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2022POPO年度作家/年度新人
HOT 閃亮星─色之羊予沁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怡青,拜託妳!」一個艷光四射的女子,苦苦的哀求著。

她臉上完美的妝容,和身上數不清的名牌服飾,看得出來,是位千金大小姐。

而且是個美麗無比的女人,含水瞳眸再加上那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看了都會同情,可惜她正哀求的對象似乎一點都不為所動。

「我要工作,陳書涵大小姐!」郎怡青瞥了她一眼,又回到眼前的電腦上。

「怡青!」那個被喚作大小姐的女人還是第一百零一招的耍賴,「我知道妳最好了!而且,妳的工作本來就很有彈性的呀,交給別人去做嘛!只要陪人家二個禮拜就好了!」

郎怡青冷哼一聲,「是喔,陪妳去釣凱子嗎?我還不如留在這兒工作來得實在多了。」

陳書涵一點兒都不覺得丟臉,反而理直氣壯的說,「是他們自己願意的,我又沒有逼他們!怡青,陪人家去啦!不然,我爸都不給我一個人出國,妳就當作是去渡假嘛!妳也知道我爸媽他們最放心妳跟我出國了!」

郎怡青無奈的翻了個白眼,「那是因為伯父伯母知道我對釣凱子一點興趣都沒有,不會像妳其他的狐群狗黨陪著妳胡鬧,亂招惹爛桃花!」

郎怡青和陳書涵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

為什麼說是鄰居,而不是朋友呢?

因為如果不是因為鄰居之誼,郎怡青實在是不想理這個嬌滴滴的大小姐。

她自覺得倒了八輩子楣了,才會認識她,跟她牽扯不清!

陳書涵是望族陳家的千金,到她這一代,所有的親戚都生男丁,唯有她父母生了個掌上明珠,全家族的人都疼惜得不得了,過渡的寵溺雖因嚴格的家教不至於讓陳大小姐明顯的驕縱,但也造就了她凡事以自己為中心的自私。

天生麗質加上家世顯赫的光環,她在求學的過程都是人人捧在手上的公主,而她最大的樂趣除了狂買當季名牌和出國血拼之外,就是看著眾家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個個對她俯首稱臣,甘願當起她愛情的奴隸。

她從未專情在任何一個男人身上,以征服他們為自己最大的成就感。

也因此為家裡惹來了許多的麻煩,因為她征服的男人們裡不乏名流貴公子。那些心高氣傲的男人們在知道自己只是佳人的裙下臣之一後,心有不甘上門理論的不在少數,著實鬧了許多次大事,只是陳家的勢力龐大,硬是都把事情在上媒體之前壓了下來。

但,這又和郎怡青有何相關呢?

郎家和陳家是世交,郎家雖然沒有陳家的家世顯赫,但郎家也是獨霸一方的鋼鐵大亨,兩家人毗鄰而居,自然下一代的兒女們從小就是熟識。

而郎怡青則是郎家的異類!

她是郎家最小的女兒,原配所出,可惜,郎父在外也生了三個女兒,所以在郎家,女兒一點都不吃香,反而是她的兩個哥哥是眾人爭捧的對象。

從小看多了在人前逢迎諂媚,而在人後卻奚落她是賠錢貨的嘴臉,她比一般的小孩要來得更為早熟,也更洞悉人心。

但是並沒有養成她憤世嫉俗的性格,因為她除了遺傳到母親冷靜的個性,另一方面,父親和兩個哥哥也是真心的疼愛她。

雖然父親天生花心,在外面養了幾個情婦,但對於她這個女兒而言,光是父親的這個角色,郎父並沒有失職。

更何況,郎母自己也有小情人,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她從小就清楚,自己的家庭不正常,但那又如何,再怎麼說,還是自己的親生父母!

他們疼她愛她是真,除此之外,大人的事,大人自己決定就好,她只是個當女兒的,就不用管太多了,只要管好自己的人生就好!

所以,從小,她就是個特立獨行的女孩,婉拒了父母親的安排,不進貴族女子學校,反而去唸公立的高中,再憑實力考上台大外文系,嚴格禁止父母哥哥們的私下關說,也不准他們向學校要求特別的“關照”。

她不像隔壁陳家的大小姐喜歡買名牌,追求物質的享受,相反的,若不說穿她的來歷,她看起來就像是平凡普通的女孩,除了腦袋聰明了一點兒。

她並不是假裝清高的想要證明自己,她也喜歡吃好的,用好的,只是她並不會特別覺得“名牌”好用而已,所以她身上的東西,雖不一定是名牌,但也都是價值不菲的好貨!

事實上,她覺得身為有錢人並沒有什麼原罪,畢竟她們郎家的錢,都是郎父自己辛苦賺來的,而不是偷來搶來的,所以沒有什麼好覺得不對的地方。

她之所以堅持這麼低調的原因,事實上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人的真心!

從小看多了不懷好意,或心謀不軌而接近的人,她知道,唯有平凡,才交得到真心的朋友!

所以,她不許家裡人向學校亂爆料她的身世,而她也從不隨著父母親上媒體曝光。

而她那二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們,花枝招展的打扮和酷愛跑趴的行為也適宜的轉移了所有媒體的注意力,得以讓她躲過媒體的追殺。

才得以在這十幾年的求學過程中,包括到國外研讀即席口譯碩士時,好運的交到幾個真心真意的好朋友,唯有這些好朋友們才知道,她是家財萬貫的富家千金。

因為她不喜歡閒閒沒事在家數米粒等死,所以,畢業之後,她和好友合夥同開了一間翻譯社,還小有名氣,幾年下來經營得頗有成就。

而陳家大小姐,並沒有在她的好友名單之中!

