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01

        孽緣的起源,該哭還該笑?  

/

        青梅竹馬,根據維基百科上的講述,指的是從小在一起玩的朋友,亦稱總角之交,即兒時玩伴。

        在日本流行文化中有許多作品常以此題材作為男女主角愛情的開始,因此在日本輕小說或漫畫中出現此名詞並不特別。

        關於青梅竹馬一詞彙該如何定義?

        一、雙方的家都住得很近,就是鄰居。

        二、在同一所學校上學──只要是以愛情為題材的作品都是這樣吧?

        三、互相嘲笑和挑逗。

        四、會共有一些小時候的秘密。

       

        「喂!余祐然你上快一點,我忍不住了!」廁所外,梁璟芸一雙白白的肥腿夾得緊緊,她想廁所,她想方便!這時的她也不過就是個幼稚園中班,和蠟筆小新同歲的小女孩罷了,膀胱控制的還不是那麼好。

        被叫做余祐然的小男生貼著廁所門,邪惡地說:「我肚子痛,還沒好呢,妳回妳家上吧!」

        這算什麼呢,余祐然根本就沒上廁所,他只是純粹想看璟芸膀胱爆炸罷了……請原諒他當時就是這麼個屁孩。

        璟芸想了一下,覺得余祐然肯定還要很久,在那之前她肯定會噴尿出來,這太噁了,於是忍著膀胱疼痛,夾著腿緩慢地移動。

        不動還好,一動完了,她沒到噴尿的地步,就只是那黃色液體從自己白晃晃的肥腿流到地板,怪噁心的。

        「嗚哇──」好一個洪亮的哭聲,可把余媽媽從午睡中吵醒了。

        余媽媽從樓上房間走到一樓的廁所,在走廊就看到地上一團濕,梁璟芸站得直挺挺地大哭,余祐然在一旁顯得不知所措。

        暈,誰告訴她這情況是怎樣啊!

        眼下最要緊的就是把這攤黃水給清理乾淨,余媽媽忍下噁心的心情,拿了拖把拖地,心裡婉惜這拖把得丟了,免得以後拖地時地板都會有股抹滅不去的尿騷味。

        費了一番功夫她終於把這噁心的水給拖得乾乾淨淨,就是空氣中那股淡淡的味道真叫她噁心。

        余媽媽坐在沙發上,兩個毛頭小孩跪坐在她面前,她厲聲道:「這是怎麼回事?」

        璟芸的小小身體抖了一下,不敢開口。

        余祐然看了她一眼,伸出短短的小手指著她:「就梁璟芸偷尿尿啊。」

        你瞧!這還算人嗎?怎麼可以這樣誣陷人,也不想想是誰不讓上廁所的!

        就是璟芸壓根不知道余祐然故意不讓她進廁所,小小的心裡充滿著罪惡感,她哇的一聲大哭:「余阿姨,對不起啊,我真的不是、不是故意的!」

        余媽媽挖了挖耳朵,表情不耐煩:「在別人家撒尿後說句對不起我就該原諒妳啊?給我滾回家去!」

        璟芸幼小的心靈頓時碎了一地,愣了很久很久,直到梁媽媽來了她才反應過來。

    「璟芸啊,這是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哭成這樣啊?」梁媽媽愛女心切,撫著璟芸的頭溫柔安慰著。

        余媽媽和梁媽媽向來對立,兩人就是那種最好永遠別碰頭,一碰頭就得拚個你死我活!

        「她尿在我家地板,妳說我能不說她幾句嗎?」余媽媽指著璟芸的鼻子罵。

        梁媽媽受不了了,欺負她女兒就是欺負她,雙手插在腰上,氣勢十足:「妳這話什麼意思,做大人的就是得替小孩把屎把尿,妳幫我女兒擦尿一下又怎麼著了?又不是尿在妳頭上讓妳自己洗頭去!」

        這話太噁心了,又是尿又是屎的,余媽媽抖了一下,甚至出現錯覺,彷彿聞到了那股尿騷味和屎臭味,她揮揮手趕人去:「唉呀快走快走,別在我家到處晃悠,我一想到那股臭味就受不了,妳快帶她回去!」

        梁媽媽哼了一聲,嘴裡邊叨唸著「誰稀罕去妳家啊」,邊往家門口走,不過就只是一面牆的距離,能走多遠呢。

        余媽媽耳朵好,聽到了她那碎念……其實這也不用耳力多好,這麼近的距離還聽不到,那可真叫重聽了。

        總而言之余媽媽和梁媽媽又吵了一會兒,年幼的璟芸和余祐然就結下了梁子,她發誓自己絕對不會再踏進余家一步!

        這個誓言到了璟芸和余祐然兩人一年級時就破功了,想當初璟芸在立誓時那股悲壯,差點讓人以為她會持續到老死。唉,事後想想一個才幾歲的孩子懂得什麼誓言,不過就是隨口說說,當下氣瘋了罷了。

        璟芸雙手絞著裙子,眨著大眼撒嬌:「余祐然,讓我去你家後院的溜滑梯玩好不好啊?」

        余祐然不買帳,關了門:「不好。」

        璟芸仍然不氣餒,繼續敲門,直到余祐然被敲門聲吵到不耐煩出來罵人了才肯罷休。

        「妳煩不煩啊?」璟芸被余祐然這麼一吼給嚇到了,突然哇哇的大哭起來。

        「嗚……你、你幹麼欺負我啊,哇──」

        余祐然覺得自己真的很倒楣,為什麼要住在梁璟芸家隔壁?為什麼爸媽不找個良好的風水寶地?偏偏要選這麼個衰穴。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