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線上編輯室EP9:腐門一入深似海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之三)Colores del sol 太陽的顏色

驕傲的法國人曾說:「歐洲至庇里牛斯山為止。」

其實是忌妒。

因為陽光,這南歐民族擁有最飽和最溫暖最多彩多姿的顏色。

坐在吧檯前,這樣近的距離去看他,他身上的顏色。

高鼻樑,不若白種人的麥芽色肌膚,褐髮,卻在陽光下閃著柔軟金絲。

剛開始只是好奇,還帶點惡作劇,後來竟成了一種觀察。

還有他的藍色眼睛,平靜時如小溪清澈見底中透出薄荷綠,含笑時蔚藍如晴空,冷漠是冰河藍,生氣是風暴藍,悲傷時幽藍過黑夜...彷彿全世界所有藍色都收攏在他的深邃雙眸中,隨著他的情緒演譯。

其實,這樣觀察人並不禮貌,但當我發現他也在偷偷觀察我時,這樣的不禮貌也成了一種理直氣壯。

「妳幾歲了?   14歲?   16歲?」幾杯搞不清楚到底是牛奶咖啡還是咖啡牛奶下肚後,他終於問。

我把學生證按在桌上,抗議:「我21歲了!」

「亞洲人的年紀真難猜...」他聳聳肩,不著痕跡拿走牛奶換上糖罐,有些自言自語:「下次試試carajillo(咖啡加白蘭地)吧?」  

「那你呢?   35歲?   40歲?」盯著他爬滿鬍渣的下巴,還有頗具年代的店內擺設,我猶豫了許久。

他笑:「蕃茄節(La   Tomatina   )後就滿30歲了!」

看不出來!

不打算道歉,我也學他聳聳肩,「歐洲人的年紀真難猜...」

「妳一個人來這兒?」

「看起來是...」我問:「你一個人顧店?」

「看起來是...」他攤攤手,我笑起來,後知後覺發現這幾天都是他一人包辦店裡大小事。

「店是我叔叔的,我在S城教書,離這約3小時車程...」他把烘好的幾種咖啡豆湊到鼻尖聞了聞,依著某種比例倒進咖啡機,接著說:「上個禮拜他住院了,找我幫忙...」

「所以,你是臨時學會煮咖啡?」我讚嘆:「真厲害!」

「每個西班牙人都會煮咖啡啊!」完全聽不出謙虛的語氣。

「那為什麼還來咖啡店喝?」我每天喝豆漿,也不會煮豆漿啊。

嘴角勾起上揚的弧度,他給我一個熱情十足的答案:「來交朋友!」

<b><font   size=3>*背包客守則3.出外靠朋友。</b></font   size>

回書本頁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