若不是因為陳媽媽從小就把她當親生女兒來疼,郎怡青也不會覺得她對陳母有所虧欠,所以,在幾次郎母的請求之下,她只好充當伴遊兼舍監和陳書涵出國幾次。

結果情形出乎意料的大好,陳書涵只要是和她出國,就不太會惹事回來,所以陳父陳母就更放心女兒和郎怡青出國,甚至覺得女兒得要向她這個女孩多多學習才是!

「怡青,拜託妳嘛!妳放心,旅費我出!」陳書涵死纏爛打,就是不放棄。

郎怡青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其實撇開陳書涵愛玩弄男人感情這點不談,她這個人還算是好相處,當個普通朋友還過得去,但沒有辦法深交,因為郎怡青實在很受不了這種膚淺的女人。

「怡青,妳就去吧!」

在一旁聽了好半天的宋書蘊,也就是郎怡青的好友兼合夥人,「反正妳也好久沒休假了,就當做是年休,有人出錢,妳去渡個假也好。」

「書蘊,」怡青不解的看了好友一眼,「妳湊什麼熱鬧啊?」

宋書蘊笑笑的說,「妳可以現在不答應,不過我相信陳小姐離開後的半個小時,陳媽媽就會打電話過來關照妳的工作狀況,和感情世界的狀況,最後妳還不是得投降,乖乖的出國去!」

這種戲碼,幾年來也上演了好幾次,宋書蘊這個旁觀者都可以把劇本倒背如流了。

「呃…」怡青語塞,不得不承認好友說得有理。

她可以不客氣的拒絕陳書涵,但面對陳媽媽的苦苦哀求,她可完全沒有招架的能力!

她挫敗的垂下頭,嘆口氣,「好吧,妳說這次是要去哪裡?去幾天?」

「耶!怡青,我就知道妳人最好了!」陳書涵看她軟化了,不由得開心的狗腿了起來。

「我們要坐遊輪,去澳門的威尼斯酒店,二個禮拜!」陳書涵興奮的滔滔不絕,「是我一個朋友他們的員工旅遊,妳放心,我保證他們都是好人!」

郎怡青一臉不信任的看著她,聊勝於無的安慰自己,「反正我也早就想去看太陽劇團的表演,有人出錢讓我去,也不算吃虧。」

「好,就這麼說定了,明天出發!」陳書涵簡直是樂翻了,想到又可以海削那票凱子一頓,她就樂得很!

「吓?!明天?」郎怡青真的傻眼。

「對啊!我知道妳一定會答應,所以早就幫妳報名,連錢都繳了!妳只要人到就可以了。」陳書涵大言不慚的說。

宋書蘊聞言大笑。

「陳書涵小姐,」郎怡青對自己被她吃得死死的,實在有夠不甘心,咬牙切齒的說,「這次出門,所有的費用都要算到妳身上,不然我就不去!」

陳書涵總算是察覺到她的不爽,趕緊討好的說,「那當然!那當然,吃的用的買的,妳花錢,我付帳嘛!」

她一點都不怕,反正卡費她父母會幫她付,她是一點兒都不心疼。

可惜,她太低估郎怡青了!

郎怡青就是打算把她花到爆,再回來遊說陳爸陳媽讓陳書涵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以“矯正”她這種亂玩感情遊戲的行為!

呵呵呵!

大家走著瞧!

想到這裡,郎怡青的心情不由得痛快了起來!

郵輪上,郎怡青看著前方那群衣香鬢影的男男女女,有點訝然這次陳書涵的朋友竟然都還長得人模人樣!

所謂的人模人樣,是因為陳書涵以前是完全不挑對象,只顧著把人迷得暈陶陶而已,所以有時候,會有那種老到可以當她爸的男人,或是看起來很像變態怪人的對象,雖然大部分都是有為青年,小部分是名流貴公子。

但這次看得出來,大部分的人都是屬於有來頭的,因為聽他們講話時,每個人都不可一世的樣子,和他們身上一個比一個貴的名牌,就可以猜得出來,應該都都是某某名人或某大企業家的第二代吧?!

反觀她自己,是很嚴重的格格不入!

因為她只簡單的穿著襯衫牛仔褲,而且是沒牌的那種,因為這些衣服都是身為服裝設計師好友的傑作,所以一點都沒牌!

陳書涵扯著嬌滴滴的嗓音,忙拉著她四處去和同行的團員認識,對她的樸實打扮一點都不以為意,繞了一大圈。

她先認識了幾個看起來很新潮的年輕人,個個對她都是敷衍了事的打個招呼之後,就全都把注意力全都放在陳書涵身上了!

再來就是一群自視甚高,不可一世的紈絝子弟們,結果當然是差不多,全都圍著陳書涵大獻殷勤。

終於,郎怡青飽受那群高貴子弟們的冷眼之後,陳書涵總算打算放過她了!

「還有人要介紹嗎?」怡青很不耐煩的問。

「還有一個!」書涵笑嘻嘻的說,「是這次的主辦人。他是最後一個了,之後妳愛幹嘛就幹嘛去。」

「Hero~我跟你介紹,這是我的朋友,郎怡青。」書涵興奮的用那種嗲死人的嬌滴滴嗓音,喚著眼前高大英俊又帶點灑脫不覊的男人。

這男人,帥得很沒天良!

