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功能「收藏作家」上線啦!
HOT 閃亮星─肆夕耽美稿件大募集

這一秒,我只要妳好(3)

 

        第一天

        我拖著淋雨感冒發燒的身體,在店裡等了她一天。

        她沒來。

        第二天

        我燒到四十度,打著點滴也要趕在下午五點到店裡,呆呆的等她。

        她還是沒來。

        第三天

        我直接病到昏倒送醫,醒來後被所有親朋好友罵到臭頭(奇怪?怎麼需要他們幫忙時,全不見人影?),然後被強迫躺在床上一天。

        聽說她還是沒來。

        第四天

        燒是退了,但鼻涕一直掛在人中上和鼻孔裡,非常難過。

        更難過的是她真的還是沒來。

        第五天

        我無精打采的上班,雖然蛋黃蘇一直努力說一些白痴話想惹我笑,但我只能露出比哭更難看的笑容。

        只因為那個白色的人影沒出現。

        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

        我的心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逐漸沉重,也逐漸敗壞……。

        「阿徹!你再這樣下去一定會變成台灣最後一個處男啦!」蛋黃蘇帶著他老媽做的蛋黃酥來探我的班,一開口就是這樣聳動的開場白。

        他怎麼不去當八卦雜誌的主編?

        我一邊做冰咖啡的原料一邊面無表情地回答。「我早就不是處男了。」

        蛋黃蘇一臉驚奇地大叫:「騙肖!那你怎麼會對小龍女這麼死心蹋地?你不素覬覦她的肉體喔?噢~~~~!」

        當然,他最後一句還沒說完,就被我的昇龍拳打飛了。

        蛋黃蘇好不容易爬回來,費力地攀上椅子,咳了幾聲順順氣才說:「別發那麼大的脾氣嘛!你想想看,人家楊過還不是跟小龍女分開十六年,最後素楊過不想活了,跑去跳崖自殺,才遇到小龍女咩,所以以此類推……阿徹!」蛋黃蘇一臉認真地抓著我的肩膀說。「偶強烈建議你可以先去自殺看看……噢~~~~~~!」

        當然,他這次還是沒機會說完他的爛建議,被我的半月刀轟了出去。

        奇怪?他到底是來開解我還是來刺激我的?

        蛋黃蘇比上次回來的慢,咳的也比上次久,我依稀看到有一些血絲參雜其中。

        他拍拍胸口,勉強開口說道:「我還沒說完耶!我是說你只是尹志平那類的小腳色,可能自殺也沒用,所以還是別白費力氣好了。不如我買那個賣肉的小龍女出的寫真集給你好了,望梅止渴也好哇,反正名字一樣嘛!」

        「不、一、樣!」我咬牙切齒說。「小龍女就是小龍女,那個賣肉女怎麼可以跟她比?你再胡說八道,我就去跟你馬子打小報告,說你珍藏了日本高校小淫娃的經典AV!」

        「賣啦!大哥,模偶給你抓龍好ㄇ?來來來,粗個蛋黃酥吧?」蛋黃蘇一提到他馬子就嚇得魂不附體,馬上卑躬屈膝地,必恭必敬似的呈上蛋黃酥。

        哼,真是個王八烏龜蛋。竟然一直污衊我心中的小龍女!氣死我了!

        狠狠吃著蛋黃蘇遞上的蛋黃酥,心裡卻不自覺的想起她……那個憂鬱的身影。

        藍穎……我心目中的小龍女……妳到底在哪裡?

        妳在氣我的失約嗎?

        妳在懲罰我的罪嗎?

        妳在嘲笑我的愚蠢嗎?

        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戀情,卻一直癡癡期盼著。

        還是妳永遠都不打算再讓我見妳了呢?

        妳知道我一直想再為妳煮杯咖啡嗎?

        不是曼巴,不是美式摩卡,不是藍山,也不是維也納……

        我想……那會是一杯卡布奇諾吧………!

