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Misa《親愛的,這也是戀愛》
HOT 祝大家新年快樂!閃亮星─瑭碧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我的起點

什麼是穿越文?身為一個小說成癮者,可說是再了解它不過了!

穿越文就是一個主角穿越到異世界,展開各種神奇冒險的題材嘛!除了充滿幻想的異世界旅行外,還會有一群好基友陪伴,左擁帥哥、右抱美女,讓主角暢行無阻、一路踏上世界巔峰!

如果是由我來挑選穿越文的類型,我絕對會選搞笑或者傻白甜的故事,看個文何苦虐待自己又被恐怖的怪物嚇?而讓主角穿越到活屍世界中可以狂開金手指、殺殭屍,最後成為存活者的劇情雖然很帥,走錯一步卻很可能會落得被殭屍吃掉或被心懷不軌的同伴幹掉。

如果讓我來穿越,我還寧可穿越到沒有任何反派的世界,這樣不但可以安身保命,還可以無痛安穩地活到老。

可是,理想跟現實總是兩回事。遇到現在狀況的我,只想對天殺的命運大罵一聲——

幹!

穿越不是只是虛擬的情節嘛!我覺得我在原本的世界活得很好,有必要讓我夢到一個自稱要來改變我的穿越神嗎?而且還在下著暴雨的時候把我丟進田旁的排水大圳;當我終於脫離了溺水的感覺,我的臉上卻莫名其妙多了一種火辣辣的感覺,好像剛剛才被誰賞了一巴掌。

為什麼那個夢不給我時間罵髒話!操!

我意識到我自己好像是站著的,而且是穿著鞋子站著。

剛睜眼,我還沒來得及辨明周遭的狀況,一頭攙著紅色的白髮馬尾便率先閃入了我的視線。

那個配色我好像從哪裡看過,非常、非常的熟悉。

「黎,你居然站著睡著了?」背對著我的白髮馬尾手拿黑色的長槍,低沉的嗓音似乎感到難以置信又不太開心地冷哼,「要不是我來救你,你可能已經死透了!」

「我不管你是不是又想幹什麼!最好在我清掉這群鬼族前,你沒有任何企圖!」

語畢,他便將黑槍「嗖」地丟向那群正在慢速行近的大量喪屍,大量腐肉以及骨頭不到一秒在我眼前爆炸開來;隨著恐怖的畫面而來的是在嗅覺裡爆開的惡臭,讓我立刻抱著肚子用力乾嘔,腦袋一片空白,只能拼命克制自己的反胃,我滿鼻涕滿眼淚地正想擠點話出來,從口中冒出的話卻是——

「噁……我、我操!」

一片朦朧的視線中,我注意到那人好像轉過了頭,紅色的應該是眼睛的東西看了我一眼,他很快就轉過去不理我了,好像是在處理那群爛到肉都掉下來,卻會移動甚至還有自我意識的東西。

眼前的人體爆炸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圍了,我死死的摀住鼻子,生怕它會臭到爛掉。

幹!太他媽臭了!那個恐怖的味道還有殭屍到底是什麼狀況!

為什麼那個人居然還可以在一片人肉爆炸中,感覺很輕鬆的華麗踢腳翻身射武器跳街舞!

快告訴我這他媽的只是個夢!我現在還在被窩裡睡覺!只是有哪個無聊人士拿臭襪子逼我聞而已!

快讓我回到現實啊!媽的!快!

幹!為什麼我還是沒醒!在被迫看了一陣子崩潰的血腥人肉滿天飛後,我終於發現眼前的那位,正在孤獨戰鬥、聽說是來救我的男人是誰……幹!那不就是我愛書的角色,特殊傳說裡的冰炎嗎?

欸!為什麼冰炎會在這裡!為什麼!我現在一定是在做夢!絕對是在作夢!好,我冷靜了。現在讓我來實況轉播一下,冰炎滅掉敵人的速度像在打地鼠機的地鼠,而我們最常看見的特傳裡的敵人,也就是鬼族……

為什麼夢裡會有嗅覺!這些鬼族超級臭好嘛!快給我香水!芳香劑!我要臭死了!

在我快要臭到暈倒的時候,我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胳膊,想快點從夢中醒來;同時,冰炎已經將那堆鬼族解決完畢,捏碎了手上的黑色長槍向我走來。

「你在自殘?」他看著我,皺起眉頭然後冷冷地笑了,感覺上表情有點憤怒:「需要幫忙嗎?」

「不用謝謝……」我鬆開手,眼裡含著兩泡淚,夢裡的我似乎有很強的力量,因為我的手輕易的被我掐出了瘀血。

幹,等、等一下……這好像,真的,不是夢……

所以……我是真的在特傳的世界裡,噢。

在我想起我怕血之前,我就先昏倒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