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裴甯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一章 01

      南風輕吹,吹動著天上柔的似棉的雲,吹拂著大地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將平靜無波的水面,吹起圈圈漣漪。

      水池邊,纖纖身影,南風輕劃過她的臉龐,雪白的衣衫隨風飄曳。她,與四周的花草樹木,自然美景奇異的融合在一起,如詩如畫,彷彿仙境一般。

      而她,就像個落入凡間卻不染凡塵的仙子,那般清麗,輕盈的身子,彷彿隨時都能隨風飄飄然而去,回到原本屬於她的玉宇遙台。

      她,名喚古水芙,人如其名,出水芙蓉,清新脫俗,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像一株直立在清水中的白蓮,隨風擺蕩。

      可惜,淨然無瑕的美麗容顏,始終不曾出現一絲笑容,只有淡淡的愁慮,淺淺的憂傷。風,吹起她的衣衫和柔軟的髮絲,卻抹不去她眉間的愁,也拂不去她心頭的憂,更吹不走她腦海中揮之不去的往事。

      「水蓉,吃飯了。」水芙在門外輕喚。

      水芙見水蓉許久不應,遂推門而入,房中並無水蓉的人影,被毯整齊的摺放在床的一頭。水芙環視了房間四週,最後目光落在桌上的一紙信箋。

      水芙執起信箋,上頭匆忙而凌亂的筆跡,寫道:

      水芙姐姐:  

      姐姐,水蓉想了又想,決定下山去,替姐姐找來一名神醫,讓他替姐姐治病,或是找到姐姐說的『九玄蓮花果』。姐姐對水蓉這麼好,水蓉實在不忍心,看姐姐因心疾而苦。

      姐姐不用擔心水蓉,水蓉已經長大了,也已經會照顧自己了,水蓉會儘快回來的。

                                                                                                      妹    水蓉    筆

      水芙一看,手無力的垂下,信箋也隨著落下。

      「水蓉……」玉眸微斂,水芙皺著眉頭,嘴唇抿的死緊。

      憂心如焚的水芙並沒有急忙的出去尋找水蓉,她只是轉過身,走了出去,步履輕得像是只有一陣風劃過。她來到她最愛的蓮花池畔,薰風陣陣吹過,她昂首看向南風吹來的地方,一望無際的藍天,她心情似乎好了些。

      水蓉長大了,讓她去看看外邊的世界也好,可是,外頭的世界是如此的複雜,人心是如此的險惡,自私自利的人老是想著從別人身上得到好處,得到利益、錢財,甚至得到不屬於自己的愛情……

      得不到自己想要東西的人,往往會盡各種卑劣的手段,就像--

      不!她不要想起,她不想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記憶呀!

      可是,往事一幕幕的浮現,當日情景一遍遍的在她腦海裡重演,那錐心之痛向她襲來。

      爹……娘……女兒不孝……沒能替你們照顧好水蓉……只希望她此行能平安無事……能不能尋得神醫……能不能求得『九玄蓮花果』……我都不在乎……

      「魄雲--」

      「我……我恐怕不行了……心蕖……妳先帶芙兒和……蓉兒到山上……別業,好好的……生活下去……」古魄雲撐著最後一絲氣息,交待完所要說的話。

      「魄雲……你醒醒呀魄雲……」宋心蕖聲嘶力竭的喊,仍喚不回丈夫的生命。

      宋心蕖心灰意冷的放下手中古魄雲的軀體,快快抱起強褓中的古水蓉,一手牽起年僅四歲的古水芙,匆匆逃離已成廢墟的古家。離開前,她回望了一下古魄雲冰冷的屍體。「魄雲,我會回來帶你的。」

      宋心蕖帶著兩個女兒,拼命的跑,在往山上別業的山腰途中,宋心蕖聽到了追趕而來的人聲。

      「糟了,她們追上來了。」宋心蕖望了望,她將女兒們放在路邊的草叢中,對著年幼的水芙說。「芙兒,安靜的躲在草叢中,不要出聲,知道了嗎?」

      聰慧的水芙明白娘的意思,點了點頭,將妹妹水蓉緊抱在懷中。

      宋心蕖將草撥了撥,好讓高而茂密的草能完全掩蓋住小小的兩個身子。她緩緩站起身,迎向追趕來的人。

      「宋心蕖妳受死吧!」一名青衣女子高舉著閃閃發光的劍。她身後的人也紛紛抽出一把把的利劍,指著宋心蕖。

      「殷采青,妳殺了我吧!好讓我跟魄雲去陰間相聚。」

      啪!

      清脆的巴掌聲響起,是殷采青氣憤的掌摑了宋心蕖。

      「死到臨頭了還嘴硬,哼!妳這個狐狸精,妳憑什麼跟古魄雲在一起?你有我愛魄雲愛的深嗎?」殺了古魄雲,殷采青何嘗不難過?可是這跟看到他與宋心蕖偎在一起時的那種錐心之痛比起來,她寧可拆散他們倆--以殺死古魄雲,再自己下地獄去和古魄雲相伴。

      「殷采青!妳別妄想了,只有我,才是魄雲的選擇,今天他死了,唯一有資格與他在地府相伴的只有我。」性烈的宋心蕖堅毅的仰頭說道。「殷采青,若你尚有一絲善良的心,尚有一點悔意的話,就殺了我吧!讓我與魄雲在陰間相聚,我與魄雲來世都會感激妳的。」

      「哼!我會讓你死個痛快,但不會讓你與魄雲在陰間如願相聚的!」殷采青揚起手中的長劍。「納命來!」

      宋心蕖沒有一絲反抗與掙扎,視死如歸的臉龐尚有著些許愧疚--對水芙與水蓉--

      芙兒、蓉兒,娘沒能照顧妳們長大,娘要去和爹相聚了--

      殷采青手中的長劍,穿透了宋心蕖的左胸,她迅速抽回染的血紅的銀劍。血,濺上了她艷麗無情的臉。她狂笑著,令人心驚。

      「謝謝殷姑娘成全……」宋心蕖扯出一抹滿足的笑。

      「哈哈……」殷采青的笑聲迴盪林間,見宋心蕖身子一倒,她更是如去心頭刺,轉身率人離去。

      「娘!」水芙見殷采青走遠,抱著小妹由草叢中跑出來,她放下手中的水蓉,一雙小手搖著宋心蕖。「娘……」嬌嫩的嗓音夾著悲楚,淚水已經爬滿了水芙的小臉。

      宋心蕖勉力睜開眼,緊抓著水芙的小手,氣若游絲的開口:

      「芙兒……娘的乖孩子,娘、娘要去見妳爹了…….芙兒是個聰明得令人驚艷的孩兒.....妳要照顧蓉兒……知道了嗎?」宋心蕖大口喘著氣把話說完。

      「娘!芙兒不要娘死,芙兒不要娘死……」水芙大力的搖著宋心蕖,用盡了小小身體所能發出的最大力氣吶喊著。

      「芙、芙兒……」宋心蕖聲音逐漸轉弱。「魄雲……我、我來了……」

      她嚥下最後一口氣,身軀漸趨冰冷--

      灰濛濛的天空,也落下了一滴滴的細雨,以示哀悼。

      水芙對著天空放聲大哭,任雨滴打在她小小的臉龐上。

      爹……娘……

      那一年,她七歲。

回書本頁下一章