        不是十六天。

        不是十六個禮拜。

        當然不是十六年。

        也不是十六個世紀。

        而是……十六個月,也就是一年四個月。

        一年多可以改變很多事情,當然不到訪舊半為鬼的地步啦,但是也足夠讓人從絕望的深淵爬起來了,不過,我想我只不過從谷底爬了零點零零零一公分吧。

        我還是那個我,煮咖啡洗杯子,打打屁聊聊天,除此之外,就是看看我收藏的餐巾紙了吧。

        那個秀麗的筆跡,淡淡憂愁的口吻,淺淺蹙眉的面容。

        唉!怎麼過了這麼久,我還是會想起她咧?

        而且每次想到她,心裡總是會有一點痛。

        畢竟是自己失約,怪得了誰咧?但她卻從此無消無息的報復手段,也未免太過殘忍了吧!

        「孟勳徹掛號!」綠衣郵差在門口大喊,把我從神遊裡喚醒。

        「來了。」我走到店門口簽收。

        奇怪?現在誰會寫信給我?我那群朋友都是連筆都懶得拿的人,寫E-mail都很少了,誰會那麼有情有意有血有淚有閒有空?我暗自納悶,手裡接過那封信。

        信封是淡藍色的,有股幽幽香氣飄散出來。

        我忽然感到渾身顫抖,呆看著信封正面的那六個字:「孟勳徹先生收」

        這、這個字跡!!

        我的胸口突然被塞滿東西般漲得滿滿的,不是吃199吃到飽那種滿到想吐的感覺,是一種情感塞滿胸口的感覺,又熱又強烈,像一股暖流流過我全身上下。

        我拿著信,毫無意識地坐下來。抖著手,緩緩拆開信封。

        共有兩張,都是雪白的信紙。

        「咖啡先生:

        當你收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吧。

        我從小時候就知道自己活不過二十五歲,這是一種先天遺傳的疾病,雖然如此,我也沒有一絲害怕死亡。

        我沒有什麼朋友,因為常常要轉院治療的關係,我也時常轉學,像個無根的浮萍,隨著人生的浪頭飄來飄去。

        直到我無意間走進你的店裡,我忽然發覺,原來我曾經錯過這麼多美好的事情。

        一杯普通的曼巴,竟然可以這麼好喝。

        一個普通的陌生人,竟然會這麼關心我。

        你知道嗎?第一次有人問我好不好,這麼簡單的問題聽來卻是十分的溫暖。

        我猶豫著回答問題,我好嗎?我不知道。

        在反覆的打針吃藥中度過的人生,哪裡會好了?

        但當我喝完咖啡後,我忽然感覺這一刻很美好,因為我找到值得我停留的東西了。

        是的,我很自私,也很矛盾。

        明明知道不能喝刺激的飲料,卻每天走進你的店裡,喝一杯讓我不舒服卻又甘之如飴的東西。

        不希望你太接近我,卻期盼看到你的餐巾紙放在盤子邊。

        我不敢讓任何人走入我的生命,因為結果都是不好的。

        既然結果不好,又何必讓兩個人都痛苦呢?

        所以,我決定沒有開始,就不會有悲傷的生離死別。

        就算要難過傷心,也留給我一個人就好了。

        這樣的話,當你回想這一段往事時,你只會微笑,而不會流淚。

        」

        「啪咑!」

        一滴淚珠掉在紙上,我沒發覺,也不去擦。

        強忍著鼻酸,我默默將第二張信疊在第一張上。

        「

        那天我約你見面,因為我即將被送到美國去治療,雖然我一點都不抱希望,但我還是希望親口告訴你。

        你沒來,我也不問你原因。

        因為我也聽不到了。

        也許這就是緣分吧,既然上天註定我們無緣見最後一面,我也不會強求,但我最後還是提起筆寫了信給你。

        請你不要傷心,不要哭。

        我希望你看完這封信後,還能微笑著。

        如果你難過,我也不會開心的。知道嗎?

        我曾經到過一個地方,那裡有滿山遍野的紫色薰衣草。

        若是你以後有經過的話,請你在那裡泡一杯咖啡吧。

        就當作是為了我吧。

        我常常幻想著如果可以在那裡喝一杯你煮的咖啡,那會是多麼幸福啊……

        藍穎

        」

        我激動的捏著手裡的信紙,眼淚卻不聽使喚地滾滾落下。

        「怎麼可能不哭嘛……妳怎麼可以叫我不哭嘛……怎麼可能嘛……怎麼可能嘛……我沒妳想得那麼堅強啊……妳知不知道……」我哽咽地模糊說著。

        淚,卻像洩洪般,好好地幫我洗了把臉。

        我趴在桌上,像個孩子般,哭得一發不可收拾。

        我知道我蠢得要命,簡直像個愛哭鬼,根本是男性的恥辱。

        但我就是想哭嘛!你管我!

