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1/1起申請的稿費,匯款日改為一個月兩次
HOT 閃亮星─真月耽美稿件大募集

03

    「男朋友我累了。」溫晴嵐挽著徐偉銘的手臂,輕輕地出聲。興許是咖啡對她獨特的副作用,她臉上佈滿了睡意,睡眼惺忪的。

    撥了撥她的劉海,他說:「去我辦公室睡一會兒,嗯?」不等她回應,徐偉銘便跨了一大步阻斷了她搖搖晃晃的腳步,蹲下了身子,背起了溫晴嵐。

    他做起這一系列的動作來順暢如習慣,背上的人兒倒也沒有多大的反應。只是蹭了蹭他的後背,調整了一個比較舒服的位置便睡著了。

    安穩的氣息一下一下地打在他的脖子上,他只覺癢癢的,像是同時在撩動著他的心一樣。

    「大中午的,也就妳男朋友才這麼任勞任怨。」說完還嗤笑了一下。踩著輕盈的腳步往公司大樓走去,深怕吵醒了背上熟睡的女人。

    是啊,時隔多年,他與她早就不是多年前那麼有恃無恐的男孩女孩了。那時候少不更事,不懂得青春飛逝如光陰似箭,只懂得年少輕狂。

    說起來他們的青春,也好似汪洋中的一艘小船,搖擺不定。誰也不懂得去包容誰,可卻還是吵著吵著鬧著鬧著,一起走到了現在。

    九年。

——當初說好執子之手。

——我們也終究會與子偕老的。

    前腳剛進了公司大門,圍繞在他身邊的人就像是森林裏的樹木一樣多。不對,這些人的神情更像是豺狼虎豹一樣,恨不得問清楚他背上的人兒到底是哪兒拐來的。

    他臉上掛着無可奈何的笑。要是晴嵐知道她在公司裏引起了這麼大的騷動,非得和自己拼命。有時候他也不得不感嘆自家女朋友的臉皮怎麼就這麼薄。

    他還記得一開始他們剛在一起的時候,她甚至連朋友都不讓告訴。那時候溫晴嵐一臉嚴肅盯着自己的神情,他到現在還記憶猶新。

    「餵,我們雖然在一起了,但這件事情還是別張揚了。」

    「怎麼着,妳還想玩地下戀情嗎?」徐偉銘玩弄着她散落在桌上的髮絲,不厭其煩地繞成圈兒圍着自己的手指。說起來這個習慣倒還是在他倆剛在一起的時候就養成了的。一直到現在,都還戒不掉。

    「我、我這是,這是……這是想維持一個好學生的形象!」溫晴嵐臉蛋有些紅,原先從臂彎裏稍稍露出的半張臉蛋又埋進了臂彎裏。臉上可是燒得很啊,要是被徐偉銘瞧見自己紅撲撲的樣子,又要被嘲笑了。

    當時徐偉銘和溫晴嵐爲了這事兒還辯了一下午。最後當然還是徐大男友給妥協了。可最後大夥兒能知道這事,卻還是因爲溫晴嵐偶然看到了放在徐偉銘課桌上的巧克力和情書。

    徐偉銘想到這裏笑容更是盛放了。那時候現在他揹着的小姑娘就這麼氣沖沖地走進了對方的課室裏,衝那位告白的女孩嚷嚷道:「妳告什麼白呀!徐偉銘可是我男朋友!現在是,以後是,一輩子都是!」

    當時那個女孩整個都傻眼了。後來徐偉銘會還是因爲同班同學在福利社遇見他的時揶揄了自己那麼幾句才知道這事兒的。

    彼時他都顧不上買東西就一路跑回了課室,深怕溫晴嵐受委屈。這不,一進到班兒裏就看見一羣人圍着她的位子瞎起鬨。見不到她,他倒是莫名有點惱了。也許是不喜歡這些人這麼欺負自家女朋友吧!

    徐偉銘徑自走了過去,還沒出聲呢,大夥兒就自行散開了。只見溫晴嵐垂頭喪氣地趴在桌上,也沒發現徐偉銘來了。

    他站在那裏半餉,忽然、就笑了。

    看來,也沒受了委屈。

    走到她前桌的位置,連椅子都不轉過來就面向着溫晴嵐的方向坐下了。「現在是,以後是,一輩子、都是?」這句話自然是剛剛溫晴嵐情急之下給說出來的。現在倒被徐偉銘給拿來借題發揮了。

    溫晴嵐連頭都沒擡。

    這可不像她平日裏的作風。徐偉銘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站起身來走到溫晴嵐旁邊蹲下,他輕輕地抓着溫晴嵐的手,細聲地問:「晴嵐,怎麼啦?」

    這時溫晴嵐才認出是他來了。仍舊沒擡頭,只是用着略帶哭腔的嗓子委屈地喚了聲:「偉銘……」

    他自然也知道她哭了。心有些疼。但那種疼不是撕心裂肺的那種痛,就像是有誰拿了把刀子在心上輕輕地划着。吃痛吃痛的,但又說不上是什麼樣的疼。

    就是,心疼妳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