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POPO華文創作大賞 活動預告
HOT 閃亮星─雨墨濂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四章

打開門,他靦腆的笑著看向我。

「所以,為什麼一定要在今天來找我?」我沒有直視他,反而盯著地板說著。

一雙帆布鞋向我往前踏了一步。

「我想妳了,很想妳很想妳」

如果是一般的女生,也許會對這種甜言蜜語感到心花怒放,加上他的一臉斯文,也許真的是很多女孩暗戀的對象。

很抱歉,我不在那『一般』的範疇裡面。

「少對我說那些甜言蜜語了」我冷漠的說。

「就知道妳還是不吃這套,這次回來買了禮物給妳,收著吧」他拿出一個包裝很精美的紙袋。

從加拿大回來的禮物,還有他。

「如果妳不收,我也沒辦法送人,因為這只適合妳,所以收下吧,我先回家了,到家再傳訊息給妳,掰掰」他硬是把禮物塞進我手裡,拖著大大的行李箱很快地消失在視線之中。

原來,你連家都還沒回去,就先來看我了。

「是誰啊?」一走進家門,媽媽先是很愜意的問起我。

「他回國了?改天找他來家裡坐坐啊」看見我手上那盒帶著楓葉標誌的禮物,她大概也瞬間猜到了一些脈絡。

「不知道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不過吵吵架是很正常的啦,不要再一直愁眉苦臉了,人家還這麼有誠意來這裡找妳呢」看見我一點也不開心的表情,她又接著說。

「好啦,我會叫他找時間來家裡吃飯」我說。

媽媽只知道他和我是很要好的朋友,不知道有沒有其他想法。

也許,的確只有我不斷的鑽牛角尖。

回到房裡,我把禮物丟在一旁,暫時沒有拆開來看的打算。

『我猜妳一定沒有把禮物拆開,一定要打開喔,一定要』他就像在我房裡裝了監視器一樣,很適時的傳了訊息過來。

我沒有回覆。

沒有必要這麼的絕情,我知道。

可是我克制不住自己總是對他冷淡。

於是我還是打開了那不大也不小的紙盒。

他知道我怕冷,所以買了條圍巾。

在我意料之內的,是我喜歡的暖灰褐色。

他一直都是這麼了解我的喜好,甚至超出了任何一位朋友。

拿起了圍巾,放了一些糖果餅乾。

還有一張卡片。

「這裡的風景很美,美到我捨不得離開,可是,沒有妳的日子,對我來說沒有意義,不知道妳會不會在拿到禮物的當下就拆開這張卡片,傳個訊息告訴我吧,我也有些話想要告訴妳」

他的字體一直以來都被誇讚比女生還工整,透過字詞的修飾,一張卡片也能像藝術品。

至於他提到的風景,另外附上了一張卡片,是我沒看過的景色,皚皚白雪幾乎覆蓋的大地,我不能想像處在當下的感受,但他在那時想到了我,是嗎?

『我打開禮物了,也看到裡面的信了』猶豫了不到一分鐘,我還是傳了訊息給他。

老實說,如果不是他要求我得傳訊息過去,就算我想起頭先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怎麼樣?圍巾的顏色還喜歡嗎?』傳送成功的瞬間,他很快就讀了訊息,就好像一直開著跟我的聊天室似的。

『這些話我練習了好多次,也修改了好多次,最後還是決定用最遜的方式,只敢這個樣子告訴妳,也希望妳會看完,我相信妳會的』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又很快地接著傳了一小篇文字。

『那一天,我不知道妳看到了多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件事,我們變得疏遠了,我很想解釋,但又覺得會被妳認為是在替自己辯解,又或者以為妳在生氣的我,會變成自作多情的笑話,我不是中央空調,但我不敢讓你知道我只想當你一個人的暖男,出國的這一年裡,我告訴自己,只要一回國,要讓妳知道我心裡真正的想法,我還太懦弱,說了這麼多,我想告訴妳,我喜歡妳,至於為什麼不是愛,因為我想等我有能力給妳承諾後,才有資格這麼說』

我皺著眉頭看完了他細心編輯過後的文字。

很可惜,我們錯過了。

如果在一年前知道他的想法,結果一定不會一樣。

那時的我,從來沒想過他對我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一個對愛情還沒有多大了解的女孩,看見了每天總是跟我膩在一起的男孩,有一天被一個我不認識的女孩抱著,甚至是被親了臉頰,我沒有立場憤怒或者生氣,我記得那時候自己不知道從何而來的難受,不想看見他的臉、不想聽見他的聲音,拚命的躲著他。

後來我才知道,那叫做喜歡。

想想當初自己的幼稚,接著得知他準備出國的消息,我沒有和他告別的打算。

「應該一輩子不會有聯絡了吧」我是這麼想的。

同學們告訴我,那天的女孩是想和他告白,但他拒絕了,理由是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

從一開始因為尷尬而逃避,到後來因為不敢承認自己的幼稚,才更加不敢面對他。

而我沒想到,繞了一圈,我們還是又碰在一起了。

『我看完了』我回。

『明天碰個面吧,這陣子應該比較沒事情吧?』

碰面?我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告訴他這一連串因為自己的愚蠢而衍伸出的心情。

『說要碰面也許有點奇怪,那我先問問妳對於我傳的訊息的想法好了』他又傳了訊息。

『我不知道,讓我想想該怎麼回答你』

我把手機丟到床上,把頭埋進枕頭裡。

還在苦惱著,手機也不斷傳來訊息的通知聲。

我以為是他,想不到是沛萱。

『雖然有點臨時,明天可以來咖啡廳幫我一下忙嗎?』附上一個可愛的貼圖,的確符合她的形象。

對我來說,沛萱的請求就像讓我看到了可以避難的防空洞。

我當然答應了她。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