「比起硬是湊和起的默契,還是彼此相通的心意更加令人嚮往。」飯後果然還是要有李澤言親手做的布丁作為結尾才能算是完整的一餐!

     

      08.

     

      李澤言的對話框一直以來都是置頂。

      從剛相識時因工作需要而置頂,到後來成了關係不錯的友人且許多時候都需要聯絡而持續留著,一直到現在成了伴侶,需要對方而置頂著。

      很多時候李澤言其實都不太回我訊息,就像平時我們交談那樣。

      但他公務繁忙,免不了會有不能天天見面的情形,想說的太多,無法當面傾訴,只好一一化為文字傳送給他。

      聊天室裡的情況大概是我霹靂啪啦打了一整串文情並茂的心情記事給他,然後他偶爾回句「笨蛋」、又或是簡短一個「嗯」,表達他收到了。

      大部分人總說這樣的訊息沒有傳送的必要,但是想把生活分享給他的心情總是無法抑制的。

      「今天在路邊看見一隻小黑貓,我叫牠黑卡,希望下次還可以遇到牠。」

      「布丁今天又搗亂了,進臥室裡又跑又跳的,如果有哪裡亂了的話絕對不是我做的喔。」

      「上次跟你提過的那個甲方又新增了好多要求,為了迎合這些要求每天都忙到暈頭轉向。求布丁安慰。」

      諸如此類無關緊要的話語,他總會一一讀完。

      「笨蛋。」

      「不要隨便給別的貓起名字,布丁會吃醋。」李澤言滑完訊息,順了順難得靜靜待在一旁的布丁的毛,語帶笑意。

      咪嗚——布丁抬首,似是同意李澤言的話,伸爪往我腿上扒了幾下。

      「布丁可不像某人一樣是醋做的。」我瞥了眼李澤言,我撈起布丁,將他舉的高高的,「對吧,布丁?」

      咪嗚——!

      「哼哼——」我得意地朝李澤言昂起下巴,「看來布丁更同意我說的。」

      「某人的匯報做完了嗎?」李澤言冷不防地說了一句,我放下布丁抓起手機,十分順手地點進和李澤言的聊天室,往上翻找著之前特意留言的截止日期和注意事項。

      動作順暢地像是重複了無數遍,而實際上也確實如此。

      『妳是把我當作備忘錄了嗎?』李澤言看著一條條待辦事項,忍不住開口。

      『因為你的對話欄在置頂,隨時能看到不會忘記!』我滿意地向他展示了我打的有條不紊的清單,只差沒有把「快說我很棒」喊出來了。

      『妳要我一天不傳新訊息留著那條訊息?』他皺眉,不太贊同我的想法。

      『嗯……你平常不也是這樣的嗎?』我想起李澤言平時回覆訊息的情形,不假思索便道。

      李澤言的表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沉了下去,我幾乎可以預測他要是開口了肯定會扣押我的布丁。

      『沒有啦!看見你我就什麼都想得起來啊,就算有了新訊息也沒關係的!』還是惜布丁為先,不要跟自己過不去。

      「咦?咦咦咦!」我驚訝地瞪大眼,「後天就截止了,我什麼都還沒準備好……」

      「李澤言……」我扯扯他的衣角,絲質睡衣捏起來手感挺好,「你怎麼不——」

      「妳的備忘錄可沒有鬧鈴功能。」他睨了我一眼,把布丁給接了過去。

      我癟癟嘴,垂下臉,思考該是要認命地挑燈趕報告,還是討好一下眼前的李大總裁呢……

      心裡掙扎一下後我認命地縮回工作時我慣常待的長椅,捧起筆電就開始把先前抓過的資料調出來處理。

      李澤言的平板顯示股票頁面,一手在布丁頸後輕搔,看股市的同時也正看著女孩的一舉一動。

      眉間皺摺一層層,唇緊緊抿起,單手支起下顎,聚精會神地盯著螢幕,偶爾歪首抓抓腦袋,靈感迸發時眼裡都閃著光,沒有想法時萎靡不起,指節頗具規律地敲著木質扶手。

      難得的沒有分神,連李澤言離開都沒有發現……

     

      在打了無數個哈欠後,玻璃與木桌接觸後產生的細微響聲吸引了我的注意,視線順著骨節分明的手往上爬,最後看見李澤言沒有過多表情的臉,還有他眼底不言而喻的溫柔。

      不甚明顯的霧氣在馬克杯上方騰起,溫熱的牛奶散發香甜氣味,這是李澤言一貫的作風。

      每當我又熬到深夜,他總會熱一杯牛奶給我,既是提醒我該休息了,也是關心我的身體狀況。

      「累了就回房吧,還有時間。」他揉了揉我的頭頂,就像平時那樣。

      「我把這部分處理完就去。」我勾勾他的小指,要他先去休息。

      「嗯。」

     

      等我終於完成預想的進度時,時間已來到兩點,飲盡餘下的牛奶,將杯子清洗乾淨後我躡手躡腳地走進臥室,床頭還留著一盞燈。

      爬上床後我掐滅夜燈,窩進棉被裡,在李澤言懷中尋了個舒適的位置,一如既往地環住他的腰,仰首吻了他線條流暢的下頜,滿足地闔上雙眼。

      「晚安,李澤言。」

      大手將我更帶進懷裡,溫熱的柔軟在額間停留了一下。

      「晚安,笨蛋。」

     

      「幸福也許不是做什麼都要在一起,但一定是他無論何時都願意當我的最佳傾聽者,在我需要時做我最堅強的後盾,能夠在不經意間感受到他不輕言承諾的體貼。」李澤言所有不說出口的溫柔,都被我悉數收藏在心口最柔軟的位置。

     

      ✨0113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