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01

      漆黑的夜幕緩緩蓋上紅霞的光彩,學生們漸漸離校,校園中徒留幾間教室的明亮。

      鐘聲響起,在白天時它聽來活潑,但在靜謐的夜裡,就似是在襯托著這抹寂靜的深沉。

      白日的廊道處處都是學生們躍動的身影,然而到了夜晚,曾經再熱鬧的地方,也會令人心生畏懼。

      學生三三兩兩地聚著聊天,有的自顧自地滑著手機。

      駱安喬沒有和任何人在一起,隻身走在這灰暗的走廊,廊燈亮著微弱的光線,很難看清前方。

      「咚咚!咚咚!咚咚!」一陣規律的聲音突然飄進耳裡,低沉地像是從地底深處猛力大擊而傳上來,聽來毛骨悚然。

      駱安喬起初也沒多加在意,想著不過是有人惡作劇而已。

      「咚咚!咚咚!咚咚!」感覺似乎愈來愈大聲。

      當聲音離駱安喬愈來愈近,她才發現事態有些不對勁,不禁加快腳步。

      「咚!咚!咚!咚!咚!咚!」聲音同樣加快。

      平時只走幾分鐘的走廊,如今卻像走了幾千年那麼久遠,駱安喬聽那聲音愈加快,好似在催促著什麼,不知不覺自己竟奔跑起來。

      她跑得很快,不敢回頭,恐懼深植心頭。

      陡然,她看向地面,那黑色的巨影狀似魔鬼,嚇得她不敢再看。

      她離原先的教室已愈來愈遠,教室的光線逐漸薄弱。

      漸漸地,她已看不到原先的教室,也聽不見同學的喧鬧。

      可她不敢往回跑,只是一直向前。

      她沒料到自己只是趁下課出來散心,竟會遇到如此詭異之事。

      眼看那巨影已離自己越加靠近,她已跑到乏力,她想大叫,可這裡離教室太遠,根本不會有人聽見。

      徹底體悟到何謂絕望。

      最後,她放慢腳步。

      「咚咚!咚咚!咚咚!」看地面上,巨影和她的影交疊,她不敢呼吸,她清楚感受它就在自己身後,近如咫尺。

      良久,只剩夜的魅流淌其中。

      駱安喬緊抓著裙子,她閉起眼睛,故作鎮定,可她明顯地正澀澀發抖著,宛若快站不穩。

      「你.....是誰,不要......再玩了。」她的語音聽來也在顫抖。

      巨影沒回答她。

      夏蟬大聲嘶吼,在這靜得出奇的校園中。

      冷汗涔涔,緊張的情緒沒有因為巨影未回答而舒緩,如今的自己正和死神糾纏。

      瀕臨死亡的界線,在模糊曖昧的地帶。

      半晌,沒有任何動靜,駱安喬才稍稍望向地面,不看還好,一看才發現它還在那。

      它還在那,一動也不動。

      「你到底是誰,可不可以不要這樣嗎?」駱安喬大吼,整條廊道徘徊著她的聲音。

      終於,黑影發出聲音。

      它冷笑,已極為低沉的音說道:「不要這樣了嗎......?那麼......妳想怎樣?」

      話一落,駱安喬的頭髮立即被大力拉扯,痛得她忍不住地尖叫。

      它拖著她,駱安喬不斷地大聲尖叫,「放開我!放開我!你到底是誰!」

      大力一甩,它輕鬆將她丟進一間空蕩的教室內。

      它就站在教室的門口,駱安喬看不輕它的臉,只覺得眼前一片昏花。

      淺淡的光暈打在巨影本身上,它看來宛若一個蒙著臉的黑袍死神,正宣判著她的死刑。

      它緩步朝駱安喬逼近,她只能不斷地後退,直到背部撞上牆壁。

