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不受控女王又來了!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新年賀文】秦氏家族圍爐啦!

《登場人物與出處》

路西法遊戲2015

潔艾兒:外貌為三十歲的女人。半墮天使,永生。路西法與人類的女兒,現任地獄及墮天使之主。

秦颺:外貌為三十歲的男人。半墮天使,死亡後成為天使,永生。高位墮天使與人類的兒子。潔艾兒丈夫。

星詠傳說2016

秦月:外貌為四十歲男子。潔艾兒與秦颺獨生子,半墮天使。

慕黎:四十八歲的人類女子。為迷宮守護者後代。秦月的妻子。

天墜者2018

秦夜璃:外貌為三十歲的女人。秦月與慕黎獨生女。血統複雜,但衰老速度比人類慢。

沙利葉:外貌為三十歲的男人。墮天使,永生。過去為地獄七君。

秦汐:十歲,雙胞胎中的妹妹。夜璃與沙利葉之女。

秦昭:十歲,雙胞胎中的哥哥。夜璃與沙利葉之子。

謊言烏托邦2019

亞修˙伊凡斯:人類,三十八歲。冰系異能者(後來失去異能)。

布蕾伊:人類,三十歲。絕對直覺異能者(後來失去異能)。

克萊兒˙伊凡斯(Clare    Evans):人類,十二歲。亞修布蕾伊之女。

狐嫁2020

秦笙羽:人類,三十五歲。

時輕:狐妖,年齡約莫七八百左右,外貌三十幾歲左右。

秦墨:半狐妖,七歲。

01

      這是一個很漂亮的大殿。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盞華麗的水晶燈。水晶吊燈十分巨大,數百……不,上千顆水晶仔細整齊地環繞著中央的火焰燈源,其反射照映在大理石地板上,讓地面帶上繁星點點。

      大殿內,許多人倒在地面。這群人有男有女,甚至還能見到幾名孩子。有的人剛醒,正睡眼惺忪地嘗試弄清楚自己在何處;有的人還在沉睡,臉上泛著香甜的笑;有的人則已經清醒,正警戒地望向大殿頂端的人。

      是的,這兒還有個人壓根沒沉睡,與其他人的狀態形成天壤之別。女子為了讓人一醒來便注意到自己,刻意站在大廳後方的台階上,這使她比他人高上了不少,宛如一名在授課的老師。

      那是一名衣著華麗的女子,紅色的薄紗上垂墜著叮叮噹噹的鑽石,幾乎要閃瞎人的臉。女子身上首飾不多,但各個都能看出是工匠精心打磨的傑作。再往上移,他們的注意力來到女子臉上。她有一雙乍看之下普通的黑眸,可久視之下卻會發現那雙眸子越來越接近深紅,彷彿下一秒便會滴出血來。若與女子對上眼,女子便會報以微笑,可這笑容只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戰慄,並且想要從而臣服趴下。

      可當然,這是在普通人的情況下。能被女子邀請到這古堡來的,全非泛泛之輩。

      率先清醒的是一名白髮藍眸的男子,在眾人中比較起來外表年紀較大。他幾乎是花了一秒便進入警戒狀態,並且四處張望彷彿在尋找著什麼。很快,他鎖定目標,把一名還在呼呼大睡的金髮女子拉進懷裡護著。相較於這名男子的警戒,他所呵護的對象就是一個極度反差版了,甚至嘴角還有流口水的痕跡。確認女子身體無礙後,男子這才抬頭望向始作俑者。「妳是誰?」

      女子呵呵一笑,不把男子的質問當一回事。「地獄之主,墮天使統治者,隨便你喜歡哪個就叫哪個。」

      「召喚我們到此處是為何?」這次發話的是另一名女子。這女子還身著筆挺的西裝,挺像是上班上到一半便被突兀帶來此處。女子渾身散發著精明幹練的氣質,腰間的槍套已經空了。此時的她正一手舉槍,另一隻手則擁著一隻雪白蓬鬆的狐狸。附帶一提,那隻狐狸睡得正香,絲毫不查身邊環境有異,與先前提及的金髮女子有得一比。又或者是因為狐狸十分信任女子會保護他,因此連動都懶得動。