深邃的五官,直挺的鼻樑,有點像奶油小生的那種俊秀,但同時卻有著男人的粗礦陽剛,還帶著一點點皮爾斯布洛斯南那種○○七的瀟灑味道,唯一的缺點就是,他也有○○七的那種花心感覺!

「幸會,郎小姐。」男人輕輕的打量著她,但他的眼神中並沒有像其他人那般,對她的樸實打扮有著傲然的輕視,反而帶著一絲的興味,「我姓黎,黎大雄,很高興認識妳。」

黎大雄看見她時,眼睛一亮,並不是因為郎怡青長得有多美,事實上,以她清麗的五官站在陳書涵身邊容易被忽視。

只是郎怡青身上有一股搶眼的迷人風采,而這股風采是像他這種經過歷練的男人,才看得出來她獨特的魅力。

怡青有禮的頷首笑笑,「黎先生,幸會。」

她一點都不想深入的認識他,只想趕快打完招呼之後,回房補眠。

為了來參加這個無聊的旅遊,她昨天熬夜到二點把工作趕完才去睡覺,這會兒,她可睏死了!

黎大雄對她冷淡的反應感到有趣,「郎小姐似乎對這次的活動,沒什麼興趣。」

郎怡青一向就是大方的個性,也不怕在帥哥面前丟臉,「我現在只對和周公約會有興趣!」

「原來佳人早已有約了。」黎大雄對於她的直言不諱感到很新鮮,似笑非笑的說,對她是覺得更有趣了。

「是啊,我已經遲到很久了。」愛睏的郎怡青一點都沒心情應付他,「再不去赴約,他可能會把我推給閰羅王!」

意即,她愛睏得要命,再不讓她去睡,她就要死了!

黎大雄聞言低聲的笑了起來,要不是郎怡青太愛睏,她應該也會覺得他的笑聲很性感。

反而是陳書涵聽得心都酥了,「怡青,不然你先回房睡吧!吃晚餐的時候,我再去叫妳。」

「謝囉!」怡青聽了如蒙大赦,轉身就要回艙房去,忽然頓了一下,因為瞄了陳書涵痴痴的盯著黎大雄的眼光,她很熟悉那種眼光,代表黎大雄已經是書涵的頭號獵物。

她輕輕的嘆了口氣,憐憫的看著黎大雄一眼,心中默禱希望他不會被剝得精光,「書涵,妳總要告訴我,我們的房間是幾號吧?」

「1703號房。」陳書涵正喜孜孜的暗自盤算怎麼勾引眼前的這個男人,完全沒有注意到郎怡青那憐憫又帶著幸災樂禍的眼神。

不過黎大雄注意到了,再怎麼說他這個夜王可是閱人無數,怎麼會看不穿那個小女子的神態,他挑眉深思,玩味著她和陳書涵真正的關係,但沒說話。

「先走了,妳自己玩得開心點!」

郎怡青還是覺得補眠重要多了,不管陳書涵要做什麼,她還是決定要回去睡覺,至於預定的天字第一號受害者,希望他好自為之,阿彌陀佛了!

「Hero~」陳書涵見電燈泡已經走了之後,開始大發嗲勁,「你怎麼不過去跟大家一起聊呢?人家好無聊喔!」

黎大雄還是掛著那玩世不恭的微笑,「這次是員工旅遊,順便約幾個好朋友一起來玩,要是我下去攪和,員工一定不敢玩得太瘋,所以我在旁邊看比較好。」

「可是這樣子就不好玩了啊!」陳書涵大發嬌嗔,「有你在才顯得熱鬧嘛!走嘛,走嘛!」

她小手攀上黎大雄的手臂,拉著他就要往人群處去,可惜黎大雄腳步不動,任她怎麼拖都拖不動。

事實上,她是想把黎大雄帶到大夥兒面前,想要造成她和他是男女朋友的假象,可惜黎大雄不上當。

經營夜店除了要有實力以外,對人要有高度的觀察力,同時黑白兩道都不能得罪,八面玲瓏,手腕要細膩,心思要靈敏,畢竟,人心是最複雜難解的事物。

身為台北最夯夜店的老板,同時不為外人所知的是,他身為歐洲傳播大亨的獨生子,黎大雄是有幾把刷子的,並不像他表面上看來如此簡單的夜店王子。

尤其他閱女無數,對投懷送抱的女人,他並沒有那麼清高。

只是,他也沒有那麼來者不拒!

他早就看穿了陳大小姐是為了釣凱子而來的千金小姐,只是服務業一向都是客人至上,雖然他不喜歡陳書涵這型的女人,但是也不至於笨到要得罪她。

畢竟,為她而來的男客著實也不少,算是他的財神爺之一。

「晚一點我有安排特別的活動,那時再玩吧!現在先讓大家好好的輕鬆一下。」他四兩撥千金的把手抽回來。

黎大雄對郎怡青還比較有興趣,「對了,涵涵,怎麼以前都沒見過郎小姐跟妳來PUB?」

陳書涵見好就收,既然察覺到他沒興趣,她才不會硬來。

她會等待下一次的機會!

