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關於馥殷城的看法

大大的黑框宅女眼鏡,感冒用口罩,往上夾的劉海,披散在肩的黑髮不算凌亂,紅黑相間的棒球外套,黑色彈性褲,步鞋。

說真的,我差點就錯過了她。

而理論上,我確實該錯過她。那樣的打扮再加上她的體材,我想我會忽略她才是正常的,標準的四十歲大媽樣。爾……好吧,總之我沒鬼遮眼,還是看到了這麼一個人,然後…..忽略。

直到……

其實阿卿猜對了一半,只是事實和他想得有些出入,菜市場裡確實藏了我未來的嬌妻,只是我還不知道是誰而已。確切的一些來說,從我真的打算尋找另一半開始,我就開始在菜市場裡尋尋覓覓了,只是那時的我沒有發現而已。

別誤會,我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但老頭子的教育方式還是讓我從最低層的公司職員做起,大約是要讓我不忘本吧,也避免養出高高在上的金貴嬌氣,只是老頭子大約沒想到,他還來不及動用他身為董事長的權力,我已經爬到了他要我坐的位子上。

馥銅集團的首席執行長。

還記得那天我剛坐上這個位子,屁股都還沒坐熱,老頭子堆著那張保養得宜的老臉上頭還硬生生的笑出幾道痕跡,出現在我面前,那大刀闊斧的步伐還真看不出他已經享有政府發放的老人福利,嘖嘖,老頭子的笑臉看起來還不是普通的刺眼。

我是不是該做些什麼,讓他笑不出來好呢?

有些意外,也不算太意外,老頭子身後還跟了三個老人,也就是公司裡擁有股份較多的三位股東,他們身後還跟著四只巴比娃娃,其中兩只還長的一模一樣。

我沒有歧視的意思,稱他們為巴比娃娃真的不為過,精緻的妝容,光鮮亮麗的衣服,優雅的舉止,如果不是旁邊還站著四個老人家,我還以為她們是公司新進的模特兒。

都擺出了這個陣仗,再看不出來,我就不配坐在這個位子上了。

最後,我留了其中兩個女孩的電話約下次吃飯,那對雙胞胎……我實在沒福氣左擁右抱。

當然那位雙胞胎的老爹,我也給了他一些的甜頭,所以最後只有那兩位是眼帶哀怨的走的。

當然的,整個過程我都極盡可能的保持嚴肅,絕、對、不、笑。

為什麼?

用阿卿的話說:「馥殷城,你根本屬妖孽的,你不笑的時候煙硝瀰漫,笑的時候又傾國傾城。由其是那雙眼睛,根本是狐狸轉世,不笑的時候殷狠毒辣的像洞悉一切似的,笑起來的時候媚眼如絲活像是要勾人心魂。」

所以……等等,先解釋一下我的名字,馥殷城,中間那個字的發音是「煙」的音。別問我為什麼,這名字很明顯不是我取的。

所以說,這話不是我講的,但從阿卿的口中說出也是有幾分可考性的。

想當然爾,後來那兩次的飯局,由兩位女方單方面敗興而歸,因為餐廳都是我挑的,我吃的很盡興。

不過一張好的皮相如果不招蜂引蝶,那也罔顧了它被吹捧的名號,再加上伴隨這個權力位子而來的誘惑,就成了無止盡的麻煩。

沒完沒了的飯局宴會,即便我已坐上這個位子五年了,在商上冷冰冰的形象也算是扎了根,但麻煩似乎……有增無減。

老頭子是做廚具起家,我媽總說最基層的味道,就是幸福的味道,是辛苦工作回家後,能有一頓熱騰騰香噴噴的飯菜。

具老頭子所言,創業之初沒吃過我媽煮的一口飯,所以對我媽那種說法相當嗤之以鼻,不過依我看是酸葡萄心理。

話說回來,對於擇偶的條件,我到是沒什麼要求,只是覺得太多的華麗裝飾,反而看不清本質。一如一盤擺得漂亮的菜餚,若食材不新鮮吃了也會拉肚子。

所以在我還沒成為公司的小職員前的第一課就是:上菜市場。

倒沒想到後來居然養成了這樣的習慣,在到公司之前,我會先去一趟菜市場。

喧鬧的市集,也是我這五年中覺得最舒心的地方。

簡單的T-shirt牛仔褲再一只大墨鏡,我想記者大概不會想到,我會穿成這樣出沒在成群的婆婆媽媽裡。

我不會固定只去一個菜市場,通常是司機幫我決定的,他會看心情選地點,早晨五點出門,到鄰近的幾個市場中選一個,我會在附近就下車,畢竟裡面雍塞得比大過年國道上的車流還要可怕。

有時我會在菜市場裡閒晃,有時我會找個視野好的地方站著,看人潮看買賣,看這世界還精力充沛的一面。然後我會一直在菜市場待到八點半,回家沖個澡換套衣服再去公司。

你說我怎麼能夠待那麼久?還是每天去?不是每天,如果下雨我就不去了,還有颱風來了的時候也不去。我又不是苦情男配,才不要去幹那沒營養浪費時間風雨無阻的等待某人。

菜市場裡是人生百態的縮影,叫賣、殺價、討價還價、搶購,什麼都有,有時候你還會覺得那些婆婆媽媽可愛得很。

不過,至從坐上了這個位子,如果我去菜市場的時候,都是我心情不怎麼好的時候。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想在裡面尋找一些年輕的臉龐,可其實在那樣的時間點裡,基本看不到的,大學生起床的時間是太陽準備西下時,過了大學生又未婚的女性基本都在為工作打拼,不打拼的誰沒事那麼早起,今早凌晨才睡,又有誰會去菜市場呢?

或許是視覺疲勞,也或許是其他,當母親第一次鄭重得跟我提及我的婚事何時能起個頭時,我腦海中越過無數個女人的臉,不得不承認都是好看的,也有很多上上之選,但當我試著想像她們一個一個卸了妝後躺在我身旁的樣子……

不能說女人卸了妝就不好看,天生麗質的不少,那些畫了妝的本身也有一定的資質,但多多少少會有些許落差。

而人,總是會記得光鮮亮麗的那一面,突然間的落差還是會不適應的。

而我所接觸過的女人,基本家世一定上得了檯面,身上的穿著用品不一定代表她們自身的品味或性格,那我又怎麼能在結婚前認識真正的她呢?

萬一到結完婚後,我才發現我喜歡的一直是她裝出來的表面呢?難道到那時再來離婚?

想起菜市場上的婆婆媽媽,她們雖然有的會化些妝,但在買菜殺價時本性也會流露,在搶一同看上的衣服時本性也會暴露。

所以我想:「如果你可以接受一個女人上菜市場的樣子,那麼她其他時後的樣子,你一定能接受。」

因為不可能再更差了吧!

如果從一開始就能接受最差的她,那還有什麼是無法包容的呢?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