      女子展開身後的黑色羽翼,其長度竟然幾乎是兩個人的寬度。「當然是讓你們自相殘──」

      「……媽,妳在幹嘛?」一個聲音突兀插入,讓女子營造出的緊張感瞬間全無。

      發聲的是一名黑長髮男子,與女子臉型相仿,的確有幾分母子之色。他的眼睛是澄澈的紫,宛如兩顆打磨細緻的紫水晶鑲在臉上。

      「哎我在,我在……」女子試圖把自己的氣勢找回來,未料一名有著同樣紫眸的男子從大廳側門探出。「餅乾烤好囉。」

      ……

      於是女子的裝大魔王劇本,宣布失敗。

      等眾人陸陸續續醒了,女子才咳了咳發聲。「我是潔艾兒,旁邊是我丈夫秦颺,我想你們之中應該許多人都對我蠻眼熟的。」

      其實應該說不上是眼熟,是因為廳內有數人都是她的子嗣,甚至已經達到四代同堂的程度了。

      喚潔艾兒為母親的男子名為秦月,正是潔艾兒與秦颺的寶貝獨生子。此時秦月已經喚醒身邊稍稍年長的女子,站著等待情況發展。在他身邊的女子有著東方人的外表,看起來年紀是眾人中最大的。當然,說到年紀,女子在眾人中甚至可以算是小的,可廳內有一半以上都是長壽甚至於永生的非人,這才造成五十幾歲的她在眾人當中看起來最老。女子臉上掛著活力的笑,能量充盈。她是秦月的妻子,名為慕黎。「婆婆,好久不見。」

      「恭喜妳當奶奶啦。」潔艾兒笑道,與剛才刻意製造的冷笑不同,這聲笑讓整個室內都暖了起來,氣氛也不再僵硬。「還是龍鳳雙胞胎,真是不簡單。」

      「是呀,小璃真的很賣力。」慕黎望向不遠處的一家四口,閒話家常。「男的帥女的美,祖傳紫眸也成功繼承到了。」

      不遠處,一名全身黑的女子正在把兩名幼童搖醒。一名英俊的金髮男子站在秦夜璃身邊,可卻警惕望向潔艾兒。他是那兩名孩童的父親,沙利葉。男子微微蹙眉,不是很喜歡自己妻子的苦痛被一句輕飄飄的恭喜帶過。

      這兩個孩子,是在秦夜璃連續流產兩次之後才辛苦得來的。夫妻身為屬性不一樣的天使,秦夜璃在懷孕時必須長時間忍受身體對於聖族基因的排斥作用,還得了嚴重的憂鬱症。想到秦夜璃在那艱辛的十個月裡差點丟掉小命就讓沙利葉感到心疼,可因為秦夜璃想要小孩的固執任誰也打消不了,他也只能伴著妻子走一步算一步。

      思及到此,沙利葉忍不住伸手攬住妻子的腰,往自己的方向帶了帶。

      秦夜璃停下手中的動作,抬頭望向沙利葉。秦夜璃同樣也繼承了秦家獨特的紫色眼睛,只是那眸子總是帶著一些陰鬱。於是沙利葉低頭在女子唇上印下一吻,這才稍微驅散了女子眼中的陰霾。

      「不好意思,所以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可不可以先回答一下我的疑問?」在這四代同堂之外還有兩組客人,而舉著槍的女子正困惑於為何前一秒前方還敵我對峙,下一秒卻和樂融融。先前抱在懷裡的狐狸此時已化身為一名中年白髮男子,手上牽著另一名黑髮男童。

      「啊,抱歉,不小心聊得太忘我了。」潔艾兒呵呵笑道。「我召喚你們來此只是想邀請你們來作客,不用太緊張。來熱熱鬧鬧吃場年夜飯,感受下年節氣氛吧。等吃完飯我就會送你們回你的世界了,請不用擔心。」

