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Ch1-2 第一次忌妒妳

 

      「我不要跟陳妤芯好了,她都不給我吃口香糖」

      一席長髮的余家韻箍緊著眉頭,還用力得把鼻頭都皺紅了,用小大人的姿態說著幼稚有趣的話語,要她的好朋友跟著她一起排擠陳妤芯。

      家韻一直以來都很有領導者的風範,這氣場我也形容不出來是怎麼一回事,但她只要一說出甚麼話,我們其他三個人都會同意及肯定。

      我們總是會盲目地贊同她的一言一行。

      妤芯則是從小就生長在富裕的家庭,爸爸是遠洋漁業的船長,雖然一出港就要過三個年頭才會再踏進台灣這塊家鄉,但得來的酬勞用來買一棟豪宅還會有剩餘的。

      看似光鮮亮麗的家庭卻有不為人知的悲傷,妤芯的爸媽在她弟弟出生過後沒有多久就離婚了,在那個時代未成年的小孩子都會歸於爸爸的戶口之下,兩姊弟小小年紀就得離開媽媽的疼愛。

      但也因為這樣子,她們的奶奶是轉而加倍的呵護她們。

      甚至是到了一種溺愛的境界。

      在我小時後的印象裡,妤芯常常拿出一些新奇的玩具、糖果給我們看,真的就只是看看而已,她的玩具我們沒有玩過,她的糖果我們也沒有吃過,她只不過是愛現罷了。

      「我也不要跟她好,她都不給我糖果!」出於羨慕的心態,足以跨越到忌妒的那種羨慕,我跟著家韻一起排擠妤芯。

      「我也不要跟她好了,她好醜!」講出這種沒什麼重點的話的人是田維琦,她實在是沒有甚麼主見。

      其實我們大家都沒有甚麼主見好說嘴啦,若不是家韻開口要我們排擠妤芯,我們也不會開始為了這件事情找些適當的理由,好讓自己過得去。

      「好啊!我也不想要跟妳們好!」落下最後一句話的妤芯,一個轉身就把帶來現的口香糖一併帶走,在她離去的身後我們又講了一大串的壞話。

      誰不跟誰好、誰又跟誰合好了,這樣子的劇情不間斷的在我們的生活中上演,轉眼之間好幾個年頭就過去了,大家都穿上了國中制服,今年家韻和妤芯是二年級,我和維琦是一年級的新生。

      各自都成長成不同的心境,那樣子兒時幼稚無意義的爭吵,也併著舊日曆一天天被撕去,感激老天爺讓我們四人相遇成為好朋友,在生活中碰到的大小事情有了對像可以分享。

      包括談了戀愛這檔事情。

      妤芯是我們之中最早開始談戀愛的人,小學五年級就交往了第一個男朋友,最近聽到她交到了一個新男友,男生名字就叫作梁建霖。

      聽說是大她一歲的學長、聽說是在社團課認識的、聽說牙齒很白很整齊、聽說個性很開朗幽默、、、這些聽說不是我主動去聽,是妤芯像小時候一樣,用現寶的口吻說著她的男朋友有多優質。

      但這些都只是聽說,不足以用來確認她的他,是不是我眼前的你。

      「對不起,剛剛突然抱住了妳。」

      「你認識陳妤芯嗎?」

      兩句話幾乎是同時間說出,頓時我們都被對方嚇到而睜大雙眼,之後覺得好笑的臉龐都掛上了笑容。

      對不起,剛剛突然抱住了妳。

      剛剛突然抱住了妳。

      突然抱住了妳。

      抱住了妳。

      抱妳。

      本來想要笑著再重新啟口,但是腦袋裡迅速領解了剛才學長說甚麼話,而又想起了剛才在球場上令人害羞的場景,和學長身上傳來的體溫。

      說不出話來了,思緒通通被卡在咽喉處。

      「我、我、我、我、、、」好緊張,我現在到底該說些什麼才好?

      「剛剛不知道為甚麼,就好想要抱住妳,如果妳覺得心裡不舒服,那我跟妳道歉。」學長沒有因為談話而停下腳步,依然牽著紅色腳踏車向前走著。

      大腦裡亂了套、感覺臉熱燙著、胸口悶得心臟下一秒就快跳出來,這樣的感受就是你所指的「心裡不舒服」嗎?

      你可真的讓我不知所措了好一陣子。

      「我…我沒有不舒服…」學校距離我家並不太遠,聊了幾句話之後就走到了我家的路口,我們終於停下了腳步,可是我心裡面的紛亂卻一點也沒有停緩。

      「那就好。」看到他笑,我感到心暖暖的也笑了,原來世界上真的會有那麼一個人,輕而易舉的單用一個表情,就足以讓自己的情緒趨於平穩。

      「對了,妳剛剛說的陳妤芯…」

      「哦對!你不說的話,我都忘記要問你了,你認不認識她?」

      「她是我的女朋友,她有跟我提過她的一個好朋友叫張宜靜,我想應該就是在指妳吧。」

      那一個人,不只是會輕易讓你的情緒好轉,也有可能因為一句話,就推翻所有剛建立起來的好情緒。

      這世界好小,就這麼湊巧讓我認識了六十億人之中的你。

      這世界好大,明明我們兩個人此刻這麼靠近,你卻已經存活在妤芯的世界,與我距離好遠、好遠。

      要說再見時,他從運動提袋裡拿出一顆金莎,「這個請妳吃。」

      「謝謝。」我沒有向他承認我很不喜歡金莎,因為這種巧克力對我這個向來不吃甜食的人來說死甜得很膩。

      但我就是不想要拒絕掉學長帶給我的一切。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