        我就是要哭!

        我就是停不住奔騰的情緒嘛!

        我就是受不了生死永別的痛苦嘛!

        我就是想不開沒有開始卻以死別結束的戀情嘛!

        我就是鑽進了這個死胡同!

        我就是這樣深深愛著她嘛!

        我就是無法接受她竟然已經離開人世了嘛!而我卻連一句好聽的話都來不及對她說。

        我就是……我就是……一個只會流眼淚的笨蛋嘛!

        但,那又怎樣?

        我至少像個人。

        我至少像個有血有淚的人,有著七情六慾的人。

        我再也不想堅持自己偽裝的堅強,欺騙自己假裝不在乎。

        崩潰的武裝,決堤的淚水,在我心田氾濫成災了。

    小龍女跟尹志平果然不會有結果。

        即使有……也是個悲劇……。

        沒有奇蹟,沒有意外。

        全被渾蛋蘇說中了。

        ……他怎麼不去當算命仙啊?

        令人肚爛的鐵口直斷!

        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

        我常常在想,如果我是楊過的話,小龍女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我們是不是就會變成『神鵰俠侶』了?

        喔,不!是『咖啡俠侶』……(呃!好像怪怪的……)

        「阿徹,你……金的要去找那個什麼薰褲子的草?」蛋黃蘇送我到車站時,還很懷疑地再問一遍他已經問了三百多次的問題。

        喔,當然,問了三百多次一樣的問題,他還是把薰衣草講錯。

        真服了他,這大概也算是種特異功能吧。

        我想我會很想念這個有趣的台式糕餅好友。

        「旦旦!不是薰褲子的草啦!是薰衣草!」他馬子連蓉已經不厭其煩地糾正他三百多遍了。

        這位連蓉小姐,就是我之前提過的,穩座月餅界第一名美女的那位。

        蓮蓉月餅配蛋黃酥,你瞧,多配啊!

        簡直是天作之合,天衣無縫,天上地下找不出第二對,配得中秋佳節到處都看得到,真是送禮自用兩相宜。

        什麼?你說我是不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對!沒錯!老子我就是忌妒又羨慕!怎樣?

        「我要去找那個地方,辦完小龍女交代的事,我就會回來。你們送到這裡就好了,再見!」我肩上背著一個大包包,轉身向他們揮手道別。

        蛋黃蘇很難得的沒再搞笑,正經八百地說:「你一路上要保重喔,這是我和蓉兒的一點心意。」他遞來一盒點心。

        「謝謝啦。」我感動地接過。不用拆就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一定是蛋黃酥和連蓉月餅。

        「阿徹,祝你一路順風喔。」連蓉也揮著手說再見。

        我踏上火車的踏板,回頭看了他們還在揮手的身影最後一眼,轉身上了車。

        開始未知的旅程,我要去找一個有著滿山遍野薰衣草的地方。

        我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也不知道那個地方在哪裡,但我相信小龍女一定會保佑我找到。

        我要完成這個約定,我不能再錯失這個約。

        這是她在這世上最後一個心願。

        我一定要替她完成。

      兩個多月下來。

        我問遍了所有能問的里長,愛爬山的老人,常旅遊的登山客。

        「什麼?薰衣草?沒聽過。」

        「哪有這個地方啊?」

        「年輕人,你頭殼壞去了啊?」

        「昧挺過,憋問我。」

        「我活這麼一大把年紀,沒聽過有這個地方。」

        我說了幾百遍的謝謝,看了各式各樣的人搖頭。

        走過了幾十個山頭,尋遍了九百九十三個村落,坐過了六百七十五次的公車,走壞了十三雙鞋子,問遍了我所能遇見的每一個人。

        但卻一無所獲。

        不過這還不是最慘的。

        最慘的是——我、迷、路、了!!