      它身上散發著強大的壓迫感,它和她貼得很近,她甚至能聽見它的呼吸。

      它手輕輕撫摸著她的臉,以輕佻的口氣道:「害怕吧,駱安喬,妳再發抖呢!」

      她不敢直視它的臉,儘管已用一塊黑布蒙著,她也不敢。

      「妳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不是很驕傲嘛!」它掐著她的脖子。

      駱安喬眼睛瞪得大大,伸手想讓它的手放開,無奈對方的力氣太大。

      「怎麼,瞪什麼呀!」它手一揮,駱安喬便筆直地撞上桌邊。

      鮮紅的血玫瑰在地板綻放,黑影走遠,將教室鎖上,她一人獨留。

      明亮的教室內,寂靜無聲,宛若掉根針都會如雷般巨響。

      所有學生都安靜守本分地坐在自己位置,專心地讀著課本內刁鑽艱澀的內容。

      坐在講台前的老師掃視教室內所有同學一眼,便開始忙著自己的事情。

      沒有人注意到什麼,也沒有什麼奇怪的。

      儘管駱安喬的位置空著,也沒人提出疑惑。

      直到晚上十點,所有人都走光,也沒人注意駱安喬的消失,或許該說,沒人在意。

      翌日,直到開門的警衛發現,駱安喬才被發現,並即刻送往醫院。

      流言開始在校內傳得沸沸揚揚,大家都說駱安喬遭邪神盯上,最好不要接近她,以免沾惹穢氣。

      只有駱安喬的好姊妹徐璨曾去探望她。

      徐璨是個功課方面不怎麼起眼的女孩,人長得普普通通,什麼都平平淡淡,可從小就和駱安喬一起長大。

      「安喬,妳還好嗎?」徐璨見著躺在病床上憂心忡忡的女孩,擔憂地問。

      「那......到底是什麼?」安喬癡癡地望著窗外,臉色蒼白。

      「什麼是什麼,昨天晚上到底怎麼了?」徐璨握上安喬纖細的手,輕聲問。

      未料,駱安喬居然用力地甩開,大吼,「放開我,放開我!」

      「妳怎麼了,安喬!」徐璨靠近她,她卻摀起耳,斗大的淚滑過她的臉。

      駱安喬眼裡,徐璨彷彿是昨日那黑影,它正再度朝自己逼近。

      駱安喬驚聲尖叫,引得整層的護士都來到她的房間。

      護士們個個都叫她冷靜,駱安喬不停閃躲,哭喊,「放過我吧!放過我!」

      有個護士站在徐璨前頭,跟徐璨說,「同學妳先出去吧,這裡我們處理就好。」接著拉起簾幕,即使遮住了裡頭的混亂,徐璨仍聽得清晰。

      裡頭的慘叫,想像著駱安喬惶恐驚慌地模樣,

      她眼內飄過一絲異樣的情緒,徐徐步出病房。

      此後,直到駱安喬出院,徐璨再也沒有去,一次也沒有。

      幾個禮拜沒有上課的駱安喬,眼下厚厚的黑眼圈寫滿疲憊,看來更加消瘦,好似一陣狂風掃來就能將她捲走,走起陸來搖搖欲墜。

      「安喬!」徐璨從後頭跑來,挽住駱安喬的手,「好久沒看到妳囉!」

      駱安喬僅揚起一抹淺淺的微笑,可這笑看來相當無力。

      見她這個反應,徐璨有些不滿意,噘著嘴說:「安喬以前都不會這樣的!」突然一個轉折,說:「安喬,妳今天還會上夜自習嗎?」

      這話才剛剛落下,駱安喬便隨即停下腳步,身體有些僵硬,徐璨見她奇怪,鬆開挽著的手,搭上她的肩。

      只見駱安喬一臉鐵青,身子微微地顫抖,眼底盈滿著深深的恐懼。

      徐璨試著喚她,「安喬?」

      駱安喬只是勉強朝她一笑,默默地走遠。

     

