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 Episode1 Prologue 女王與兔子

Prologue   女王與兔子

      【系統公告】您正被玩家攻擊!您正被玩家攻擊!

      【系統公告】您正被玩家攻擊!您正被玩家攻擊!

      「可惡……這群趕不走的蒼蠅!」樂呈昊努力壓住心中的怒火,圓潤的眸子瞪得像銅鈴一般大,眼中佈滿著血絲,使得一張小巧稚氣的臉蛋略顯猙獰。

      「幹嘛不去纏著大便跑來煩老子,一身屎味噁心死了!」儘管嘴裡不停的咒罵,雙手仍然在鍵盤上靈活飛舞,啪咑啪咑的敲打聲從不間斷,他還必須騰出一隻手來操縱滑鼠,另外還得分心在與隊友的語音通訊上。

      此時此刻,他多麼希望自己能變成章魚,有八隻手難道還怕他們這群以多欺少的小嘍囉不成?

      【系統公告】您的生命值低於百分之三十,請盡速補充血量!請盡速補充血量!

      電子女音伴隨著刺眼的鮮紅色字幕出現在螢幕中,樂呈昊彷彿看見了穿著黑斗篷的死神手持還滴著鮮血的鐮刀,向他咧嘴一笑,毛骨悚然的同時也讓胸口的那把火瞬間迸發!

      「喂!你們還要多久才會到,我的紅水快用完了!」他對著麥克風嘶吼,語氣中透露出著急與不滿,可惜耳機的那頭顯然沒感受到這緊張的氛圍,依然悠哉悠哉地說著風涼話。

      「哥,不是我要說你,你這個血量少皮又薄跑不快的法師衝鋒陷陣,就等於叫賢哥去把妹一樣是會壯烈犧牲……」

      「我已經有女朋友了,不勞你費心。」另一個比較成熟的聲音立刻表示反駁,但他也沒有感受到樂呈昊心急如焚的處境。

      「是嗎?那我換個比方……」

      「去你的臭小子!要不是你這個劍士那麼弱我還要到前線嗎?限你十秒鐘內出現在我的眼前,要不然我馬上衝到你房間修理你!」說完,樂呈昊將耳機扯下丟到一邊,專心在與敵人的追逐戰上。

      螢幕中,銀髮的小魔法師騎著一隻雪白的坐騎在樹林裡亂竄,出奇不意的步伐讓敵人方寸大亂,一顆顆魔法球從小魔法師的耳邊劃過,扎實的砸在土地上,也燒光了覆蓋在地表上的樹林,原本靜謐和諧的森林在變得喧鬧的同時,也坑坑巴巴壞了景緻。

      沒想到玩家的攻擊居然也會破壞場景,樂呈昊頭一次碰到,卻沒有閒情逸致感嘆或佩服,他只顧著操縱跨下的巨大生物,於這隻坐騎是他精心培育的,跳得又高又快,轉眼間已和敵人拉出了不小的距離。

      眼看能爭取到詠唱魔法的時間,樂呈昊立刻解除坐騎,高舉法杖使出他最得意的「隕石術」,一顆顆火球從天而降,崩落時連螢幕都隨之震動,打得小兵們東倒西歪,敵人數量瞬間從複數銳減為單數。

      然而,敵方大將卻完全無動於衷,盤旋在她角下的荊棘在隕石落下的那刻也幾乎同時間的竄出地面,在主人的頭頂上形成了一道堅若磐石的盾,雖然屬性相剋下,樂呈昊的火球仍然燒盡藤蔓,打中了女性角色,但等級優勢讓她的血條看起來根本沒損失多少,樂呈昊看著那發著橘光的高等裝備,心都涼了一半。

