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希澄《日光為鄰》
HOT 閃亮星─沾零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apter.1我們(3)

海風輕拂過臉龐,空氣中瀰漫著海水的淡淡鹹味。高掛在海平線上方的火球,在一朵朵白雲裡翻騰,光線從縫隙中灑落,將無際的海面照得波光粼粼。擁有一條風景明媚的歸途,是我最值得開心的事,但是……

此時此刻請讓我哭泣吧!

「宋宛妤妳活該啦!」林以翰在我軟嫩的臉頰上用力地捏了一把,疑似愛子心切地說,「居然敢去惹學生會長,就算妳智商低也不該這樣。妳要明白,我捏妳是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啊!」

「娘你妹。」伯母抱歉,我剛剛在心裡向妳問候。「我只是不小心打了全壘打,然後不小心打破窗戶,最後不小心罵他被聽到而已……」

林以翰無奈的往額上拍了一掌。

「宛妤,我明天陪妳去和會長道歉,然後再一起去總務處報修好嗎?」許凝對我露出好看的笑容。「我猜會長應該只是在鬧妳吧!」學生會成員之一的她正說著風涼話。

「道歉真的有用嗎?」我摀住整張臉,不想面對現實,「他超機車的耶。」

林以翰眼神表示無奈,畢竟面對那個殺人不眨眼的會長我們也無能為力。

我抬頭看向天空,「這就是一黨獨大啊,算什麼民主!」我憤恨地吼,「小凝,我們再創一個學生會吧!」我緊緊捉著許凝的手,小狗尾巴在屁股甩呀甩。

「這個嘛......」我以為許凝會答應我,結果她卻一口拒絕,「妳還是去認清事實比較好喔。」

太狠了,真的太狠了。「這個世界為什麼對我那麼殘忍。」

「宋宛妤不要耍智障,快點起來,不要坐在路中間。」林以翰鄙視地說。

忽然有對母女經過我們身旁,「媽媽妳看那個姐姐。」

「小乖,不要看。我們快點走。」媽媽看了我一眼,便拉著女兒加快走了。

我愣了大概三秒。

我轉回頭,指著母女離開的方向,眼眶ㄧ熱。「連妹妹都看不起我!」

看著他們憋笑的別過頭,我更是悲從中來。

我就是愛哭,你咬我啊。

林以翰將我一把拉起,綻出一抹好看的笑顏,「好啦,請妳吃冰可以了吧?」他順勢擦去我眼窩噙著的淚。

我拿他的制服擤鼻涕,接著沒血沒淚的說:「我要巧克力的。」

「幹宋宛妤!妳很噁心!」林以翰瞪著那坨滿載我誠意的鼻涕吼。

我拍拍林以翰的肩,「不要緊張,不要哭,不要怕,要堅強!」

哇哈哈哈,原來北爛學長的「三不一要」那麼好用,北爛學長我真是誤會你了,你真是不北爛。

「好啦好啦!都別吵了。」許凝從我和林以翰中間鑽入,「我請客吧。」

我和林以翰差點跪下,「謝謝許凝女王!女王萬歲萬歲萬萬歲。」

「起來吧。」

「喳。」

走出雜貨店,林以翰和許凝還在糾結到底誰該付錢,我想我還是給那兩個年輕人一點空間吧!

我邊走邊吃著曠世奇派,心裡想著「雜貨店真的比較便宜以後都來這買」的這時候,轉角冒出了一個身影,我嚇得措手不及冰棒直接往他身上砸。

「……。」像是空氣凝結般,世界一瞬間彷彿失去了聲音。

我和他深情地看著那潔白襯衫上的污漬,我眨了眨眼,想看清楚襯衫上繡的斗大的名字是不是因為我眼花還是老花所以看錯……

但顯然不是。

上面清楚繡著「李尹程」三個字。

Okok沒關係,沒什麼大不了的好嗎?那只是我覺得很王八很機車的學生會長的名字呀。

……。

好你的大頭鬼。

我現在跪下來道歉是不是還有轉機,怎麼辦啊,記過單寄回家裡我一定會被老媽用藤條抽死,但我也不想現在立刻慘死在李尹程腳下好嗎?

嘖,我和他八字真的犯沖,有他我就沒好事。

「宋宛妤,又是妳!」我感受到學長的冰冷目光。

「宋宛妤都不用等的喔。」許凝和林以翰追了上來,看到眼前的狀況不由得地倒抽一口氣。「會長好。」

我眼巴巴地向他們求助,他們卻梳頭髮的梳頭髮,挖鼻孔的挖鼻孔。

我說挖鼻孔當然是林以翰,髒死了噁。

我只好低下頭來,「學長……」

「幹嘛?」

我抬頭露出超可愛笑容,超少女的比個耶,「啾咪喔。」然後拔腿狂奔。

「宋宛妤!」我一回頭,學長整個火光四濺。

拎娘夭壽喔,嗚嗚嗚嗚媽媽!

我趁機轉彎,一轉彎就是一整片蔚藍,腳下滾燙的沙,熨燙著一寸又一吋的肌膚。

我死命衝刺,「天上奶奶保佑我我是乖孩子、奔跑吧我的腳」。在心裡亂念一堆沒有效果的句子,結果真的沒效果。

李尹程用光速朝我奔馳,我腳一絆,摔了一個狗吃屎。

「宛妤!」許凝慘叫。

「我沒死。」

許凝將我扶起,拍拍我身上的沙,超威嚴的對學長發牢騷,「學長你也真是的,幹嘛給宛妤一般見識,她又沒做出什麼出閣的事。」

喂喂,姐姐,Excuse   me,既然妳可以阻止這場悲劇的發生,妳幹嘛不阻止哩!妳居然捨得我被那種鬼畜會長欺凌,哭哭。

我用眼神和許凝對話,但是她好像聽不懂,算了,人家女王和我智商不同,再哭。

學長像個孩子地撇撇嘴,「鬧著玩的。」

玩你的大頭鬼啊!人家幼小心靈都被你嚇得體無完膚了。

「這什麼?」許凝在我腳邊隆起的沙丘摸了摸,驀地,發現了一個熠熠生輝的小瓶子。

在暮色的照映下,小瓶子更是閃耀萬丈光芒,刺進我眼中的光線,更使我睜不開眼。

林以翰這時擠了過來,「這是漂流瓶嗎?」

「也許只是垃圾。」

林以翰臭臉回道,「宋宛妤,嘴笨不要亂說話。」

吼,我也想發表意見啊!

「也許這真的是漂流瓶。」許凝忽然開口,「說不定,空的漂流瓶裝著更多的情感。也許是愛情,又或者是友情或親情,甚至是回憶,只是我們無從得知而已。這裡頭藏著的機率,都是屬於我們的注定。」

「果然許凝說得比較營養。」學長大人很捧場地說。

我開心地笑,「謝謝。」

他板著臉,「不客氣。」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