      夜深人靜,校園內蟬聲連綿不絕,駱安喬獨自佇立於走廊,沒有驚慌失措,亦沒有恐懼害怕。

      她靜靜地看著那間她曾被關在裡頭的教室。

      然後,夜的靜被摧毀殆盡,不留絲毫。

    「咚!咚!咚!咚!咚!咚!」那似鼓擊的聲響再度出現。

      幾個月前發生的事不自覺在腦海中上演,和如今不斷重疊。

      「咚咚!咚咚!咚咚!」一樣的近,一樣的氣息。

      死亡的氣息。

      她沒有回過頭,至今她仍無法面對內心那深埋的畏懼,強忍自己緊張的情緒,「你到底要糾纏我到什麼時候!」

      依舊未答。

      「我到底做什麼得罪到你?」她大吼。

      仍然未答。

      透著光線,地板上仍留著巨影的模樣,它在那,一動也不動,什麼也不做。

      駱安喬想放聲大哭,她強忍著眼內呼之欲出的淚。

      她就一直站在那,而它也一直在她身後,未離去。

      半晌,她又聽見一陣腳步聲,不由得發毛。

      「你這次要想做什麼,我真的受夠了!」駱安喬用盡全力大吼,廊道內充斥著她的憤怒和不安。

      「安喬,妳怎麼一個人在這?」徐璨的聲音在靜謐中格外清晰。

      手電筒強烈的光線打在教室門窗的玻璃上,淺淺的反射出倒影,裡頭只有駱安喬和徐璨。

      駱安喬回首,快步走向徐璨,緊抓著她的肩,慌張的神情隱藏不住,「妳剛剛有看到嗎?」

      徐璨被她抓得痛,皺起眉,「什麼,看到什麼?」

      「我剛剛真的有看見,那個黑影。」駱安喬垂首看向地板,再盯著徐璨確認,「妳真的沒看見?」

      「沒有呀,妳到底看到什麼了?」緩緩推開駱安喬的手,她問得急切。

      駱安喬未回話,丟下徐璨單獨走遠。

      有些事情,已開始轉變。

      駱安喬從此後成績一落千丈,人不再活潑開朗,常常下課便呆坐在位置上,癡癡地看著窗外的藍天。

      只是有件事她一直不肯退讓。

      無論別人怎麼勸,駱安喬仍固執著要每日留在教室晚修。

      她一直不想離開的原因,是那個黑色巨影。

      她知道,只要她在晚上的校園中孤單一人,就一定會遇見它。

  

      這晚,駱安喬刻意又等在那教室前。

      夜好似為她精心策劃,整條廊道就她一人佇足,燈淺淺打在她身上,那黑影被拖的細長。

     

      片刻。

      「咚!咚!咚!咚!咚!咚!」再度出現。

      她閉起眼,時光在慢轉,那股聲響越發清晰,在腦海裡、在胸腔裡抨擊著,伴隨加快的心跳,和過去的記憶。

      同時上映,現在和過去的殘影。

      「咚——咚——!」

      沉靜。

     

      駱安喬舉起發抖的手,放在教室的門把上,接著「唰」地一聲迅速打開。

      「如果可以,不用再做黑影了,進來吧。」

      她大步地走進教室,接著打開了燈,有點刺亮,和現實一樣。

      她筆直地向前,沒有回頭,她明瞭它在後頭,並且腳步輕巧地未發出任何聲響。

      然後停下,黑影亦是。

      她深呼吸一口氣,徹底讓自己冷靜,緩緩地道:「其實,我已經猜到妳是誰了。」

      黑影無聲。

      「既然以『黑色巨影』給我帶來印象,我就已經明白。」她笑了笑,有些無力,「從小到大,妳一直活在我的陰影裡,我驕傲地挺力於陽光下,而妳則跟在我身後,直到現在仍是我的黑影。我擁有妳未曾有過的光榮,所以妳恨我。無刻無刻都被拿來與我比較,無時無刻都被嫌棄著。」

      駱安喬一滴淚就垂在眼旁,「的確,妳真的忍太久了。」

      她轉過身,終於見著那黑影,儘管它全身穿著皆是黑色,臉也用了塊黑色的薄布罩上。

      駱安喬仍知道,它是誰。

      這輩子和她最要好的姊妹。

      「是妳吧,徐璨?」駱安喬微笑。

      黑影徐緩拉下帽子,再剝開遮住自己的薄布。

     

     

      影子,見光死,只能躲在光的背後。

  

     

     

     

     

回書本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