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4.救命恩人ღ

「冽非,咱們一起加油吧。」冽非是她的劍的名字,越是強大的器物,越有可能透過時間的沉積或跟其主人的牽絆而生出器靈,當她觸碰劍上的雕花時,冷然而冰冷的感覺透過肌膚直傳入骨,好像唯有肅殺之氣才能將之喚起。

擁有名字的器物更能發揮出它的功用,而它像是要回應她般,美麗的劍身覆上了層薄薄的冰霜,清冷而聖潔,彷彿立誓要為其主斬盡道路上的阻礙一般,是那麼的可靠,那樣的強大。

「老大,就是她一直阻撓我們收取保護費,今天一定要把她處理掉,不然有損我們黑龍幫的威勢。」那名趴在地上的男子一見援兵到來,很不客氣的指著她大呼小叫。

看著男子指著自己的手指,葛萊蒂絲在心中暗暗的記下一筆,悄悄決定等一下要把它切下來。

「區區一介女子,能有什麼作為?不要把這當你們無能的藉口。」援兵中為首的是一名身著黑衣的男子,此時正不悅的皺著眉頭,不滿道。

不得不說此人的武技十分高強,即使內斂氣息她也覺得這人很危險,仔細一打量,前來支援的援兵個個都在一定的水準之上,實在不懂他們為什麼願意委身於流氓盜賊之輩,若是他們的話,肯定能通過都城護衛隊的考試。

眼前的人跟剛才的那些人是不同檔次的,即使是她也不一定能應付得來,葛萊蒂絲雖然對自己充滿自信,但也不會過於膨脹自我,而忘了自己的極限,眼下已經沒有回頭路了,看來只能靠運氣試試看。

「雖然不太相信你這瘦小纖細的女人能阻撓我們什麼,不過既然我們的人都這麼說了,那今天就要向你討個說法!」黑衣男子神色一凜,語畢,三十幾人隨即一擁而上。

一直警戒黑衣男子的葛萊蒂絲一見成群的幫手撲來,當下便是後退了幾公尺。

什麼討個說法,這根本直接開打了好不!

仗著人數上的優勢,即使她的劍術比他們優上好幾倍,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他們,而且那名黑衣男子並未參加戰鬥,即表示縱然她打得過眼前這堆人,也撐不過在那之後黑衣男子的攻擊。

這種事情不在掌握中的感覺很差,她不喜歡不確定的事物,尤其是情況很明顯對她不利。

由於一次對付多人導致體力大量流失,葛萊蒂絲的左肩因閃避不及而挨了一刀,皮膚綻開的痛楚,如排山倒海襲捲過來,間接的影響了她戰鬥的動作,這時,對面的人正持劍朝向她衝過來,然而體力透支的情況下已是不容許她閃避了,眼見刀鋒落下,她並未感到恐懼,她在等,等凱爾帶護衛隊來支援她。

不過眼前的危機還是必須解決的,為了節省掉詠唱的時間,她決定使用瞬發魔法,通常瞬發魔法的威力不如咒文冗長的魔法,但由被譽為魔法天才的三王兄所改造的瞬發魔法,其威力自然不能跟一般的魔法比擬。

「冰系,冰石瑩寒。」一塊由冰為材料的盾牌立即化形出來,擋在那名欲攻擊她的人前面,利劍擊上冰盾的剎那,因為無法穿透進去,劍尖的軌跡一歪,使得那名攻擊者腳步踉蹌而倒向旁邊。

不過她的危機並沒有完全結束,敵人一個一個湧上來,而她因為受傷的關係,開始有些力不從心,攻擊甚至出現差錯。

「鏘。」金屬碰撞的響亮聲響直達耳裡,在她身陷困境的時候,出現意料之外的協助者。

只見男子湖藍色的披風於風中飛舞,手持利劍橫檔在她前面。

因為逆光的關係,葛萊蒂絲看不太清楚青年的面容,不過她在他身上並未感覺到殺氣,不論他的目的為何,至少她現在是安全的。

於是葛萊蒂絲往旁邊一坐,撕扯袖子來簡單的包扎傷口。

只要等到凱爾帶守衛隊的援兵過來,將黑龍幫一網打盡也不是問題。

她早早就想除了這老是到處恃強凌弱的組織,此時葛萊蒂絲的心情雀躍不已,要知道他們平時就四處惹事,搞得地方官們頭痛不已,更是王國內的隱憂,如今王國的國力在父王的勤政下好不容易緩緩上升,尚且不穩定的情況下,更是不容許出任何差錯。

這時,前方的戰鬥喚回了她的思緒,那名青衣男子的身上似乎負傷了,好吧,她好像不能再坐著偷懶了。

葛萊蒂絲提起劍繼續加入戰局,沒多久,凱爾便帶著守衛隊的援兵出現了。

情勢當即逆轉,完全的倒向他們這邊,那名黑衣男子也不笨,迅速的召集部下開溜,只留下不重要的雜魚們。

該死的又被他們給溜走了,本來想說這次一定抓得到的說。葛萊蒂絲恨恨地咬牙,公主形象蕩然無存。

剩下的這些人根本就沒用,知道重要情報的成員一定都是方才武藝較高的人。

她煩躁的看著一眾被當棄子的壯漢們,心想著把他們都交給凱爾去處理,她還得回城堡包紮傷口呢。

黑龍幫……她有預感他們還會再見面的。

葛萊蒂絲勾起玩味的笑容,未知的強敵引起了她征服的欲望。

凱爾慌慌張張的跑過來,緊張的拉起她的手,「葛梅卡你沒事吧?」,在檢查完她身上沒什麼致命的傷口後,凱爾鬆了一口氣。

葛萊蒂絲看著眼前緊張兮兮的青年,在心底默默地想著,她覺得需要關心的人應該不是她才對……

葛萊蒂絲轉身走近青衣男子,那名從天而降擋在她面前的青年,無條件的幫助她,卻笨拙地讓自己受了傷,明明兩人毫無關係,只是初相見的陌生人,但是青年卻為了她跟黑龍幫起衝突,真的是很笨的人啊。

她彎腰,伸手向坐在地面的青年,「傷得還重嗎?起得來嗎?」

青年朝她微微一笑,青年伸出左手握住她的手,由於他的左臂受傷了,所以他用右手按住左臂,不讓血流失的速度過快,「還好,就是有一道傷口比較棘手,謝謝你。」

然而青年甫一站起,腳步卻一個踉蹌,站不穩的他靠著民宅的牆壁,不願表露出他的不適。

見狀,葛萊蒂絲扶著青年的手臂,有些擔憂,「你連站都站不穩了,還是別逞強了,我帶你回去包紮,順便感謝你救我的恩情。」

青年並沒有回話,只是他的表情看起來很不妙。

下一刻,青年那比她高上一顆頭多的身軀靠向她,微熱的體溫透過布料傳遞過來,被陌生男子這樣倚靠著,葛萊蒂絲不自覺的臉紅了,正當她準備推開青年時,才發覺青年是昏過去了。

真是的......她在想什麼啊,人家昏過去只是意外狀況,她在臉紅心跳些什麼。

將青年交給護衛隊中的其中一名,示意他暫時扶著青年一下。

接著,葛萊蒂絲步至剛才用手指很沒禮貌的指著她的壯漢面前,「喔對了。」

露出了無比燦爛的微笑,「剛才你是用這隻手指我對吧。」劍尖指向他的右手,語氣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刀鋒揮下,血濺當場,頓時,淒厲的哀嚎聲響徹雲霄。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