        這座山也不知怎麼地,竟然連一個路標都沒有!以為我是爬山天才啊!

        我攤開爛爛的地圖,怎麼也找不到這座莫名其妙的山。媽的!

        咦……?該……該不會是鬼打牆吧?我突然浮起了這個詭異的想法。

        又走了半個多小時,終於出現了兩條小徑。

        我瞇著眼看著前面分叉的小徑,正考慮著要走左邊還是右邊。

        左邊的小徑落葉很少,看來好像常常有人走動。

        而右邊則是鋪著一層枯黃的落葉,盡頭幽幽暗暗的,也不知通到哪裡。

        在這種時候,只要是正常人,應該都會選左邊,這根本是想都不用想的,尤其在迷路的時候,跟著前人的腳步是最保險的。

        我當然也不例外,邁出大腳往左跨,但,突然我改變主意了,我忽然有股衝動往右邊走。

        在這時,你要知道,明明是往左的腳,熊熊要給它歪向右邊,那並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的大腳以一種人體不可想像的角度,扭向右邊,還好我平時訓練有素,沒有扭傷,安全降落。

        咦?你問我為什麼要選右邊?

        欸……這是個很奇怪的原因,很詭異的理由。

        就是……就是……因為右邊看起來很憂鬱嘛!

        暗暗的,冷冷清清地,讓我不由自主想起『她』。

        「小龍女,如果妳聽得到的話,保佑我早點找到妳說的地方。」我在心裡默默祈禱著。

        深深吸一口氣,我往右直走,踏著沙沙的落葉聲,我不禁開始胡思亂想。

        如果我不小心迷路在山裡,走不出去了,蛋黃蘇會不會報警來找我?

        然後報紙就出現大大的標題寫著:「癡情男子為愛失蹤」或「薰衣草之愛的詛咒」那類的。

        咦?這樣聽來也蠻浪漫的說。

        我往那最深處走去,有股奇怪的味道從盡頭飄散過來。

        有點香,有點刺鼻,有點清淡,有點憂鬱……!?

        我跑了起來,衝到小徑最深處。

        你絕不會相信,我看到了什麼。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是薰衣草!藍穎妳看到了沒有?是滿山遍野的薰衣草啊!吆喝~~~!」我大吼大叫,像瘋了一樣。

        一整片的粉紫,比我這一生所看過的紫色還多,風一吹來,像一道道的紫色浪花,輕輕搖曳,午後的陽光灑在一大片的薰衣草上,紫色的薰衣草,黃色的陽光,藍色的天空,白色的雲朵,綠色的樹林,拼湊成一幅比歐洲鄉村還美的風景。

        我走入薰衣草叢間,感覺自己像被紫色給包圍了。

        薰衣草是長得有點像蘆葦的植物,但沒那麼高,最多長到大腿吧。

        它們開成扇型,紫色的花朵像點綴似的,遍布在花莖,有一種很特別的香味,雖然嚴格說來,根本一點都不香。

        我找了個小空地,拿出我的傢伙。

        一個保溫瓶,一組咖啡器具,一個酒精燈,一個咖啡匙,一瓶真空咖啡罐,一根木頭攪拌匙。

        全部排在地上後,我開始煮起咖啡來了。

        濃郁、醇厚、層次分明的咖啡香漸漸瀰漫開來。

        「好香的咖啡。」一個輕輕淡淡的女聲,在我背後響起。

        我忽然渾身顫抖,慢慢地,緩緩地,我轉過頭去。

        我要再說一次那句話。

        你絕不會相信,我看到了什麼。

        就像高中時那樣,又是那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我突然有種即將停止心跳的感覺,連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我幾乎屏住了呼吸直直看著。

        忽然間,我笑了,傻傻地……。

        ~~END~~

回書本頁

猜你有興趣的書

校園愛情
妳要不要來看我的比賽 肆夕
【2024 Mar.】日子一天天地陪妳過,門票一張張地給妳留 ...
校園愛情
《女主角的戀愛告急》 米琳
★按讚粉絲團【米琳懶懶談】→請點我★追蹤IG【na ...
校園愛情
流沙 晨羽
【2022年作品】☆《流沙》於2022年5月31日由城邦原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