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序、對不起,我沒能守護住你。(1)

作者的話:

莫名的埋了很多伏筆(?)請一直一直看下去,可能一開始有很多問題,希望您們到後面會有「搜得思嘎」的感覺喔!廢話不多說,求讀者關懷加上──關懷(笑

    正文開始!

    「吶,你有很喜歡、很喜歡過一個人嗎?」黑色長髮隨風飄著、舞著,夕陽下的少女露出淡淡的微笑,暖橘色的光芒映著她的臉,一行淚順著臉龐滑落,她笑著,也哭著。

    男孩沒開口,只是輕輕地點頭。他走上前去擁住女孩,白色長髮閃耀著淡金色的光芒,黑色的風衣襯著女孩純白的長裙──就像他雙手沾染的罪惡,和女孩純潔的心。

    「吶,白汧懿。」她推開男孩,暗紫色的瞳孔注視著他,堅定、不容置疑。她道:「請答應我,絕對不要自己去送死,好嗎?」

    白汧懿愣了一會,他嘆了口氣,卻只是搖搖頭。身後是無數個同伴,身前有她,他不能輕易地就拋下本就該扛的責任。他揉揉女孩的頭道:「春奈,如果我叫妳不要待在我身邊,妳會怎麼做?」

    暗紫色的瞳閃爍著,她的眼神變得柔和。

    她知道了,答案。

    「如果還有如果,汧懿,請妳不要忘了我。」春奈淚著抱住了白汧懿。

    如果有如果,我會的。白汧懿回擁住春奈。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蒲春奈還沒恍過神,一切都已經結束了──是的,都結束了。瓈晝,魔法世界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不像戰爭曾經席捲了這裡。蒲春奈癱軟地跌坐在地上,汧懿的風衣還在、屬於汧懿的回憶還在、他的味道還在。

    但是他不在了。

    一行淚,真實地滑落。她告訴她自己,她是蒲春奈,她是世界三大尊神,她是世界最強的人──但是她失去了,她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這樣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一切的一切彷彿都還歷歷在目,汧懿死前最後一絲微笑、她也記得。如果白汧懿被日初所殺,那她會付出所有,她絕對會去收割日初的命。

    就算他,是她親人也亦同。

    「蒲春奈──」隨著一個大吼聲,從空中跳下了一名女孩,藍灰色的長髮依舊熟悉,冰藍色的雙眼異常的肅穆,她道:「我有個計劃。」

   

    一切的一切彷彿都還歷歷在目,對於海泉琳來說,她永遠也忘不了。

    瓈晝最強的六人,各自擅長不同的領域,喚為六魔主。白汧懿被困在六魔主設的陷阱裡,正前方站的就是梅斯洛克,體態略顯癡肥,他站在一個用六塊水晶所拼成的六角魔陣其中一角。職責是負責宣讀誓言,站在湛藍水晶後方。

    又是梅斯洛克,你喜歡日初要有個限度。

    白色長髮及腰,沾滿了土黃色的灰燼,被撕扯得破爛不堪的衣物上充滿了血跡。佈滿血絲的雙眼冷地瞪著所有人,白汧懿冷笑不語。

    「色之咒術全數完,苦之痛、悲哀冥,詛咒歌,願悲哀發生於爾身。」六魔主同時間丟掉手中的魔杖,一個湛色的立體圓出現在六個魔杖圍出的結界裡,立體圓像是黑洞般無止盡的吸進六位魔主體內的魔力,最後光芒漸淡,他縮小成一個掌心可包覆的水晶球。

    梅斯洛克拾起球,閉上雙眼,將球放到白汧懿的頭上。他緊咬著唇,就在那瞬間,閃電般的疼痛重擊了他的身心,左手臂蔓延至背後有個深深地烙印──那是密麻的白色圖騰。

    趁著六魔主魔力透支,一個蒙面的黑衣人趁機從暗中衝出,黑色的衣服在瞬間轉化為藍綠色的羽翼,她是蒲春奈。

    她抱住汧懿,一連甩開八連鎖的魔法陣,隨即帶著他逃離。而梅斯洛克一個冷笑,他將自己最後的一點力量化為魔力拋往神獸。用盡魔力的代價,梅斯洛克的身體身體化為碎片隨風飄逝。

    不過,犧牲之下的結果就是:蒲春奈的翅膀被擊中了。  

    春奈吃痛的悶哼一聲,她咬著牙,當下立刻用羽翼包覆著白汧懿,她狠心地拔出匕首割掉自己看得比任何都還要重要的羽翼。  

──你要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

    她最後一次看著白汧懿,把他丟往一片森林中,願千年樹妖們的氣息遮蔽男孩的蹤跡。她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只記得,日初那賤人走到白汧懿前,用刀最後一擊,刺向心臟。

──不……

    在蒲春奈失去意識後,一個蒙著粉色面紗的女人一個跳躍,身手矯健的攻擊日初。她打昏日初後立即跪在白汧懿身旁,確認他的鼻息。

    奇怪的是,本應最討厭白汧懿的日初,並沒有殺了他。

    日初的匕首插在地上,深得只剩下刀柄的部分,就算恨至如此,日初還是沒有動手,究竟是──

    她輕笑,把汧懿的身子一轉,下方的是蒲春奈的翅膀。她懂了,日初果然還是狠不下心嘛,這傢伙。

    她看著地上的白汧懿,輕聲嘆了口氣,不捨的把手放在他的臉上:「六魔主的力量嘛,他們給你下的死咒我破除不了。他們詛咒你永生輪迴,每回的結束都是因後悔親手殺了摯愛。」

    她伸手撥開他的劉海,在額頭的右上角那有個小小的月牙灣,那是蒲春奈最後留給他的魔咒。她悶哼一聲,小力的戳了戳那個月牙灣:「他們詛咒你,我無法破解──但是,我可以祝福你。畢竟你可是白汧懿……」

    「泉之靈,我海家泉琳在此祝福,祝福白汧懿不得即刻進入詛咒的輪迴,我祝福他進入九大輪迴,七原罪一世一抉擇,他將在原罪展開冒險的戰役,如果在輪迴中他找的屬於他從前的『格』,我祝福他從永世詛咒中解脫。」

    語畢,白汧懿的身體被金色的小點密布,他在眨眼間消失在風拂過的空氣裡。

    「白汧,這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事了。對不起,我沒有救下你,六位魔主的力量我無法挽回……泉之靈最終詛咒術式,我詛咒我自己,海泉琳伴隨在白汧懿身旁,成為他的盾,化為他的茅,我詛咒我自己,伴隨他經歷九大輪迴。」

    她說完,消失得不像白汧懿那般優雅,隨著爆裂聲,她化為塵,被捲走在一片靜默中。

    一切靜的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作者必然會廢話

聖誕節快樂樂樂!!!

最近在考慮要不要停了popo的奇幻改到冒天。

又或者是全部寫完再去冒天wwwwww

在popo,我不是寫網遊,真的好難活(cry

好啦,下一章也會發,下下章在半小時後。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