「怡青很少上PUB。」陳書涵看帥哥想跟她聊天,她也就跟著聊囉,「她呀,才不喜歡我們這種夜生活。她很無趣的,工作對她還比較有吸引力。」

黎大雄對她語氣中的不屑感到訝然,他不動聲色的問,「是嗎?妳們兩個人喜好差那麼多,還能是好朋友也真是難得。」

「才不是!」陳書涵裝可愛的扁扁嘴,「我們連普通朋友都說不上,而且我知道她其實不喜歡跟我攪和在一起。要不是因為我媽,她才懶得理我呢!」

「喔?」黎大雄又驚訝又想笑,對那個郎怡青開始有好感了,但嘴裡還是說著反話討好這個大小姐,「這麼跩!」

「嗯,其實她不跩啦!只是她不喜歡我的生活方式,覺得我很浪費生命。她是那種喜歡工作的女強人,跟我比是兩個世界的人啦!」

陳書涵知道刻薄的女孩子是不討人喜歡的,所以,她很乖巧的表現出大家閨秀的氣度,順便有意無意的暗示他,郎怡青是他最忌諱招惹的良家婦女。

不過,坦白說,她也承認郎怡青實在是一個很有個性的女人。

他聞言推測,嗯~有趣,看來是醜小鴨看不起美天鵝囉?

雖然郎怡青長得不錯,但站在陳書涵身旁硬是差了一大截,所以也難怪黎大雄心中如此揣測,但隨即被推翻。

「雖然她家也是很有錢,」陳書涵兀自說著,「可是她從小就很討厭被別人安排人生。所以,她不像我都是唸我父母安排的學校,反而自己去考公立高中,再考上大學,連出國唸書都是自己一手包辦。畢業之後,還自己弄了個小翻譯社,做得有聲有色的。其實她很酷的,跟她的哥哥姐姐們一點都不像!」

黎大雄聞言挑眉,看來他錯估得離譜,原來郎怡青是個很有想法的新新女性。

「這種人怎麼會願意跟妳出來玩啊?」他心中對這個郎怡青是越來越有興趣,不為什麼,就因為她是他見過女人中,少見的有個性!

千金小姐他見多了,揮金如土,空有美貌而沒有腦袋的膚淺女人,比比皆是;而職場女強人,他也見多了,氣勢凌人或是狡猾詭詐,滿口生意經,表裡不一,包藏禍心得令人反胃。

反而像郎怡青這種聰明直率,不端架子又對他人的冷眼泰然處之的女人,反而少見!

這也難怪,畢竟像郎怡青這類的女人應該很少上夜店,所以他也認識不到。

陳書涵嘆了口氣,「還不就因為我爸媽不准我出國,除非有她作陪,否則他們不安心,所以我只好去求她囉!」

「有這麼誇張嗎?」黎大雄語帶笑意。

「真的!」陳書涵猛點頭,「因為我爸媽覺得我每次出國都會惹事回去,只有和怡青出門才會平安無事的回家,所以,從那時候起,除非她願意陪我,否則,我是出不了台灣這個大門。這次,我是哀求兼利誘才讓她點頭的耶!」

黎大雄笑意更盛,「想不到妳出個門這麼難,真是委屈妳了!」

「對啊,對啊!」陳書涵抓住機會大吐苦水,「所以,Hero,你一定要好好的陪人家玩嘛!這次去澳門我一定要大買特買,不然回去之後,不知道要關多久,我媽才會讓我出門了~」

這種暗示黎大雄可是清楚的很,不過他對當凱子一點興趣都沒有,反而是前面有一群火山孝子一定很樂意陪她去大採購的。

「喔~是這樣子啊!」他演技十足的點點頭,「出門前,阿Ken就有跟我說,文森他們想約妳出去,我看他們知道之後,一定很樂意帶妳去認識澳門。」

「那你不陪人家去嗎?」陳書涵聞言有點小失望,但也暗喜在心,至少她知道下一個目標是誰了!

「我也很想啊!」黎大雄假裝很無奈的說,「可是我得看緊阿Ken他們這群小毛頭,免得他們不知天高地厚,個個輸到脫褲子當在澳門都回不了家,那我這個當老闆的就慘了!」

事實上,阿Ken從十六歲就跟在他身邊了,八年多的歷練足以讓他當上店長,怎麼可能只會是個小毛頭?!

「那好吧!」陳書涵根本搞不清楚狀況,也只能應好,反正,她可以先收拾其他的獵物,到最後再來征服他這個大目標。

郵輪上的第一晚是舞會,每個人都必需盛裝出席,女士必需穿小禮服,而男士們就要穿西裝打領帶,晚宴雖然很豐富,但女士們多半為了自己美美的打扮,而吃得跟麻雀一樣多,除了某人以外!

郎怡青穿著簡單而貼身的黑色小洋裝,剪裁合宜把她柔美的曲線和美麗的鎖骨全都展現出來,當然,這又是她好友的傑作了!

她把頭髮鬆鬆的挽了一個髻,看起來慵懶又隨性,簡單的戴了一條造型獨特的超大琥珀項鍊,擦了點口紅就去參加晚宴。

反觀同房的陳書涵,身穿LV當季的晚宴服,腳踏Jimmy   Chou的三吋高跟鞋,手拿香奈兒的限量晚宴包,脖子上是寶格麗的彩鑽項鍊,搭配一臉精緻的晚妝,當真是艷光四射!

連郎怡青都忍不住讚賞她的精心妝扮,果然不愧是時尚敗金女!

