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明日幸福1-1

<B>1.「請你留下來。」我說,「請你,留下。」</B>

<br>  

好暈。

空著的胃翻攪著,像是連最後的胃液都要吐出來般。我盯著樓下不斷進出屋子的人影,乾嘔了幾聲後,又突然覺得,連兩層樓高度都感到害怕的自己也實在夠弱的,而忍不住笑出了聲。好險此時,沒有任何人有閒情逸致抬頭往上看,不然一定會被誤以為這家孫女是不是因為傷心過度而有些精神異常……

「告別式都要開始了,還在這裡幹嘛?」

身後,一道冷峻聲音突兀闖入、打斷我的笑聲。我感到有些掃興,緩了一拍後才轉身。瞥了身著深色西裝、站在房門口的他一眼後,離開室內陽台。

「等等,」越過他身旁、正要踏出房門時,他拉住我的左手臂,「妳那一頭金髮是怎麼回事?不覺得太誇張了嗎?」

我不著痕跡的將身體一偏,手臂順勢離開他掌中的同時,再度看向他。這麼仔細一瞧,發現儘管因為連日守靈而滿臉鬍渣、卻仍不失是張好看的臉時,我不以為然的輕笑:

「會嗎?大家都說我皮膚白、輪廓深,這樣看起來更像混血兒。託你的福,我遺傳了好基因。」

「去染回來。」

「不要,我才剛染而已。」語氣冷淡,卻是堅決的。

「妳一定要這樣嗎?」

「不行嗎?」我別開眼,落在一樓樓梯口;一雙穿著黑色絲襪和高跟鞋的腳走進視野裡。

「……算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先下去吧。」他深吸一口氣後,口氣放軟地說道。

雖然是預期中的反應,卻不免還是讓人覺得無趣,於是在他準備下樓之際,我再度揚聲。

「她是第幾個了?」

他的腳步頓了頓。

「和你換女朋友的速度比起來,我的金髮還不算太誇張吧?……爸、爸。」

我是故意的,故意將那個『稱號』叫得既諷刺又輕蔑。果然,成功的將他好不容易壓下的怒氣,再度推高至臨界點。

「裴若謙!」

我無意道歉,更加滿意且挑釁地迎上他的視線。

「怎麼了嗎?」那雙穿著高跟鞋的女主人有些擔心地探頭往二樓看來。

「沒事,我們馬上下去。」

他匆匆換了張柔和的臉、回了一聲後,又轉向我,但我在他欲再開口前,無視他逕自下了樓。經過高跟鞋主人身旁時,她討好似的對我笑了笑。我的鼻子因為她身上的香水味,被搔得直想打噴嚏。

將桌椅移開、被權充為告別式場地的一樓咖啡廳裡已經坐滿了人;除了親戚、和時常往來的鄰居、朋友外,多半是我不認識的。大家哀著一張臉,低聲交談的聲音在這有限的空間裡,讓原本肅靜的氣氛多了些騷動。我盡量不驚動大家,輕手輕腳的從外圍繞過,最後揀了個右側靠窗的位置,雖然從這個角度還是能看見置於吧檯前的奶奶照片,但總比正面對的好,因為只要一對上,耳邊就彷彿會聽見她用著爽朗的聲音說:「對自己好一點吧,謙謙。」

每次和爸起衝突後,奶奶總是不問原因、也不責備,就只是這麼說。雖然我從來沒有被安慰到的感覺,卻覺得說出這句話的她是這個世界上,除了季希外,最懂我的人。不過……我現在一點也不想聽到這句話。一點也不想……

瞄向窗外陰翳得好像隨時會飄起雨來的秋末天空,我吁出一口長長的氣;白色的煙在窗戶上慢慢聚成了一團霧氣。將放遠的視線收近時,映在玻璃窗上、模糊的我正看著自己。

……

<font   face=標楷體>「我們謙謙如果染了金髮,說不定會被誤認為是混血兒喔。」</font>

<font   face=標楷體>「我才不要,麻煩死了!」</font>

<font   face=標楷體>「去染嘛,奶奶很想看耶。」</font>

<font   face=標楷體>「如果染了的話,我一定會被妳兒子罵。」</font>

<font   face=標楷體>「他要是罵妳的話,來告訴奶奶。所以去染吧!」</font>

<font   face=標楷體>「不要……」</font>

……

……

盯著剛剛被嫌誇張的金色短髮半晌後,我輕輕呢喃了一句:「好想吃芒果。」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