      「……」儘管這個回答有很多疑點,但女子決定先接受這個說法,畢竟自己似乎也沒性命之憂。

      「兩組客人不妨自我介紹下,讓其他人認識認識。」端著烤盤的秦颺說道。

      氣質強勢的女子哼了聲,終於把槍收回槍套。「我是秦笙羽,旁邊這是我丈夫時輕和兒子秦墨。」

      「哦?那你或許也是秦氏家族的遠親呢。」一旁的慕黎感興趣說道。「世界真小呀,總感覺走到哪都能遇上秦氏的人。」

      「咦?我可不姓秦。」方才還在呼呼大睡的金髮女子插嘴,此時的她已經完全清醒,對於大廳內的人只有好奇。「嗨,我是布蕾伊,布蕾伊˙伊凡斯。」

      整場人裡面除了沙利葉之外,似乎就只有這一組人馬是西方容貌,這也使他們變得格外突兀。

      第一個清醒的白髮男子並沒放鬆警戒,伸手護著年幼的女兒。「亞修˙伊凡斯,我們與秦氏家族可沒有任何關聯。」

      「等一下。」這次插嘴的不是潔艾兒,反而是秦笙羽。「你就是那個亞修?」

      亞修挑眉。「我不記得我們認識。」

      「我是你任職公司的老闆,也是錄取你的人,錄取原因是因為你跟我丈夫一樣都有白頭髮。」

      ……

02

      差不多弄清楚現場所有人的親屬關係之後,這群人才陸陸續續隨著秦颺進飯廳落座。

      經過潔艾兒的介紹,有些從未來此的人才終於知道這座城堡便是潔艾兒的家。飯廳內已經被布置得喜氣洋洋,無論是窗簾還是桌面都被換上了吉祥的正紅色。中央立著一個大圓桌,上頭擺了滿滿的一盤餅乾與陶瓷杯。一旁的白瓷壺飄散著烏龍茶香,壺口蒸氣氤氳。秦颺原本在桌旁替大人們斟茶,而茶壺又立刻被秦夜璃拿去。「我來吧。」

      「年夜飯很快便好,各位可以放輕鬆,先各自聊天一下。」無需潔艾兒開口,眾人早就自動熱絡起來。

      儘管都是身為秦家人,這些人可以聚集的時光卻可說是少之又少。他們不但居住地不同,甚至有些人居住的年代壓根兒不同。但在潔艾兒所構築的空間中,這些人可以排除時間與空間的條件齊聚一堂。

      首先聊得最熱烈的當然就是秦夜璃與她父母那方。秦月與夜璃本就因為自小不常見面而感情淡薄,在夜璃成家立業之後,更是聚少離多。慕黎笑吟吟把雙胞胎中的女孩抱到腿上。「哎呀,才多久沒見面已經這麼大啦?小汐今年幾歲啦?」

      秦汐抬起頭,一雙綠色的眸子直勾勾望著外婆。「我十歲了。」

      「十歲啦,真乖。來,說句吉祥話來聽聽?」

      「牛年……嗯……」女孩對一旁的母親露出求救的神情,秦夜璃也馬上做出吉祥的嘴形。「牛年吉祥!」

      「太棒了!來,這是你的壓歲錢,要收好哦。」慕黎笑嘻嘻地從口袋掏出紅包,又仔細讓女孩的雙手好好包著。

      一旁,同齡的哥哥表情傻眼。「這樣也行?」

      「昭昭過來,你也說句給我聽。」慕黎無視秦昭那句童言,伸手把欲逃跑的哥哥抓了過來。

      儘管秦昭與秦汐同為兄妹,但兩人的髮色與眼睛顏色都完全不同,讓人完全聯想不到這對竟會是雙胞胎。秦汐繼承了父親那金燦燦的長髮及看似藍色卻帶著綠色的眼睛,就像個從歐洲城堡走出的小公主。而秦昭卻完全是秦氏家族最標準的樣子:東方人面貌、標誌性的紫眸及最常見的黑色髮色。他們簡直就像是父母面貌的翻版,只是性別剛好被置換了。