整晚就看著陳書涵成為全場的焦點,狂蜂浪蝶不斷的撲過去!

郎怡青則是怡然自得的大吃特吃,享用國際名廚的精心餐點,正當她開心的啃著肥美的明蝦時,眼角的餘光瞄到,身旁的空位有個西裝筆挺的帥哥坐了下來。

她納悶了一下,總算把頭抬了起來,看了他一眼,原來是那個主辦人!

「哈囉!」她打了聲招呼又把頭低下去,埋頭苦吃。

黎大雄見她直率的反應,忍不住莞爾,「郎小姐,還記得我嗎?」

郎怡青嘴裡還刁著一隻蝦,點點頭。

黎大雄忍不住失笑,「郎小姐,妳很餓?」

郎怡青總算把嘴裡的東西吞下肚,拿起餐巾擦擦嘴,又拿了濕紙巾把手擦乾淨,終於慢條斯理的抬起頭,面帶笑容的說,「不好意思,我吃相是豪邁了一點。」

從她和陳書涵一進門,黎大雄大老遠就注意到她,反而沒注意到陳書涵。

說實在的,像陳書涵那種照著流行雜誌打扮的樣版美女,他是見得多了!

在PUB裡比她美,比她會打扮,比她冶艷的女孩比比皆是,所以他早就麻痺了!

反而像郎怡青這種打扮很有個人風格的靚女,才是少見。

他看得出來,雖然她的衣著很簡單,但一定是經過精心設計,才會這麼的合身,同時把她身材的優點襯托出來,顯出她本身奔放迷人的氣質。

「妳的打扮很有個人風格,很符合妳的人。」黎大雄掩不住讚賞的說,「應該是量身訂做的吧!」

「是嗎?」郎怡青笑笑的低頭看看自己的衣服,「也算是啦!因為這個設計師是我的一個朋友,我的衣服都是她的作品。」

「喔,那麼看來她很了解妳。」黎大雄自在的拿起飲料喝了起來,跟她閑聊。

「她是很了解我。」郎怡青想到好友,心情不由得大好,「而且她也很有才華,我想有一天她的作品一定會走上紐約的伸展台!」

「我想她是有這個能力。」黎大雄多看了她身上的衣服幾眼,中肯的說,「不知道她有沒有做男裝,說不定我也可以請她設計。」

郎怡青笑笑,「黎先生,你別開玩笑了!你身上的亞曼尼就夠嗆了,別讓我的朋友獻醜。」

「叫我大雄。」黎大雄爽朗的笑著,「我並不是非名牌不穿的人,千萬別這麼說!」

「怎麼,你不是習慣人家叫你Hero嗎?」郎怡青並不想深入的討論他是哪一類人,畢竟這算交淺言深了。

黎大雄瞭然的眼光盯著她一會兒,心中暗忖,這個女人不止有個性,還很有分寸!

這種人是當知交好友的料!

他無奈的嘆口氣,「也不知道是誰先給我取這個英文名字的,害我老是覺得尷尬!」

「哈!」郎怡青笑了一聲,搖搖頭不說話,只是帶著笑喝著飲料。

「郎小姐,有話就直說吧!這次出門,難得碰上像妳這麼有趣的人,大家交個朋友,不用那麼拒人於千里之外吧!」黎大雄對她的反應,不以為意,反而大方的想要勾起話題。

原以為這次的旅遊會很無趣,沒想到碰上她這麼有趣的人,這個朋友他是交定了!

「書涵應該有跟你說,我是很無趣的人才是。」郎怡青笑瞇瞇的說,「而且,你的朋友們不是在那兒嗎?」

她指指前面一群被包圍著的俊男美女們。

「他們是客戶還有員工,不是朋友。」黎大雄坦承不諱,「而郎小姐,才是當朋友的料。」

郎怡青聞言是受寵若驚,「還真是謝謝你看得起我,小女子愧不敢當!」

「怡青,我可以這麼叫妳嗎?」黎大雄步步逼進,「我們有十幾天的時間要相處,人說相逢自是有緣,還是我不夠格當妳的朋友嗎?」

郎怡青輕笑,「看不出來你這個人也有這麼坦率的時候。」

她下午和他的匆匆一見,除了肥羊和凱子的印象之外,就是滑頭和花心的感覺,所以反而他這麼坦白的直來直往,反而出乎她意料之外!

「當然有!」

黎大雄不以為意的笑說,「對朋友,我是很直接的。不然,老是在那裡猜來猜去對方的心思,這種朋友也當得太累了!」

「說得好!」她這個人就是欣賞坦率的人,「我承認我看走眼。」

她伸出手,「叫我怡青,或是艾拉妮絲,都可以。」

「那請妳叫我大雄,不要叫我Hero!」

黎大雄爽快的跟她的小手交握一下,開心的說著。

「我才不信你一點都不喜歡別人叫你Hero!」郎怡青一點都不客氣的吐他的嘈。

「哇!妳總算開炮了~」

黎大雄大笑,「好吧,我承認,那時候店裡的小朋友們幫我取這個名字的時候,我是很樂啦!只是聽久了還是有點彆扭。所以,我真正算得上朋友的人,都叫我大雄,他們沒人叫我Hero的。」

