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章之一,一個月──戒心

      大概是我從天而降太囂張(雖然我也是被踢下來的萬般不願意),聖騎士長們眼神對上後就開始趕人了。

      等到外人(十二聖騎士長加正太教皇外的人)都離開了後,我臉上依舊掛著我能露出的最──燦爛的笑容,散發的氣息表示他們想問什麼我都會秉著光明神的慈愛之心用那串長到我都怕自己斷氣的話回應他們。

      這招果然超有用,也是啦,我身高一七五公分,平胸(嘖),看起來不比任何一個聖騎士遜色,可是──

      微卷的及肩黑髮、深邃的黑眼、一身黑色的祭司長袍,要是嚴肅點我都可以掛牌一日審判騎士長,看到審判笑的像陽光少年不嚇到的絕對是別的世界的人而且還沒看過吾命騎士!

      「這位朋友,剛才非常感謝你的幫助,想必是仁慈的光明神感受到世界的光明與黑暗漸漸失去了平衡、葉芽城的居民們的祈禱傳上了天,使祂心有不忍讓你帶著祂的祝福來到。」

      靠,他在說什麼?

      我自己講是一回事,看吾命的時候我都跳過對話直接看後面內心的腹俳啊!呃……先說一點話避免尷尬再來想別的好了。

      「在光明神的旨意下,帕多尼亞將竭盡全力協助各位守護信仰光明神的虔誠信徒,並傳達光明神起於仁慈之心的嚴厲給予逐漸淡忘光明神仁慈擅自傷害光明神子民的迷途子民。」老子下來就是殺不死生物,順便收拾那些以為了不起愛欺負別人的傢伙。

      「太陽跟各位兄弟十分歡迎你,不過在天地異變的此時太陽認為需要一點時間讓兄弟們相信帕多尼亞你的來歷,能否請你先在黑暗中隱蔽一陣子,相信光明神指引來的你能明白太陽做下這個決定所承受的痛苦。」

      「不懂。」我受夠了,說話一定要這樣說嗎?

      「請問帕多尼亞兄弟是哪裡不懂呢?」哪裡不懂,全部都不懂啊!我可以翻桌嗎?哪裡有桌子給我翻一下!

      「我根本聽不懂別人滿口光明神的時候到底在講什麼鬼啊!雖然我也滿口光明神可是我自己根本就是瞎掰內容的!」光明神、光明神的,老子都叫祂四十六號啊!「還有,剛剛說我是聖騎士的是誰可以提供一下他的身分嗎?我先去打爆他全身上下的頭再回來跟你們討論我為什麼會從天而降。」

      誰說「打爆他全身上下的頭」這句話很十八禁?頭有額頭、鼻頭、手指頭、腳指頭,然後還有那個裝大腦的空殼啊!

      「你、你為什麼要、要打爆他的頭?」忠厚老實加結巴的大地開口。

      「因為我好死不死第一次拿劍差點殺了我的指導老師、第二次拿劍差點幹掉一支軍隊、第三次拿劍我方大將僅指派我一個人上戰場!」等等,為什麼我看到某隻聖騎士長在抖?該不會他就是準備要讓我爆掉全身上下的頭的人吧?「所以就算投胎一百輩子我都只能當聖光多到可以淹沒大海的聖祭司!」

      現場一片沉默,我當然知道他們沉默的理由,我上輩子發現的時候還不只沉默而已。

      神有一百個,他們以編號為名然後在人間各自有各自的代稱,四十六號就在這個世界代稱光明神,要不是看過吾命我根本不想當那個打麻將不過自摸祂三百二十圈就欠錢不給的傢伙是神。

      然後神子是一種介於人跟神之間的種族,我們有神給予的特別能力、比人還強但是沒辦法靠一般方法幹掉神,就當作十二聖騎士長在退休後還有光明神的祝福就好啦。

      「快點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不然我就送你們去跟光明神打麻將順便幫我摧欠款。」那傢伙還欠我四千五百億個金幣啊!這世界的幣值都可以投胎幾百輩子不用工作了!

      所有人一陣靜默,然後他站了出來,我的三黑同伴。「你說你是神派下來的?」

      「對,黑暗之地毫無擴張可是不死生物卻在忘響國、甚至是葉芽城橫行不是嗎?」

      審判看著我顯然覺得這句話不夠證明效力。「你有什麼證據?」

      「你需要什麼證據才會相信我就用給你看。」我知道他只相信證據,可是要提出神的證據就算把他砍了再復活重複一百遍也不能證明甚麼吧?

      「神應該可以辦到人類辦不到的事情對吧?」

      「要我辦到這世界上沒人辦的到的事情……」這會不會太困難啊,果然是神的考驗!

      我看著四周想著到底有什麼是吾命裡沒有辦到的事情,太陽都學會復活術、也兼差當魔王、聖光什麼的根本就聖騎士必備招數就算我聖光量再豐富他們也不會有什麼相信的,到底有什麼……

      忽然,我的眼神瞥見了角落的一個人,要說人他也不是了啦,不過最後他不是人的身份也早就曝光了嘛。

      「給我一個月,我讓魔獄恢復心跳給你看。」讓死人復活必須在八小時內,魔獄這種已經死了超過八年的人我讓他變成人就可以證明了吧?