      秦昭本就不擅長應對這種見親戚場合,情急之下只好把心裡第一句話脫口而出:「牛年行大運!」

      眾人原本以為秦昭會說出什麼高深字詞,沒想到逕自打了臉。不只慕黎噗一聲笑了出來,連平時不太笑的夜璃臉上也露出了些許笑容。

      見自己變成大家的笑話,秦昭有些惱羞成怒地躲到母親身後。秦夜璃摸摸兒子的頭以示安撫,從慕黎手中接過紅包交給秦昭。「沒事的,你最棒了。」

      另一邊,秦笙羽的兒子正在教另一名金髮女孩寫書法。「橫,橫,掠,捺……很簡單,就是這樣。」

      這副情景其實是有些神奇的,矮小的黑髮男孩坐在特地增高的椅子上振筆疾書,另一名十二歲的卻趴在一旁聚精會神地看。儘管男孩年紀不大,卻已經帶了大人的成熟穩重。宣紙上的字體細瘦遒勁,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年僅七歲孩子的作品。

      「你兒子書法真的很好耶,是怎麼教的啊?」一旁,女孩的母親向對方攀談,不過因為對方是自己丈夫的老闆,多少有些緊張。

      「孩子的爸教的,時輕很擅長書法琴酒等風雅之事。」秦笙羽抱胸站在孩子們身後,臉上的驕傲一覽無遺。「不只是書法,我的孩子可是十項全能,是將來要撐起我商業帝國的繼承人。他必須從小就開始準備成為傑出的接班人,而他也的確辦到了。」

      布蕾伊懵懂點了點頭,好像這件事有點超越自己的認知。「我的願望好像只有克萊兒開開心心長大就好了……」

      此時,男孩已經完成手上的宣紙,又抽來了一張。「想要試試嗎?」

      「你叫什麼名字呀?我好像還沒問耶。」女孩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我叫克萊兒,很高興認識你!」

      「我麼……」男孩一邊在紙上寫下自己的名字,一邊回答。「我是秦墨,要記好了。」

      布蕾伊挑眉,彷彿覺得男孩的回答很有意思。「這是從母姓?」

      「秦氏商業帝國是我的,當然是從母。」秦笙羽得意的哼了聲。「孩子的爸是附帶的。」

      一旁的狐妖眨眨眼,彷彿有什麼話要說但又作罷了。

      「秦墨秦墨,那你會魔法嗎?」克萊兒接過筆寫了幾個歪七扭八的字後,決定還是在桌邊聊天比較實在。

      「魔法?」秦墨回頭瞥了父親一眼。「爸,你有沒有遺傳相關東西給我啊?」

      這時,大家這才發現時輕頭上竟有雙白色的狐耳在悄悄抽動,只是因為與頭髮顏色相近而不小心忽略。沒想到這位商業帝國女王的丈夫,竟是在山中隱居的狐妖,也難怪秦笙羽說她兒子琴棋書藝俱全了。

      「自己修練。」這次,時輕倒是答得爽快。只見這渾身帶著書生氣息的男子步上前,在兒子頭頂輕拍。頓時,秦墨頭上也出現了一對黑色狐耳。「這個倒是不用修就有。」

      「爸!我好不容易才藏起來!」秦墨嘴上抱怨著,但其實沒生多大的氣。

      一旁的克萊兒表情驚奇。「好神奇!我可以摸嗎?」

      無奈之下,秦墨只得讓女孩去揉。在克萊兒摸得盡興之後,秦墨又忍不住詢問女孩提起魔法話題的原因。

      「告訴你喔,我發現我會魔法耶!我連拔拔麻麻都沒說喔!」克萊兒抬起手,聚精會神。霎時,點點螢光在掌中浮現,並聚集為一顆彈珠大小的光球。女孩表情專注,但維持著光球讓她連笑著都很吃力。不到幾秒,那顆光球就熄滅了。「唔……還是不能維持很久……」