「原來這個名字不是你自己取的喔?」怡青笑著問,「我還以為你自戀到那種程度哩!」

「冤枉喔!」黎大雄笑著喊冤,「我雖然自戀,但還不至於不要臉到這種程度啊!」

「那他們為什麼把你的名字取為Hero?」怡青好奇。

「不就因為我的名字裡有個“雄”字唄!」

黎大雄回想,「所以就有人起鬨說取名叫英雄好了,一開始大家是鬧著玩的,結果,到最後大夥真的就叫我Hero了,害我哭笑不得!」

怡青大笑,「你們很妙耶!對了,你們公司到底是做什麼的?竟然舉辦這麼豪華的員工旅遊!」

「妳不知道?」黎大雄訝然,「涵涵沒跟妳說嗎?」

怡青聳聳肩,「她昨天下午才臨時通知我,我今天就上船了,只知道是要參加別人家的員工旅遊去澳門玩兩個禮拜,其餘空白。」

「我是開夜店的。」黎大雄直說,同時觀察著她的反應,想知道她對夜店的觀感,不過,她沒什麼特殊的反應,這應該算是好事吧?!

「這次是趁著店裡在改裝,就同時舉辦員工旅遊,五年才辦一次,所以特別豪華。」

「哇,你這個老闆還真慷慨!」

怡青聽了很羨慕,「怪不得書涵把你當頭號目標,看來你的夜店很賺錢!」

「賺錢是不敢說多,但小有名氣倒是真的!」黎大雄也不謙虛,「不知道妳有沒有聽過Room11?」

「喔~有!」怡青恍然大悟,「就是美國那個功夫明星約了三個傳播妹要去開房間,結果,出來時在門口被偷拍的那間PUB嘛!」

黎大雄聽了差點沒吐血,想不到她竟然是因為這樣才對他的PUB有印象!

「那個是他個人行為,我的店可是很乾淨的!」黎大雄趕緊澄清,「妳千萬別被那些媒體誤導!我做的可是良心事業耶!」

怡青大笑,「天啊!開PUB是良心事業,你還真是有臉說!」

「涵涵說妳從來不去PUB這種地方,所以,妳千萬不要以為夜店就一定很亂!」

黎大雄開始大放闕詞,「我的店只是提供一個年輕人可以去喝喝酒,聊聊天,跳跳舞,聽聽歌的地方而已,很健康的!」

怡青笑聲更盛,不客氣的調侃他,「是啊!順便交交朋友,搞搞一夜情,拉拉K,哈哈草再順便High一下,很健康的是吧?!」

吓!她怎麼那麼專業?

黎大雄愣了一下,翻了個白眼,「搞了半天,妳去過PUB嘛!」

怡青笑笑的說,「或許你的涵涵並沒有她想像中的瞭解我。」

「停停停!什麼叫“我的”涵涵?」

黎大雄趕忙撇清,「是我的,我一定認,不是我的,可別亂栽到我頭上來!大家都這樣叫她,又不止是我而已!」

怡青被他一臉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逗得大笑,「你是她的頭號目標耶!我就不信你看不出來?」

「什麼頭號目標?」黎大雄謹慎的問,「我怕我們的理解有落差。我知道她想釣我當凱子,可是我又不是呆子,還自願上勾哩!」

「嗯,的確有落差。」怡青大笑,「她是想釣你當她愛情的奴隸,等級可差得多了!」

「天啊!」黎大雄裝出害怕的樣子,「她會不會拿鞭子出來呀?」

怡青笑彎了腰,「她的行李裡是沒有鞭子,不過蠟燭倒是準備了不少!」

這會兒連黎大雄都笑出來了,「怡青,妳很好笑耶!」

「比不上你,扮豬吃老虎!」怡青不客氣的調侃他,「看來書涵這次要失敗囉!不過,她也不用怕,反正火山孝子多得很。」

她眼光轉向書涵的位置,果然已經有許多的狂蜂浪蝶都圍了過去。

「我以為妳會義憤填膺的制止她這種行為。」黎大雄打趣的說。

「受騙上當的人是活該,有什麼好同情的?」怡青不在乎的說,「而且,他們都是成年人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大家說清楚各取所需,所以,什麼好憤憤不平的?」

「看不出來,妳的想法很前衛!」黎大雄訝然,但內心有點失望,事實上,他原以為她和其他的女人不同,看來想法也不會差太多。

「會嗎?」怡青懷疑的看著他,「雖然我能夠理解他們的行為,但不代表我能夠認同,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我很前衛,至少,書涵做的事,我就做不出來!」

「妳的意思是說,妳一點都不贊同這種事?」黎大雄開始有點懂了。

「當然不贊同!」怡青翻了個白眼,「男女的交往如果是建立在物質和外表的條件之下,那麼和上菜市場買東西有什麼不同?乾脆上牛郎店或去嫖妓就好了!」

這個女人實在太勁爆了!他心想。

「上牛郎店要花錢啊!」黎大雄大笑,「那妳覺得男女的交往應該是如何呢?」

「當然是相知相惜!」怡青爽快的說,「我很傳統的!外在條件不是不重要,但是也不能是最重要的!覓得知心人才能真正的快樂。」

「看來妳的家庭一定很幸福美滿。」黎大雄拐個彎說她天真。

聰明如她,怎麼會聽不出來呢?