      「你說要讓魔獄騎士長復活?」審判臉上寫著訝異彷佛覺得我在說天方夜譚。

      我才覺得他在說天方夜譚咧!

      「哪有可能?」復活這種東西不能亂說啊!「復活要付出的代價比死亡大太多了,我上次才下地獄去翻桌而已,三號會跟我要的代價絕對不是用瞎我這麼簡單!」

      別開玩笑了,復活的話別說八小時、八秒內掛掉我都寧可幫忙找個風水寶地埋了算了,不過上次翻掉地獄好像三號也玩的很開心,那傢伙就是心性不定讓人害怕啊,虧他還是個神,一點神的規矩都沒有。

      「可是你剛剛說要讓魔獄騎士長恢復心跳。」原來是說這個喔,有綠葉真好。

      「是重生,讓他重獲新生啦。」早知道我剛剛就說的清楚一點,重生才是我的專長。「因為他天命未盡所以要變回人類也還有機會啦,只要他這一個月內都對可以變回人類有期待感的話那一個月後用個重生術就可以變回人類了。」

      啊,說到這個倒還沒有問個人意願。

      我走到羅蘭面前,真的很感歎那套衣服的好,看起來根本一點都不像死屍。

      「你想回復人類的身分嗎?」如果他個人不願意的話當然就不能用這個來證明,怎麼說都是個人意願比較重要啊。「你不願意我再找別的方法就是了。」

      「當然!」羅蘭說的很急,好像等這一刻等很久了,有這麼需要變成人類嗎?除了闇屬性以外我覺得他還蠻經濟實惠的啊,不用吃飯、不用睡覺、不用上廁所。

      「那就請在這一個月內每天想起你即將變回人類這件事,還有,請儘量找人聊你還是人類時候的事情,想的越完整你重生的速度會越快。」只要達到這兩點羅蘭這邊的準備就完成了。「我以光明神的名譽起誓,絕對,會讓你重生的。」

      雖然這裡沒有鏡子,但是在羅蘭眼睛反射中我看到自己認真的眼神;不認真騙不了人……我是說這是我的專門科,連這個都不認真我下來就沒有意義了嘛。

      「即便如此,這一個月內你還是要接受我們的監視。」噗,我就知道審判沒這麼好說話。

      「隨便你們。」反正我上次活著的時候當聖騎士受到的懷疑還比現在慘,有看過被人鄙視的聖騎士嗎?我就是史上第一個啊!

      無論我怎麼掙扎,說錯,無論我內心怎麼哀悼我上輩子的痛苦,他們都像沒聽到似的將我帶到一個房間前說是我未來的房間,然後,我被監禁的生活就開始了。

      隔天,聽到鳥叫聲我就起床了,看著床鋪對面牆上的時鐘剛好是七點半,我上輩子的後半生從來沒這麼早起過。

      「被監禁第一天。」我第一天就覺得無聊了啊!「果然當初不該說一個月嗎?」

      可是不說一個月我也怕重生的條件湊不齊啊。

      重生有三個條件,第一,需要重生的人必須在一段時間內為此事感到期待並且回想生前的事;第二,我不會控制黑暗屬性,所以必須等某人從遙遠的混沌神殿用風屬性不眠不休的飛過來;第三,重生的必定……是活人!

      這可不是我在欺騙他們,而是我認為羅蘭身上還有生氣。

      人死就只有兩個條件,一個是被眾人遺忘、另一個是靈魂已經投胎轉世,既然羅蘭兩個都沒有符合他當然就是活人。

      「好無聊啊!」對著天花板大叫,誰說被監禁的人不可以大叫的,沒去過監獄逛街嗎?「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好無聊……」

      就在我打算挑戰好無聊可以連續說幾次不要停的時候一個突兀的敲門聲硬是蓋住我其中一個好無聊不知道第幾個字,害我都不知道講到哪裡了。

      「誰?」

      「審判。」

      「喔。」我回了一聲就坐起身來停止我的好無聊斷氣大會。

      審判當然也不辜負我期望的自己開門走了進來,畢竟在他的眼裡我是囚犯嘛,有哪個監獄管理人會問囚犯可不可以進去關他的監牢的?

      我看到他的時候發現我錯了,他依舊是那身黑衣、嚴肅的表情,但是手上端著的……那個難道是傳說中的早餐嗎?

      「暫時不能讓你跟大家一起用餐,所以我幫你端來。」看著他手上的那碗肉粥,我覺得自己的眼角開始泛淚。

      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好好吃過飯了,那個笨蛋神從來都不記得神子跟人一樣都要吃飯的啊!只記得要跟我打麻將重點是輸了還不付錢!