      在她身後,兩名父母都嚇壞在原地。

      「她怎麼會有?」布蕾伊轉向亞修想向萬事通尋求答案,可只得到一個震驚的搖頭。

      這對父母對於女兒會魔法這件事似乎感到很不高興。可雙方的表情都沒有意外,只有震驚。

      「克萊兒,妳為什麼一直都沒跟我們講?」率先對女兒開口的是亞修,他的語氣僵硬而不自然。

      「因為我怕你們生氣……」克萊兒低下頭,但又不時抬頭偷看父母的表情。「拔拔麻麻都沒有在我面前用過魔法,所以我不敢說。」

      「因為這是──」布蕾伊忽然頓住,接著緊緊擁住女兒。「算了,回去後我們談談。」

      秦笙羽拉長了耳,嘗試偷聽這場世紀八卦。「原來你們那邊的人會魔法啊?」

      在亞修嘗試用藉口堵住老闆的嘴前,已經蒸發許久的城堡女主人站在桌前拍了拍手。

      「各位,上菜囉!」

03

      秦颺從廚房端出一道道上好佳餚,而小孩群中最大的克萊兒則主動幫忙擺好碗筷。

      「好懷念呀,自從上次請人前來圍爐已經過了好幾十年了。」城堡的女主人搓搓手,準備大快朵頤。「上次圍爐的時候秦月甚至還在我肚子裡呢。」

      「那的確是很久了。」秦笙羽開口道,她的兒子則扳著手指數數,並對於自己算數的結果感到不可思議。「媽……我好像算到破百位,可是那位阿姨……」

      「唔,會很久嗎?」某狐妖發言,而實際上已經七八百歲的他的確有資格這麼問。

      「哎呀,我們還是來問些其他東西吧。婚姻?哦你們都結婚了。那問事業如何?」潔艾兒呵呵調轉話題。「如你們所見,我已經當了很久的地獄之主,現在還在繼續當就是,秦颺則是我的左右手。」

      「我和秦月已經退休啦,當然,秦月還在當他的闇族族長,等昭昭還是小汐長大就可以來接秦月的位子啦。」慕黎呵呵笑道。「夜璃,工作最近還好吧?」

      「有一堆很難搞的種族。」秦夜璃重重嘆了口氣。「當種族與種族之間的調解員根本就是去自虐的。」

      「妳已經做得很好了,解決不了就叫我去殺吧。」沙利葉低頭在妻子臉頰上親了一口。「其實妳辭職也可以,我一個歌星的薪水早就足夠養家。」

      「你們呢?」潔艾兒笑著望向還未發言的人。

      就算潔艾兒原本的目的是向他人炫耀自己家人的顯赫行業,那她也失敗了。秦笙羽笑哼了聲。「我掌管著我們城市最大的企業,也是家族企業,就算是外人來到我們的城市都要給予尊重。」

      「而我老公是他們公司的社畜。」布蕾伊笑嘻嘻開口。「不過其實亞修之前可是當過某個政府的最高行政首長喔,去工作只是為了打發時間。」

      聽完整場的炫耀之後,大家發現誰都沒佔到便宜。

      「好吧,我宣布進入下一回合:鬥老公!」潔艾兒邊夾著菜邊宣佈。「誰在這邊的愛情最坎坷誰就贏啦,至於實例的話……像是捅老公之類的?我就捅過秦颺脖子一次,可惜他活下來了。嘖嘖嘖。」