她笑笑,「我也不怕你知道,我爸媽雖然沒離婚,但各自在外頭都有情夫情婦,各玩各的!所以我的哥哥們也有樣學樣,還沒結婚就先搞劈腿。這種混亂的男女關係,我是看多了,所以才會這麼天真。」

黎大雄聽了,笑容一斂,「抱歉,我好像太妄下決斷了!」

「你也不用那麼嚴肅,」怡青看他很愧疚的樣子,不由得失笑,「我沒那麼悲慘!他們也許是失敗的丈夫、妻子,不忠的情人,但他們卻是盡職的父母和兄長。」

黎大雄愣了一下,「所以?」

「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怡青淡笑,「誰說不忠心的丈夫就不會是個好爸爸呢?我父母親對我的關愛從來沒有少過!我哥哥們對我的呵護,也沒差過!也許他們在做為人的某一個角色是個大爛人,但是至少對他們對我的好,是真心誠意的,所以我還能要求什麼?」

黎大雄一臉深思,咀嚼著她的這番話,雙眼深深的看著她,「妳…不曾憤憤不平過嗎?」

「當然有!」怡青翻了個白眼,好似他問了句廢話,「小時候一定會很氣,為什麼自己的爸媽和別人的爸媽不一樣,我也曾經很羨慕別人家的父母親恩愛和樂,但是…」

她突然笑了,「但是有一天,我聽到我一直很羨慕的同學在抱怨,他們的父母太恩愛了,所以常常把孩子丟在一旁,不聞不問,只顧著自己卿卿我我。那時候,我才想通,不管是怎麼樣的父母,當孩子的永遠都不會知足!因為他們有他們的人生,而我們有我們的人生。」

黎大雄聞言,挑眉看著她,但仍是靜靜的聽著。

「他們的人生由他們自己決定,而我的人生由我自己決定!」怡青笑得坦然,「我不欣賞他們對婚姻的態度,但我也不會去反對,因為他們會為自己的決定付出代價,畢竟那是他們的人生。而我,不會讓他們來影響我對婚姻的態度,因為這是我的人生。但身為子女,他們對我的愛護,是無庸置疑的,所以我也不會因為他們對別人的不好,而笨到去否認他們對我的好。」

這女人真是太屌了!

「妳很理智。」黎大雄對她是整個的改觀。

「客氣,客氣!」怡青搞笑的拱拱手,「我這是遺傳到我媽。」

「你父母很真的很特別。」黎大雄皺著眉說,「雖然我也見過類似的情況,但是要真的不離婚的還沒幾對。」

「呵,他們是很怪啊!」怡青笑笑的說,「我媽是因為她最深愛的男人不願意娶她,她才死心嫁給苦苦追求她十年的我爸。但是她在結婚之前就說了,她這輩子不可能再愛另一個男人了,因為她放不下那個深愛的男人,不過她也不會管我爸去外面玩!而我爸覺得只要娶到他的夢中情人,他就什麼都不計較,反正他在外面也養了兩個情婦。」

「吓?!」不管黎大雄再怎麼見多識廣,聽到這裡,也真的傻眼,「那他們為什麼要結婚啊?」

「那個理由更好笑!」怡青想著想著忍不住笑出來,「我爸是因為他從小就認為我媽是他的新娘子,所以他這輩子若要結婚,只會要娶她。而我媽是因為對她深愛的男人失望到底,而且家裡的人也催著她結婚,所以,她去跟我爸說要上床,若上床一次就中獎懷孕的話,那她就嫁給他!若沒有懷孕的話,那麼我爸這輩子就不能再纏著她!」

「…」黎大雄已經錯愕到說不出話來了,「令尊令堂真是…獨樹一格的人!」

「是啊,我也覺得他們很猛!」怡青看起來很以她的父母為榮的感覺。

黎大雄想了想,忍不住大笑,「妳是我遇過的人裡面,家庭狀況最特別的人了!」

「你指的是亂吧!」怡青笑著回答他。

「亂得很有條理。」黎大雄也不諱言,「極有藝術性的恐怖平衡。而且這種家庭還生得出妳這麼傳統思想的女人,才真是夠特別!」

「沒辦法,」她聳聳肩,「我天生就怪!」

黎大雄今天真是開了眼界,「妳真的很沈穩耶!我看妳對那些人的冷眼,一點都沒感覺,一樣很自在!」

「誰的冷眼?」他跳tone跳得太快,怡青有點跟不上。

「就是我那群客戶和員工啊!」黎大雄指名道姓的說。

「喔~他們又不是重要的人,有什麼關係?」怡青無所謂的說。

「妳很不在意別人的看法喔!」黎大雄越來越欣賞她,「一點都不怕自己的形象如何?」

「我當然在意!人是群居的動物,要是全部的人都覺得我是瘋子的話,那我怎麼過日子?」怡青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一個喜歡成為焦點的人,自然而然,別人對我的看法也就不是那麼重要。」

「那什麼東西比較重要?」黎大雄好奇的問。

「嗯…自由比較重要!」

怡青認真的想了一下回答,「若是別人的看法不會造成我生活上的不便,那種就是屬於不重要的!譬如,我長得不夠美啦、不夠瘦啦、衣服不夠流行、看起來很寒酸啦、吃相很難看…之類的,就是屬於不重要,我的眼睛和耳朵會自動閉上。」

黎大雄聽了已經開始笑了起來。

怡青不管他,繼續說,「如果是那種會造成大家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造成生活不便的,那就屬於很重要!譬如,她看起來很有錢,我想騙錢;她看起來胡言亂語,該抓去精神料;她叫人來揍我,我要告她…之類的,就屬於很重要,我的眼睛和耳朵就會自動打開。」