      「謝、謝謝。」不、不行,我不能被一碗肉粥就收買,至少要一大鍋才可以!「雖然這樣有點失禮,可是一向堅持光明神嚴厲的審判騎士長應該不是來與帕多尼亞討論在光明神的恩惠下稻米結穗的豐碩以及牲畜的健康,可以冒昧問下審判騎士長是想傳達光明神怎樣的旨意呢?」

      「你不是說你聽不懂含有光明神等一大串的話?」挑眉、審判先生你在挑眉嗎?別連這個都懷疑好不好!

      「自己說就很順口嘛,畢竟我這幾百年在天上都是讓四十六、說錯,是讓你們稱呼為光明神的傢伙照料,三不五時拍下馬屁不知不覺就變這樣了。」總不好說我是某一任默默無名的太陽騎士吧,劍術比現任還要慘烈的太陽騎士不好找啊!「那,你到底想說什麼?」

      依依不捨的看著可愛的肉粥,我把它放到床邊櫃上,期待冷掉後還是一樣的美味。

      「你可以一邊吃一邊回答我的問題。」等等,審判先生,我為什麼看到你偷笑一下?那是我的錯覺對吧?你回答我啊!

      「回答問題的時候吃東西很不禮貌。」我才不想管他禮不禮貌,我真的很想一口吞掉我可愛的早餐啊!

      可是根據我幾百年來的觀察,凡是神子不管個人能力有多強、個性有多會保密,吃東西的時候被問到問題就會一五一十的回答出來毫無例外!我才不想邊吃東西邊被審問咧,等等連我上輩子為了賭一口氣證明我是聖騎士結果不用魔法差點被一個骷髏頭活活戳死的事情都被問出來就丟臉丟大了!

      「啊,不過請你問快一點,然後今天只問重點就好,可以嗎?」我還是、還是想吃東西啊!

      「恩。」喔喔,審判你果然還是個好人,我終於瞭解為什麼你會翻牆去幫太陽買藍莓派了!「首先你叫做帕多尼亞、是光明神派下來解決這次異常事件的使者、以人類來算的話職業是聖祭司,以上有錯誤嗎?」

      「沒有!」我覺得我又要哭了,天啊,第一次有人直接說我是聖祭司沒有先說我是聖騎士後再改口耶!那我以後可以繼續耍帥在腰間掛一把劍嗎?

      「為什麼你會從天而降?」不愧是審判,第一個問題就直指核心。「簡略的說就好。」

      去,我才剛要開始光明神咧,那樣子要隱瞞事情比較容易。

      「我是直接被踢下來的,其實神界到人間有一條公用道路,可是這場異變來的太突然,光明神急著要先去查明原因就用他的神力開一道特別通道將我送下來。」前面是對的、後面是對的,中間的原因是隨便帶過的!

      總不好說我自摸三百二十圈後麻將玩膩跟光明神討錢的時候,他為了不付錢就把我踢下來吧?再怎麼說都要幫他保留一點面子我回去的時候討錢才比較容易啊!

      回答的時候我依舊看著可愛的肉粥,雖然三黑的審判也長的亂帥一把的,可是在我眼中還是香噴噴的食物可愛啊!

      喔,一粒粒飽滿的飯粒在湯水中顯得更加白皙、肉末的香氣還有香菜特有的味道,好想吃、超想快點吃的啊!

      「你知道我們所有人?」

      「大概啦,十二聖騎士的稱號我應該都喊的出來。」肉粥,不要誘惑我啊!「對了,你們表裡不一這點我應該也算很清楚啦。」

      完全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我現在滿腦子都在幻想那碗肉粥該會有多麼的美味。

      「表裡不一?」審判皺起了眉頭,當然眼裡只容得下一碗肉粥的我是不可能看到的,不過我若是可以注意一下,未來一定會過的很幸福,我想。

      「例如太陽的劍術跟大地裝老實的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拷問就是這種感覺嗎?超煎熬的啊!「還有賢妻、不是,我是說寒冰做的甜點很好吃。」

      審判又皺眉了,可惜我還是沒看到。

      「今天就問到這裡,粥吃完後把碗放到門外自然會有人收。」審判離開了,我當然是享受我的早餐啊!

      像是不要命的一口接著一口吞,我這樣吃東西的速度大概也只有某個忍者漫畫中的金髮主角吃拉麵可以比擬吧。

      「我吃飽了。」一碗肉粥,解決時間十秒。

      吃飽後我當然就是把碗放到門外去交給站在外面的衛兵去處理啦,至於我,就來做些暖身操保持體力才不會一個月後要重生的傢伙好好的,幫他處理完後換我死掉。

      接下來的幾天我的三餐都是由審判送來的,看著熱騰騰的食物在面前還要被問問題我都快哭出來了。

      不過除了第一天以外他接著問的問題都有夠無關緊要的,然後洗澡的時候我也都一個人洗,除了審判跟門口衛兵我幾乎誰都沒見過的過了十九天。

      話說我該不該跟他們說我是女的啊?給我替換的男裝到底是為了方便還是這樣比較便宜?

      第十九天,終於放下了戒心。

      我是說我放下了戒心一邊吃飯一邊回答他的問題。

      「這個燉牛肉好好吃。」露出幸福的表情,我對審判已經完全沒有戒心了。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