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能雪悅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1)

      他出生的那一天,她的世界就變了。

      手裡抱著那個哇哇大哭的小嬰孩,丁宛心心中百感交集。

      她幫手裡的小弟弟換尿褲,發現他的肛門紅腫破皮,她猶豫焦急,不知道該不該和母親說。

      心裡一個聲音告訴她,能拖就拖吧?只要她注意,勤換尿褲,一定能好的。大概是破皮的地方痛,小嬰孩狂哭不止。她將小弟弟背在背上,來回走動哄著,希望能止住他的哭聲。

      沒料到,那天晚上母親突然心血來潮,要自己幫小弟弟洗澡,尿褲脫下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她完了。

      「這是怎麼回事?」母親皺眉質問。

      丁宛心支支吾吾說不出話來,看著母親轉為盛怒的臉,她緊抿著嘴,冷汗直流。

      她一個箭步衝上來,用盡全身氣力給她一巴掌,狠狠剜過她一眼,抱著她的小弟弟進了浴室。

      丁宛心捂著發熱紅腫的臉頰,木然看著浴室那扇門板,像是腳上釘釘,動也不動。

      她看著母親幫小弟弟擦乾身體,換尿褲,穿上衣服,臉上滿是慈愛的光芒。她垂下眼不想看。

      「站在那裡幹嘛?碗洗沒?」

      丁宛心到廚房碗槽洗碗,舔了舔盤子上的殘羹剩汁,嚥了口口水。

      今天家裡只有他們三個人在,吃得簡單,母親還在哺乳,食量大,發育期的她根本吃不飽。

      夜深了,她鎖上大門,準備回房間睡覺,母親卻讓她去叫父親回來。

      丁宛心看著自己腳上的鞋,很想說她不去。她討厭那個地方。

      不過從來沒有由得她說不的事。她還是去了。

      夏夜的風還是有點涼,她摩娑自己的手臂,打了一個冷顫。

      小鎮上的人都早睡,路上只有她一個人,她看了看旁邊的亂葬崗,覺得害怕,加緊腳步跑了起來,昏黃的路燈照著她,空氣中有許多小蟲在飛,她跑得太快,蟲子啪啪打在她的脖子和臉上,很痛!

      她用手背抹了抹脖子和臉,進入一間三合院,裡頭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守門的人看到她,將她攔下。

      「我來找我爸。」

      那人看了看她,確定這女孩他見過之後才冷臉放她進去。

      丁宛心在一桌一桌的人群中找到她父親,她慢慢踱步過去,他專注在牌桌上,根本沒發現她。

      她腦中翻滾,該用什麼方式叫他。

      忽然,和她同桌的一個男人,發現了她,停下手中的動作,對著對面的男人指了指丁宛心。

      那男人一見丁宛心就來氣,狠狠瞪她一眼,當她空氣。

      丁宛心不敢走,就這麼一直站著,還是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直到一局結束,一個人收了所有人掏出來的錢,樂呵呵地說:「妳女兒來找你了,叫你回去。」

      只見丁宛心的父親轉過頭瞪她,像是和她有幾世的冤仇,一隻腳飛快踹了過去。

      丁宛心跌在地上,吃痛捂著臀部,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操!不要站我旁邊,聽不懂人話是不是!」

      丁宛心吃痛從地上爬起來,「媽叫你回家……」她小聲地說。

      「回妳媽勒!」他把口袋裡僅剩的一千塊掏出來放在桌上,再打一局。今天發的薪水,只一天就見底。

      丁宛心不敢再喊他,也不敢就這麼自己回家,她退到門邊,看著那些在煙霧繚繞的窄小空間裡殺紅了眼的人。覺得悲哀。

      突然旁邊的門被人踹開,她嚇了一大跳,整個人跳開,看向來人。

      只見那男人嘴裡叼著菸,大手大腳走進來,他居高臨下用眼角瞥到一眼丁宛心,似笑非笑看了過來,他的眼睛透著一股邪,笑起來帶著媚。

      用媚來形容一個男人雖然很奇怪,可這就是丁宛心對他的第一印象。那雙眼睛美得叫人害怕。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