      以他們現在的距離,樂呈昊還沒來得即重新召喚坐騎,就會被敵方大將長滿刺的鞭子纏住脖子,最後落了個屍首分離的慘狀。

      光是想到那個畫面,就讓樂呈昊反胃,這款遊戲極度講究逼真精緻,但在某些時候,這個優點反而會成為缺點。

      既然逃不了,那就只能說之以理了,可惜和他人溝通一向是樂呈昊的弱項,然而,他還沒開口,站在他面前的女性角色就先發話了。

      緋色旋律:「我公會向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東西還來就放你走。」

      灼眼的紅髮,手持荊棘鞭的舞者玩家,一向喜愛高手的樂呈昊立刻認出了眼前的少女是大名鼎鼎的「薔薇女王」緋色旋律,若不是在這種情況下相遇,樂呈昊一定歡天喜地的衝過去要簽名攀關係,可是當自己的血條只剩不到三分之一,高手又是拿著武器指著自己時,樂呈昊自盼自己能夠逃得出這關。

      月兔搗蛋:「這顆高階月光石是我的祭司朋友開寶箱開到的,是你們公會的人不講理攻擊她,不信去問問妳們公會的人啊!」

      他的個性向來直爽,無論是現實生活中遇見比他年長的人,或是在遊戲中遇見等級較高的角色,樂呈昊仍然是有話直說,雖然常會被人責備態度不良,卻也是他的優點之一。

      現在面對緋色旋律,樂呈昊依然保持他一貫的風格,然而此話一出,還沒回城的屍體們立刻發出了抗議。

      追風大俠:「別聽他胡說!寶箱明明是我們開的!」

      地瓜沾梅粉:「就是說嘛!是他們自己眼紅!」

      小飛俠:「女王大人要相信我們啊!這個不知道哪個公會冒出來的小蘿蔔頭說的話怎麼能信!」

      水噹噹:「女王姐姐替我們作主啊!」

      月兔搗蛋:「聽你們在放屁!說好解完任務所有的獎金歸你們,寶箱歸我們,結果一看我們拿到好東西就翻臉不認帳,明明和我約定一對一單挑,贏了東西就歸我,結果又給老子耍賴!螢光森林的人難道都這麼不講信用嗎?」

      樂呈昊越看越火大,決定豁出去把事情說清楚,這些人所屬的公會「螢光森林」在這款遊戲小有名氣,且一向作風低調、不愛惹事,底下成員資質良莠不齊也就算了,如果連聲望高的「女王」都不講理,那他就、他就……

      他就棄Game!

      緋色旋律沉默了一會兒,才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你們運氣很背。」

      言下之意就是他們不可能拿到好東西囉?樂呈昊推敲出對方的意思,於是又補了一句。

      月兔搗蛋:「我這邊有截圖,再不信的話我傳給妳!」

      截圖嘛,只是空頭支票罷了,樂呈昊熟悉的只有遊戲技能指令,其他功能完全一竅不通,快捷鍵也只記得常用的那幾個,但反正現在有理的是他,姑且走一步算一步。

      好在小嘍囉們如樂呈昊所願,不假思索的立刻中招。

      小飛俠:「嗚嗚!女王大人原諒我們吧!我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女王饒命!」

      地瓜沾梅粉:「我們也是為了公會著想啊!求女王姐姐網開一面,不要告訴大哥!」

      追風大俠:「嗚嗚……女王姐姐不要拋棄我們啊!」

      水噹噹:「女王姐姐人最好了!饒過我們一次吧!」

      呿!一群沒種的!剛剛追殺我的狠勁呢?哼!

      樂呈昊在心中默默吐嘈,嘴角卻忍不住揚起,頗為得意。

      緋色旋律沒有回話,似乎在和公會裡的人溝通,不禁讓樂呈昊心想,如果這個時候偷跑會不會是個好選擇呢?然而系統公告卻比他的決定先了一步。

      【系統公告】〈玩家〉光流將〈玩家〉小飛俠、地瓜沾梅粉、追風大俠、水噹噹踢出〈公會〉螢光森林,從此互不相干。

      【系統公告】〈玩家〉光流將〈玩家〉小飛俠、地瓜沾梅粉、追風大俠、水噹噹踢出〈公會〉螢光森林,從此互不相干。

      地瓜沾梅粉:「嗚嗚……女王大人……」

      緋色旋律:「討厭說謊,滾。」

      彷彿是為了示威般,緋色旋律長鞭一甩,發出了響亮的抽風聲,荊棘立刻從地底鑽出,宛如蟒蛇一般纏上了四具屍體。

      靠!該不會要上演鞭屍秀吧?