      布蕾伊看起來滿臉問號。「不是吧?為什麼要捅自己丈夫?到底有誰會向妳一樣去捅丈夫的啦?」

      「我拿槍指過時輕。」秦笙羽咳了咳。「不過沒開槍,這樣應該夠狠了?」

      「等等,我丈夫還真的砍過我。」慕黎埋怨。「雖然沒死,不過太過分了,女兒妳說是不是?」

      「我和沙利葉互捅過。」一直很安靜的夜璃低聲說道。「而且還把沙利葉捅死了……」

      ……霎時,桌邊一陣靜默。

      「現在還活著啦,被潔艾兒救了。」沙利葉出聲澄清,為了掩飾窘樣而連夾好幾道菜。「事情都扯平了,真的。」

      布蕾伊默默轉向亞修。「我是不是也該捅一下你?」

      「不需要,謝謝。」白髮男子翻了個白眼。

      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在這裡,大概會覺得這整桌都瘋了。

      但這才是秦氏家族。只有夠瘋,經歷夠刺激的人才能成為秦氏的一員,他們明白這是他們的宿命。

      飯局到了尾聲,該送的紅包也送完之後,潔艾兒起身送客。「在這裡我還是要不免俗向大家說聲新年快樂。我知道各位都是拯救世界之人或是正在拯救世界的路上,而這樣的刺激生活就是各位的日常。因此我不會祝大家生活平淡順遂,而是在生死交關之後平安返家。」

      「謝謝妳,我們吃得很快樂。新年快樂,明年見。」夜璃領著兩個小幼仔向潔艾兒表達感謝,並率先離開。同樣的,慕黎和秦月也只是揮揮手便走了。畢竟身為秦家人,之後見面的機會依舊多的是。

      秦笙羽代表他們家走上前。「謝謝妳今年的邀請,我兒子覺得很好玩。請問我們之後還會有見面的機會嗎?」

      「當然有。」潔艾兒笑吟吟說道。「雖然你們住在不同時空可能無法自主見我,但每年過年這裡的門都會為你們敞開。」

      「阿姨,這個送妳,謝謝妳的紅包。」秦墨遞上下午寫好的春聯。「新年快樂。」

      「謝謝,我會貼在我家門口的。」春聯上面是很好看的篆書,圓柔剛勁,帶著獨有的個性。「我現在送你們離開吧。」

      「秦墨掰掰,謝謝你的春聯!我們以後一定要親自在別的地方見面哦。」克萊兒開心地對男孩揮手,在女孩手上的是一副楷書春聯。「我住在英國!歡迎來找我!」

      男孩微笑,酷酷地對女孩揮手。「一定。」

      一陣金光後,秦笙羽一家人消失無蹤。

      「謝謝妳的招待,我們和女兒都很開心。」布蕾伊笑嘻嘻說道。「新年快樂!」

      可潔艾兒沒先回應大人,而是蹲下身輕輕握住克萊兒的手。「女孩,妳的天賦非常特別。它和妳的名字的意義一樣,是能帶給他人的光芒。」

      克萊兒眨眨眼,有些猶豫。「真的嗎?」

      「是的,有一天妳會展開新的冒險,就和妳父母一樣。」潔艾兒微笑。「在此之前,好好聽爸爸媽媽的話。」

      「妳知道她異能的由來?」亞修終於沉不住氣開口。

      「不,我不知道。」潔艾兒抬頭對表情嚴肅的父母開口。「但我知道那來自你們,而你們要在克萊兒成年前好好保護她。我相信,將會有個刺激的未來在等著你的女兒,被邀請來的人都是如此。」

      「我們會謹記你的話。」布蕾伊摸了摸女兒的頭。「好啦,跟阿姨說新年快樂吧。」

      「阿姨新年快樂!」

      終於送走了所有人,潔艾兒牽起秦颺的手,來到她最喜歡的花園高台。

      遠方,鞭炮響此起彼落。

      「秦颺,新年快樂。」女子抬眸,嘴角輕勾。

      男子的回應是一個深深的吻。

      新的一年,新的冒險,新的故事要開展。

      很多人的冒險已經結束了,但更多人的冒險才即將要開始。

      而她將會在此,逐一見證。

END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