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你好,一月不見 01

      靠在你的肩膀上,我只能靜靜地落淚。

      一開始心裡是想到稍早在車站徘徊的委屈,但突然淹沒我的是,那些夜裡與清晨,我夢見的你的樣子──包括在回家之前那個晚上,夢中你披著寧靜的藍色輕聲說再見;在吵架之後夢見你跟著我回到家,為了道歉而給我激烈又懊悔的吻……這些影像,都在你抱住我的瞬間重疊在一起了。

      就連現在都像是在作夢一般。

      進屋之前你在巷子口人來人往中找到我,第一件事就是俯首與我輕輕的碰著額頭,然後我沉默地讓你跟在身後進了家門,假裝很忙地收拾著要搬走的東西來回走動,你坐在我的床上,只說了一句「過來」,我就乖乖的走到你面前,然後你微笑,單手扣住我的腦袋親吻我。

      好像永遠也吻不夠。

      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差點不能呼吸」,沉默之中我們只需要以唇舌來感受彼此多日不見的痛苦,還有終於得見的狂喜。

      像是嬉戲一樣躲著你的舌頭,你卻總能捕捉到我的舌尖霸道的吮吻,就好像平常對我說「別胡鬧了」一樣,久違的接吻使我渾身燥熱,眼眶也又紅又澀,溫熱的水珠滾落我們之間相碰的肌膚上,你對我說,好好地把舌頭伸出來,在那之後我卻頑強的奪走主控權,瘋狂掠取你上下唇帶有淡淡薄荷香氣的氣味。

      不顧一切了,暈眩的世界裡我只想要用力記得你的觸感,好讓那些一擁而上相思的苦澀快點消退。

      然後我靠在你脖頸間,就這樣任眼淚沾濕你的肩膀和灰色的袖子,你只是笑,撫摸我的後腦勺。

      無聲哭泣了許久,你輕輕推開我想看清我哭的樣子,我雙手按住眼睛,「對、對不起啊,我只是……見到你太激動了。」

      你就讓我張開雙手抱住脖子,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

      在見到你之前,我和W一起在車站,漫無目的的繞著都差不多款式,差不多不適合矮子和胖子的少淑女專櫃打轉,W挑了一件件衣服,我一件件的毒舌──

      「太普通了」、「穿起來很像孕婦」、「妳幹嘛把它紮進去」、「有顏值才穿得起襯衫,我們都放棄吧」、「P●ZZO的料子,名牌的價位」……

      最後一件衣服盪回原處之後,我倆相覷一眼,一樣的有氣無力。

      「靠,妳說啊!我到底適合什麼衣服?說!為什麼找件好看的衣服,想花錢都這麼難?」

      W忿忿不平,繼續繞著那些已經被我打槍過的專櫃走。

      我說,妳別生氣了,是衣服的問題,不是人──就真的沒一件是適合矮子穿的。

      最後她包了兩件素T。

      逛到底了,兩女走了五個小時差不多鐵腿,隨意坐在車站台階上,看手機看路人,看著看著W提議了,「等等晚餐跟我們一起吃吧,別一個人去吃什麼陽春麵了!」

      我搖搖頭,她又勸我,「我那群同學都很想跟叔叔吃飯的,妳來他也不會介意的,就來嘛,三個人一起吃!」

      我又搖頭,心裡悶的很,臉上也疲勞的擠不出笑來,只能一直像太陽能娃娃一樣搖著腦袋拒絕。

      W說到底也是我的好損友好姊妹,對我的心思瞭若指掌,她看我這樣頹喪,終於咬牙切齒的罵了一句,「幹,那個白癡,都是他啦。」

      我沒什麼耍嘴皮子的興致,就把玩著手機,心裡邊打算著什麼時候回租屋處。

      「女朋友千里迢迢過來,他怎麼就一個人跑去跟朋友吃燒肉?」

      「他覺得我只是要過來搬家的,就這樣吧,」我聳聳肩,「反正,他也不是跟別人吃飯,白姐嘛,他們應該很多要聊的。」

      「我知道他們很要好,他那人也重朋友,但妳今天狀況很不一樣啊!這兩天之後要見妳多不容易啊,還不識相點好好珍惜時間?」W氣得拿起手機來,「我現在就要罵他……妳別攔我啊,我沒有要打電話,我打字我打字,問他到底是多腦殘,為什麼連吃個晚餐都沒有想到妳。」

      後來事實證明我們都猜錯了,你早就在等我回去吃晚飯,問燒肉餐廳也只是剛好問問,並不是今天要吃......我們就這樣錯怪你了,而你也一直默默地在等我回去見你。

      「妳人在哪裡?」在電話中,你又好氣又好笑地問:「天,我們晚餐本來就該一起吃啊,笨蛋,怎麼都不主動問我呢?這真是我遇過最扯的事情了......妳回來了再說,我等妳,快點回來吧。」

      於是我揮別了被罵到臭頭的W,直奔回學校,然後在巷口等待,最後終於在延遲了五個小時後看見了你焦急穿過馬路的身影,你來了,抵著我的額頭,靜靜地待了幾秒,然後把我沉甸甸的肩背包接過去。

      現在好不容易重溫了在床上被你整個人抱進懷裡的感覺,抬頭望著你很近很近的側臉,我還真是......

      太後悔了,我過多猜疑的心思,就那樣浪費了能與你賴在一起的時間,真是荒謬呀我。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