      樂呈昊在心中大喊不妙,好在四位玩家也知道自己已經沒希望了,紛紛回城重生,目標物憑空消失,原本纏繞在上頭的荊棘也失去了附著,紛紛垂落在地面上,接著淡出螢幕。

      樂呈昊鬆了一口氣,他雖然也會玩一些十八禁的恐怖遊戲,但他可不想在這樣一個充滿冒險正向氛圍的遊戲中,看到太過怵目驚心的畫面。

      不過,樂呈昊沒想到緋色旋律會這麼狠心,說拆夥就拆夥,說攻擊就攻擊,難道都不顧舊情的嗎……

      他憶起了自己曾聽過的一些傳聞。

      公會《螢光森林》以有「森林之王」稱號的光流為首,旗下三名得力助手分別為「仙女」晴天娃娃、「獵鷹」雨鴞以及「薔薇女王」緋色旋律,四人的作風可分為冷暖兩派,光流與晴天娃娃就如同他們的ID一樣,陽光而溫暖,而雨鴞和緋色旋律則是出了名的省話,作風果斷俐落、不留情面。

      這些貪財又怕死的人要找靠山也不會挑,被踢活該……

      風波平息,遊戲世界的修復系統也開始啟動,地表上的坑洞逐漸填平,綠葉重新豐富了樹林,與現實世界的規則不同,遊戲中的修復跳過了生物的生長與蛻變,以物件為單位,一一使它們變回原本場景設定時的樣貌,整個過程所花費的時間不到一分鐘,而修復的時間又與場景的破壞程度以及此地圖現流量人數有關。

      眼看事情算是圓滿落幕,樂呈昊心情大好,正準備召喚出坐騎離開這個是非地時,通知框卻無預警地蹦了出來。

      〈玩家〉緋色旋律對您提出交易,是否接受?

      樂呈昊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有看錯,腦中冒出了無數個問號,他立刻敲出一串字詢問,得到的答案卻只有三個字:「按接受。」

      「按就按,誰怕誰啊!」樂呈昊用力摁下滑鼠左鍵。

      交易框立即跳了出來,由於樂呈昊沒什麼東西要給對方了,就爽快的按下確定鍵,沒想到在他按下去後,對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丟了東西到交易欄中,並且結束了交易。

      樂呈昊還沒弄清楚怎麼回事,正想打字詢問,緋色旋律就使用了回城卷軸,化成一束紅光飛走了。

      「怎麼回事……」樂呈昊心中充滿疑惑,打開了物品欄查看,只見包包中靜靜地躺著原本不存在於此的兩樣東西。

      一樣是「月影華袍」,為高階法袍,物理防禦和魔法防禦都是雙倍加成,對黑暗系怪物或是技能的攻擊力有極高的迴避率,還附送技能「疾風術」,裝備後可讓移動速度加倍。

      這麼好的裝備為什麼要給他……難不成是賠禮之類的?緋色旋律也不算做錯什麼事,沒有不分青紅皂白把他打回城,很理智的聽他辯解,竟然還送這麼好的禮物,看來緋色旋律的名聲會那麼好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另一樣是高階法書「天使召喚」,是祭司的專用裝備,樂呈昊沒見過,只好仰賴武器圖鑑,不愧是高等玩家送的武器,除了治癒技能雙倍加成外,還附贈神聖系的魔法,不過……裝備等級是五十等,想要使用它還必須努力練功才行。

      不過,他練的是法師,送他祭司的東西幹嘛?