黎大雄完全不顧形象的大笑,「天啊,妳真的很寶!」

「那你呢?」怡青想到,好像都是她一個人在講,「你很在意別人的看法嗎?」

黎大雄痞痞的說,「當我想在意的時候,就很在意;當我覺得不想在意的時候,就一點都不在意!」

怡青翻白眼,「請講人話,謝謝!」

她真的很有趣,黎大雄心想,大笑道,「我的意思是說,因為我的職業,我不會去得罪任何一個客人,當然我也會察言觀色,適時的迎合他們的需求;但是一旦他們踏到我的底限時,我才不管他是不是天皇老子,我一樣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看你高興就對了!」怡青簡單的幫他翻譯。

「也不是這麼說…」

黎大雄有點說不清的感覺,頭一次,他面對一個女人,覺得自己的嘴笨!

「是,大老闆,我翻譯錯誤!」

怡青從善如流的說,「你的意思是說,在平常的情況下,你是很融入社會和人群的,因為你的工作需要你成為一個八面玲瓏的人;但是一旦讓你不爽的時候,所有的八面玲瓏就會被丟到腦後,以你要爽快為優先,那時你就不會去管別人怎麼想了,是吧?!」

「哎呀,果然是作翻譯的,解釋的真貼切!」

黎大雄不由得佩服,「只是敝人在下我,對“不爽”這兩個字有點意見,不知道能不能換個字眼?」

「付錢就讓你換!」怡青整好以暇的呷著果汁,有一搭沒一搭的跟他鬥嘴。

「天啊,妳工作的時候也是付錢就能改字眼的喔?」黎大雄哭笑不得的問。

「那當然,有錢的是大爺!」

怡青很公事公辦的說著,「更何況翻譯這種東西,只要不是會引起戰爭的外交文件,其他的,說穿了,只要意思到了就好。」

「喔!怎麼說?」黎大雄越聽有越興趣,「舉個例子來聽聽吧!」

「就像在翻電影字幕。」怡青想也不想的說,「當男主角在破口大罵:Son   of   the   bitch!的時候,就有幾種翻譯選擇。」

天啊!

她竟然拿髒話來當例子,真是太勁爆了!

「哪幾種選擇?」黎大雄已經笑咧了嘴。

怡青平舖直述的說,「第一種,“狗娘養的!”照字翻;第二種,“婊子生的!”照意翻;第三種,“混帳王八蛋!”照在地的常用口語翻;最後一種,“去你媽的王八蛋!”照出錢的大爺要求翻。」

黎大雄已經笑到打迭,眼淚只差沒有飆出來,「妳真的很妙!跟妳講話真是太有趣了!」

「這樣就有趣?!」怡青睨了他一眼,「那如果你聽完,我們討論Asshole和Fuck   you怎麼翻,不就先笑死!」

黎大雄瞪大眼,死抓著她猛問細節,他聽得一路笑到快摔下椅子!

Room11的員工就這樣傻眼的看著,私底下一向很酷的老闆,整晚都很不酷的哈哈大笑。

只顧著和一個姿色普普的女人聊天,把一團貴客全都冷落在一旁,他們這群小員工只好使出渾身解數來取悅這群貴客。

還好,這群人自己就很能玩了,不需要他們花太大的精力,所以他們反而躲到一邊偷看老闆反常的舉動,同時暗暗揣測,到底他們是在聊什麼,怎麼老闆會笑得這麼開心?

要是他們知道原來是在講髒話,一定全都跌倒在地!

夜深了,怡青忍不住呵欠連連,「大雄,你慢慢笑吧,我要回房去睡覺了!」

黎大雄收拾眼淚,笑出來的眼淚,不敢置信的說,「喂,現在才十一點,妳別告訴我說,妳要去“喔喔睏”了!」

怡青瞄了他一眼,「基本上,一個人睡是不會發出“喔喔”的聲音,那必需兩個人一起在床上進行運動才會聽得到。我是要去“呼呼”大睡!」

黎大雄噴笑到無力,「天啊,我真是被妳打敗!」

「哎,你這麼容易就輸了,讓我打得很沒成就感。」說到耍嘴皮,有誰耍得過以玩文字討生活的她呢!

「妳真的要去睡了喔?還很早耶!」黎大雄很聰明的不跟她在字面上攪和下去,「年輕人這麼早睡怎麼行呢?夜色仍早!」

「是啊,是啊,但紅顏已老!」怡青招認自己老了,「這種刺激的夜生活,不適合我這種老人。」

「妳幾歲?」黎大雄認真的問,「不可能比我老吧!我已經三十二了耶!」

「嗯,二十七,是沒你老!」怡青嘆口氣,「可是我的心已經老囉!你們年輕人好好玩,我這個老人家要回去“呼呼”大睡囉!」

她特別強調“呼呼”兩個字。

黎大雄大笑,「好吧,我送妳回去!」

「少年耶!」怡青哭笑不得的看著他,「這在郵輪上,我應該不會遇到什麼士林之狼之類的!所以,我一個人回去就好了。」

「送女士回房,是身為紳士的風度。」

黎大雄表現出紳士的風度,彎起手臂,恭請佳人。

「送女人回房,通常是大野狼的第一步!」

郎怡青回了一句讓黎大雄失聲大笑,但她的手還是搭上了他的臂彎,隨著他離去。

長長的甲板上,不時伴著海風傳來一陣陣男人爽朗的笑聲!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