      他努力地回想自己是不是說過什麼話,才想起自己一開始就說了「祭司朋友被攻擊」的話,這禮物八成是要向那位朋友賠罪的吧。

      緋色旋律原來是這樣的人嗎?他算是大開眼界了。

      兩袖清風:「唉呀!真不愧是女王陛下,人美等級高又明理瀟灑,難怪那麼多人都寧願冒著被打回城的風險也要追求她。」

      在小魔法師的身旁,站著一位身穿中式合身長袍的男性玩家,上頭用銀線勾勒出的綺麗花紋,到映著浮動的月光,顯得閃閃動人,和披著土色斗篷的小魔法師站在一起,立刻彰顯出兩人的貧富差距。

      然而,這身用台幣砸出來的裝備在樂呈昊眼裡連渣渣都不是,把人物形象弄得再怎麼漂亮有什麼用呢?還不如把等級練高一點,裝備鍛造的堅固一點,免得像隻紙老虎一捏就扁。

      月兔搗蛋:「老哥在浴血奮戰,你這小老弟到底躲到哪去了!」

      樂呈昊見到弟弟的第一刻從來都不會是滿心歡喜,因為他的弟弟總像個耍大牌的明星,要周圍的人對他一等再等。

      兩袖清風:「當然是在一旁欣賞女王陛下的英姿啦!」

      月兔搗蛋:「$%#%$@$&%$%#$@%&%&$%……」

      兩袖清風:「哇喔,老哥你到底打了些什麼啊?居然會出現亂碼!我的建議是我們用麥克風對談啦,你知道我打字很慢的說。」

      樂呈昊立刻拿起麥克風,用幾乎能震破耳膜的音量飆出一段流利的髒話,讓群組中的其他三人都發出了痛苦的哀號。

      「我我我我說……老哥啊,不要讓別人認為我們家的家教如此不良好嗎?」樂呈風便是那哀得最大聲的那個,基本上也只有他有那個膽量和他正在發飆的哥哥抬槓。

      「看著哥哥挨打還見死不救的人沒資格說這些!」

      「哪是挨打?分明就是我最敬愛的兄長大人與高貴冷豔的女王陛下命中注定的邂逅,不去打擾才是紳士的作風好嗎?」

      「去你的狗屁紳士——」

      「咳咳,你們兄弟倆的戰爭,別把外人捲入好嗎?」群組裡的第三號人物——蘇賢彬,也用冷靜的聲音說道,畢竟群組中有他膽小可愛的女朋友,怎麼樣都不能讓她的耳邊成天都是髒話與爭吵。

      「誰想和這傢伙吵架啊?你,樂呈風,今天最好不要有小便拉屎的打算,被我賭到你就死定了!」

      「這分明是家暴啊——」

      不理會弟弟的抗議,樂呈昊轉移了說話的對象,語氣也平和了許多。

      「許梓婷,女王給的祭司裝備,我放在小隊倉庫裡,妳等級到了記得去拿。」

      「喔、喔,好的……」還沒習慣樂呈昊把髒話當口頭禪的說話方式,以及火爆的性格,許梓婷回答的有點退縮,但基本上今天發生的種種都是為了替她討回公道,許梓婷倒也不認為樂呈昊是個壞人,大概只是脾氣有點差罷了。

      總之,習慣就好……對吧?

      「我先下了,掰。」說完這句話後,樂呈昊關閉遊戲和聊天視窗,飛快的點選關機後,耳機往旁邊一丟,整個人往床上飛撲過去。

      剛才的追逐戰太過刺激,即使是在網路遊戲世界打滾多年的他,也感受到了無比的疲憊,雖然也可能是因為和弟弟吵架讓他的精神與體力急速減弱的關係……

      算了,反正醒來後又是一條生龍活虎的好漢。

      而與她的初次相遇,就在樂呈昊閉上了雙眼後,被遺忘在記憶的角落,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才又再度被提起。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